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掠夺系统
字体:16+-

第六十三章 硬的也不行

第六十三章 硬的也不行(1/3)

李老霸还莫名呢,自己才报了姓名,还没说自己的流派呢,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恶毒,根本就是杀自己一个下马威,当即唰一下拔刀出来,疾跑几步,对着楚河雲劈出了一刀。

以掌对刀,只有楚河雲这样的高手才敢于尝试,楚河雲一看这刀法,对方竟然功夫不浅,当即留了一下神,走了一套奇怪的步伐,直接贴身李老霸,左右开弓,直接将李老霸抡了几个耳光。

李老霸以为自己 那一刀必然终结楚河雲的没想到,非但没有终结,反而给了对方贴身近战的机会,贴身战,他可吃不消。

楚河雲怎么会给他机会让他反应,当即一个凌空飞踢,踢中了李老霸的胸口,连续踢了几次,直接将李老霸身体给踢飞了出去,李老霸也怒了,用手擦去嘴巴上的血迹,勉强捏起那把刀,咆哮两声后冲向楚河雲,楚河雲啪啪两掌,劈向李老霸的面门,李老霸哎哟一声,刀子咣当一声掉地上,捂住了脸,半天才哭出声来。

不是假哭,就是真的哭,江楚韵听得大笑起来,楚河雲收起了手,扔了两张百元钞票在地上“就这水平就敢来挑战,真是个笑话。”

李老霸失望的离开楚河雲的宅院,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又哭了一通,然后竟然走到海岸边,在礁石上坐了好久,最后,竟然解开自己的衣衫,江楚韵一看这情形,这不是要自戕的节奏吗?

江楚韵可不能见死不救哇,当即跑上去,一把抓住李老霸的刀问“你想做什么?”

“我挑战输了,大河帝国的刀术输给了中元的武术,我无脸回家乡,所以,你让我死吧。”

江楚韵将刀夺过来,对着旁边一块磐石猛烈一击,刀瞬间断成两截,李老霸露出老鹰一样的眼光“你,为何要断我的刀?”

“一点点挫折都受不了,还敢妄言挑战我们中元武术。”没想到这家伙哭得更凶了“事关荣誉,其实,其实我不是岛国的,我也是中元人,只不过跟了一个师傅,收

我为门下弟子,一路过关斩将,师傅临死的时候让我光耀门楣,要我挑战中元武术,成就霸业。”

“我就知道你不是大河帝国的,开始我哦以为你是一个演员,后来发现,你应该是北方人吧,看你这谈吐,这气场……”

这家伙咻一下拔出短刀,看着短刀流泪“我辜负了师傅的愿望,师傅,我对不起你,船越大师,我来找你了。”说吧,对着自己的肚子一刀刺去,江楚韵飞快伸手格挡住了李老霸的手,心中十分纳闷“这什么穿越,不正是那什么狗血电视剧里面的人物吗?”这时候,江楚韵依稀想起来,这情形,似乎和某电视剧的桥段非常相像。

没想到李老霸还认真了,当即和江楚韵拆起功夫来,这李老霸,武术底子是有的,但是功夫吗,可能也就是拳馆里面二流的水平。

所以没有过几招,就被江楚韵打得落花流水“别演了,你这算什么?”

“哈哈哈,这都看出来了,今天太爽了,我竟然完成了一项挑战。”

“看看你的脸吧,你完成什么,除了了被狂扁之外,你完成什么,你就是个疯子,武疯子。”

李老霸一听,正想跟江楚韵理论呢,江楚韵一脚将这家伙踢入江水中,拍拍手离开。

刚开始看那两把刀,江楚韵的确看走眼了,以为这家伙有两把刷子,所以,才会推向楚河雲,没想到,对方竟然连自己都打不过,当时那种兴奋瞬间就到了冰点。

江楚韵回到梅芳的住处在外面听了一下,里面没动静,爬上树子一看,梅芳正在**玩手机呢,江楚韵一看就迷上了,那种迂回曲折的感觉在自己肠子里面流淌。

“这么晚了,你还不进来,准备打枣子吗?”原来,梅芳已经知道这家伙的伎俩了,江楚韵瞬间就感觉太没意思了,不过,还是听话的走进梅芳的房间,太晚了,自己也不想回去,就打算在这里蹭一晚上再说。

江楚韵江了几个笑话,都没有调动梅芳的心情,看梅芳这直

勾勾的样子,今晚怕是大事不好,江楚韵忽然想溜,刚站起来,被梅芳一把拉上了床“这么没定力,你不是喜欢挑战吗?”梅芳一边说一边跳舞,脱衣,江楚韵看得两眼发直,头皮微微发麻,身上如同被开水滚过一般“哟,这么热,今天姐姐就看看,你有多大的定力。”

江楚韵赶紧用意念去控制欲望,结果,越搞自己越乱,加上梅芳,这时候的梅芳已经一览无余,活生生 的扭动着身体,做出各种有难度的挑逗,江楚韵感觉鼻孔一热,两道血流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哟,流鼻血了,哈哈哈,看你能忍耐到什么时候。”梅芳似乎吃定了他,所以整个身体也贴了上来,江楚韵浑身就好像触电了一样,顿时用手去推梅芳,没想到,那手却被梅芳引导到了不该去的地方。

“不,不能,我……”一股力量将江楚韵打醒,江楚韵一翻身准备从**爬起来,刚刚爬起来,就被梅芳手一拉,又拉了回去“为什么不? 你给个理由?”

“不,对不起……我,现在不能。”江楚韵爬起来又想跑,没想到梅芳身体一番,竟然将自己锁在了身体下,江楚韵瞬间有一种要崩塌的感觉“绝不”

“哈哈哈,小子,你以为这种事情由得了你吗?”

“怎么,你想来硬的?”

梅芳嘿嘿一笑“姐还没有吃不到嘴边的饭,过来,配合老娘,否则……哎呀……你做什么?”江楚韵从旁边扯起一条小裤子,瞬间套在梅芳头上,沉着梅芳不注意的时候,瞬间跳下床,飞快的穿上衣裤,笑嘻嘻的说“梅芳,对不起啊,我不能待下去了,我……”

梅芳捡了一个东西扔了过来,江楚韵已经笑嘻嘻的跑出宿舍,这么晚了,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而且这个地段,还没有路灯。

江楚韵走了一段,总感觉后面 有一个影子在跟着自己,也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什么的,自己停下,似乎那个影子也停下,自己走,那影子也跟着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