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惊世:战王宠妻上瘾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128章 舞剑

那天,她和凌风一起来到这一丛森林里,让她感觉很是奇怪。

却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了。

于是她这些天来,天天往这里边跑。

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是什么让她感觉很奇怪的地方。

想到这里,颜九翎就有些烦躁了。

系统给她的时间是半个月,现在都过去了一半时间了。

就剩下七八天。

眼看这群人不过是好转了一些,再说了本身得了湿疹,怎么说都得修养大半年,才算彻底好了。

也不知道系统是怎么样算这次的任务完成的。

如果要这群人彻底痊愈的话,半个月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李凌风今天怎么没有和你一起?”

瞥见了颜九翎时不时有些懊恼的蹙着眉,帝冰邪琢磨了一会还是开了口。

尽管他很不喜欢李凌风,但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时候,还是需要把人家拿出来找找话题。

“哦,他今天有别的事情。”

能有什么事情,竟然让你一个人进来森林里?

帝冰邪鄙视着,但心里边还是有些高兴的,要不是李凌风没有来,我也不能和你呆在一块。

“恩。”

帝冰邪的眼神暗了暗,他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对了,你到底在找些什么?”

瞥见颜九翎的眼珠子不断的转悠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帝冰邪眼前一亮,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有,看看而已。”

“竟然这样,那给你看样东西吧。”

话落,只见帝冰邪的身影一动,在各株树林中不断的穿梭着,偶尔能看到寒光一闪。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感觉到扑面而来一道强有力的风,一眨眼,便看到了帝冰邪正站在她的面前。

“你要看好了。”

话落,只见帝冰邪手上握着一把长剑,飞跃到空中,身子一转。

抬手间,长剑带着一道蓝色的光彩,刹那间又看到了紫色……

于此同时,空中飘散下了诸多的叶子。

甚至隐约的嗅到了一股花香。

帝冰邪舞剑的姿态不断

的在颜九翎的瞳孔中扩大着……

她甚至情不自禁的用灵气凝聚出一把长剑也跟着比划。

余光里全是帝冰邪的存在。

帝冰邪刚开始并不知道颜九翎在地上也跟着在舞剑,等他感觉到了本来一直注视着他的视线,没有刚开始那么热烈。

正感觉有些奇怪,低头一看,便看到了在舞剑的颜九翎。

心里一动,到了颜九翎身边,用他的长剑勾住了颜九翎虚化的剑身,一带。

颜九翎的身子一转,来到了他的背后,往后下腰,腿向下低去,虚化的剑正勾搭住了他的长剑。

而此时的帝冰邪一手背着,站着身子,面具之下的脸面皆是笑意。

“继续,再教你别的。”

握着剑的手一转,将颜九翎虚化出来的剑一抬,自己快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手握住了她的手,一手怀抱着她的腰。

“要记得这样的招数。”

湿热的呼吸洒在了颜九翎的耳边,让她稍微有那么些不习惯,刚要往前走开几步,却被帝冰邪一把抓住,向他的怀里靠拢。

远远看去像是帝冰邪抱着颜九翎。

这……他们……

李凌风站在其中一株森林的后面,看到心仪之人被人抱在怀里。

抓着一颗树的手不断的在收紧。

眼神中皆是悲伤。

看九儿的样子,好像很不反感这个面具男,还让他握住她的手,教她舞剑!

他想说,他也会啊!

尽管他现在很不喜欢这个面具男,但不得不承认,他舞的剑比我好多了。

李凌风睁大眼睛,不带眨的,生怕错过了什么。

一直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人。

他不过是刚好忙好自己的事情,想着九儿一个人先过来了,可能会有些危险,便立即赶过来,结果却看到了……

李凌风的心里感到了满满的失落……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最后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抓紧树的手,开始流落出了血,但李凌风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

在教着颜九翎舞剑的帝冰邪,在面具下露出了罕见的笑容,他早就发现李凌风站在哪里了。

他就

是故意做给李凌风看的。

哈哈哈……

李凌风睁开眼睛,看到了两人还在舞剑,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离开。

没走几步,觉得很不好,便转头回去。

他要是走了,不就正合面具男的心意吗?

但舞剑结束后,李凌风深吸了一口气。

立即开口说道。

“九儿,刚刚舞得很好,很美……”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李凌风,颜九翎很是吃惊。

“你咋来了?不是说……不是说有什么要紧事情吗?忙完了?再说了,我刚刚也是帝冰邪带着我的。自己那里会啊?”

帝冰邪……

是他!

没有想到竟然能见到这样的人物!

李凌风心里边很是震撼,但脸色上并没有透露出什么。

依旧是用着及其宠溺的眼神看着颜九翎,并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

“傻丫头,自然是忙完了,有人带着也一样很美,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就不要麻烦邪尊了。”

李凌风说这话的时候,转眼直视着帝冰邪。

他早该猜想到是邪尊的,上次见到此人的时候,并没有多想。

世上流传邪尊长年带着银色面具,一出手便是直取别人的性命。

如果说廖西国不能去惹的人是战王和刑天门。

那么在江湖上,不能惹到的人则有怪手邪尊帝冰邪。

“不麻烦。”

帝冰邪咬牙切齿的盯着李凌风摸着颜九翎头发的手。

该死的,颜九翎怎么还没有把他的手拍掉!

“邪尊?”

颜九翎一脸不解的看向帝冰邪。

“江湖上人称怪手邪尊。杀手榜上排行第一名,只要是他想要的性命,从没有失手过!”

耳边传来了李凌风温和的声音,颜九翎看向他的眼神很是怪异。

像是佩服?像是警惕?还是别的?

帝冰邪表示不懂,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却唯独总是看不懂颜九翎。

也许,这就是吸引他去靠近颜九翎的原因之一吧!

日后,帝冰邪才懂得越是在乎,越是难以看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