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炼金攻略
字体:16+-

第九十九章 尘归尘土归土(下)

身体是海因里希的,争斗起来自然束手束脚。

索尔格维伦却没这个机会,愿意怎么破坏就怎么破坏,所以他看上去轻松无比,海因里希却十分狼狈。

这并不是说索尔格维伦比十二级上段战将强大的多,而是因为在海因里希的身体内,索尔格维伦占有“天时地利”的优势。

“进去吧,已经打完了,你还有什么底牌?”洞口外一声响,阿穆尼亚揉着自己的后脑勺,恼火的推搡着一个人走进来。

“蝉儿!”海因里希忍不住喊道。

他一开口,一股腥红的鲜血立刻从鼻子和嘴巴里涌了出来。

索尔格维伦也很狡猾,找准了机会龙斗气突然爆发,趁他心神失守的时机,一举重伤了珍宝大盗。

阿穆尼亚恼火道:“兽神问候你母亲的,是你暗算我!”荣蝉本来是在外面等着,他一直等到克洛斯被葛征杀死,才让海因里希出手,以免自己穿帮。

却没想到被苏醒过来返回城堡的阿穆尼亚捉个正着。

阿穆尼亚可是十一级上段战将,就算打不过海因里希,比荣蝉也强的多了。

荣蝉虽然施展了自己媚术,可是阿穆尼亚是个粗线条的人,只是觉得这女孩子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坏人,实在有些可惜了,并没有脑残到立刻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放了她。

遇上这样不解风情的人,荣蝉也没有办法,好像犯人一样被他押着进来了。

克洛斯已死,海因里希重伤,荣蝉手中最重要的两个筹码已经报废。

她自己也知道,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

葛征找了块石头,大刀金马的坐了下来:“三位,说说吧,为什么总会我过不去?”荣蝉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不是我和你过不去。

是你总坏了我地好事!”这女人一旦达到了尤物的标准,不论坐立行走。

喜怒嗔怨,都别有一番风情。

荣蝉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尤物,尽管面露凶相,但是却让人格外有种残虐的欲望。

邪恶的漂亮女人,往往能够勾起男人最原始最**地性欲。

索尔格维伦的审美和人类不一样,它直接无视荣蝉地风情。

阿穆尼亚却不一样了,战士的暴力倾向最为严重,他站在一旁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暗道:可惜可惜……如果说葛征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他可不是压制自己欲望的苦行僧,否则在葛门的时候也不会处心积虑和师妹偷吃禁果了。

不过,葛门是不禁欲,却不是纵欲。

欲望有没有约束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

看到荣蝉那一张嗔怒刁蛮的脸孔,葛征也许心里很自然的浮起一片暴力的镜头,将她压在身下肆意**。

但是有这个念头,并不代表就要这么去做。

每个人都有欲望。

欲望是人地本能。

如果没有这种欲望,那才叫不正常呢。

葛征慢慢站起来,朝荣蝉走了过去。

“你。

离她远点!”海因里希已经无法抵挡索尔格维伦的龙斗气,他斜躺在地上,奋力挣扎道。

葛征看了他一眼,突然邪邪一笑:“我偏不离她远一点,你又能怎么样?”他来到荣蝉身边。

伸出鼻子轻轻一嗅:“好香。

女人的的味道就像她的人,你的味道很诱人……”他慢慢转到荣蝉的背后。

轻嗅着她地头发,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海因里希大怒:“混蛋……”一阵剧烈的咳嗽,他又吐血了。

葛征斜眼看他一笑,又对荣蝉说道:“这家伙是个废物,有什么值得你留恋地,不如跟着我,我拥有一座城市,一座学院,将来还会有更多。

就算你想要天上的魔月,我也能给你摘下来。”

荣蝉一阵犹豫,海因里希痛苦无比,大叫道:“不要答应他、不要答应他!”他的额头已经硌到了地上,顶着地上的沙石不住磨擦着,很快已经血肉模糊。

葛征微笑着朝荣蝉伸出手:“阿穆尼亚,解开她的绳子。”

阿穆尼亚犹豫了一下,葛征冷冷道:“你没听见吗?解开她地绳子!”阿穆尼亚无奈,带着十二分地不情愿:“好吧。”

“别去理会地上那两个失败者了,我才是你正确的选择。”

葛征地声音充满了**。

荣蝉看了看克洛斯,又看了看海因里希,毫不犹豫地把手交到了葛征的手中。

“不!”海因里希一声惨叫,尽管龙斗气狂暴的摧残了他的身体,然后今天对他最大的打击,无疑是荣蝉的背叛!他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得粉碎,肉末血渍正在从指缝间一点点的滴落。

葛征牵着荣蝉的手,慢慢来到了海因里希的身边,蹲下来对他说道:“珍宝大盗,你看清楚了吧,她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想,她和你身后的那具尸体也有着和你一样的亲密关系,并且和她有着这种亲密关系的人,肯定不知你们两个。”

“你……”葛征一松手,荣蝉的手落了下去,她吃惊的看着葛征,无数有权有势男人见到她的第一面就被她驯服,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每一次,都好像剧本一样上演,然后她的商队就能在重重保护之下安然的在大陆上扩张。

可是今天,剧本的结局却大出她的意料。

葛征也遗憾的叹了口气:“唉,你是一个不错的妓女,可是度夜资未免太贵了一些,我可消受不起……”荣蝉的脸上刹那之间变幻了好几种颜色,她羞恼无比,尖叫一声,夜叉一样扑向了葛征:“我不是……”葛征一闪身躲开了去:“我可不和疯婆娘打架,当然迪诺拉那样的疯婆娘例外。”

他擅开了去,却有另外一个影子填补了他的位置。

荣蝉扑到那个影子身上,突然浑身一抖。

她全身的力量一刹那间都流走了,双手吃力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克洛斯,你还没死……”克洛斯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命匣,一只手上握着一柄短刀。

刀锋粉蓝,淬满了毒药。

他冷冷的看着荣蝉,轻轻一抽,短刀带走了荣蝉最后一丝的生命力,绝代佳人发出了最后一声淡淡的呻吟,撒手躺落。

克洛斯丢下了刀:“这毒药其实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不是给小撒的。

它也不会令人精神错乱,而是令人死时毫无痛苦、飘飘欲仙----在快乐中死亡,你明白吗?”暗黑炼金术士捂着自己的胸口,命匣的力量在飞速的流逝着,他已经没有力量站立了。

“你说的,每个人都应该有两次机会。

你为了你的利益把我变成巫妖,已经浪费了一次机会,可是我还要给你一次机会。

毒药配好的时候我问过你,要不要再给一次机会,你回答说不用了----那时候你已经浪费了你的第二次机会。”

“小蝉,我是那么的爱你,就算我决定要杀了你,也不忍心让你痛苦,这毒药是我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可惜我没办法去冥界陪你了,小蝉……”克洛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朝前一扑,抱住荣蝉的尸体,头靠着她的头,手握着她的手,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巫妖命匣之中涌出一团绚烂的火焰,刹那之间将克洛斯的身体烧成了灰烬,什么也没有剩下,可是那火焰似乎只是虚光并没有尸体,燃烧带走了克洛斯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身体和最恶,却没有伤害到荣蝉的尸体半分。

火光之中,海因里希仰天躺倒,双目紧闭。

豆大的泪水挂在眼角,身体不住颤抖,也不知是因为身体上剧痛还是因为心理上的伤害。

事情最后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葛征也忍不住叹息一声。

他摆了摆手,对阿穆尼亚说道:“把她埋了吧……”“不用劳动别人了,还是我来吧。”

四面八方突然飞来就到黑影,在葛征面前聚成了一个人,小撒面色凄然,两颊上还挂着泪痕。

她用手抹去了眼泪,看了地上的荣蝉一眼,惨声哭道:“小姐……”阿穆尼亚看了看葛征,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索尔格维伦道:“为了这种人流泪不值!她想毒死你……”“我知道……”小撒低下头,泪水又忍不住滑落下去。

她低声啜泣了许久:“我们主仆一场,她已经死了,就让我尽了心意吧。”

她看了看葛征:“你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是你的埃米拉,我也的确不是。”

她的眼睛哭得有些红肿,可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葛征对这这张脸的时候,往往说不出谎话来,他尴尬一笑:“其实根本没有埃米拉这个人……”小撒肩头一颤,显得极为惊愕。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那也没什么,今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她抱起荣蝉的尸体,身体分出九道影子,好像一团黑雾一样包裹着荣蝉的尸体,卷起一阵狂风涌出了洞口。

“当”一样东西掉在了葛征面前,是一块刻有奇怪红色花纹的黑石头,小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渎神之器已经为你所有,这是它的炼文符,有了它,你就能控制渎神之器了……”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渎神之器,可是葛征心中明白了:原来狼形巨怪的名字,叫做渎神之器。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