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仙
字体:16+-

第0066章 撤军

随后,李修把事情讲了一遍,这才知道其中的厉害。

上一次符灵门就使用败阵,可没想到青衣门的人立刻下令退军,生生把符灵门的弟子撇下,至此落得全军覆没。

当然符灵门的人不干,可最后还是青衣门有理。说你前锋不做前锋该做的,以败阵来降低士气一大罪扣了下来。

再加上青衣门不是那么好惹的,符灵门只能有苦自己咽了。可万万没想到这次两派竟然一气同指,全都把矛头指向自己的门派。

听完这些,张牧敲打着脑袋,忽然笑道:“既然他们想把我们当傻子,那不如就做傻子。”

李修四人听了,一脸疑惑的看着张牧,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主意。

随后,张牧坐下来来,低声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三日后,作为前锋的张牧四人跟随者两万大军出城,朝着两城之间的战役场地行去。

两万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漠北城,张牧看着心里都在激动,更多的是害怕。

想想这二万人将要上战场,真的打起来还会估计什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战死沙场,这叫他如何看得下去。

张牧虽然对杀人不会有什么看法,可他杀的都是艰险狡诈之人。这些将士不一定都是坏人,可为了两城的狗屁制度,就要拿自己的命去换。

可这些他根本就制止不了,所以也只能默默沉哀了。

一天后,安营扎寨,把一座山都给铺满了。

张牧坐在一棵大树上,嘴里叼着草根,眼神十分迷茫的看着下面的军士。

这时,张牧看到一群鸟飞了起来,可隐隐中有丝惊慌,使得他不由起了一丝疑心。

夜幕降临,张牧和几名军士在一起聊天,也想了解他们是怎么生活的。

“乔大哥,你们是不是很苦啊?”

一位老实本分的军士道:“也没什么,习惯了就好了。只要老婆孩子能安心生活,我们也都知足了。”

“是啊,我们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听从上司的命令,让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这样,张牧又跟他们里聊了很久,就起身独自走出了营寨。

看着漆黑的夜色,张牧心情十分的杂乱。也就在这时,远处有点点火光闪动。

“咦”张牧躲在大树后,眯眼看着前方的火光。

可不到一息火光就消失了,弄不好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虽然不敢确认什么,张牧也没有离开,呆在这儿等到了天亮。

“我靠,困死我了。”张牧打着哈气伸了个懒腰。

在这里待了一夜,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看来真是自己眼花了。

回到营寨后,刘立也没有问什么,吃了点饭,大军就开始拔营开战了。

大军不断的促进,不一会儿就走过了自己呆了一晚上的地方。也就在这时,一股不详的预感袭来。

心里暗自想到“怎么觉得怪怪的?”

刘立看出端倪,问道:“牧子,你怎么怪怪的?”

“啊没有,就是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哦?”

张牧刚想说没事,猛地一丝迹象显露,大声喊道:“驻军!”

一声令出,两万大军停滞不进。

这时,就看到戴军将领骑马奔了过来。

“仙师,不知道怎么了?”

张牧嘴角翘起,轻声道:“马将军,我命你马上把一万大军分出来,绕过这座山峰。”

“啊?”

听了张牧的话,姓马的将军真有点糊涂了,这又不是修士斗法,军令如山怎可儿戏?

“仙师,这怎么行。如果这么做,万一在有敌军袭击,我们可就完了。”

张牧一听怒了,压着火气道:“你在质疑我?”

马姓将军早就看不起张牧四人,怎么看都是没长全毛的娃娃,还想在这里指挥?

“仙师,恕我不能从命。”挥手喝道:“三军将士听令,继续行军。”说完,驾驭着战马奔了出去。

看着马姓将军奔出去后,张牧拍着马背道:“擦他大爷的!”

“牧子,我们也不懂行军之事,是不是你大惊小怪了?”

“栗子,小韩,孙小跟我来!”说着,下马朝着林子里走去。

两万大军里少了四个人一点也不显眼,虽然还是四个仙师,可两万大军有几个看得起张牧四人的?

跟着张牧走进林子后,刘立不解道:“牧子,你这是干什么?”

张牧来到一颗野果子树前,摘了几个丢过去,擦了擦吃了起来。

“昨晚我看到一丝火光,我想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有埋伏!”

“埋伏?不会吧,我记得好像有侦查军吧?”

“侦查军?可笑,我一开始也以为是敌军的埋伏。可直到现在才想到,那丝火不像是普通的火。”

刘立把嘴里的果子拿下来,震惊道:“你是说夺龙城的修仙者!”

“还算你不傻。”

见张牧一脸的不慌张,刘立焦急道:“那赶紧把大军停住啊!”

“你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刚才你也看到了,这军队里的人就没有服我们,我看就让他们吃吃苦头吧。”

刚说完,不等刘立开口,就听到一阵阵惨叫声传来。

“妈的,赶紧去看看。”张牧把果子一丢,急速朝着前方冲去。

跟着张牧来到一处后,纵身跃起,跳到一颗大树上。

随后,就见张牧一个纵身跳下去,正好顺着坡势滑了下去。

四人下来后,趴在草丛里一看外面,顿时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

只见一道大型阵法落在空地上。

此时,正形成无数的灵力弓箭,正在肆意的虐杀着自己这方的军士。

看着一个个的军士倒下去,鲜血顿时洒落了一地。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有数千的军士死于非命。

“牧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看着己方的军士一个个倒下去,刘立终于难奈不住了。

张牧叹气道:“我没想到他们能施展阵法,这不是违反修仙界的定律么?”

这时,就看到马姓将军十分狼狈的躲过灵力箭,大声吼道:“仙师,仙师救命啊!”

张牧咬着牙骂道:“救你大爷,我出去不一样是死。”

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张牧再也忍不住了。因为那个乔大哥命在旦夕,自己可不能不出手相救了。

“走!”说着,第一个冲了出去。

张牧看着激射过来的灵力箭,当时就把长剑祭出来,十分轻松的把灵力箭一一挡开。

这时,才知道这些灵力箭的威力,也不过是个样子货,根本就达不到伤害修仙者的地步。

“我擦,雷声大雨点小,上当了。”说完,张牧就快步来到乔大哥的身旁,一剑劈散激射过来的灵力箭。

整整半柱香的时间,张牧才算是把军士给解救完。

山坡上,不到一万二的军士面对面,恐怕还没有过这么惨淡的战绩吧?

就在这时,马姓将军一脸惨白的走了过来。猛地跪下来:“仙师,救命啊!”

这马姓将军把仗打成这个样子,完全不关张牧的事,这要是回去还不是被杀头。

在见识到张牧的实力后,这些将士也都明白了。就算是娃娃修仙者,也不是自己这些俗世人能比拟的。

张牧看着他喘粗气,没好气道:“别废话了,赶紧退军。”

“啊,是是”可不等他下令,就看到天上无数的箭掷落了下来。

抬头一看,就见诸多的箭掷从一座高峰上射下来,想来这也是接住高地来压制己方了。

“妈的,完了!”

马姓将军一脸慌张道:“撤军!”

看着不断的有人被射倒,张牧躲在树前麻木了。原来战争就是这么残酷,而且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能把军队顷刻间毁掉。

单等所有的将领退出十里后,稀稀朗朗的不到五千军士。那里是初战不济,简直是丢盔弃甲,狼狈之极!

张牧捂着胸口一处箭伤,简单的包裹一下,满脸的难受之色。

这处箭伤是为了掩护一名军士才挨上的,不然区区俗世的箭掷,恐怕还真奈何不了张牧四人。

就在这时,马姓将军头戴白布,跪在张牧的下方凄厉道:“末将大意,害的数万将士丢命,还望仙师指点迷津。”

“唉!起来吧。”

随后,张牧吩咐了几句,就见他急忙跑了出去。

随后,张牧站在巨石之上,望着毫无士气的五千将士,一阵心酸袭来。

“我知道,你等没有把我看在眼里。可现在事情已经如此,我希望你等同仇敌忾,不要把该有的士气丢掉。要知道,命可以不要,一名军人的军魂不能丢!”

那眼扫了一眼下方的军士,张牧喝声道:“你等想不想血耻!”

五千将士互相看了看,齐声道:“想。”

张牧冷眼突显,猛然喝道:“你们没吃饭么?”

五千将士互相看了看,齐声喝道:“血耻!!!”

“好,成与败且不论。我张牧今日就用俗世之力,以俗世之人的能力,带你们共进退,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听到这儿,张牧大手一挥道“马将军,传令下去,把所有大帐全部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