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仙
字体:16+-

第0029章 李蕴

苏柳说白了并不是单一的灵根,而是两种不同的灵根。

用修仙界的术语说,也就是修仙界誉为仅次于天灵根的真灵根。

别以为就差这一个灵根,问题就不大。你如果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单一灵根为何被誉为天灵根,那就是因为单一的灵根,就好像没有杂质的纸张。

而两种和三种的灵根,也就是誉为的真灵根。就像是白纸上的墨点,不但是美观上不好看,而且使用起来也不是很顺手。

当然不排除一些变态,有的明明是两到三种的真灵根,还有的是四到五种的伪灵根,再难听点就是杂灵根。

这样的修士并不说都是废物,也有的有奇遇修炼起来,也不见得比天灵根的修士慢。甚至远远超出天灵根。

毕竟修仙之道十分的飘渺,谁也说不清楚该怎么修仙。

现在可以确认刘立和孙小是天灵根,基本在未达到元婴的修为下,是完全没有瓶颈可言的。

但过了元婴期后,这天灵根的优势也就不见得那么好用了,跟其他的修士一样将都会遇到瓶颈。

虽然是这样,可到底是在元婴期下没有瓶颈,那已经比其他普通修士占了大便宜,在不知足那就是你太贪心了。

老话说得好,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么典型的寓意还不懂,那也真的无话可说了。

至于孙小这个变异的风灵根。是由水灵根和火灵根,这两种不同属性的灵根变异而来。这可是十分罕见的。

这里说的罕见不是修仙界很难遇到,只是说的极少数的人能拥有。在这诺大的修仙界变异灵根也和天灵根差不过的数量。

变异灵根也和天灵根一样,元婴期下没有瓶颈,可谓是真灵根的升级版了。

再说张牧就有点让人疑惑了,明明没有测试出灵根,还能修炼金剑决可谓是惊叹之极。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修炼,可既然能修炼自己想那么多也无用,还是老老实实的修行才是正途。

说着,张牧俩人来到了一处稀薄灵气地。

在俩人的前面不远处,有一间中等的木屋,比起张牧四人的茅屋可是强出数倍之余。

这不但是修为高的象征,还是身份不同与常人的象征,反正一句话,越高的东西还是能者居之。

“栗子,这就是苏柳的住处?”

刘立敲打着手掌道:“是吧。”

张牧翻白眼道:“走吧。”说着,俩人朝着木屋走去。

来到木屋的前面后,不等俩人开口说话,就听到一声音传出:“谁?”

张牧一听笑了,这声音不是苏柳还会是谁?

“苏师兄,是我张牧和刘立前来拜见。”

说出去后,里面的人诧异了一下,也没有在说话。

就在俩人狐疑之极,木屋的门无风自开,苏柳的声音再次传来:“我道是谁,两位师弟请。”

张牧见了不由吐吐舌头,这到底是炼气高期的修士,居然可以做到这般地步。

不管苏柳的修为在清风谷如何,可在张牧俩人锻体期的修士面前,那已经是不能篡越的了。

“是。”说着,俩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进来后,张牧只觉得一阵清香扑鼻,可比自己的茅屋好多了。

张牧虽然挺感叹的,可还是知道要先拜了苏柳再说,毕竟和他说熟也算,说陌生也陌生。

张牧一扭头,就看到苏柳坐在木桌前,手里端着车杯正笑着看着自己俩人。

“张牧(刘立)拜见苏师兄。”

苏柳放下茶杯,摆手道:“不用客套。来,坐下聊。”

经过张牧在任务房敢和陆伟叫板后,苏柳虽然对他的狂妄有点不可思议,但隐隐约能感觉到他的不凡。

也正是如此,在面对张牧也没有摆出前辈姿态,只是以师兄的身份自居。

“谢师兄。”说着,俩人来到桌前缓缓坐了下去。

苏柳又摆放出两个茶杯,刚想倒茶的时候,张牧连忙起身道:“师兄,我来吧。”

苏柳一愣神,随即点头笑道:“你来。”别小看这一手,身为从前世穿越过来的张牧,那还是知道讨好境界的。

苏柳也不是没有心理变化,从张牧这么做也改变了一下看法,对他的心地也变的无拘束起来。

倒好茶,又帮苏柳添了些茶水,这才坐了下来。

“师弟,相比有事情找我吧?”

张牧听了笑了笑,毕竟来历被戳穿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尴尬,可也知道苏柳没有其他意思。

“师兄,被你猜对了。我和刘立这次无事不登三宝殿,还真是有事情想问问师兄。”

苏柳笑道:“三宝殿?你看看我这木屋,有那点像是宝殿。”

张牧被苏柳这句玩笑话也逗笑了,开口道:“师兄,我们前来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门内晋级内门的大比何时才开始?”

苏柳听了点点头,像是已经明白俩人的来意了。

“嗯,这个我当然知道。”

张牧一听有门,笑道:“还望师兄帮师弟解困。”

苏柳笑着摇摇头,摆手道:“来,先喝茶。”

听了苏柳的话也没客套,端起茶杯闻了闻点点头,稍微的抿了一口放了下去。

随后,就听苏柳笑道:“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不过完三年锻体最佳时期,是害怕陆伟报复你们吧?”

张牧毫无隐瞒道:“正是,我也没别的办法了。”

苏柳正色道:“我也看出了你们的境界,也不错了。在修炼下去很难再有突破。你们这样的进速,可谓是让我汗颜。”

“哪里会,师兄的资质过人,我们哪敢比拟。”

苏柳笑道:“别给我戴高帽了,既然进展不太乐观,早日进行化气为灵也好。”

“晋级内门弟子大比在半个月后开始,现在你们就去报名。不过”

“师兄,不过怎样?”

苏柳看着张牧没说话,使得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半盏茶的功夫过去了,不等张牧说话,苏柳随即笑道:“没什么。就是报名需要每人一块低阶灵石。”

这句话一出口,张牧和刘立顿时互相看了看,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开什么玩笑,这自己三人经过生死拼搏,才争取了三块低阶灵石,而且自己可是有四个人啊。

话又说回来,自己四人早就把低阶灵石花费完了,那里还有灵石拿去报名。

就在令人不住为难的时候,苏柳终于把刚才困惑张牧的事情解开了。

“师弟不用担心灵石的问题,我到可以帮你们出。”

听了苏柳的话,张牧试探道:“师兄,恕张牧斗胆相问。恐怕师兄有要求吧?”

张牧这么说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加上苏柳对待自己和刘立的态度来看。估计也是多多少少的有事相邀,故此才敢有此一问。

当然自己也不是敢肯定苏柳的想法,现在只是在赌罢了。

苏柳到底是没有介意,笑道:“不瞒两位师弟,我正是有一事相邀。”

“师兄,这我们能帮到你什么?”

苏柳嘴角一动,神情微冷道:“帮我杀一人。”

张牧对此没有丝毫惊讶,虽然开始还挺害怕且反感,但经过一系列的经历,现在对待死人杀人有点不感冒了。

“师兄,杀谁?如果超出我们的范围,我和刘立也不能答应。”

苏柳见张牧听了,竟然面不改色,不由的对自己下注真的下对了。

“既然师弟这么爽快,那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

张牧听后,知道苏柳总算是要入正题了,连忙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随即,苏柳的声音传来:“杀的这个人叫李蕴。和我不同,他是炼气大圆满的修为。而就在你们晋级内门弟子过后,就是我炼气期竞争筑基丹的大比。”

听到这儿,也不用苏柳说下去了。笑道:“想必这李蕴是师兄的第一大对头吧?”

苏柳听了没说话,只是赞许的看着张牧。

见苏柳这个样子,张牧接着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得到化灵丹后,一定会帮忙。”

苏柳听了脸色一喜,可不等他说话,张牧接着道:“师兄,我有一个不算请求的请求。”

苏柳无所谓道:“说。”

“如果是击杀炼气大圆满的李蕴,我们不可能独自行动。我们只能在一旁协助。”

听了张牧的话后苏柳大笑道:“哈哈”

“师兄为何发笑?”

苏柳笑着摇头道:“师弟啊,你也有点高估自己了。”

不等张牧说话,苏柳接着道:“这个你有点多想了,你们就是在一旁协助我。让你们几个去杀李蕴,你们觉得我有必要开着玩笑么?”

张牧顿时明白了,尴尬道:“是张牧多想了,望师兄不要见怪。”

苏柳不介意道:“没,反倒是你的大胆心细,反倒让我诧异,不过对我杀李蕴成功率更加高了。”说着,嘴角微微翘起。

张牧知道是自己表决心的时候。

虽然自己为了四块低阶灵石,就帮苏柳杀害同门炼气期修士,可不这么做自己还要等多久?

要知道晋级内门弟子的大比,可就剩下半月,那儿够四人有时间挣取四块灵石的么?

话说回来,就算是挣取到了,也不一定不会有损伤,甚至谁会在做任务的时候陨落。

反观帮助苏柳击杀李蕴,还是这个靠谱点。毕竟有一个炼气高期的帮忙,成功率的确是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