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炼金攻略
字体:16+-

第九十九章 尘归尘土归土(下)

身体是海因里希的,争斗起来自然束手束脚。

索尔格维伦却没这个机会,愿意怎么破坏就怎么破坏,所以他看上去轻松无比,海因里希却十分狼狈。

这并不是说索尔格维伦比十二级上段战将强大的多,而是因为在海因里希的身体内,索尔格维伦占有“天时地利”的优势。

“进去吧,已经打完了,你还有什么底牌?”洞口外一声响,阿穆尼亚揉着自己的后脑勺,恼火的推搡着一个人走进来。

“蝉儿!”海因里希忍不住喊道。

他一开口,一股腥红的鲜血立刻从鼻子和嘴巴里涌了出来。

索尔格维伦也很狡猾,找准了机会龙斗气突然爆发,趁他心神失守的时机,一举重伤了珍宝大盗。

阿穆尼亚恼火道:“兽神问候你母亲的,是你暗算我!”荣蝉本来是在外面等着,他一直等到克洛斯被葛征杀死,才让海因里希出手,以免自己穿帮。

却没想到被苏醒过来返回城堡的阿穆尼亚捉个正着。

阿穆尼亚可是十一级上段战将,就算打不过海因里希,比荣蝉也强的多了。

荣蝉虽然施展了自己媚术,可是阿穆尼亚是个粗线条的人,只是觉得这女孩子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坏人,实在有些可惜了,并没有脑残到立刻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放了她。

遇上这样不解风情的人,荣蝉也没有办法,好像犯人一样被他押着进来了。

克洛斯已死,海因里希重伤,荣蝉手中最重要的两个筹码已经报废。

她自己也知道,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

葛征找了块石头,大刀金马的坐了下来:“三位,说说吧,为什么总会我过不去?”荣蝉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不是我和你过不去。

是你总坏了我地好事!”这女人一旦达到了尤物的标准,不论坐立行走。

喜怒嗔怨,都别有一番风情。

荣蝉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尤物,尽管面露凶相,但是却让人格外有种残虐的欲望。

邪恶的漂亮女人,往往能够勾起男人最原始最**地性欲。

索尔格维伦的审美和人类不一样,它直接无视荣蝉地风情。

阿穆尼亚却不一样了,战士的暴力倾向最为严重,他站在一旁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暗道:可惜可惜……如果说葛征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他可不是压制自己欲望的苦行僧,否则在葛门的时候也不会处心积虑和师妹偷吃禁果了。

不过,葛门是不禁欲,却不是纵欲。

欲望有没有约束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

看到荣蝉那一张嗔怒刁蛮的脸孔,葛征也许心里很自然的浮起一片暴力的镜头,将她压在身下肆意**。

但是有这个念头,并不代表就要这么去做。

每个人都有欲望。

欲望是人地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