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8章:少女杀手

风天泽亲自为月听灵『处』理好手臂上的伤口,然后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眼神越来越柔和,慢慢的冒起了温『情』如水的柔光,将以往冰冷严酷的气息全部盖住,脑海里想着她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每想一次,心里就震撼一次,悸动一次,沦陷一次。

她说不求跟他有福同享,却会跟他有难同当,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暗含着巨大的力量,将他心里的冰层都击碎了,也将他给击倒了。

灵儿,我真的可以打开心门,让你走进来吗?

他在心底自问,殊不知,心门已经打开,她早就走了进来,如今的月听灵,已经真真实实的活在他的心里,抹不去了。除非她往他的心里捅一刀,要不然他不能死心。

想到这些,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伸出修长的手,轻触着她的脸,慢慢的移到她的唇上,感受那两片『诱』人小唇的奇妙,忍不住俯身而下,用自己冰冷的唇,附了上去。

然而就在四唇相触的那一刻,『床』上的人突然醒了,吓得他赶紧坐直身子,把视线撇到一边,尴尬至极,不敢看她。

这是第一次偷亲她被抓个正着,按理他不该被吓到才对,毕竟她是他的王妃,他的『女』人,亲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吓得心慌意乱,有点难为『情』,冷冰冰的脸颊似乎有一种热热的感觉。

月听灵突然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风天泽偷偷的亲她,看到的第一瞬间,她惊讶不已,随后看到他脸红的别开头,忍不住窃喜的笑了。

原来冷如寒冰的南冥王也会脸红哦,有点意思。

“小风,你刚才在偷亲我,对不对?”她坐起身,故意戏弄他,目的就是让他更脸红。

风天泽努力的稳住内心的『骚』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同样的转回视线,随柔的看着她,沉稳的回答:“对。”

他亲了她,那又怎么样?

她是他的妻子,亲她理所当然。

“哪有这样回答的,一点都不矜持,我还以为你刚才脸红是不好意思呢,没想到说得那么直白,真没劲,唔……”听到他肯定的答案,她顿时没了戏弄他的心思,只能干抱怨,可是才刚抱怨到一半,小嘴却被人给堵住了。

他不再打算偷偷行事,直接点,突然封住她的小嘴,一只手臂揽住她细小的蛮腰,将她搂入怀中,尽『情』的吻着她,由开始的细吻,慢慢变成霸道、占有的烈吻,恨不得将她吞入肚中。

他对她小嘴里甜甜的味道上瘾了,已经不可自拔,所以干脆就不拔,上瘾去。

“嗯……”她生涩的回应他霸道中带着一点轻柔的吻,瞬间『爱』上了他身上传来的味道,这种味道,好有男人味,更有安全感。

她,不排斥他。

一个『女』人如果不排斥一个男人的亲吻,那就证明这个『女』人喜欢这个男人。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她真的喜欢他吗?

或许是吧,喜欢他,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

月听灵内心里做了一点小挣扎,最后放开怀,不再压制自己,伸出双臂,抱着他厚实的腰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他这个霸道且轻柔的吻。

她的回应,让风天泽更为『激』动,身『体』里燃起了『欲』火,改用两手抱着她,将她抱得更紧,两人的身『体』贴得密不透风,即使隔着衣物,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彼此的身『体』热度。

她的身『体』是暖的,软软的。

他的身『体』是冷的,『硬』『硬』的。

温暖和冰冷『交』融之后,变成了水的轻柔,软『硬』相触,软柔的一方接纳着坚『硬』的一方,相『处』得非常融洽。

风天泽控制不了『体』内的『欲』火,理智全被烧得面目全非,此时只想按照感觉去做事,将怀里的人压倒在『床』上,倚身而上,两手急躁的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却不料扯到了她的伤口。uoef。

“啊……”月听灵因为疼痛,叫出了声,痛得直邹眉头。

听到她的痛叫声,他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快速起身,坐到一旁,担忧的看着她,着急的问:“灵儿,是不是弄到你的伤口了?”

他刚才『操』之过急,不小心弄到了他的伤口,也不知道她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月听灵稍微忍了一下,等伤口没那么疼了,这才坐了起来,淡然的回答:“不疼了,不碍事的。”

他温柔起来,真的有当少『女』杀手的本事,如果不是因为他月圆之夜会变成血煞魔鬼,想必喜欢他的『女』人一定是成千上万。

“让我看看,看看伤口裂开了没有?”他不放心,于是拉起她的袖子,检查伤口,看到伤口没有裂开,这才放心。

他的一举一动,温暖到了她的心坎里,忍不住感慨道:“小风,你对我真好,如果能一直这样好的话,要我为你去死,我也愿意。”

“刚开始我对你一点都不好,为什么你还敢来缠着我,难道不怕我杀了你吗?”

好伤经人。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只想把她娶回来,扔到一旁不闻不问。但后来的事却出乎他的意料,她的与众不同,她的贴心温暖,让他无法忘怀。

“本来我是没有刻意想缠着你的,这其中也有一些巧合吧。我刚到北楼的时候,第一顿午餐就被你给吃掉了,你没忘记吧,就是那个汉堡。”她一脸气鼓鼓的说往事,带着一点俏皮,简直根本就不像是在生气。

“哦,就是那个中间夹了『肉』饼的包子吗?不过那个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包子,原来它叫汉堡。”

想到那个汉堡,他现在就有点嘴馋了。

“是的,它叫汉堡,是我辛辛苦苦准备的午餐,结果居然被你给吃掉了,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气个半死。后来饿得实在厉害,就随便乱走,到别的地方去找吃的……”

“结果跑到西楼,偷了两只烤『鸡』,到后山去吃,还喂了小老虎一半,对吧。”他已经知道接下来的一切,之前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想想,还真觉得有点意思。

她还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是啊,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你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你表面上冷冰冰的,但内心深『处』却有着温暖,只是这一点温暖,很难找到,一般人几乎找不到,但是我却找到了,我想把你这点温暖给挖出来,占为己有。但不知道现在我是不是已经占为己有了?”月听灵低着头,满脸的羞涩,两只食指相互的指着,娇小可『爱』的样子甚至『诱』人。

“你已经占为己有了。”风天泽微笑的看着她,不再让自己的内心做斗争,坦然的面对自己的真实的心意,接纳了她。

她的确是把他内心深『处』几乎没有的温暖给挖了出来,而且占为己有。

“真的吗,太好了。”她兴奋得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冲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他坐着不动,任由她抱,突然想起了在皇宫里见到的那一幕,表『情』拉沉了下来,带着一丝不悦,质问道:“在皇宫里的时候,你跟北进王为什么走得那么近,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这话带着强烈的醋劲,她听得是一清二楚,于是离开他的怀抱,笑嘻嘻的看着他,“怪不得当初你在皇宫里那么生气,原来是看到我和北进王在一起,所以吃醋了啊!小风,当时你是不是已经喜欢我了,要不然怎么会吃醋呢?快点承认吧,不要口是心非了哦。”

他无奈的摇摇头,淡然的笑了笑,没有再口是心非,据实回答,“或许那个时候我真的已经喜欢你了吧,不然也不会气成这样?”

如果他不喜欢她,那么就不会怎么多次的偷亲她,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个小『女』人,只是死不承认罢了。

“听到南冥王承认喜欢我,这种超级大的新闻,真是让人震撼,不过我喜欢,呵呵。”

“灵儿,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让我知道你背叛了我,我会亲手杀了你,听着,是亲手杀了你。”他突然严肃的提醒她,还带着浓烈的警告,眼神里的柔『情』已经消失,换成了如魔鬼一般的煞气。

他接受不了她的背叛。

她并没有因为他的警告而生气,笑得更灿烂了,突然的倾身上前,主动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用一种发誓的气势说道:“我月听灵绝对不会背叛风天泽。小风,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你放心吧,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唯一一件事就是我有一点小秘密,我曾经答应过某个人,不能说出这个秘密,所以请你原谅。但是我可以用生命发誓,这个秘密对你没有半点伤害,那只是我对别人的一个承诺而已。”

风天泽深沉的看着她,久久不语,看着她清澈无瑕的目光,最后笑了,将她搂入怀中,“我相信你。”

一个重承诺的人,他相信她不是个轻浮的人。

“太好了,你相信我,你……啊……”月听灵过于兴奋,突然胃部传来一股疼痛,痛得她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近胃疼还真是频繁,大概跟她不正常的饮食有关吧。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