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炼金攻略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比尔快跑(上)

索尔格维伦背对着费默尔充葛征挤了挤眼睛,两人一唱一和的吓唬一下,这个见利忘义又怕死的矮人铁匠,果然立刻屈服了。

“先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用处。”

葛征冷淡说道,看上去对费默尔的提议并不是十分感兴趣。

费默尔还被索尔格维伦的力量按在墙壁上,他挣扎了两下,连忙道:“这附近一共有四股大的盗匪团,他们都和我有生意往来。

不过听说其中三股最近加入了一个什么组织,叫做败坏军盟,听说他们正准备大干一场。

刚才送图纸的那几个人,是其中那三股盗匪团其中的一股,他们的大头目叫作雷米斯。”

“败坏军盟?”葛征皱了皱眉头,这名字有些古怪。

在地球上,大家都会取什么“英雄盟”“兄弟盟”之类的名字,星炼世界的人毕竟思路和古中国人不一样,他们更看重名字的“气势”,喜欢用这些能吓唬人的名字。

不过用“军盟”这个名字多少有些自夸,撑死也不超过两万人的实力,竟然叫作“军盟”。

“这个败坏军盟的首领是谁?”葛征问道。

“我也不清楚。

不过听说那二十七家盗匪团地大头目都对他很服气,这个人很神秘。

一般不轻易出现在众人面前。”

葛征冷哼了一声:“是吗?你就知道这点东西,有什么大用处?”他冲索尔格维伦使了一个眼色,索尔格维伦嘿嘿一阵冷笑,声音发寒,透着一丝阴冷。

费默尔吓了一跳,连忙又大叫道:“等等、等等,我还知道他们很多秘密,相信我,让我想想。

我一定能够想起来的……噢,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听说雷米斯有个情妇在黑山岩,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她!”“黑山岩是什么地方?”“是无回滩涂中地一座集市。”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商业。

盗贼们抢了东西退尽无回滩涂躲藏,他们需要一条渠道将抢劫来的东西变成现金。

无回滩涂中也就应之而生了这种规模很小的集市。

也许只是几排低矮的石屋。

林雷也许只是几堵破败的围墙,集市只是一个据点,盗匪们在这里接待从大陆上远道而来的黑市商人,将他们的“劳动所得”,专化为黄金和日用物资。

这样地集市都建在无回滩涂中相对安全的地方,那里可能是一座较为坚实的土岛,相对而言,魔兽们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会自动地远离这里。

在这种小规模的集市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中间人。

人脉广泛的中间人在无回滩涂中。

甚至比大地盗匪团的头目更有权势。

雷米斯的情妇黛碧丝就是一个中间人。

葛征举着一只冒着青烟的试管走到费默尔身边,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道:“你知道我是谁了,也听说过我是一个炼金术师吧?”费默尔点点头,苦着脸看着那试管里的药水,不管是什么人,看到一瓶冒着烟的药水,心里都会觉得忐忑。

“我配制的毒药除了帕拉切尔苏斯,大陆上没人能解毒,所以你最好乖乖合作,否则。

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突然忘记了解药的配方噢。”

费默尔连连摇头:“别,求求你……”葛征不跟他废话,捏着他的下巴给他灌了下去。

“啪”试管丢除去摔得粉碎,葛征拍了拍手:“好,现在带我们去黑山岩。”

一行人从四个变成了五个。

费默尔看到外面还守着一个大块头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从自己地铁匠铺后面牵出来一头泥行彘。

他的泥行彘很强壮,毛色油光发亮。

葛征几个人一看,就知道自己又被奸商给骗了,他们的泥行彘身上已经不剩几根毛了,卖给他们的魔兽商人还说这是最健壮的。

铁匠铺往东,地面有黑色慢慢过渡为黄色,土质越来越松软,不知不觉中一脚踩下去,就能在地上戳出来一个水坑了。

葛征放出三头魔兽,狼鸦学着他的样子牵过来一头,一屁股坐上去。

只听见泥行彘一声惨叫,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喀啪声,那头泥行彘扑通一下栽进了烂泥里。

狼鸦的下盘很稳,就像在博列岛上那一夜弄碎了桌椅一样,他还保持着骑行的姿势,很无辜的看着葛征。

“哈哈哈……”索尔格维伦抱着肚子大笑起来,那头可怜地泥行彘硬生生被狼鸦给压断了脊椎骨,趴在地上哼哼唧唧一小会儿,就鼻孔流血死翘翘了。

葛征恼火道:“索尔格维伦,你笑什么笑,我也越看这该死的泥行彘越不顺眼,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快点去捉几头滩涂魔兽来给我们代步!”葛征之所以要买泥行彘,是因为不想再无回滩涂中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是现在这局面让他很恼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高调就高调吧,有索尔格维伦和狼鸦在,自己也没必要那么低调。

索尔格维伦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你真以为我是驯兽师?”葛征嘿嘿一笑,狡猾道:“那不是你自己说的吗?”索尔格维伦无奈道:“那好吧,你们等着。”

他突然心头一动,来到格罗妮娅身边:“跟你商量个事,我捉一头魔兽来,换你地多爪土蟒怎么样?”格罗妮娅眼珠一转:“我不答应。”

“为什么!”索尔格维伦道:“我给你高等级地。”

格罗妮娅狡黠道:“我不跟你换,你也得给我捉一头,我干吗要凭白吃亏,跟你换呢?”索尔格维伦愣了愣,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要来吃的,恼火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背后“嘭”的一声弹出一对龙翼振翅飞上了高空。

费默尔在那双龙翼都出来的那一刹那,只觉得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当头压了过来,憋得他好半天喘不过气来。

等到索尔格维伦飞得远了,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起来:“妈呀,他竟然是巨龙……”格罗妮娅也吓了一跳,她吃惊的看向葛征,葛征两手一摊:“我也是到了阿克哈马城才知道的。”

格罗妮娅更是疑惑的看看葛征身后那个一直不说话的狼鸦,她本来以为狼鸦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块头侍卫,可是刚刚索尔格维伦体内迸射出那股龙威,就算是格罗妮娅猝不及防之下也觉得有些难受,可是狼鸦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的不适,这个卫兵的实力让她觉得有些看不透了。

格罗妮娅神色一黯,想到自己在王城之中对葛征多有暗示,葛征却一再逃避,自己离开他不过半年的时间,他身边就多了这么多的秘密。

葛征看到格罗妮娅神情突然忧伤起来,实在搞不明白女人怎么会如此善变。

这里毕竟不是后花园森林,索尔格维伦是一头强龙,但是要想压过地头蛇们也费了一番拳脚。

他在天空中毫无控制的释放自己的龙威,向这片滩涂上的魔兽们宣示着自己的君临。

教训了几头敢于出头反抗的魔兽之后,索尔格维伦暂时的取得了这片滩涂的统治权。

他挑选选了一种爪子比一般的大地棕熊大一倍的白熊作为骑兽,驯服了四只带了回来。

这种魔兽看上去身躯肥胖,其实十分敏捷,巨大的熊掌能够支撑它们的身体在无回滩涂上奔跑如飞,速度是泥行彘的三四倍。

可以说如果野生的泥行彘遇到这种体型比它们大出三四倍,速度比它们快上三四倍的捕猎者,只有沦为食物的下场。

白熊的脑门上长有有三撮又长又硬的金色长毛,好像三支金角竖在头顶上,它们的名字就叫作“金角魔熊”。

索尔格维伦带着四头已经被他驯化的好像小耗子一样温驯的金角魔熊回来,可把费默尔下了一跳,不过他很快想到了索尔格维伦是一头巨龙的事实,那眼神也就从惊异变成了理所应当。

葛征看到那雪白的大熊,脑袋顶上还有三撮威风凛凛的金毛,不由得大为中意。

不过他没有马上骑上去,而是对狼鸦摆了摆手:“这个骑猪、骑熊都是一个技术活儿,你就不能收着点你的体重吗?”说来也奇怪,葛征随口说了一句,狼鸦就明白了。

他慢慢的跨上一头白熊,金角魔熊在他手中也完全没有十级魔兽的威风,乖乖的趴在地上,等他爬上去才又稳稳得站起来。

索尔格维伦不满的撇了撇嘴,他刚才其实送出去了一道精神控制波,让那头金角魔熊把他一直看不顺眼的狼鸦掀下去,没想到那头大笨熊被狼鸦给吓傻了,完全没有执行自己的命令。

葛征微微一笑,飞身上了熊背,突然起了兴致,眉飞色舞的大叫一声:“比尔,快跑!”东胜学院以前的校纪处主任比尔的名字,谐音就是熊的意思。

葛征拽着金角魔熊雄脖子上的白毛大笑道:“我以阿克哈马城城主的名义,赐名于你,比尔!”白色大熊仰天嘶吼一声撒开四爪飞奔了出去。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