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4章:你也不行

风天泽早已经发现了皇上那道『阴』冷的眼神,等月听灵走了之后,冷漠的问:“皇上把她支开,不单单只是为了下棋吧。”

皇上叹了叹气,劝说道:“天泽,此『女』虽然能和你相『处』洽然,却过于嚣张跋扈,失了『女』人的本分,没了三纲五常、三从四德,此等『女』子,不能安于室。你向来都不能容忍别人对你呵气半分,为何对月听灵能如此容忍?”

从来没人敢对南冥王指气半句,然而今天却出现了一个。

“说她嚣张跋扈有点过了,她只是率直坦言,如果她和别的『女』人一样,本本分分,执念于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恐怕她早就死了。就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所以我才喜欢。皇上,我和她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管,如果不是得到我的允许,你觉得她可能敢大胆的说那些话吗?”

如果月听灵真的和一般的大家闺秀没什么区别,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多看她一眼。

“话是怎么说,但朕就是不想看到你被一个『女』人欺负,有损男儿之尊,更有损王爷之威,怕是会让人说闲话的。”皇上还是无法接受月听灵的放肆,对她不遵守妇德感到不满。

原以为丞相千金会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没想到却是这样。当初在南明王府见过她一面,没发现她有那么大的胆子,时至今『日』,事『情』全变了,人也变了。

或许赐婚之举,是个错误。

“我不在乎流言蜚语,我只在乎自己活得舒不舒服,只要我确定她是真的不会背叛我,那么她将会是我一生至『爱』,至死不渝,届时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你也不行,所以你千万不要做让我为难的事,否则我们的兄弟没得做。”

风天泽最后那一警告的词,让皇上心里沉重了,觉得他太过于看重这个『女』人,于是提醒他一番,“『女』人心,信不得,『女』人的甜言蜜语就是打开地狱之门的钥匙,如果你拿了这把钥匙,那就注定会进地狱。天泽,不要太相信『女』人,朕当初给你赐婚,只是想你有个人陪伴,为你生儿育『女』,但却从未想过让她骑到你的头上,大肆放言。如今你如此在乎她,万一哪天她想对你不利了,要取你的『性』命,岂不就是轻而易举。”

“想要杀我,还没那么容易,现在我只想好好享受她带给我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感觉,那种能温暖到心坎里的感觉,所以请你不要伤害她。”

“朕现在可以不伤害她,但是如果有一天她背叛了你,朕绝对会将她千刀万剐。”

“如果她真的背叛了我,我会亲手杀了她。”风天泽眼里忽然冒出杀气,但心底却痛苦至极。

他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不想亲手杀了她,但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皇上明白了,点点头,不再去想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只要这个弟弟开心就好,“好吧,这是你的『私』事,朕不便多管,希望你能幸福。走,我们下几盘棋,看看谁的棋艺『精』进了。先声明,不准让朕。”

quANbEn5.com(全。本*网)

“和你下棋,我什么时候让过你了。”

“也对,普天之下,只有你会不给朕半分面子,也只有你才敢不把朕放在眼里,朕应该庆幸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兄弟。”

“……”

风天泽对于这句话没有多大感触,只是一笑置之,恢复以往冷如寒冰的样子,平稳的下棋,而且是一心二用,一边下棋,一边想着月听灵此时此刻在做什么?

想必应该是在御膳房里大开吃戒吧。

月听灵在李公公的带领下,直接来到御膳房,看到桌子上的美食,直流口水,夸赞不断,“哇,真不愧是御膳房,所言不虚,真的可以做出全天下所有的美食出来。”

李公公跟在后面,对于月听灵的咋咋呼呼有些轻蔑,但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恭敬的跟着,用虚假的『女』音说话,“南明王妃,这里就是御膳房,您可以随意点想吃的东西,御厨都会给您做。”

“好,谢谢你,我知道了。李公公,我可能要在御膳房里呆上挺久的一段时间,刚才来的时候我已经记下了路,我可以自己回去的,你有什么事就先去忙吧,不用跟着我。”月听灵一心只在美食上,根本不懂什么规矩和人『情』世故,此时想的只是吃。

不是她不懂人『情』世故,而是她不想去搞太多所谓的人『情』世故。皇宫是一个复杂的地方,刚才皇上对她的不满,她岂有不知,只是不想说破罢了,她没有追究那件选秀的事,那是因为她相信小风不是个轻易违背承诺的人。

也罢,做好她自己就行,其余的不管。

“那奴才就是先告退了。你们好好伺候南明王妃,知道吗?”李公公临走之前还『交』待了一下御膳房里的人,提醒他们此人是南明王妃。

一听到是南明王妃,御膳房里的人立刻产生惧意,不敢靠她太近,她吩咐什么就做什么。ury7。

月听灵知道他们听到‘南明王妃’这个词吓到了,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在御膳房里乱走,看着他们做出来的佳肴,看中哪一道就拿哪一道,不过拿之前还是礼貌的问对方给不给,“这个我可以吃吗?”

“可……可以。”某御厨脸『色』有些难看,似乎很为难,但又不敢说‘不可以’。

她擅于观察入微,看出来了御厨的为难,于是问了问:“这道菜是给谁准备的,急不急?”

“这,这是给菊妃娘娘准备的,菊妃娘娘已经派人来催了三次,所以……”

“原来如此,那做这道菜要花多长时间?”

“材料都已经准备好,如果要再做一道,只需半个时辰。”

“那你现在马上做一道一模一样的给我,半个时辰之后我来吃。”月听灵不让御厨为难,将手里的菜放下,转而去看其他的。

御厨松了一口气,突然对南明王妃有了点好印象,她不像其他的主子,仗着有权有势尽是为难他们这些做下人的。

能皇果我。“这道菜急不急,我可以吃吗?如实回答。”月听灵又拿了另外一个御厨的菜,随和的问,语气一点都不强『硬』,更没拿出架势来压人。

“这道菜不急,王妃想吃的话尽管吃。”

“那我就不客气咯。嗯……味道真不错,一级棒。”

“谢谢王妃。”得到夸赞,御厨心里尤为高兴。

月听灵给了他一个美丽的笑容,走到另一个御厨面前,发现一盅美味的汤,忍嘴里的口水,问了问:“这个急不急,可以吃吗?”

“王妃,这,这是给香妃娘娘的美容养颜汤,只怕,只怕……”

“算了算了,我不喝就是了,还有没有别的汤可以喝啊?”

“有,这里有很多,王妃您可以随便挑。”御厨把蒸笼打开,让她自己挑,因为她没有喝那盅香妃的汤而深为感『激』。

菊妃和香妃现在深得皇宠,在宫里的势焰比皇后还大,根本就没人敢得罪。

月听灵看着各种各样的汤,闻都觉得是享受,更别说是喝。

这时,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嚣张的道:“让你给香妃娘娘准备的美容养颜汤准备好了吗?”

“好了,这就是给香妃娘娘准备的美容养颜汤。”御厨双手捧着汤,递给宫『女』。

宫『女』伸出手去接,结果一个放手太早,一个接得太慢,整盅汤就掉了下来。

哐啷……

汤盅摔碎了,汤汁全撒在地上。

宫『女』一看,立刻大骂御厨,“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翻香妃娘娘的汤,你该当何罪?”

御厨吓得急忙跪在地上求饶,“小的不是故意的,还请姑娘恕罪,千万不要跟香妃娘娘说这些事,不然小的就没命了。”

“不跟娘娘说这事,那你说我该怎么跟娘娘说呢?你把娘娘的汤弄撒了,你让我怎么回去跟娘娘『交』代?”

“小的现在马上重新炖一盅。”

“炖一盅要花上好几个时辰吧,你能等,娘娘可不能等。”

“姑娘,求求你,救救小的吧,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要是死了,家里的人可都没法活了。”

“你上有老,下有小,难道就得让我为你顶罪吗?世上多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我不管,如果你现在不能弄出一盅美容养颜汤来,我就回去跟香妃娘娘如实禀报,是你胆大妄为,故意摔了娘娘的汤。”

“什么?小,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御厨被吓得脸『色』苍白,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月听灵站在一旁,把事『情』看得一清二楚,很不满这个宫『女』如此嚣张,于是为御厨出面,“我亲眼看到打翻汤汁的人是你,与他无关。”

“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对我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宫『女』看到月听灵眼生,虽然穿得华丽些,但却不像是宫里的人,所以不把她放在眼里。

如今香妃娘娘深得皇宠,而她是香妃娘娘身边最贴身的宫『女』,宫里管事的都惧怕她三分,更何况是个宫外的人。

亲们,多出来留言推荐吧,依依需要动力,呜呜呜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