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炼金攻略
字体:16+-

第二百一十八章 灵鸟(上)

葛征不知道自己活活气死了安德烈七世,快乐的夫妻大盗忙活了一夜,终于幸福的累倒了。

三个国家,三十多座补给点,全部搬运一空。

葛莹真元力一耗而空,不过这种“不劳而获”的快感,还是让她疲惫的躺在魔晶石堆上,挂着甜蜜的微笑睡去。

葛征联系了索尔格维纶,智慧巨龙和瞌睡巨龙互相推诿,最后还是索尔格维纶的赖皮程度不如伊比娅,只好硬着头皮飞来星河大陆,不过他之前跟葛征达成了妥协:不准妞妞出现。

葛征自己留下了一部分魔晶石和炼金材料,然后将剩余的所有的物资全部交给了索尔格维纶。

智慧巨龙脖子上挂着一长串的方寸金钱,振翅飞回了星空大陆。

这一批粮食解了领地内里的燃眉之急,甚至还大有富余。

这些军粮,足够三国的近两百万大军三个月之用,涌入葛征领地的难免也就是一百多万,能吃上半年呢。

有了这半年时间缓冲,马瑞斯就可以从容的从星野大陆上购买粮食,通过廉价的海运送回领地。

葛征却不知道,被他这么一搅活,三大帝国之间的一场大战被迫偃旗息鼓,再想开战,至少也有等到三年以后。

因为不仅仅是粮草的问题,还有金币的问题。

北方两大帝国不像汉兰达帝国那样富有,购买战争物资所花费的大批金币,可不是一年半载就能攒出来的。

而汉兰达帝国,宝库被葛征洗劫了,又被他诈骗了五十亿金币,也是元气大伤,要好几年才能恢复过来。

恩克等人顺利的进入了普斯厄尔帝国境内,安德烈七世派来的杀手在他们刚刚跨过边境线的一刹那就忍不住动手了。

可是没想到葛征另有安排。

自己虽然没有出手,却引来了一只普斯厄尔帝国的骑兵团。

双方一场大战,恩肯等人趁机逃脱。

拿了二十五亿金币,恩克回到自己地巢穴分给自己的兄弟们。

他自己分到了将近一亿金币。

准备就此收山。

可惜当晚马贼团伙内疚发生了内讧,喝醉的恩克被自己最信任的一个部下割去了脑袋----这些事情葛征都不知道,但是却实实在在赢了他所说地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葛征并没有在普斯厄尔帝国境内多做停留,他带着葛莹和妞妞一路往北。

北方两大帝国再往北,是星河大陆上著名的凶地“旷世荒原”,那是和无回滩涂一样的存在,也因为旷世荒原的存在。

星河大陆北面没有出海葛莹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葛征也并没有解释。

只是说自己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

至于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干什么,却没有跟葛莹明说。

旷世荒原上寒潮如浪,地面上始终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雪。

从帝国的境内走入荒原,交界地带还可以见到一些耐寒地蕨类植物,一旦真正进入荒原。

整个大地白茫茫一片。

随着地势起伏,荒原也好像有生命一般的波动,白色地雪层好像老人身上的外套,将全身过的严严实实,不露出一丝缝隙。

“呼----”妞妞鼻孔里喷出两道白色的气流,她觉得很好玩。

妞妞的四只小鸟也已经长到了魔鹰大小,生长地速度不慢。

见到雪原,白色的小鸟兴奋的大叫起来。

妞妞双手一放:“去玩吧!”四肢小鸟振翅飞起,绕着三人的头顶一阵盘旋。

随机一个拔高,冲上几千米的高空,旋即凌空盘旋,直落而下,突然钻进雪原之中,再一次飞起来的时候,四只小鸟每一只口中都衔着一只小虫子。

葛征他们隔的远了。

没有看清楚。

如果被经常出入这片雪原的猎人看见了。

一定会大吃一惊:那鸟儿口中的食物,并不是什么虫子。

而是这片雪原上地一霸,十一级魔兽蝉翼虫蛇。

它们的个头虽然不大,但是十分难对付。

不仅仅是因为它们身上的毒素远比一般的毒蛇猛烈,而且还因为它们狡猾无比,能上天、能入地,根本无处可寻。

它们经常埋伏在雪原下面,从上面根本看不出什么来,等到猎物从身旁路过,才突然射出来咬死。

厚厚的雪原掩盖了一切气味,就算是最好的猎犬也闻不到它们的味道。

旷世荒原地危险是对于一般人而言,对于葛征来说,这些自然都不是问题,就算是妞妞一个人走进雪原,他也没什么好担心地。

他来到这里,的确是想找一个不受打扰地环境。

豆豆小姐的空间魔法阵三种材料又凑齐了,虽然在冥界已经失败了一次,但是葛征还是不死葛征现在回家的念头已经不再迫切,但是最近的种种遭遇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木偶,在这个世界里处处受到限制。

他真的担心某一天遇到自己解决不了、也多不过去的麻烦,到那个时候,最后的一条路就是离开这里、回到地球去。

这种心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治神者的存在。

面对能够炼制出银河这样神奇的魔炼生物的治神者,葛征没有丝毫胜算。

鬼舟阴森,让他觉得治神者不是善类。

以自己的性格,又必定不能和他们妥协。

他乡钻研一下空间魔法,到时候如果打不过,至少可以一走了之。

冥界之中毕竟存在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在冥界不能成功的魔法阵,在主物质位面未必不能成功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是葛征还是很清楚,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葛征不在意失败:他现在根本不必为金币的事情发愁,就算损失一些金币对他来说也是可以承受的。

他现在需要的是经验。

在葛征看来,空间魔法才是凌驾于一切魔法之上的王道魔法,任何魔法遇到了空间魔法都将会一筹莫展。

除了消极的防御之外,如果对空间魔法的领悟足够深刻,也可以拿来进攻:比方说,把鬼舟送到乱流空间去。

不用自己动手,强大地空间乱流就能轻松的把不可一世的家伙撕成碎片,连个渣滓都不剩下。

----如果对空间魔法的领悟不足,就拿来逃命;如果造诣精深。

就用来对付敌人。

这就是葛征地计划。

对于空间魔法,整个星炼世界也没有任何经验可以让他借鉴,就算是找到了治神者,能够提供给他的资料也少得可怜---何况治神者愿不愿意帮助他还是个问题。

一切,葛征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来钻研。

葛征来到这个世界的过程是昏迷的,在空间隧道之中的感触为零。

他又去问葛莹,结果葛莹比他更可怜,稀里糊涂的过来了。

葛征一直到现在。

也没有把葛莹的到来和自己地那一次失败的空间魔法联系在一起。

虽然有三个走过空间隧道地人,可是却不能提供一点有用的资料。

葛征只能感叹自己时运不佳。

他翻开一本书:就是这本书中记载了豆豆小姐使用的那个空间魔法。

书上,有关这个魔法阵的图像,明显是从什么东西上拓下来的一张图片,文字模糊不清,图案也粘粘在一起。

边缘十分模糊。

这无疑增加了研究地难度,而且不可预测性大增。

即便是这样的一张图片,书中还注明了:这个魔法阵并不完整。

手头上只有这少得可怜的资料,葛征决定索性不再拘泥与资料,完全按照自己的感觉来做。

他和葛莹在旷世荒原内找到了一处盆地,清扫了一块雪原,搭建起一座木屋。

木屋内有魔晶石设置的获悉魔法阵,木屋墙壁里内嵌着封印魔法阵。

外面虽然天寒地冻,里面却温暖如春。

葛征就在门外布置了魔法阵----毕竟有过一次经验。

葛征凭自己的直觉,参照着那本书中的图片,改动了几个地方。

没有任何的依据,完全是凭感觉来办事。

葛征知道这样成功的几率小地可怜,不过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爹----”妞妞和葛莹趴在屋子里,透过一块玻璃往外开,妞妞最喜欢把玻璃上吹出一片白茫茫的水雾。

然后用手指在上面画出一个个古怪的图案来。

妞妞很为自己的老爸自豪。

喊了葛征一声,露出了一个崇拜的微笑。

葛征却大吃一惊:妞妞在玻璃上画出来的一个图案。

恰好和那本书上地魔法阵地一部分重叠起来,原本粘连不清的图案立刻清晰起来----他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巧合,还是上天地安排。

葛征立刻动手,将那魔法阵临时有改动了一下,然后回头对妞妞笑了笑,启动了魔法阵。

“嗡……”一阵诡异的空气颤动,魔法阵中好像蒸汽一样升腾起一道道紫色的光烟,光烟弥漫在魔法阵上空,一丝丝的扭转在一起,突然发出“嘶”的一声,两道纵横相交的紫色光黄交错一转,一扇眼睛一般的空间大门被打开!葛征大喜,正要一谈究竟,那座空间魔法阵却好像突然没了点的灯泡一样,嗡的一声暗淡了下去,空间大门瞬间消失,葛征大失所望,不过仅仅是那一刹那,已经让那个他对空间魔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