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炼金攻略
字体:16+-

第九十三章 笑柄(下)

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头版头条上刊登了这一场惨剧。

醉露书院所有宾客看到的,都是超级傀儡战士被一块盖在自己身上故作神秘的黑布“绊倒”,结果一头倒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

那块来自帝国西北部地区,帕托高原的黑布因此一夜成名。

帕托高原是帝国境内的一个产棉区,原本并不著名,不过自从他们出产的黑布,绊倒了超级傀儡战士之后,“帕托棉布”立刻以优质耐用名闻星炼世界,在三大陆上一起打开了销路。

巨人山脉下的安赫拉赫城成了全大陆的笑柄,之后有人发明了“安赫拉赫城的兔子”这个名词,用来形容很好骗的羊牯,也就是蠢货的代名词。

安赫拉赫城主也成了全大陆短时间内受嘲笑次数最多的。

城主大人一怒之下,将东胜学院赶出了安赫拉赫城,还把罪魁祸首索尔斯克亚用铁链穿过锁骨,锁在了巨人山脉的一个山洞之中,那个山洞中生活着一群性**的魔猴。

真不知道已经骨瘦如柴、精神失常的疯子术士,在一群母猴子的压榨下,还能坚持多久。

可是东胜学院两个分支的对抗并没有就此结束。

从安赫拉赫城出来,除了炼金系之外,其他五大系的导师们开了会,一致决定,驱逐炼金系!剩余的五大系依旧坚持认为自己才是东胜学院的正统继承者,犯错的只是炼金系。

剔除掉了炼金系这颗毒瘤,他们还是光荣的东胜传人。

五大系在蓝茵河上游的都尔城得到了庇护,这座四级城市的城主是东胜学院坚定的仰慕者,尽管他当年不是天才,家境也没有丰裕到交得起赞助费,所以最终没能进入东胜学习。

但是他心中对东胜地那种仰慕之情。

从来没有停止过。

所以,尽管安赫拉赫城地这批东胜人已经被全大陆所耻笑,但他还是很慷慨的接纳了他们。

并且在城外,蓝茵河畔为他们修建了一座庄园。

醉露书院四级城市之中,能像葛征这样大手笔的修建一级石堡的富豪并不多。

阿穆尼亚的面前摆着能在阿克哈马城买到的所有魔法报纸。

每一张报纸上地头版头条都是一个内容:安赫拉赫城大骗局。

东胜学院炼金系已经成了超级骗子的代名词,超级傀儡战士计划现在在报纸的语言中。

就代表着“超级诈骗计划”。

阿穆尼亚乐滋滋的一张报纸一张报纸的翻看着,虽然每一张报纸上的内容其实大同小异,不过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门外突然有学生说道:“老师,我们抓到罗森贝里了!”消息一出来,罗森贝里这个没胆鬼就翻窗子跑了。

不过从波尔特兰堡出去,东面是往阿克哈马城地道路。

西面是莽莽森林,南北都是庄田,人生地不熟的罗森贝里没跑多远,就被一拥而出的堡民们抓住了。

阿穆尼亚早就看罗森贝里不顺眼了,这回终于把他抓了回来,阿穆尼亚立刻跳起来,把报纸叠起来放好----这些报纸他可是要收藏起来的----然后拉开一只大抽屉,哗啦一阵响。

一旁的学生伸着脖子一看:好家伙。

抽屉里各式各样的匕首短刀刺剑,少说也有二十多把。

阿穆尼亚选了一柄巴掌宽的吓人短刀。

满意地插在了自己的皮靴里:“走!”学员偷笑:看来导师大人要亲自动手,把罗森贝里变成人妖啊……阿穆尼亚地确是这么打算的,他来到石堡内地广场上,罗森贝里已经被绑在了一座木头十字架上。

周围站了不少围观的学员,还有大帮幸灾乐祸的居民。

石堡的外墙已经完工了。

远处还有堡楼、望塔、箭阁正在施工。

工人们也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居高临下。

远远地看着热闹。

阿穆尼亚在几十步之外就拔出了那柄吓人地短刀,罗森贝里尖叫一声:“啊!阿穆尼亚,你别过来,你别过来……”阿穆尼亚眉头一皱,罗森贝里声音尖细,怎么好像自己是施暴的色狼,不断逼近小绵羊一样?他恼火道:“罗森贝里,老子还没动刀子,你他妈地就变成了人妖了?”“哈哈哈……”周围一片哄笑,罗森贝里的脸上,红的好像要滴下血来。

醉露书院不过,当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那柄足有一巴掌宽的短刀上,血色很快褪去,惨白重新占领了面部。

阿穆尼亚叹了口气,假惺惺道:“嘿,咱们同事一场,总有些人情在。

你放心,我会下手利落,保证你一刀去烦恼,不会一刀一刀的割你的!”罗森贝里哪里会信?阿穆尼亚这么一说,吓得罗森贝里要哭出来了:“阿穆尼亚、阿穆尼亚,我错了,你绕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我承认我和阿赫拉赫的人勾结,我什么都承认,你放过我吧,呜呜呜……我求求你了……”要是阿穆尼亚真的一刀一刀的割,还不把自己给疼死!阿穆尼亚脸色一冷:“不用你承认,我们都知道!不过我说到做到,说给你一个痛快,一定会让你痛快的,你忍着点,看一片寒光、无声冷电!罗森贝里只看到唰的一下那光芒就到了自己跨下,他的双腿被拉开绑在木头柱子上,**那玩意儿正在裆里吊着晃荡。

一股凉意……罗森贝里一声惨叫,裤裆立刻湿了,一阵恶臭传来,一旁看守他的两个学院立刻捂着鼻子躲开了。

短刀准确的钉在罗森贝里的裤裆下,划破了裤裆,却没有伤到他的宝贝,只是斩断了几根体毛。

“哈哈哈!”波尔特兰堡的居民显然比学院的学生更痛恨罗森贝里,立刻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葛征站在楼上地窗户旁,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啊!”罗森贝里吓得大小便失禁之后,却又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受伤。

裤裆里除了凉爽一点之外。

并无疼痛感。

他低头一看,顿时喜出望外:“阿穆尼亚、阿穆尼亚,你真是太好了,谢谢、谢谢!”阿穆尼亚一挥手:“解开绳子,让他走。”

“老师!”学员们一愣,看了看楼上地房间。

阿穆尼亚摆摆手说道:“要是依着我。

肯定阉了这小子。

这是城主大人的意思,放他走吧。”

学员们爬上去,捂着鼻子解开绳子。

罗森贝里裤裆开了口子,里面还有**、固体成分若干,性命无忧之后,他又觉得很不舒服。

他要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阿穆尼亚唰的一声抽出长剑拦在他的面前:“你去哪里?”“我上去换条裤子。”

罗森贝里赔笑说道。

阿穆尼亚冷笑一声:“你现在已经不是波尔特兰堡的人了,这里地一切都是波尔特兰堡的,不属于你。

请你马上离开!”罗森贝里不敢顶撞他,陪着笑脸道:“好、我走、我走,我这就走。”

罗森贝里叉着裆,双腿圈成了坐马形,一步一步地挪向堡门外。

在他身后,是一片暴笑之声。

“哼!”阿穆尼亚把长剑插回剑鞘。

还有些不甘心。

罗森贝里出了波尔特兰堡,没走多远。

前面的道路上站着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丢过来一条干净裤子:“自己换上。”

罗森贝里大喜:“多谢先生。”

他在草丛里用干草残干净了身上,换上了裤子又钻出来:“先生。”

那人依旧背对着他:“跟我来。”

罗森贝里本以为要跟在他后面走,却没想到那人随手一招,一股狂风将他卷上了半空。

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几十英里之外的一处密林之中。

“先生。

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效劳吗?”罗森贝里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人不会平白无故帮自己:“如果您要对付葛征。

我可以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

那人慢慢地转过身:“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不过你这句话坚定了我的决心。”

罗森贝里看清了那人的脸,不由得大吃一惊:“索尔格维伦,怎么是你!”索尔格维伦淡淡道:“真正的智慧者,不会给他的敌人留下反击的余地。

你虽然不是个像样的敌手,但是只要你有威胁到葛征的心,我就必须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很抱歉,我必须这么做……”尽管罗森贝里一辈子忌恨葛征恐怕也不能伤害葛征一根寒毛,但是上一次葛征地遇袭事件,让索尔格维伦有些杯弓蛇影。

为了他心目中巨龙最炽热的爱,还是剪除掉这只小蚂蚁好了。

了。”

就算是在这座云湖水晶宫中,小撒也依旧穿着黑色地风衣,戴着长长的兜帽,低着头,兜帽垂下来,将她的脸挡得严严实实。

她似乎很害怕别人看到她的脸。

荣蝉正望着手上一块色彩斑斓的石板皱着眉头,一听说克洛斯回来了,立刻愁眉舒展:“太好了,快让他进来,我正在发愁看不懂这东西呢。”

饥饿、病苦、伤痛,并不能够在巫妖地身体上留下任何地痕迹。

克洛斯现在一身利落的打扮,根本看不出那一段惨痛地岁月对他的伤害。

荣蝉坐在柔软巨大的天鹅毛垫上对他招招手:“克洛斯,你终于回来了,快来帮我看看,这块石板上到底说了什么……”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