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掠夺系统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见老爷子

第二十九章 见老爷子(1/3)

文二拍了一下脑袋瓜“哎呀,好像有一段我和女朋友做的视频,忘记删除了。”

“艹,这下事情大了,怎么办?”

“嘻嘻,骗你们的呢,我怎么可能这么不小心,不过为了烘托一下气氛,今天,可是吓死老子了,看来,老子不适合做卧底这一行啊。”

常雨霖恨不能拍死这家伙,不过也清楚了刘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此之后,常雨霖那颗坚强的心也软了,再也不提什么搞死刘水的话,谁不想多活两天,看来,当初父亲下跪,母亲下跪,自己留下耻辱字这都是非常好的结局了。

江楚韵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碰见了硬茬子,这个坎不好过,所以,也放弃了找刘龙打一场的小小心愿。

刘龙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一出马,一切都改变了,现在,没有人来关注自己,自己又变成了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家伙,但是,这一次,他的心就没有那么平静了,因为在他心中,始终有那么一个农村来的穷孩子公然挑战自己,还将自己弄得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这口气始终还在哪里,但是碍于父亲的教诲,自己也不敢有进一步的举动。

江楚韵每次回来,总是看见钟秀娜两人在秀恩爱,林凤也很配合,晚上搂着林凤睡竟然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林凤很委屈“难道我不够好,让你不动心?”

“别瞎想,我小时候有病,发高烧,烧坏了老二,我正积极治疗呢,早晚,会让你飞天的。”

林凤咽了一下口水“你可说话算话,我都这样配合你这么多天了,人家还以为我们两个已经叉叉OO了呢。”

“切”两人声音忽然小了,隔壁那边传来沉重的出气声“好猛”林凤说这话的时候,酸溜溜的“喂,当初你怎么就看上了小美那贱人的,她哪里好,要身材没身材,要什么没什么。”

江楚韵苦笑两声“美女,你以为当时我有选择吗,当时我可是十八中的拉基王,你不也是经常吵着要我帮你洗衣服。”

林凤脸一红“那时候不知道你这么牛嘛,是金

子,哪里都发光,现在,十八中,那一个不为你马首是瞻。”

这个马屁让江楚韵有些飘飘然。

“烦死人了,怎么还没有结束啊,这都两个时辰了,有这么饥饿吗?”江楚韵听这句话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个时候,他是多么想做张志鹏,那小子就是那么幸福。

“这是一种病,超过两个小时,说明他有病,还是那种容易亢奋的病。”

“我怎么觉得你话里面有点酸呢?”江楚韵扫了一眼林凤“酸,我只是陈述事实罢了,对了,林凤,你以前的男朋友不是很猛吗,怎么放弃你了。”

林凤嘻嘻一笑“不是他放弃我,是我放弃他了,搞健美的,除了一身没用的腱子肉,还有什么,他甚至,连我都打不过。”

林凤是十八中最出名的摔跤手,这点,江楚韵还是知道的,两人谈着谈着,却无法睡眠,隔壁真是太猛了。

江楚韵感觉特别无聊,借故出来,在院子里面练习起了功夫,那股灵气在夜间吸收是最好 的,可是,江楚韵完全没心情,只好练习了一些虚空法门里面的功夫,还有一些外家拳脚。

这时候,那块字碑上的文字又幻化成了真人出来跟自己过招,几招过去,那人竟然一掌将江楚韵击飞出去,啊呀,一声,江楚韵掉入了院子中的池塘,那真人也一下子幻化为无。

林凤焦急的跑出来,看见江楚韵在池塘里面扑腾几下,才爬了上来“至于嘛,上火?”

“不小心摔了。”

“哈哈哈,我看你是心中的火无法泄出,所以跳水了吧,你这是何苦?”

江楚韵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看着那块奇怪的石碑,这已经是第二次,和字碑里面的虚幻人物过手了,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江楚韵回到**,没多久,林凤就睡去了,他却久久不能合眼,隔壁已经完全安息下来,江楚韵拉开系统,发现掠夺力的参数有了一点点变化,而且,系统里面多了一件奇怪的东西,掠夺戒指。

这是自己第二次收获系统奖励,掠夺戒指,没有说明,江楚

韵将戒指戴在手上,刚好,非常何时,戒指隐隐发出红色光芒,非常奇特。

第二天,戴着戒指,江楚韵又出来练手了,一个小时不到,自己在人群中简直是如鱼得水一般,忽然,他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人影。春波姐。

春波此刻正在人群中游走,好似一条鱼儿丢入了江水中,来去自如,片刻之间,两人的钱包已经顺利落入她手中。

“春波姐,今天收获不少吧。”

春波用一种萌萌的眼神看着江楚韵“江小弟,呵呵呵,你也不错吗,哟,戴上戒指了,那家姑娘。”

“没有,没有,这戒指可是单身呢,还等着春波姐,这个位置,留给你。”

春波顺手又做了一单“贫嘴,油嘴滑舌。”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疯狂掠夺,春波的手法,非常奇妙,要是没有金手指,起码江楚韵练习个十来年或许能够追上。

但是春波却非常佩服江楚韵忽悠他的隔空取物的技巧,说真的,自己回去练习可不少,但是,根本就做不到,所以,心中对江楚韵是充满了崇拜的。

“小弟,要不要我带你入行,去见见老爷子。”

“老爷子是什么人?”

“哈哈哈,老爷子就是我们这一行的翘楚,我们在他面前,都是狗一样的存在。”

有这么神奇的人物,江楚韵也心动了。

“跟我来”

春波在前面带路,一路疯狂过去,多少人回家要哭鼻子,穿过几条小巷子,来到一片废墟前面,废墟上,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正背对着两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爷子”

“春波”老头头都没回一下,然后继续说“哟,还带了一个小兄弟,是你的朋友?”

“我是来仰慕老爷子神威的。”江楚韵开门见山的说。

“哈哈哈,什么神威,老夫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你手上的戒指很亮眼啊。”江楚韵一惊,难道这老头脖子后面还长了眼睛,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老头转过身来,江楚韵更是大吃一惊,因为老头的眼眶深陷,里面压根连眼珠都没有“你,是个瞎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