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仙
字体:16+-

第0277章 与周舸交涉

张牧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和江少进等人聚在一起。

所受的伤势不轻,一些外伤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可经脉受到的损伤,没有半月时间,是没有办法痊愈。

数十人安坐在卧龙坡数里外,一处洞内,调养生息。

这些人见到张牧,也算是见到了主心骨,一个个都很兴奋。

又一听说还可以进入修仙门派,一个个更是欢喜不已。

想他们本来在这里,修仙资源太过缺少,资质再好,也不可能拥有太快的修炼速度,有了门派,自然就会改善不少。

至于其他的事情,张牧也没有告诉他们,毕竟这些人不比江少进五兄弟,他们的性格张牧也算是有很深的了解。

虽然这些人也都是以前的兄弟,可事情和修仙结合到一起,自然不能不小心对待,更何况是关系到雪女一脉的安慰。

所以张牧打算把这些人先安排到清风谷内,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再来运行一切也不迟。

可是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张牧现在是一堂之主,可也没有擅作主张,收容这么多人进入门派,哪怕是有孙兴做主,也绝对不可能。

一个修仙门派不是那么简单,什么人都收,自然是要经过细细挑选,这些人自然会不会是其他门派的间隙,等等,都会注意到,说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过倒是可以借助现在这个机会,魔界修士和青州修士开战,死伤都不是小数,各大门派自然也会比以前缓和不少,想来还是好办一些的。

张牧身为一堂之主,自然可以推选几名弟子,然后再有孙兴帮忙收容几个,还有就是赵茜儿和李修都在谷内都有一些地位,再加上和自己的关系,相信收容十几人应该没有大问题。

可问题是自己现在有三十多号人,算下来,也只有一般可以进去,剩下的又该如何处理?

如果说,让他们这些人分开来,进入不同的门派,这个不是不可取,但是谁敢保证这些人不会变心?

倘若日后在背后给自己来一下,那可不是好玩的。

现在张牧经过比斗一事,已经是站在风头Lang尖上了,被不少的门派盯上了,都恨不得把他给除去。

问谁会看着其他门派的弟子,以筑基期的修为,就能和金丹期修士抗衡的?

对于这些,张牧自然会考虑到,已经打算回去之后,闭关数年,希望能把这个事情压下来,不然这对日后会是个牵绊。

忽然,张牧想到了一人,如果可以的话,解决这个事情或许还真的不是问题,就是不知道对方到底会不会帮自己了。

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去碰一碰。

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些人也都在张牧的丹药之下,修炼的速度颇为快速,相信不出两年,这些人都能顺利的修炼到筑基期。

这样一来,张牧的势力也不容小视了。

虽然有数千名雪女在后面,但是不到最后的关头,是绝对不能排用的,毕竟那些可都是雪母以及雪儿他们的族氏,怎么能在自己手里毁了呢?

既然雪母这么信任自己,那么自己更应该对得起雪儿,要把这些雪女全都捧起来,这样也算是帮她们,也是帮自己。

不过张牧还有一个想法,只是觉得不好办到,至于办不了,那就只有铲除,不能给自己造成祸根才是。

这一日,张牧带上众人,御剑朝着清风谷的方向飞去。

飞行数日,便来到了清风谷,张牧把他们全都安排在一处隐秘的地方,打算先去坐好一些安排。

这么多人进入门派,可不是小事情。

张牧让刘立他们先忙着,自己便走进了谷内,探听事情。

先是找到孙兴,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已经做好了一些后果,如果孙兴十分反对自己这么做,自己便也不能在清风谷待下去了,不过相信这个根本就不会发生。

结果正如张牧所想,孙兴当时的确是惊讶,可思考片刻,就同意了,这倒让张牧十分意外。

他可不知,孙兴早就看出张牧的不平凡,日后定然有一番大的作为,况且的确想要把他娘亲找到,拥有自己的势力也是必不可少的,自然也就不会拒绝了。

至于赵茜儿更是不用多说,自从经过李修的事情后,张牧和赵茜儿的关系,日益增厚,可以说早就胜过亲姐弟了。

李修说起来,关系也从张牧成为筑基期修士,开始变得些许陌生,可到底也说不上真的不来往,再加上有赵茜儿,自然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最后,张牧便要去探听一下,那个最为主要的人了。

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执法堂堂主周舸。

对于周舸,张牧的确是摸不透,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起初张牧的确是因为,其给自己执法,收到滚刀山的惩罚,心里说不恨是假的。但经过青州阵营中的那件事情后,这才让张牧看清楚,原来周舸也不是不通人情,在外面也会全力帮助自己谷内的弟子。

正说着,张牧也来到了周舸的住所。

问这些事情,自然是要到其住所,不能在执法堂说,毕竟隔墙有耳,马虎不得。

有关系道自己身家性命以及未来发展的事情,张牧更是不敢大意,处处小心,以防有诈。

不过也是处于直觉,对于周舸人品的一种直觉,相信在他不是背后玩阴招的这种人,所以才会来找他。

站在周舸洞府前,拿出传音符丢进阵内,便化作一道火光重进洞内,没了声息。

大概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看到阵法破除,洞门打开,张牧也顺利的走了进去。

张牧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着里面的摆设,的确是没有什么特殊,看来也是一个专心修炼的主。

看一个人是什么品质,就看其家中的摆设,也能了解的差不多了。

像洞内摆设十分奢华,这个人不是很有身份的人,那就是一个不专注修炼,只是享受的主,难成大事。

不多时,张牧就来到了一个洞庭之内,周舸便坐在中间的石桌前,笑看着张牧的到来。

“拜见周师兄。”对于周舸,张牧心中的确充满感激,毕竟的确是帮了自己,不能不谢,这便是他的个性所致。

对他有恩的人如何待他,他也会如何带他,反之一样。

周舸帮了他,他当然不会不记在心上。

“师弟客气了,快请坐。”周舸摆手示意,丝毫没有高人一等的样子,对此,张牧倒是好感突生。

张牧一拱手,这才坐在对面。

“喝茶。”周舸递过茶来,笑道:“师弟恐怕前来看望在下的吧?”

“这个”张牧脸上一红,的确是求人办事,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想请师兄帮我个忙。”

“不是小事吧?”周舸吃吃笑,虽然神情微变,可足以看出其的不凡之处,丝毫不让人抓住他的心思。

“不满师兄,师弟我有一些兄弟,他们如今还没有什么去处,我想让他们进入谷内,你看”

“一些?”周舸道:“如果是一些你自然不用找我,找孙兴师伯也可办到。再者,如果孙师伯都办不到,我一个筑基期修士,又能如何?”

“唬谁呢?”张牧心中暗道。

“师兄太过谦虚了,我既然找师兄你,自然不会来错,相信师兄一定能够有办法。”张牧边说边盯着周舸,想要看出他有什么反应,可惜周舸隐藏的太深了。

“好,我帮了。”不等张牧高兴,就又听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当然,不答应也无妨。”

周舸说的丝毫没有其他的意思,反而就是那种兄弟之间的论说,让张牧十分舒心。

不过越是如此,张牧心中也会更加忌惮,不但不会彻底的信服对方,反而会更加小心,以免被其利用。

“师兄哪里话,既然有事想请,师弟又怎么会不帮呢?”张牧颇为大义凛然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煞有其事。

“如此甚好,至于这件事是什么,我还没想到,日后想到的话,在于你说。”

张牧心中一动,这可不太好,如果说现在说出来是什么事情,或许自己还能舒心一些,可日后,当真是保不齐有什么变动了。

不过,如今事情只能如此,也只好答应了。

随后,告别周舸,张牧顺利的把他们一一收进谷内,安排一些事物。

等到完全收完后,已经是十天后了。

对于这些事情,张牧自然不会亲自去办,更加不会去与他们亲善,以免让谷内他人抓住一些把柄,那可就不好了。

至于周舸为何能有这般权限,那也只能说执法堂的确是个好地方,身为堂主的他,如果不是什么大事,根本就不用听从执法堂一些长老会的意见,他足以办妥。

正是如此,张牧的十几位兄弟,也顺顺利利的进入执法堂,安插在不同的岗位上,也算是终于有了着落。

忙完后,张牧也放心不少,打算趁着魔界修士消停的时间,赶紧冲击修为,尽量在几年之内,把修为修炼到筑基中期,那样实力自然也会大大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