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6章:沦陷很深

月听灵在东楼里养了两天的伤,经过『精』心的照料,病『情』很快就好转,手臂上的伤也在慢慢的愈合,虽然还有点微痛,但对她来说没什么,让她觉得难受的反而是那个风天泽,两天都没来看过她,过分。

彩荷端着『药』走了进来,递到正在梳妆打扮的月听灵面前,恭敬道:“王妃,您的『药』煎好了,趁热喝了吧。”

“我的病已经好了,不需要喝『药』了吧?这『药』不是一般的苦,喝了它我的嘴要苦上一天呢!”月听灵看着那碗苦得掉渣的『药』,立刻退避三舍。

之前因为生病的关系,没办法,不能不喝,但是现在病好了,她可不愿意再让这种苦东西进她的肚子里,免得活受罪。

“王妃,百草居士给您开了三天的『药』,现在还剩下一天,除掉这碗,晚上还有一碗就没了,您还是喝了吧,这样对您的身『体』好。”

“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再喝『药』了,剩下的那一贴你晚上别煎了吧。我在屋里闷了两天,想出去透透气,拜拜。”月听灵说走就走,轻巧的饶开彩荷,然后跑了出去,根本不打算喝她手中那碗『药』。

休息了两天,总算是有『精』神出来晒太『阳』了。与其说是出来晒太『阳』,倒不如说是想去找风天泽,两天没见到他,她心里有点郁闷,就好像是有一堵气,卡在心口,浑身难受。

彩荷没办法,只好端着『药』,在后面追,“王妃,您身子还没好,不可以见风的,不然会让病『情』加重的。王妃,赶紧把『药』喝了吧。”

可是追着追着,却把人给追丢了,只好着急的乱找,“王妃,您在哪呀,赶紧出来把『药』给喝了吧。”

要是王妃身『体』有个什么万一,王爷怪罪下来,她这脑袋就难保啊!

月听灵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看到彩荷往别的方向走了,于是慢慢的走出来,发现四周无人,于是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不想和彩荷打照面,继续去找风天泽。

她要找到他,好好跟他说声对不起,他应该会原谅她的吧?

不管他原不原谅她,这声对不起还是应该说的,虽然她已经拖了百草叔叔带话,但自己当面说和别人带话的效果是大大的不同。而要只都。

这时,百草居士一脸哀愁的走过来,月听灵眼尖的看到了他,于是小跑上去,俏皮的打招呼,“百草叔叔,早上好啊!”

“属下叩见王妃。”百草居士一见到月听灵,即刻下跪行礼,不敢有半点不敬。

月听灵很无语,于是把他当长辈一样的扶起来,清婉的说道:“百草叔叔,以后看到我不用下跪行礼了,我给你一个特权,礼仪一切皆免。”

“王妃,这于礼不合,折煞属下了。”百草居士赶紧把手抽回来,微微鞠躬,保持着恭敬的礼数。

“这礼数是人定的,那也应该是由人改的,从今天开始,『私』底下你见到我还要行礼的话,我就剪掉你一半的胡子。”月听灵用手指当剪刀,顽皮的去剪百草居士的胡子,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小孩子气的可『爱』,但话语中却含着认真的威力。

QUAbEn5.COm,【全‘本’网。COM】

她不是在开玩笑。

百草居士有点为难,一手提着『药』箱,一手护着自己的胡子,还真担心被剪掉了,没办法,只好哀求道:“王妃,您就饶了属下吧。”

“百草叔叔,我只是说『私』底下而已,当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一切礼数皆可免去,不过在众人面前,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古人都很讲究礼数,如果礼数不对,轻则被罚,重则小命不保,这一点她很清楚,所以不会太为难百草居士。

“谢谢王妃。”百草居士想了想,释然一笑,答应了下来。这个王妃真是与众不同,难怪王爷会对她不一般,跟她相『处』,总有一种亲切感,她会给你带来无限的快乐。umvg。

“百草叔叔,大清早的,你拿着『药』箱去给谁看病呢?”月听灵看着他手中的『药』箱,疑惑的问。

“属下是去给王爷换『药』,只可惜王爷就是不愿意换,他手腕和脚腕上的伤口都脓化了,再不好好『处』理,只怕会伤到筋脉,哎……”说到这件事,百草居士一脸的担忧和无奈,只能叹气。

南冥王的脾气古怪,只要是他不想做的事,谁都逼不了他。

“什么,这个小风,都什么时候了还耍酷,伤都怎么重,居然还不乖乖的上『药』,他在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吗?”

她记得他的手腕和脚腕都比利箭所伤,而且伤得不是一般的重,当时她就是不忍心看到他伤害自己的手腕和脚腕,所以才冲过去抱着他,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的不『爱』惜自己。

“属下已经劝过王爷很多次了,但是都没用,属下也不敢多说,更不敢威逼王爷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所以只好把『药』给拿了回来。”

“百草叔叔,把『药』给我吧,我一定会让你们那个『爱』耍酷的王爷乖乖上『药』。”

“那就有劳王妃了。这是治疗王爷手腕和脚腕的伤『药』,您只要把伤口清理干净,然后把『药』涂上去,再用带子包扎好就行,每天必须要换一次『药』,这样伤口才好得快。王爷此时在前面的院子里练武,您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可以看到他了。”百草居士将伤『药』从『药』箱里拿出来,随便连绷带也给她。

“行,『交』给我吧,那我先走咯,拜拜。”月听灵一只手将绷带和伤『药』拿过来,一只手挥手道别,然后小跑的走人。

“拜拜?拜拜是什么?”百草居士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字眼,自言自语了一番,想问清楚,但人已经走远,他没得问了,只好离开。

风天泽像往常一样,一早就起来练武,根本不管手上和脚上的伤。在别人眼里,他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在勤加练武,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没心思练武,满脑子想着月听灵。

这两天,他每天夜里都会去看她,要不然就会睡不着。

原以为可以把她从心底抹去,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而且是越抹越深,她已经在他的心里生了根,拔都拔不去。

他是冷血无『情』的血煞魔鬼,不可能会对任何一个人动心,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啊……”风天泽越想越烦乱,最后忍不住,撕裂狂吼,拿起一旁的剑乱砍,将旁边的花栽看得乱七八糟,很多正在盛开的花朵被他砍得面目全非,连花枝都被砍断了,而且很用劲,每砍一剑都会拉动手腕上的伤。

月听灵来到现场的时候,发现他这样的伤害自己,想都没想,直接跑上去阻止他,拉住他手中的剑,劝说道:“小风,你别这样好不好?”

“放开……”他心里太乱,此时『处』于狂怒状态,有点像是血煞魔鬼,眼里隐隐约约冒着红光,一时之间没能认出是谁来阻止他,所以用力的把她给甩开。

“啊……”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开,重重的摔到地上,浑身痛得厉害,而且还撞到了手臂上的伤,痛得直邹眉头,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然而将她甩开之后,他立刻停下了狂怒,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叫醒了,赶紧转身过来,看到地上躺着的人,吓得心慌意乱,丢掉手中的剑,跑过来将她扶起,搂在怀中,担忧而着急的问:“灵儿,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伤着了?”

话才刚说完,就看到她手臂上的衣服渗出了鲜红的血渍,伤口明显裂开了。

他很是自责,心里懊恼万分,从来不轻易说对不起的他,这一刻忍不住的说出来了,“灵儿,对不起,我伤着你了。”

“没,没事……”她忍住手臂上的痛,就算再疼,也要说没事,不希望他过于自责。

然而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心疼,于是将她横抱起,往厅里走去,边走边严肃的下命令,“去把百草居士叫来。”

“是。”一个侍卫从暗『处』走了出来,接下命令,立刻前去请百草居士。

风天泽把怀里的人抱进大厅,将她放到椅子上,然后看着她还在流血的手臂,再看到她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心就像是被针刺了一样痛。

她是那么的娇柔,一点小伤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痛苦,他像将她保护得好好的,好到她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月听灵忍了一会,觉得没那么痛了,然后勉强的挤出微笑,装出一副淘气的样子,安慰他,“小风,你别绷着一张脸好不好?我比较喜欢看到你笑,你放心吧,只是一点小伤,一会就没事了,而且我也不是那么的脆弱,这点小痛还能忍得住。”

“痛得脸都白了,还说没事?我刚才是不是太用力了,摔得你很疼?”他伸出手,想去触她的脸,但手准备要碰到她的脸时,却僵住了,没有再往前,而是收了回来。

他已经沦陷得很深,继续沦陷下去,只怕就是毁灭了。

他该怎么办才好,想放手去『爱』护她,但又惧怕毁灭,这种矛盾的感觉,这的很难受。

亲们,依依要冲新书榜哟,亲们有月票的月初就投来吧,求月票,(*^__^*)嘻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