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5章:不是做梦

月听灵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依然感觉浑身无力,手臂上的伤没那么痛了,身『体』也没感觉到冷,但已经饿得饥肠辘辘。

睁开眼睛,陌生的环境让她有点疑惑,提着沉重的身子,吃力的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去,不过却没有在意太多,以为是婢『女』更换的,于是下了『床』,才刚走一步,就听到有人大喊。

一个婢『女』端着『药』走进来,看到里面的人醒了,立刻对外面大喊:“王妃醒了,王妃醒了。”

“……”

这时,又一个婢『女』跑了进来,也一样的看到屋里的人醒了,也跟着大喊:“王妃醒了,你先照顾王妃,我立刻去通知王爷。”

“好,去吧。”

“……”

月听灵现在是一头雾水,用手挠了一下自己的头,心里的疑惑更大了,根本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

她最后的记忆是在一个石壁室里,好像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在梦里,风天泽温柔似水的抱着她,笑得很『迷』人,还答应了她很多很多的事,更叫她‘灵儿’,她想伸出手去摸他的脸,后来的梦似乎没了。

如今她已经从梦中醒来,回到现实的世界中,但却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

谁来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王妃,您身子还虚着,快点躺下吧。”婢『女』将『药』暂时放到桌子上,然后走过来扶着她,想让她到『床』上去躺着。

“我没事,不用躺着了,你,你是谁啊?”月听灵站着不动,两眼只盯着婢『女』看,对她感到很陌生。

不仅是她,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婢『女』她也不认得。

“奴婢是东楼的婢『女』,唤彩荷。王妃,您还是……”

彩荷正想劝月听灵回到『床』上躺下,然而正在这时,风天泽快步的走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话,“身子还没好,怎么起来了,快点躺回去。”

“啊……”月听灵一看到风天泽,傻了,尤其是听到他那种带着温柔和关心的话语,更是震惊。

这不是在梦里才有的『情』节吗,怎么跑到现实中来了,难道她现在还在做梦?

看来八成是在做梦。

他看到她傻站着不动,干脆走到她身边,将她横抱起,轻轻的放回到『床』上。

“啊……”她惊讶的低喃,只是坐在『床』上,没有躺下来,两只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脑袋里全都是问号。为了弄清楚自己在是不是在做梦,于是用手去敲自己的脑袋,然而偏不巧的用了那只受伤的手臂,结果头是敲疼了,同样的也把手臂弄疼,“啊……”

“你为什么打自己啊?傻瓜,手臂上有伤,难道你忘了吗?”看到她用受伤的手臂打自己,他忽然觉得心疼,立刻拉住她的手,不让她再乱来。

“我,我想弄清楚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她带着一点傻气,很直接的回答,然后又自言自语,“会疼的,那么说明我现在不是在做梦,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Www.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她真的看到了温柔似水的南冥王,天啊,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来人啊,马上去把百草居士叫来,快点。”风天泽听到她这些话语,担心她是脑子出什么『毛』病了,于是命人立刻去把百草居士叫来。

她昏『迷』了一天一夜,他担心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等到她醒来了,没想到是她不正常的样子,他能不担心吗?

“百草居士是谁啊?”月听灵疑惑的问,刚才的问号还没解决,现在又来一个,弄得她的小宇宙似乎要爆开了。

“百草居士只是一个称号,你就把他当成是个大夫吧。”他耐心的解释,脸上带着很清淡的笑容,暗含着无限的宠意,浑身虽然还冷冰冰的,但和以前相比,真的变化很大。

他的笑、他的宠,让她更吃惊,傻傻的看着他,眼睛睁得更加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现在不是在做梦,所以一切都是真的,现在的他,对她来说有全都是『诱』惑。

突然,胃部传来一股痛意,痛得她直邹眉头,一只手捂着肚子,发出轻吟的痛叫声,“恩……”

看到她邹起了眉头,极其痛苦的样子,他快速的坐到『床』边,将她搂入怀中,担忧的问:“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痛成这样。”

“没事,老『毛』病了,忍忍就好,不碍事的。”她死死的忍住,等疼痛缓解一点之后才跟他解释。

“什么老『毛』病?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老『毛』病?”他追根究底的问。

“胃疾,只要饿过头或者不正常饮食都会痛的。”

风天泽一听,整张脸都拉沉了下来,严肃的命令旁边的婢『女』,“马上去厨房准备吃的。”

难怪她肚子一饿就囔囔的要吃的,原来是有胃疾。

“是。”彩荷立刻离去,到厨房去准备吃的。

“你,你不自称‘本王’了啊?”突然想到他刚才以‘我’字自称,月听灵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很惊讶。

他在她面前一直都是自称‘本王’,怎么一觉醒来之后变天了呢,难道她之前做的那个梦是真的吗?

感觉不像是真的。

“我答应过你,以后不在你面前自称‘本王’,难道你忘了吗?”他柔和的笑了笑,全然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是一样那个冷漠无『情』的南冥王。

也只有面对她的时候,他才能这样的柔『情』吧,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从石壁事回来之后,只要看着她,他都冷漠不起来了,想到她在石壁室里说的每一句,他就深深的感动着。

“啊,这,这是真的吗??”她还是不怎么相信。

“不仅是自称这件事,我还答应你,以后都叫你灵儿,不会不理你,记得吗?”

“这个不是我做的梦吗?”

“不是做梦,是真的,我的确是答应了你这些事。”

“啊……”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是真的,冷血无『情』的南冥王,居然对她温柔无比,这太不可思议了。

月听灵抬起头,呆然的看着下命令的人,疑问道:“你突然对我怎么好,有什么目的?”

风天泽冷眼的看着她,态度稍微冷漠了点,同样的疑问道:“那你突然闯到石壁室里,抱着我不动,又有什么目的?”

两个人,彼此之间突然产生了一道防线,原本刚拉近的距离又推远了,让两个人的心『情』都沉重了起来。

“灵儿,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到石壁室里的吗?”他带着一点严肃,委婉一点的想从她嘴里套出一切。

他希望她对他坦白一切,就算她靠近他是别有目的,他还是希望她能说出来。只要她愿意站在他这一边,他一定不会杀她,甚至会好好的待她。

她想了想,然后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抱怨道:“你还说呢,我差点就被你养的老虎给吃掉了,就算没被吃掉,也会被你弄的那些箭射成刺猬。如果不是我运气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中了机关,让石壁上开了个门,跑到里面去,我早就被箭射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就直发『毛』,吓死我了。”

“不可能,你根本不可能躲过虎群跑到石壁前,只要你没到石壁前面就不会踩到箭阵。灵儿,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任何事我都可以原谅你,就算你是魔教的人,我也可以原谅你。”

就算她潜入到他的身边是为了杀他,他也可以原谅她。

“搞了半天,原来你怀疑我是魔教的人,没想到你居然怀疑我是魔教的人?”她开始有点生气了,因为他的怀疑而生气。

她对他那么好,他还怀疑她,混蛋。什么温柔、什么宠意,全都是假的。

“一般人是不可能躲过虎群和箭阵,除非轻功很好的人,否则必死无疑。如果不是你运气好,误打误撞打开了机关,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恐怕连骨头都不剩,我从来不会放过魔教任何一个人,但你除外。”

“风天泽,你说话讲点良心好不好?如果我真的要杀你,如果我真的是魔教的人,在石壁室里我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你,犯不着和你耗到现在吧?你变成血煞魔鬼的时候,有谁敢靠近你吗?我要是魔教的人,才不会那么笨呢,跑你面前去送死。”

“你在找天魔剑,找不到,不会杀我,对不对?灵儿,我在给你机会,就算你真的是来找天魔剑,我也可以原谅你,只要你坦诚。”

她要的是他的坦诚,其余的什么都不要。

灵儿,坦诚吧,我可以原谅你的一切。风天泽在心里呐喊,不想这个能陪他度过『独』孤的人相距太远,他希望和她靠近,希望孤『独』的世界里有她。

然而似乎这是一个奢望。

“真是越说越离谱,本小姐对你那把烂剑没兴趣。好,既然不相信我,那你大可以把我给杀了,你杀啊,杀啊!”月听灵把脖子伸出来,让他杀。

“我不会杀你,你是第一个从血煞魔鬼手中生还的人,所以我不会杀你。但我可以把你困在南明王府一辈子,这一辈子你都别想下山,我们就这样耗一辈子吧。”他没有动手,站了起来,背对着她,态度和语气恢复了原来的冷漠,但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带着浓重的煞气,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无奈和哀求,但这点无奈和哀求没人能察觉得到,连她也不能。

“风天泽,你简直就是个大混蛋,我说了我不是魔教的人,你耳聋了吗?”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气得她胃更疼了。

她因为胃疼,已经无法坐直,用手捂着肚子,靠在『床』上痛苦的呻吟,“恩……”

他听到了她的痛吟声,心里很担忧,想回头看看她,但是理智却让他压制住了一切,然后往门口走去,边走边威严的下命令,“好好照顾王妃,以后她就住这里。”

“是。”

门外,侍卫和婢『女』齐声回答。

风天泽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月听灵一个人,清冷哀伤的感觉走边她的全身,让她有心里有种酸酸的味道,好想哭。

其实她对他一点恶意都没有,其实她是有点喜欢他的,其实她很想他留在她身边。

其实……其实还有很多,但再多的其实有什么用,他已经走了,生气的走了。

月听灵缩起身子,两手抱着自己的膝盖,『独』自伤心,连眼泪掉下来都不知道。

百草居士走了进来,礼貌且温和的说道:“王妃,请把手伸出来,让属下给您把把脉吧。”

“我很好,我没事,不用把脉。”月听灵无神的回了一句,坐着不动,继续把自己关在伤心的世界里,眼泪还在继续冒。

她一直都很坚强,从来不轻易哭泣,可是现在,只因风天泽的怀疑和离去而落泪,太逊了。

她应该生气才对,为什么还哭?

百草居士知道她在哭,于是端正的坐了下来,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好好跟她聊,“王妃,能跟属下说说怎么了吗?”

“跟你说有用吗,你们都那么怕南冥王,跟你说一点用都没有,说了等于白说。”她带着一点小孩子气,『赌』气道。

整个南明王府的人,大概只有她不怎么怕南冥王吧,其他人都怕得要死。

“就算是没用,就当倾诉也好,对吧,心里有事说出来,会舒服点,而且您身『体』还虚着,这样伤心会影响身『体』康复的。”

听到如此慈祥的声音,月听灵终于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人,发现在一个中年男子,胡子长长的,因为他温和、与世无争的气质,让她有一种愿意跟他靠近的感觉,所以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了他,“那个风天泽简直就是混蛋嘛,我因为他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他居然怀疑我是什么魔教的人,还想要把我关在南明王府一辈子,你说气不气人?我现在是气得胃疼。”

其实心更疼。

“那王妃可不可以告诉属下,您是不是魔教的人?”百草居士耐心的问。

“不是。如果我月听灵是魔教的人,那我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那您有没有想过要害王爷,或者做什么不利于他的事,又或者想从他身上拿到什么东西?”

“没有。如果我月听灵有半点想害风天泽的心思,或者有想做对他不利的事,想拿他的东西,那我就一头撞死。”

“……”

听了如此严重的誓言,百草居士点头的微笑,用手摸着自己的胡子,肯定道:“属下非常肯定王妃您不是魔教的人,也不会做对王爷不利的事,对王爷一点企图都没有。如果真说有什么企图,那就只是图他的心,您喜欢王爷,对吧?”

月听灵有些诧异,疑惑的看着他,“只是几个『毒』誓你就相信我啦,你会不会太容易相信人了?还有,谁说我喜欢他了,我不喜欢他。”

她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冰块脸?

“属下不是因为您的誓言就相信您,而是从您的眼神里看到了赤诚。您的眼神清澈无杂,纯净如水,可见长期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心底没有藏着任何害人的事,所以属下肯定,您不会做对王爷不利的事。至于您是不是真的喜欢王爷,您心里很清楚吧。”

“哇,你还牛哦,这都能看得出来,简直就像是读心术。百草居士,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教教我,好不好?”

“这不是什么读心术,只是观察入微罢了。王妃,请把手伸出来,让属下给您把把脉吧。”

月听灵不再抗拒,伸出手,让他把脉,但嘴里还说继续哀叹:“你相信我有什么用,小风又不相信我。冲过虎群就一定是轻功很好的人才可以吗,靠脑子也可以办到的吧。如果我真的能冲过了虎群,就不会被抓伤了。”

能气里天。“那就让时间去证明一切吧,两个人相『处』久了,相互了解了彼此,王爷一定会相信您的。”

“也对哦。”在这件事上她的确是隐瞒了风天泽,只因她曾经答应过师父,不能告诉任何人自己会武功的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武功。

她欺瞒了小风,他会生气是正常的,她没理由生他的气才对。

“百草先生,我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过分了,一会你如果遇到小风的话,麻烦替我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好不好?”

“王妃为何想跟王爷致歉呢?”百草居士一边把脉一边询问。

“只是想到我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所以想跟他道歉,但是我已经把他气走了,想必近段时间他不会来找我,所以只能拖你帮我带话。人嘛,有时候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想,其实很多误会都可以解除。小风怀疑我对他另有企图,那很很正常,没人会相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在猛虎群和乱箭中生还,连我自己都不信,更别说是小风。”

看来以后还是少用武功的好。

不过她也很清楚,两个人如果朝夕相『处』,不可能有什么秘密可以隐瞒一辈子。

“王妃果然是善解人意,很少人能像您这样去想问题。您放心,属下一定会把话带给王爷。”百草居士将手收回来,然后解说她的病『情』,“王妃患有胃疾,俱寒,忌冷食,需按时用膳,否则会有胃痛之症。您这一次手臂受了伤,又没有正常进食,所以才导致胃痛,一会属下给您开一些暖胃的『药』,调和一下。”

“不用那么麻烦,只是胃病而已,不是什么大『毛』病,而且我的胃又不是经常痛,只有饿过头了才会痛。百草叔叔,谢谢你。”月听灵不以为然,根本没把这点小病痛放在身上。

和百草居士谈谈之后,忽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一点都不生气了,这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王妃刚才唤属下百草先生,属下就有点受宠若惊了,如今您又唤属下百草叔叔,真是折煞属下了。”umvg。

“听你说话真别扭,就不能直爽一点吗?什么属下长属下短的,你说得不累,我听得都累。不管,反正我以后就叫你百草叔叔。”

她有时候真受不了古人的迂腐,规矩特别多。

“如果属下也有一个像您这样的『女』儿,那就好了,不仅嘴巴甜,人又善良,而且还懂得哄人,简直就是块活宝。”百草居士因为月听灵的友善,于是也将规矩稍微的放下,和她说了一点平常话。

“百草叔叔,按照你这年纪也应该成家了吧,既然你喜欢,不如叫你妻子给你生个『女』儿,岂不是很好?”

“属下还没娶妻呢!”

“啊,还没娶啊,是找不到喜欢的,还是没人嫁给你?需不需要我帮帮你。”

“呃……”百草居士有点招架不住了,赶紧收拾东西走人,“王妃,您多休息吧,一会属下让婢『女』煎好『药』送来给您。”

扯来扯去,居然扯到他身上了,还是走为上策。

“哎……百草叔叔,你还没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呢?”月听灵不放过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喊。

可惜没用,人已经走远,活像是逃命似的。

“哦……一定是害羞咯,百草叔叔,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物『色』适合你的对象,努力帮你解『脱』光棍。”

“……”

站在窗外的风天泽,将屋里所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同样的把月听灵说的话听得一字不露,原本满是怒火的心慢慢的熄灭,尤其是听到她最后一句自言自语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傻『女』人,居然想当红娘给百草牵线,真是好笑。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可『爱』之『处』才让人欣赏。

听了她刚才和百草的谈话,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慢慢的不怎么怀疑她的身份了,甚至相信她对他毫无企图。就因为不再怀疑,所以他怒火才消失。

或许真的如她所说,一切都是运气好吧,如果她真的懂武功,又岂会让老虎抓伤呢?看来是他太多虑了。

风天泽不断在心里安抚自己,不让自己再去怀疑月听灵,努力的让自己去相信她。

也罢,就如百草所说,一切让时间来证明。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