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7章:不再抗拒

没多久,百草居士赶来了,看到月听灵手臂上的衣服透着血渍,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王爷,王妃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裂开,只怕要重新上『药』包扎,不然容易感染,以至于发炎。”

没等风天泽回应怎么做,彩荷却慌急的走了进来,带着惧意,颤抖道:“奴婢叩见王爷。王爷,王妃今天还未服『药』,奴婢寻了她许久才寻到这里。”

“……”风天泽眉宇间的怒气瞬间冒了出来,直邹眉头,一脸的紧绷,冷言的质问:“为什么不喝『药』?”

他时时刻刻担心她的身『体』,她却不喝『药』,真是气死他了。

“那你为什么不上『药』?”月听灵理直气壮的反问,此时手臂已经没那么痛,有力气跟他争辩。

“本……我又没有受伤,上什么『药』?”他差点以‘本王’自称,不过后来还是打住了,及时改口。

她暗自偷笑,但却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而是先说重点,“你怎么没受伤,别以为你的袖子和裤子把伤口盖住了我就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心里很清楚。”

“那是小伤,不碍事。”

“这也叫小伤吗?都已经化脓了,还叫小伤,那在你眼里,什么才是大伤?”她趁他不注意,将他一边的袖子给拉了起来,让他那些已经化脓的伤口展露出来,严厉的质问。

看到他手腕上那些化脓的伤口,她心疼不已,忍不住往他的手腕上吹了吹气,温柔道:“一定很痛吧。”

“不痛。”他强『硬』的把手给收回来,不让她再看,心里乱成一团。

她刚才往他手腕上吹气的时候,那种冰冰凉凉又带着一点暖暖的感觉,差点把他征服了。

她真的有征服他的本事。

“就『爱』逞强,手腕都烂成这样了,还说不痛?别以为自己是个男人,受伤了说不痛就是真男人,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都是笨蛋。”她气鼓鼓的瞪着他,再次拉起他的手,查看他的伤口,然后吩咐一旁的彩荷,“彩荷,马上去打一盆清水来。”

“这……王妃,您,您的『药』……”彩荷有点不知所措,想去打水,但是又碍于手中的『药』,很为难。

如果王妃不把『药』给喝了,那就是她失职。在南明王府,失职之人,必定受到『处』罚。

“我的病已经好了,不需要喝『药』,你把『药』倒掉吧,顺便打一盆清水来。”月听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根本没打算喝那碗『药』。

她是无所谓,但有的人却很在意。

风天泽看到她不愿意喝『药』,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于是严厉的下命令,“你必须把『药』给喝了,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裂开,必须及时『处』理。”

“小风,你今天要是不乖乖的把手腕和脚腕上的伤口『处』理好,上『药』包扎,我就不喝『药』,也不『处』理我手臂上的伤,这样我们就可以同甘共苦了,你的伤口化脓,那我也让我是伤口化脓,你觉得怎么样啊?”她一脸的俏皮,带着一点邪笑,像是在威胁他,但话语中又暗含着浓烈的关心。

quANbEn5.com全,本网

他呆然的看着她,感动了,茫然了,沦陷了,想逃避,但却又想把视线锁在她身上不动,他就好像中了很深的剧『毒』,无『药』可救,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对他的关『爱』,那是一种出自内心的关『爱』。

看到他呆呆的不动,她轻柔一笑,再一次命令彩荷,“彩荷,你先把『药』搁着吧,先去打水来,我要帮王爷『处』理伤口,去吧。”umvg。

“好,奴婢马上去。”彩荷想了想,决定听王妃的,于是将『药』搁放在桌子上,快速的去打水。

看得出来,王爷似乎已经对王妃妥协了,所以她自然听王妃的。

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让王爷妥协,真的是奇迹。也气到在。

风天泽没有说半句话,依然呆呆的看着她,视线始终没有移动过,久久之后,忍不住的伸出手,轻触着她的脸,感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月听灵对他绽放出一个如花一般的笑容,甜甜的回答道:“我心甘『情』愿,从今天开始,我月听灵要跟你风天泽同甘共苦,不求你有福跟我同享,但是有难我必定跟你同当。”

“你这是什么道理?”他诧然至极,她的这番言语让他感动到了心底,到了无可自拔的地步。

她不求跟他有福同享,却愿意跟他有难同当,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他一点都不相信,但是出自她之口,他却毫无理由的相信她,至于是何原因,他不知道。

“你别管这是什么道理,反正我就是想怎么做。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也知道你心里对我还有所怀疑,但我不生气,更不怪你。你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做的事也不简单,凡事多留点心眼,那是很正常的事,我没有理由生气,所以我现在不求有福能和你同享,但是有难我必定和你同当,这一点,你阻止不了,因为是我说了算。”她更为强势的说出心中的话,只为能让他更相信她一点。

他们还需要经历更多的事来增加彼此之间的信任,所以她要有点耐心,慢慢的等他。

“你不觉得这样很傻吗?”他心里满是『激』动,手忍不住又想去触她的脸,但这一次却没有勇气再去碰她,因为那颗烦乱的心更乱了。

为什么她能给他那么多的震撼,震得他心里那厚厚的冰层都要裂开了?

“傻就傻吧,傻一点未尝不好?人太聪明了会活得很累,傻人也会有傻福的。”

其实她是真心的愿意和他同甘共苦,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为她喜欢有他在身边的感觉。

这时,彩荷端着清水走了进来,恭敬道:“王妃,水来了。”

月听灵站了起来,拉着风天泽坐下,然后将他的袖子挽起来,打算帮他『处』理伤口。

风天泽不愿意,把手给收了回来,冷漠道:“先『处』理你的伤口。”

冷漠中暗含着柔『情』,任谁都听得出来。

“先『处』理你的伤口。”她不愿意,将他手拉回来,加重力道,不让他再收回来,然后蹲下身子,拿起『毛』巾,一点一点的给他清理伤口,生怕弄疼他,所以特别的小心,时不时的用嘴吹。

百草居士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是非常的相信月听灵,同样也看出了王爷对她的喜欢,但有些话不好说,只能埋在心里。

王爷能遇到这样一个『爱』他的『女』人,已经是老天的恩赐了,希望他能好好珍惜。

彩荷在一旁更换『毛』巾,还有递『药』和绷带,心里有了这样一种『硬』『性』的念头,从今天开始,王妃的一切就代表王爷的一切。

风天泽坐着不动,两眼看着为他清理、包扎伤口的『女』人,她的细心、她的轻柔、她的怡然,深深的吸引了他。

这样的她,叫他还怎么抗拒?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如此的关心过他,他这辈子也没有想过,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谁知老天爷却把她给送来了,是天意,还是人为呢?

是天意也好,人为也罢,在没有确定她是魔教的人之前,就当她是个简单的人吧,好好享受这种只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的幸福感觉。

风天泽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再抗拒,欣然的面对心里此时此刻所想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温和的笑容。

百草居士眼尖的看到了这个笑容,同样的也笑了,开心的笑了。看来王爷已经决定接受王妃,这是好事,只希望王妃不是另有所图才好。

“好了,这样你的伤口才会好得快。你这是新伤加旧伤,足以证明你以前都不『爱』惜自己。不过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会盯着你,你要是不乖乖上『药』,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月听灵蹲了很久,一点点的为风天泽『处』理伤口,上『药』包扎好,弄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然后可『爱』的警告他,接着就站起来。

但才刚站直,头部一阵眩晕,半点预兆都没有,眼睛一闭,整个人倒了下去。

“灵儿……”风天泽看到她倒了下来,即刻起身,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抱入怀中,没让她摔着,然后大声的叫喊,“灵儿……灵儿……”

不管他怎么叫,怀里的人始终都没有睁开眼睛。

百草居士赶紧给她把脉,沉重道:“王妃身『体』还没痊愈,又不按时喝『药』,刚才蹲得太久,导致了气血不顺,所以才会晕倒,必须赶紧医治,否则『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那你等什么,还不赶紧救她?”风天泽太心急,直接大吼的命令百草居士。

“王爷,您还是先把王妃送回房里吧,这样比较好医治。彩荷,王妃的『药』已经凉了,你赶紧拿去热一热,然后送来。”

“是。”彩荷立刻端『药』去热,用跑的出去。

风天泽将月听灵横抱起,直接往屋里走,不送她回她自己的房间,而是抱进他的房间。

百草居士看到风天泽将月听灵抱到他自己的房间,更开心的笑了,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这才跟着走进去。

照他们两人这样的发展,用不了多久肯定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