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3章:闷骚了点

风天泽知道皇上在惊讶什么,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副淡漠的样子,一如往常,没有多大的变化,深幽的眼眸中没有半点倾动之意,依然冷如寒冰,只有在看旁边的『女』人时,才有丝丝的变化。

月听灵可不同,因为有了南冥王这座山靠着,跟皇上说话都比以前大胆了点,热络的打招呼,“哈喽,皇上,我们又见面了。”

“哈喽?这是什么词,何解?”皇上听到了一个新鲜词,不解其中之意,只好不耻下问。

他自小饱读诗书,却从未在书中见过这样的词,是他才疏学浅,还是对方才华横溢?

她只不过是个小丫头,断不会是才华横溢吧。如果不是,那岂不是他才疏学浅?

不仅皇上费解,就连风天泽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能干看着她,等她解释。

“只是某个小地方的方言,我从一个老婆婆那里胡乱学来的,就是‘你好’的意思,总之不是什么损人的词,你们放心啦!”月听灵瞎掰的解释,只要能说得通就行。

“哦,原来是方言,朕还以为是诗书里的词呢!南明王妃果然与众不同,似乎和南冥王相『处』甚好,看来朕这一次的赐婚可是赐对了。”

“事在人为,只要肯用心、肯努力,必定有不一样的效果。而且小风这个人其实很不错的,虽然冷了点、冰了点,还闷『骚』了点,不过总的来说,是个『性』『情』中人,外冷内热。”

“……”

风天泽听到她如此的诠释自己,眉头稍微的邹气,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怒,喜,似乎无法喜上,怒,好像又怒不起来,只能冷站着。

这个小『女』人,胆子是越来越大,如今已经敢在皇上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以后只怕更不得了。

但他却一点都不排斥,任由她如此。

“闷『骚』……何解?”皇上又遇到不解的词,突然觉得听月听灵说话真的是件困难的事,才几句话就遇到两个不解的词。

“说得好听一点呢,意思就是不轻易的表露个人的喜怒哀乐,也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时常会有些令人出乎意料的行举。说得难听一点呢,意思就是表里不一,口是心非,故作深沉,伪装得很好的人。”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此等之人。”风天泽听了这个词的解释,有些闷闷不快,『阴』沉瞪着她。

月听灵挽着他的手臂,带着一点小撒娇,哄着他,“哎呦,你不要往难听那个意思去想好不好,往好听的那个意思去想。俗话说得好,金无足金人无完人,我自己都有一大堆缺点呢!喜欢一个人,不要只看到他的优点,还要包容他的缺点,这才是真正的喜欢一个人,如果能升华到至高的境界,也就是把他的缺点当成优点来看待,那么这个人就是『爱』惨了你,你要好好珍惜这个人哦,比如说……我。”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你这是在变像跟我讨好『处』吗?”他突然有一种想跟她嬉闹的冲动,她的一言一语,都让他的心里暖透了。

明明就是一堆烂词,居然被她解释成感动人心的话语,真是令人赞叹。

喜心之好。不过他喜欢她说的这些话,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她就是在说:她『爱』他,这点,她喜欢。

“如果你是怎么理解的话,那我也不反对,那你给不给我好『处』啊?”她笑嘻嘻看着他,用尽心思逗他笑,而且,她成功了。

他微微的笑了笑,笑得很温柔,用手捏了一下她的脸,轻声道:“给……”

“小风,就知道你最好了,嘻嘻!”她贼兮兮道,似乎捡到了大便宜。

“但是……”

然而他的转折,却让她立刻把贼笑收起,惊讶道:“啊,又来但是,但是什么?”

他的‘但是’可真多。

“但是不要太过分了。”

“你放心吧,我是个很实际的人,一切都会从实际出发,不会让你去摘什么星星月亮给我,最多也就是花花草草!”

皇上听到这里、看到这里,忍不住的拍掌叫好,“好……”

月听灵看着他,疑惑道:“什么好?”

“朕一直想找个贴心的人陪伴天泽,让他不再孤单,如今终于找到了,当然好。看到你和天泽相『处』得怎么好,朕倍感欣慰,希望你们能一直如此。天泽,这一次的赐婚,你满意吧?”

风天泽淡然的笑了笑,不温不火的回答,“目前为止还算满意,以后就不大清楚了。”

“……”

月听灵明白他这话中的意思,没有驳斥他,心里明白就好,反正时间能证明一切,不着急。

他们之间的信任度很低,如果发生什么事,只怕经受不起考验,看来她得想办法证明自己不是魔教的人才行。

“满意就好,朕的儿子都十岁了,你得和南明王妃加把劲才行,等你儿子十岁的时候,朕都可以抱孙子了。”

“呃……”月听灵有些害羞,尴尬的看了一眼风天泽,发现他还一副淡漠的样子,根本就不在意别人说这种事。

冰块脸果然是冰块脸,一点都不懂得害臊是什么?

风天泽直接略过这件事,转问其他的事,“皇上,您昨晚被刺客刺伤,伤势可严重?”

“伤势严重的话,朕还能坐在这里批阅奏折吗?一点皮外伤,不碍事,让人气愤的是,居然抓不到一个刺客,全让他们给跑了。”皇上说到此事就很气愤,捶桌子大吼,“宫里的侍卫还有禁卫军都是一群酒囊饭袋,连几个刺客都抓不到,饭桶,真不知道养着这些人有什么用?”

“这只能说明刺客太强,有备而来,最有可能的就是里应外合。世上没有几个武林高手能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里如此自由出入,若不是武功高强,那必定是有人暗中帮助。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里应外合,这次的刺杀事件,毕竟跟宫里头的人有关。”

“朕也是怎么想的,只是不知道是谁?”

从来没人敢在皇宫里行刺,而且还能来无影去无踪,这个人一定有相当的权势和本事,要不然不能做得天衣无缝。

“不管是谁,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的时候,我打算暂住宫中,设法将此人揪出。”

皇上听了这话,兴奋不已,起身走了过来,把手放在风天泽的肩膀上,兴奋道:“好,我们兄弟两已经很久没有一起骑马射箭了,趁着这次机会,一定要好好切磋切磋。十天之后便是选秀,朕让你先挑,如果有喜欢的,朕一定会赐给你。”ury7。

“……”风天泽整张脸都拉沉了下来,对于这件事很抗拒,但他还没说什么,有人就立刻抗议了。

“不可以,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月听灵两手把风天泽拉了过来,一副霸道的样子,整张小脸都气鼓。

他偷偷窃笑,对此很满意。

他喜欢她的这种霸道,而且越霸道越好。

“男儿三妻四妾乃是常事,何来不可以?”皇上一脸的严肃,对于这件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认为月听灵的反对有些不讲道理。

“我不管,总之小风不可以三妻四妾,除非他先休了我,否则绝对不可以娶别的『女』人,而且小风已经发过誓,除了我之外,不会娶别的『女』人,他要是跟娶别的『女』人,和其他『女』人勾三搭四的,那我就休了他。”

好强悍的言辞。

“天泽,可有此事?”皇上有些不满月听灵的霸道,于是问清楚。『女』人之于男人,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只有男人休妻,何来『女』人休夫,这一点,他不满,他更不满的是,她居然对南冥王说‘不可以’,一个『女』人,何来此等权力说‘不可以’?

他不允许这样的男人骑到他的弟弟头上。

“皇上,选秀之事你自己选吧,我没兴趣。”风天泽间接的回答,拒绝了皇上的美意,根本就没在意月听灵的霸道,脸上还暗含着一种喜悦。

皇上有些惊讶,不太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委婉的压下这件事,“天泽,我们兄弟两很久没一起下棋了,不如现在陪朕下下棋,可好?”

“遵命。”

“你们下棋了,那我干嘛去啊?都说下棋不语真君子,难道要我在一旁说吗?如果不让我说,要我干站着,我会无聊的睡着的。”月听灵苦着一张脸,表示抗议。

风天泽微微的笑了笑,淡然的说道:“你不是想吃御膳房里的东西吗?我让你人带你去御膳房吃个够,可好?”

“好啊,真的可以吃个够吗?”

“可以。”

皇上明白这话的意思,于是吩咐道:“李公公,带南明王妃去御膳房,她想吃什么就给她做什么。”

“奴才遵旨。”李公公走了过来,恭敬道:“南明王妃,请随奴才来吧。”

“小风,那我去了哦,需要我给你带点好吃的回来吗?”

“不必,去吧。”

“好。”

月听灵兴奋的跟着李公公走出了御书房,但却不知道背后有一道『阴』冷的眼神看着她。

皇上有些闷怒,看着走出去的人,心里的不满越来越重。

一个骑到男人头上的『女』人,怎么能说是好?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