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3章:月圆之夜

月圆之夜,对于常人来说,是一个很美丽的夜晚,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但是对于南明王府的人来说,却是一个最可怕的夜晚,圆月,代表着魔鬼的到来。

天还没全黑,所有的人都快速的把手里的事做完,纷纷的躲回房间里。

此时的南明王府静得可怕,仿佛清风拂过都能让人感觉到它留下的痕迹,以往暗中会有十八奇士守着,还有一些侍卫巡视,但是现在,半个人影都没有,跟一个死城没两样,到『处』都是『阴』森恐怖的气息,虽然没有一点血腥味,但却有浓重的死亡味道。

没人刻意去制造这样一个『阴』森恐怖的坏境,但它却自己形成了。

亥时一过,整个南明王府的灯全部熄灭,即使有月光照射,但却还是无法阻止黑暗的弥漫。因为是山顶,风中明显带着寒气,在黑暗之中,很容易让人有那种『阴』森的感觉。

春暖、夏凉在太『阳』刚下山的时候就已经把晚饭送到北楼,然后急急忙忙的回自己的房间,不再出来。

月听灵『独』自一个人在北楼,有些坐耐不住,真的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安静的待在房里不出来,心里总想着风天泽,很想知道他这个晚上是怎么度过的,更想知道他为什么在月圆之夜会变成血煞魔鬼。

在嫁过来之前,她就打定主意要在十五之前找地方躲起来,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这样的念头,甚至还想去找他。

“奇怪了,我干嘛要去找他,活腻了吗?”

“一定是最近『日』子太好过,脑袋出问题了,睡觉睡觉。”

月听灵强势的压住心里的烦躁,然后躺到『床』上,拉起被子,蒙头睡觉,不让自己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尤其是想风天泽这个人。

只要过了今天晚上就好,好奇心太重会让一个人陷入危险,搞不好还丢了『性』命。再说了,那个冰块脸也没对她有多好,动不动就摔她,她干嘛担心他啊?

对,不管他。

但有些事,你越是不去想,就越是会想,即使她已经用被子把头蒙住,还是无法阻止自己不去想风天泽,搞得心里很烦躁,不管用什么姿势睡觉都平静不下来。

数羊,或许可以好一点。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数着数着……

“啊……”

突然一声撕裂的巨吼声从外面传了进来,声音中带着狂暴,犹如烈火一般,毁灭似的要烧掉一切。

然而仔细的听,用心的听,会听到巨吼声中带着一丝痛苦和挣扎,还有一种无奈和愤恨。

这是南冥王变成血煞魔鬼发出的叫喊声吗?

月听灵原本已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去想风天泽,但听到这个巨吼声,立刻掀开了被子,坐起来,再次仔细的听。

这个声音是他的,她很清楚,她更清楚的是,他现在很痛苦,似乎很需要帮助。

(QuanBeN5)com【全本网】

他为什么会痛苦?

“啊……”

又一次巨吼声传来,这一次更撕狂,更暴怒,还带着强烈的杀气,犹如地狱魔鬼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南明王府里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吼声,胆子大一点的人还可以安静的坐着不动,然而心里却还是在害怕,不敢乱看,胆小的婢『女』纷纷的躲到被窝里,连动都不敢动,担心血煞魔鬼会杀进来。

所有的人都『处』于害怕之中,根本没人能用心的去听这个吼叫声,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声音中除了狂暴之外还暗含着什么?然而月听灵却用心去听了,就因为用心听,所以才不能再安分的呆着,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看了一眼天上明亮的圆月,再看了看四周死亡一般的沉静,虽然有点怕,但却强忍着不让自己躲避起来。

她要弄明白,他为什么怎么痛苦?

“啊……”

又传来了一个巨吼声,而且是从后山的方向传来。

“小风在后山。”

月听灵站在北楼的院子中,看着后山的方向,再仔细听,想起了春暖、夏凉说过,今天晚上南明王府的人都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于是纵身一跃,轻巧的飞上房顶,往后山驶去。

所有的人都躲在房间里不出来,那就没人看见她用轻功咯。

后山,猛虎成群,在夜『色』中蹲守着,似乎在保护什么东西,看到有动静,立刻提高警惕,张开大口。

久久之后,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又蹲守着,静静的呆着不动,即使听到巨吼声也不会害怕,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声音。

“啊……”

剧烈的撕吼声再度响起,就好像是一头老虎,『处』于震怒之中,『欲』杀人。

月听灵站在一棵大树上的顶上,环视着周围的一切,在月光的帮助下,她依稀的看到了四『处』的虎群,每一只都凶狠无比,都有着吃人的气势。

这些老虎是小风养的,所以只会听他一个人的话,但怎么晚了,这些老虎为什么全都跑出来呢,难道是来保护小风的?

“啊……”

突然,一个清晰的巨吼声从山壁那边传来,或许是因为距离近了,她能清楚的听见声音里含着的痛苦,这一次,她还听到了铁链声。

为什么还会有铁链声,难道是她听错了吗?

“啊……”

锵……

这一次的巨吼声,清楚的伴随着铁链声,让她不再怀疑自己听错,而是真的有铁链声,从声音的响度可以判断的出,不是一般的铁链,是很重,很大。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听灵越来越好奇,越来越担心,理智告诉她应该回北楼躲好,不要以身犯险,但是她两条腿却不听话,非要往危险的地方前进,这时已经跃到另外一棵大树上,朝着山壁的方向驶去,看到不远『处』有一块空旷的草坪,于是轻身的飞过去,悄悄的落地。

这一块草坪显得有些奇怪,显然是人工种植出来的。就因为看出是人工种植,所以她才肯定,小风一定在附近。

地面上的老虎还在静静的守着,根本不知道有人已经从它们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月听灵回头看了看远『处』的老虎群,低声的嘲讽道:“老虎虽然凶猛,但却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用。”

刚说完,四周突然飞射出了好多羽箭,都往她身上射,每一支箭都强劲有力,她只能勉强的接住一两支,其他的得靠闪避。

“哇……原来有机关,怪不得。”月听灵敏捷灵巧的闪躲,巧妙的闪过了一次又一次朝她射过来的箭,最后被逼得靠在山壁上,无路可退了,只好用手去接,接一部分,闪一部分。

“太多太多了,快点停下吧,再来我就招架不住了。”

“怎么还有啊?”

没有生命的羽箭根本就听不懂人类的言语,不会因为她的几句话而停止攻势,反而更猛烈的射过来,数量越来越多。

这边的响声不断,惊动了不远『处』的虎群,于是纷纷跑过来,发现有人闯入,立刻对她吼叫,甚至还扑过来攻击她。

“哇,我的妈呀,老虎都来了,完了完了。”

月听灵没办法,要躲箭又要躲老虎,后面又无路可退,只能往上跳,轻巧的跳到垂直的岩壁上,一只脚踩着一块凸出一点的小石壁,两手紧紧的攀着岩壁,就这样挂在上面,有点骑虎难下了。

往上,太高,飞不到顶;往下,全都是老虎,进退两难。

唯一让她庆幸的事,羽箭已经没有了,要不然她现在肯定变成刺猬。

“我还真是没事找事,自作自受,好好的待在屋里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真是后悔跑出来。

可惜后悔没用,她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要不然只能这样攀着到明天等风天泽来救。

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攀到明天?

“啊……”

突然,岩壁上传来一个巨大的怒吼声,嘶吼狂暴,似乎把整个山壁都震动了,可见声音就是从岩壁里面传出来的。

难道小风在岩壁里面?

月听灵趴在岩壁上,仔细的看,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到岩壁里面?

不远『处』,一道岩壁裂缝引起了她的注意,就在这时,又传来了一阵巨吼声,声音就是从岩壁的裂缝里传出来的。

但是从她这个位置根本不可能爬到裂缝那边,距离太大,再加上没有很好的借力物『体』,她的轻功根本就用不上来。

“这还真是在挑战我的能力极限啊!”

“吼……”下面,几只猛虎不断大吼,发出凶狠的叫声。

这个叫声吧月听灵吓了一跳,差点攀不稳的掉下去,等稳住之后,稍微的低下头,跟下面的老虎警告道:“叫什么叫,再叫我就把你们全烤了吃掉?”

不警告还好,警告完之后老虎更凶猛的对她大吼,“吼……”

“闭嘴,听到没有,你……”

话还没说完,半空中突然又有羽箭朝她射过来,吓得她赶紧往下跳,直接掉进了虎群里。

“哇……”

但是才刚站稳,就看到好多老虎朝她扑过来,『情』急之下拿石头乱砸,边砸边闪避,不打蛮劲架,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力气没老虎大。

即便如此,最后还是终究寡不敌众,一只手臂被老虎的爪子抓伤了,疼得她痛声嘶叫,“啊……”

然而老虎把她抓伤之后并没有退开,而是扑上来,对她张开血盆大口,想咬下去。

为了自救,月听灵立刻拔下头上的簪子,狠狠的朝猛虎的身上刺。

老虎因为疼痛,立刻跳开,但是这只跳开了,又扑上来了另外一只,她只好再刺。因为两只老虎被刺伤,所以其他的老虎不敢乱动,似乎在酝酿着一拥而上。

要是虎群真的一拥而上,那她就只有等死的份上了。不行,一定得想办法离开才行,要是被老虎咬死,那死得很不值。

月听灵一只手拿着簪子,警惕的看着虎群,防止它们攻上来,一只手扶着岩壁,吃力的站起来,打算用轻功离去。

突然,扶着岩壁的手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使得岩壁上开了个小门。

门才刚打开,老虎群就一拥而上,扑了过来,想吃了眼前的人。老去但以。

“啊……”

月听灵吓得惊慌大叫,没有多想就跑进了小门。跑进去之后,担心老虎会追来,所以不敢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尽管手臂疼得厉害,也不敢停下,因为太黑,只能走慢点。

就算她手中有武器,恐怕也对付不了一拥而上的虎群,所以为今之计,就是跑。

走着走着,忽然觉得不对劲,于是回头看了看,虽然这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她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没有老虎追着她。

难道老虎不敢进这里吗?umvg。

这里怎么黑,老虎大概是不会追进来的吧?

“好险,差点就成了老虎的口中食了。”月听灵发现再被老虎攻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喘息的坐到地上,想缓一口气,谁知才刚坐下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巨吼声,吓得她赶紧又站起来,带着一颗胆颤的心慢慢的往前走。

她知道再往前走就会遇到血煞魔鬼,但是她没得选择,不得不往前走,因为往后走就肯定会变成老虎口中的食物,必死无疑。

然而往前走,生还的希望也不大啊!

“啊……”

吼声越来越清晰,狂暴炎怒,就连铁链声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还有那种暗着的痛苦,一样被放大。

月听灵鼓起勇气,慢慢的往前走,因为太黑,只能摸着石壁寻路走,走着走着,前方突然有昏暗的烛光,于是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走。

当走到一个阶梯上面时,低头往下一看,眼前的一切让她傻眼了。

阶梯只有几层,下面是一个人工石室,四周的岩壁都磨得很平滑,就连石室的顶端也是平滑的,可见这是一个在岩壁里挖出来的石室。

这里除了有一张石『床』,什么都没有,而且冷得出奇。岩壁的一边有一块裂缝,如果不是因为这块裂缝,只怕此『处』根本不能住人,不然会窒息而亡。

更让人惊讶的是,一块岩壁上坚固的系着四条巨大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是在风天泽的四肢上,将他四肢锁住。

风天泽披头散发,四肢被铁链锁着,而且锁环上布满锋利的箭头,只要他拼死的挣『脱』,箭头就会深深的刺入他的手腕和脚腕中,以此来控制住他的狂『性』大发,铁链更是拉住他,不让他离开这个石室。

然而这样的方式,却会让他受到伤害,此时手腕和脚腕都已经被刺伤,流出了鲜红的血渍。

月听灵的出现,让他比刚才更狂暴,两眼冒出火红的光芒,杀气更强烈,不顾手腕和脚腕上被箭头刺入的痛楚,不断的往前挣『脱』,想冲过去杀人,一边挣『脱』一边大吼,“杀,杀,啊……”

因为受到大铁链的束缚,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挣不开,只能任由自己的手腕脚腕让利箭刺入。

利箭刺得太深,又过于频繁,致使伤口血流不止,仔细的看,还可以看得出来,上面是新伤加旧伤,可见他每个月圆之夜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控制自己。

月听灵看到眼前的一切,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风天泽会这样的对待自己。听到他的吼叫声,吓得颤抖后退,不敢再往前,但也不想离开,心疼的看着下面被锁着的人,好难过,好想救他。

这就是传闻中十五月圆会变成血煞魔鬼的南冥王吗?他是不是担心自己跑出去乱杀人,所以才把自己这样的锁着?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南冥王月圆之夜会胡乱杀人的消息还传得那么厉害呢?

他不是真的冷血无『情』,如果是真的,那就不会把自己锁在这里,而是出去到『处』杀人了。

难怪她刚才听到了铁链声,原来如此,是他身上的铁链发出的声音,从铁链的质地来看,这可不是一般铁打造出来的,而是用玄铁。就因为是玄铁,所以他才没能挣『脱』开。

“我杀了你,我杀……杀……”风天泽两眼发红的瞪着月听灵,浑身全是杀气,仿佛是一个失去控制的魔鬼,此时此刻只想杀人,所以不断的向前冲,努力的挣『脱』铁链。

但不管他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挣『脱』开又沉又重的玄铁锁,而且越挣『脱』,自己越是受苦,因为锁环上的利箭没有任何感『情』,不会因为你疼痛而不刺你,你越挣扎,它们就刺得越深。

即便这样,风天泽还是没有任何痛的感觉,继续狂吼的挣『脱』,“杀,杀,杀……”

连喊了几个杀之后,又撕裂的大吼一声,“啊……”

月听灵看到他这样的伤害自己,心里好难过,好心疼,不希望他这样的伤害自己,于是慢慢的走下阶梯,来到离他有几步远的地方,哀求他,“小风,你别乱动了好不好,只要你不动,锁环上的利箭就不会伤你,等到明天早上,一切都没事了。”

近距离的看他,这才知道,原来变成血煞魔鬼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虽然成为最强的人,但却也是最痛苦的人,看着他发红的双眼,她能感觉到他失控的痛苦。

“小风,你是个很坚强的人,一定能控制住的,对不对?我求求你,不要再这样的伤害自己了,好不好?”

“伤害自己不是解决的办法,你要努力的战胜你心里的那个敌人,只有战胜它,你才会好起来。”

然而她的哀求,一点用都没有,风天泽此时已经是一个失去控制的魔鬼,根本听不懂任何人的言辞,只想杀人,不断努力的挣『脱』,时不时的大吼,“啊……”

虽然只有几步的距离,但这几步之遥,他却始终上不去,只能使劲的往前挤,伸出手双手,想要去掐前面的人。

月听灵虽然很害怕,但是却没有后退,更没有离开,看到他因为向前挣『脱』而被利箭刺伤,很是难过,只好继续哀求他,温柔的安慰他,鼓励他,“小风,你这样子会流血过多的,快点停下来,停下来吧。你一定能行的,你一定能战胜一切的,对不对?”

“我该怎么做才能帮你?真是头大。”

“杀,杀,杀……”风天泽嘴里依然还喊着杀杀杀,但眼珠子却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的红,似乎慢慢的静了下来,不过身上的煞气还是很重,浑身全都是魔鬼的气息。

看到有效,她开心的笑了,继续安慰他,鼓励他,“小风,你很厉害的,我相信你,如果你一个人不行,我陪你一起,一起战胜那个想要控制你的魔鬼,好吗?”

“……”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真的不会。”她大胆的往前走了一步,试图接近他。

“吼……”

然而才走了一步,立刻被他的吼声给吓得退了回来,心里悬得紧,都快揪成一团了,沉重的呼吸着,只好继续跟他说话,“小风,我想陪你一起,让我陪你一起,好吗?”

哄了一句,又往前走一步,这一次,没有被吼回来,所以她大胆的走第二步,但是最后一步,却没敢再走,因为走了这一步,他就可以掐到她了。

“小风,我来了,你,你不要动手哦,好不好?”

“你别动手哦,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的,真的。”

风天泽两眼无神的看着她,像是在疑惑,但又像是看什么新鲜的东西,仿佛是一个没了灵魂的人,两眼虽带着强烈的煞气,但却有一种小孩子般的傻愣。

突然,『体』内一团烈火冲了出来,让他忍受不住,再次嘶吼大叫,“啊……”

月听灵吓了一跳,想赶紧后退,但手臂上的伤这个时候突然刺痛,痛得她只能站着原地,咬紧牙关忍着,用手按住伤口,暂时的止血。

看到血,闻到血腥味,风天泽更狂暴了,使劲的朝月听灵伸出手,想要杀她,两眼只盯着她受伤的手臂,似乎想要喝她的血。

看到他发狂得厉害,手腕和脚腕又因为挣『脱』被利箭刺入,她心里好痛,很不想他再这样的伤害自己,最后忍不住,冲的扑了上去,紧紧的抱着他,哄着他,“小风,我来陪你了,我陪着你好不好,你不要再乱动了?”

“你是南冥王,你是很厉害的人,绝对可以战胜一切的,包括你自己,对吧?”

刚开始风天泽还有些排斥,想推开她。

但是她不放手,使劲的抱着他,心里只想阻止他伤害自己,其余的什么都不多想,更不管自己这样做有多危险。

如果他失控而上杀她,那就是死路一条。

她这是在『赌』吗?

“小风,我把自己的命都『赌』在你身上了,求求你不要让我输,好不好?”月听灵极力的哀求他,突然往他唇上吻了上去。

“……”风天泽原本还想继续挣『脱』,狂暴发怒,更想杀人,然而突然的怀抱,突然的轻吻,让他身『体』里那股乱串的火流一点一点的消失,仿佛被什么吞噬了,致使他像木头一样,呆站着不动,早已经失去的理智,瞬间回来了一点点,使他对此时的『情』况很诧异。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看到他不再像刚才那样的失控狂怒,她感到很高兴,把唇移开,埋首在他的怀里,将他抱得更紧,继续哄着他,“小风,这一次的十五月圆之夜,我陪着你一起度过,你不再是孤『独』的,不再是一个人面对恶魔,不仅是这一次,以后我都会陪着你。”

听了这话,他心里忽然一震,理智还没有完全被自己控制着,但嘴里却僵『硬』的问:“真,真的吗?”

“真的。”她温柔的回答,抱着他不放,因为他的开问感到安慰。既然他开口问她问题了,证明他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只想杀人的血煞魔鬼,他已经战胜了那个控制他的魔鬼。

风天泽不再干『硬』的站着,忽然觉得身『体』有一股软劲,于是慢慢的坐到地上,两手垂放,呆着不动,两眼依然无神,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头,犹如一个死人。

月听灵跟着也坐了下来,但两手却还抱着他,从没放过,用自己的怀抱给他支持,“小风,谢谢你,谢谢相信我。”

他是相信她的,不然也不会乖乖的呆着不动。

他或许真的是一个血煞魔鬼,但却不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魔鬼,他需要别人的帮助,他需要别人真心诚意的『爱』和关心,他需要一个能给他温暖怀抱的人,他需要一切可以对抗魔鬼的力量。

刚才看到他伤害自己,她心如刀割,原本她可以躲在一旁不过来的,这样可以相安无事,但却因为心疼他、想救他,所以她来了。

难道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他了吗?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义无反顾的为他做一切。

就因为喜欢,所以才想帮他,想救他。

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她只知道,她不能看着他受苦受罪,她还想要他呵护她的那种感觉。

月听灵内心充满了矛盾,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上他了,但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表明,她喜欢上他了。

风天泽身上血煞之气正在慢慢的退去,原本冒着红光的双眼,也恢复了黑『色』,整个人平静了很多,但却不发一语,像块石头一样呆坐着不动,也不说话,身『体』僵『硬』至极,甚至还散发着一种『阴』冷的气息。

夜间的山壁,『阴』寒至极,又位于山顶之巅,寒气更重,四周的石壁像冰块一样的冷,不断对外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俨然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无形的冰库。

月听灵穿得有些单薄,再加上手臂受了伤,此时浑身发冷,只能紧紧的抱着风天泽取暖,但似乎作用不大,因为他浑身都是冷的,不能给她任何的温暖。

手臂上的伤此时已经结成血块,连衣服都粘进去了,只要轻轻一动,就会扯疼伤口,痛得她直邹眉头。

为了不让自己那么疼,也为了让风天泽不再那么痛苦,她只好抱着他不动,一来可以帮他,二来可以不用扯动手臂上的伤口。

但因为不动,身『体』越来越冷,冷得她开始『迷』糊发晕,最后挺不住,直接抱着她晕睡了过去。

月圆之夜还没过,风天泽两眼还是无神,依然呆坐着不动。但这已经是奇迹了,他没有再狂暴发怒的杀人,没有再拼死的挣『脱』铁链,真的是奇迹了。

十五年来,每次月圆的时候他都无法控制自己,即便是有玄铁链锁着,他依然还狂怒失控的想要杀人,直到第二天早上,圆月消失之后,他才会恢复神智。

然而现在,他却已经恢复了一点理智,不再失控,即使不能让自己像平常一样,但却也不至于再失控的狂暴想杀人。

为什么?

因为她吗?

夜,还是那么的寂静,月亮,还是那么的圆,但这一次的月圆之夜,却少了半个血煞魔鬼。

一个『阴』冷的石壁室里,一个男人僵『硬』的坐着,一个『女』人紧紧的抱着他,一动不动,直至天明。

清晨,月亮刚落下,第一缕霞光温暖的照射到大地的时候,风天泽立刻惊醒过来,此时的他,完全的是自己,不再受外力控制。

当看到紧抱着他的『女』人时,眼里闪过了一抹吃惊和疑惑,表『情』僵凝着,直直的盯着她,在大脑中慢慢的拼凑记忆,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幕一幕。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抱着他,他为什么会让她抱?

当记忆一点一点的拼出来之后,他僵凝的表『情』立刻消失,转而变成了『激』动且温柔,浑身有一股奇异的暖流在串,那是一种不再孤『独』的感觉,轻轻的抬起手,想一同抱着她,可是刚碰到她的身『体』,一股冷意瞬间传入他的手中,吓得他慌张不已,赶紧把她从他怀里轻推开,着急的叫喊,“灵儿,灵儿……”

看到她苍白如纸的脸,没了昔『日』的红润,那双水灵灵、传神的眼睛紧紧闭着,让他感到害怕。

难道他昨天失手杀了她吗?

风天泽脑海中一点这个记忆都没有,就因为没有这个记忆,所以他才更怕,视线不经意的落到她的手臂上,干涸的血渍让他心里揪成了一团,抱着她拼命大喊,“灵儿,灵儿……”

文文上架咯,求各种支持,(*^__^*)嘻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