都是盗版惹的祸
字体:16+-

098.种子

林若拿着那册子各种无语,她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得到玉简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把玉简贴近额头,林若微微放出神识探看了一番。

好吧,这玉简倒真是关于炼丹的,只是这内容嘛,实在令人有些无力。

春情丹,痴情丹,绝情丹,一梦无痕,金枪不倒……不看药效只看名字都知道那都是啥玩意儿了。

林若最后在玉简最后找到了这门派的简介。巫山门,在修真界以独特的炼丹术闻名,据说这家的丹药在修仙界也是独一份的,生意好着呢。

我勒个去的,这就是个卖X药的窝点啊有木有!

虽然都是炼丹术的传承,但是这跟她原本设定的差距也太大了一些吧!

这坑爹的设定,原先还想着着传承玉简能不能送给白轩呢,现在如何拿得出手。

她拿着手里的玉简与秘籍简直哭笑不得,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捯饬了半天,得到这么个结果真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等等!

这传承是盗文作者特地安排的吧?

林若瞬间警觉起来。不要怪她想得太多,站在作者的角度,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会特地安排无用的机缘啊。

也就是说,既然盗文作者特地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机缘,让女主得到这么两件东西,自然都是有用处的。

于是,如果根据盗文,在未来她会用上那些乱七八槽的丹药?

林若瞬间跪了。

尼玛,这盗文女主到底过得是啥生活啊?难道她为了提升修为还要用药去当采花贼不成?

不可能啊!真要这么安排那盗文作者还不让读者用砖头拍死?

那这些东西究竟会起到啥作用呢?林若左思右想发现自己的脑回路跟盗文作者不在一个维度,她怎么想都无法理解盗文作者会怎么样安排。

算了,等事情发生再说,何况也有可能因为她的穿越事情已经被蝴蝶效应掉了也不一定,她何必现在自寻烦恼。

林若终究没把这两间令她囧囧有神的东西摔地上,而是做贼一般藏到了某个储物袋的深处。

事情也算告一段落,林若脚踝一紧,那细细的藤蔓圈着她的小腿轻轻拉扯起来,这是小白花在催促她回去了。

“行啦行啦,这就来了,你轻一点啊。”林若对着脚上藤蔓抱怨,“那么长的刺,我的脚又要流血了啦。”

“你回来啦~”小白花扭动着身姿迎接林若,那声音甜得她直起鸡皮疙瘩。

“我要如何做?”小白花生孩子不会需要她来接生的吧?

“你只要等着就可以了,等到我的宝宝瓜熟蒂落,你就要立刻接住它,千万不能让它落地哦。”小白花认真地反复叮嘱。

“我来接?为什么你不用自己的叶子接住它呢?”林若不明白既然它那么不放心,为何还要让她来动手。明明小白花的叶子如手一般灵活,它还有那么强大的根茎,完全可以自己搞定吧。

“等我生下宝宝,我就会死了。”小白花娇娇地说道,它的声音中有低落不舍,更多的却是孕育新生命的喜悦。

林若惊了。

她一直知道这个世界的设定是产子会令母体虚弱,无论女修还是妖兽,产子都是非常难过的一关。可是她没有想到,对这些植物系妖兽来说,产子居然是这么的那么严苛可怕。

以命换命,种子破体而出的时候会完全吸收母体的能量。

“你能放心?”林若不明白,如果小白花死了,它的孩子还能有什么保障?它怎么就这么相信自己,没有让自己立下任何誓言呢?要知道,修真界立下心魔誓的话还是很有约束力的。

“立下誓言又如何?”小白花很坦白,“人类修士最是狡猾,何必呢?”

林若默然,誓言的空子的确很多,单纯的妖兽如何能识破那些语言游戏?

“我只是愿意赌一赌,作为一个母亲,不忍心自己的孩子和我一样一辈子困守在这个贫瘠的地方,希望它们能遇到一个好主人。”小白花并不拥有表情,但是它的姿态却表现出一种希冀,一种能打动人心的力量。

时间从指缝间悄悄溜走,小白花分娩的时刻终于要到了。

“啊!”小白花的花茎绷得笔直,柔嫩的白色花瓣颤抖着微微卷曲。

那尖细刺耳的叫声扎得林若神识都有些疼了,她赶紧把灵气运到耳部抵挡。

这还只不过是小白花无意识发出来的尖叫,若是它特地以此攻击敌人的神识,那么杀伤力一定非常大。

整个地下遗迹随着小白花的尖叫震动起来,一根又一根巨大的藤蔓从地下剥离出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根尖开始枯黄,衰败,变成一个干瘪瘪的空壳子,被风一吹消散成灰烬。

那是何等壮观的景象!

原本的空旷的地下空间一次次被巨大的藤蔓填满又一次次消散而去,仿佛一轮又一轮生与死的交替。

小白花不断地燃烧着它的生命,然后把浓缩得到的生命精华向着它的孩子输送而去。

林若可以清晰地看到它花茎上的那点突起开始慢慢变红,并且包裹住它的表皮慢慢变薄,仿佛随时都会破裂……

大地的震颤慢慢减缓,过了一会儿,再没有巨大的根茎冒出地面,林若知道它庞大的充满了攻击力的部分已经完全消耗掉了。

此时的小白花再不复娇嫩摸样,仿佛被暴风骤雨摧残过了一般,软软的没有一丝活力。

可是她能从它身上感觉到一种顽强。

这就是为母则强吗?林若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她会被一株植物感动至此。

小白花强忍着再也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它要把每一分力量都节省下来生下它的孩子。林若看着它颤抖着一点一点卷起它的花叶,心中不由升起一种对生命的感动。

这虽然只是一个作者笔下构建出来的世界,可是这个世界的每一个生灵都拥有独一无二的生命,都值得尊重。

终于轮到一直圈着林若的那根细藤化为灰烬,可是小白花的花籽却始终还差一口气。

“呜呜呜……”小白花轻声抽泣起来,“不够,我的营养还是不够……我的孩子是……双生子……”

神马!?

这个节骨眼上还能出这种幺蛾子?

而且,不就是两颗种子么,还双生子?

林若无措了,她去哪里给小白花找营养啊,别说她找不到大量妖兽,就是找到了凭它现在真正变成了一朵柔弱小白花也吃不了啊!

“你……你撑住!”林若急得团团转。

我勒个去的,这种情况难道也叫难产?

人和动物能破腹产,她能强行把她身上的种子扒拉下来吗?

“营养不够……孩子还未成熟……”小白花的两片如手一般灵动的长叶子也已经完全枯黄了,它痛苦地呻吟着,花茎向后弯成了弓形。

她该如何才能帮助它?

花……施肥……浇水?

水!?

林若赶紧拿出灵泉水向着小白花浇了下去,她为了方便取用灵泉水疗伤,储物袋里总是常备着的。

一壶灵泉水下去,小白花精神了一些。

管用就好,林若赶紧继续掏出令泉水来浇灌。

“还要……还要……”小白花虚弱地低喃。

林若身上的水用完又进入空间打水,进进出出,把整个灵泉水耗了小半池子才终于帮小白花补足了营养。

“谢谢你……”最后一刻,小白花的花瓣瞬间重新绽放,仿若谁光返照一般,桃花一现却美丽圣洁得令人不敢直视。

“我的孩子就交给你了……”最后的话语之后,整朵花儿瞬间如荧光一般消散,空气中只留下一刻红豆。

林若干净伸手接住,不让那红豆落地。

“好,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你的孩子。”林若对着空气低语,仿佛能听到一声欣慰的叹息。

那么强大的母亲,耗费了如此多能量生出的孩子,这植物系妖兽的未来不可限量,她于情于理都会好好对待的。与之签订契约,应该能为她增加不少攻击力吧。

林若把种子捧在手中细看,这才发现那看似一颗红豆一般的种子其实是两个豆瓣严丝合缝地合在一起形成的。

双生子?

果然是长得一模一样呢,林若看着种子莞尔一笑。

既然已经得到种子,那么事不宜迟,赶紧签订契约是正经。她一直明白好东西吃到了肚子里才是自己的这个道理,她第一时间就对着这两颗种子弹出一滴精血进行主仆契约。

金色的符文闪现,它们跳跃着形成了契约阵法,把那颗红豆圈在了阵法中央。

“契!”林若结出几个指印,完成契约的最后一步,金色的光芒朝着种子刺去,只要在种子上留下她的印记就算完成。

植物系妖兽的种子其实跟普通妖兽的幼崽一般是最容易契约的,奈何她没想到这种子居然等级如此之高,完全不是她这个修为可以承受。

“噗!”一口老血喷出,林若感觉到自己多彩多难的神识又受伤了。

她踉跄了几下勉强稳住了脚步,才护住了种子不落地。

没有注意到她喷出的精血沾到了她腰间的玉佩……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