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炼金攻略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虫兽徽章(中)求推荐

不过这个机构的顶层首脑却都是大有才干的人,冒险者工会也不光是做一些中介性质的工作。

好比一些冒险者获得了了一些珍稀的材料,自己又用不上也可以放在冒险者工会进行寄卖。

每隔一段时间,冒险者工会还会从这些寄卖的物品之中,挑选出一些顶级的物品来进行拍卖,冒险者工会的年度拍卖,在大陆上十分著名。

工会的大堂内有一排小隔间,就好像光明奥丁教堂的忏悔室一样。

每一个小隔间里面都有一块魔晶石,只将手放在上面,魔晶石马上会弹出一道魔法光幕,在上面能查询到所有寄卖物品。

魔晶石中封印的是同频共振魔法,只要在整个“魔晶石网络”中的任何一颗上面添加资料,网络中所有的魔晶石都能显示出来。

葛征搜索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有人拍卖鬼花树,不过往后面一看,价格把葛征吓了一跳:“一万枚金币!”他吐了吐舌头,自己如今家底不丰,一万枚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从望山城出来的时候,加上城主大人的赏赐,全部积蓄有四万三千枚金币。

来到奥巴城,第一笔入帐是德克蒙特的六千枚金币,第二笔入账是德克蒙特临别前赠送的三千枚金币,第三笔入帐是还挂在大公爵阁下口头上的一万枚金币——那是他破解神秘炼金方程式的奖赏,玛瑞斯大公虽然说赏赐他了,不过还没有兑现。

也就是说,葛征现在有五万两千枚金币,要是决定买下鬼花树,就要掏出去五分之一的积蓄。

葛征心中矛盾了好长一段时间,看着魔法光幕上那个“订购”的按钮,手一次次的伸出去又缩回来,最终他还是抵挡不了心中的好奇,猛一闭眼,用力的按了下去。

“叮”的一声脆响,魔法光幕上蓝光一闪,显示他已经订购了这件物品。

不过片刻工夫,有工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和他办理一些手续,葛征交了一千枚金币的定金,留下了自己的地址,被告知货物将在十天之后送来。

葛征从冒险者工会出来,迎面一辆气派非凡的马车飞快的驶了过去。

拉车的四匹骏马通体黝黑,眉心间一道白,仿佛刺破夜空的利剑。

这是产自大陆北方寒冷草原的良种骏马,对于喜好骑术的贵族来说,这种良驹可是万金难求。

今天竟然一下子在奥巴城内出现了四匹,这马车更显得不同寻常。

不过葛征可不关心这个,他挥手赶散了马车过后溅起的泥尘,转身回家。

马车一路驰骋,直奔奥巴城西北部的暗黑众神殿。

车厢的两侧,用厚厚的黑布挡住车窗,清晨的阳光就像被一网打尽的鱼儿,没有一只漏进来。

黑暗中,在车厢靠右边半人高的地方,幽幽的悬浮着两只放着红光细长獠牙。

两颗獠牙之间三指宽,正是一条毒蛇两只毒牙之间的宽度。

“嘎”疾驰的马车猛地一个刹车,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英灵使大人,我们到了。”

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握在那两只獠牙下面的空气中。

咻的一声,獠牙后面突然长出来一只完整的金蛇,蛇身下垂,形成了一柄魔杖。

那手的主人好像穿过了一层黑幕,身体由手臂牵引着,慢慢从黑暗中滑了出来。

面庞穿过那一层黑暗,露出娇柔的紫色肌肤,竟然是一位正当芳龄的魔族少女,暗金色的发箍,手指有力地握住法杖,毒蛇猩红的獠牙衬托着她那一双清澈的绿色眼眸,给人一种很另类的感觉。

因为她那种气质实在太独特,任何人第一眼只注意到她的蛇杖而没有人去真正关注他的相貌。

撇开蛇杖,第二眼在看的时候,就能够发现这个女孩眼神很清透,五官秀气,虽然算不上是绝顶美女,但是让人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可是和那柄蛇杖放在一起……就算是暗黑众神殿在奥巴城的神殿议长阁下,也不由得一个哆嗦,忙带着下属一起叩拜:“恭迎英灵使大人!”……葛征刚刚花了一万枚金币,心里正在肉痛,就有使者来传话,大公爵请他去公爵府一趟。

葛征一喜:看来是奖励要兑现了。

他临走之前交待敦克几人:“你们上街找找,看看有没有合适开店的地方。”

众人来奥巴城时间不短了,可是一只事情不断,没能空出时间来张罗店铺的事情。

老实敦克一面答应着,一名把葛征送出门。

大公爵又是在书房接见葛征,不过昨天分手的时候还喜笑颜开满面红光的大公爵,现在却眉头紧锁,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桌面上的两张纸。

“哦,葛大师,你终于来了。”

大公爵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连忙把葛征拉了过去:“你来看,这是亚伽大公和赛尔金大公送来的信——你说巧不巧,他们竟然一同送到,哼,以为我是傻瓜吗!”葛征拿起来一看,信纸十分柔软,比普通人用的莎草纸贵重了不少,纸面也很光滑,纹路细腻。

信的抬头是平平淡淡同辈问好,末尾上用火漆盖着两位大公爵的印戳。

这都没什么,不过中间一段内容实在不怎么友好。

就差**裸的威胁玛瑞斯大公:如果你不把所罗门魔神柱的炼金方程式交出来,我派兵自己去抢。

两位大公爵的信一起送到,显然是有意而为,告诉玛瑞斯大公:现在我们准备群殴你。

玛瑞斯公国在南方三大公国之中面积最大,可是它所处的位置不好。

正好被亚伽公国和赛尔金公国夹在中间。

如果开战,势必要腹背受敌、两线作战,这在战场上是十分不利的局面。

葛征看过之后明白玛瑞斯大公的难处了:“大公阁下,他们这样气焰嚣张,不管您有没有方程式,大概都不打算给他们对吧?”玛瑞斯大公一点头:“不错,我堂堂帝国大公爵,怎么能被人这样威胁!你放心,就算是打起来,到了最后,皇帝也会出面调停,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葛征听出来这是大公阁下色厉内荏,在自我安慰呢。

不过他已经用到了“我们”这个词,显然已经把葛征看成了自己人。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