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7章:不要生气

月听灵接触到了风鸿宇哀求的眼神,故意装作没看见,小鸟依人的窝在风天泽的怀里,拿他当靠山,不过却没有当成反驳风鸿宇说的话,没有指证他说谎骗人。

她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所以会选择场合来说,现在把真相说出来,只怕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还不如『私』下跟小风说的好,商讨之后再决定该怎么做。

风鸿宇看到月听灵没有说出事实,心里松了口气,对她甚至感『激』,而且颇为心动,重新理解了一下她刚才出乎意料的行举。

或许她是害怕让南冥王知道,所以才故意拒绝他的吧,其实她对他还是有好感的,不然的话她早就说出了实『情』,根本不会帮他隐瞒。

一定是这样的,她其实是喜欢他的。

皇上听了风鸿宇的解释,没有问月听灵是否属实,直接训斥,但似乎不太生气,“北进王,做事岂能如此马虎,居然撞伤了南明王妃,还不快点向人家道歉。”

“是。”风鸿宇接下命令,立刻跟月听灵道歉,“刚才唐突了,还请南明王妃原谅,他『日』定备上厚礼,以表歉意。”

“……”月听灵什么都不说,一直躲在风天泽的怀里装娇弱,心里其实已经加紧了对北进王的防线。

这个人表面是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的北进王,虚伪至极,一定不是个好东西,看来传言都把他给美化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怎么好。

传言果然只是传言,信不得,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天泽,依朕看来这只是一场误会,都是自家人,自家兄弟,不如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吧,免得伤了和气?而且北进王已经给南明王妃道歉,这事就算了吧,朕会命最好的御医给南明王妃治伤,可好?”皇上和气的调解,让事『情』简单化。

听皇上那语气似乎不打算追究这件事,如果她说出了事『情』,只怕是在拆皇上的台,还好没有说。

月听灵心里琢磨着皇上的心思,突然对这个皇上有点别的想法,总觉得他似乎在防止什么事。

风天泽默不作声,愤怒的瞪着风鸿宇,半点原谅的意思都没有,将月听灵横抱起,转身离去,只留下冷漠和神秘的气息,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风鸿宇看着他把月听灵抱走,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一点都不想这个『女』人被别的男人触碰,只要一想到她的身『体』已经被风天泽动过,他这心里就满是怒火。原本他只是想利用这个『女』人对付南冥王,但是现在,似乎真的动了点小心思,想把她占为己有。

没关系,既然这个『女』人对他有意思,那就还有机会,或许安『插』她在南冥王身边做卧底,是最好的人选。

皇上看到风天泽抱着月听灵走之后,于是就让风鸿宇起身,“起来吧,不必跪着了。”

“谢皇上。”风鸿宇站了起来,装出一副很谦和的样子,彬彬有礼,还带着一种怡然的味道,像是与世无争,很有礼数的说话,“皇上,微臣方才一时大意之过,伤了南明王妃,多亏了皇上宽宏大量,微臣才能躲过一劫,微臣实在是感『激』不尽。”

(QuanBeN5)com【全本网】

“话别说得那么早,你能不能躲过这一劫还说不定呢,别忘了,南冥王可没说原谅你,只是默不作声,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北进王,你做事一向松弛有度,对待『女』子虽说不是温柔如水,但也是恭敬有礼,为何会撞伤了南明王妃,而且让她伤得血流不止,这不符合常理?”皇上心里满是疑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

一般的撞伤不会有怎么严重吧。

“这件事说来也奇怪,微臣只是不小心扯到了南明王妃的手臂,按照这点力道,说是弄疼了还有可能,但是血流不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风鸿宇慢慢的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总觉得奇怪。

虽然他的力道用得是大了点,但不管怎么拉扯,最严重的后果应该是拉伤『脱』臼,而不是血流不止。

“除非什么?”皇上带着怀疑,『精』明的问。

“除非她手臂上本来就有伤,微臣觉得八成有这个可能。”

皇上原本以为可以从这件事里查出什么蛛丝马迹,但听了这个答案,有点失望,于是不再追问:“好了,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朕会跟南冥王好好说说,希望他不会过于追究这件事。北进王,你近『日』在宫中的走动过于频繁,有何事吗?”

“是这样的,宫里有几个娘娘听闻微臣擅于作画,于是请微臣给她们作画,这队子已经排到下个月去了,至今还有娘娘跟臣约作画时间,故而进宫频繁一些,打扰到皇上,是臣之错。”

“原来如此,罢了罢了,你就给她们作画吧。朕还有很多奏折要批阅,就不跟你多说了,但是你要记住,不可再弄出什么乱子,否则朕可不保你。”

“谢皇上,恭送皇上。”

风鸿宇鞠躬看着皇上离去,等他走远之后,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个『阴』邪的笑容,和刚才那个与世无争、淡雅温和『性』格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如果不是因为风天泽实力过于强大,支持风天佑当皇帝,现在是九五之尊的人该是他才对,因为是嫡子,是皇后娘娘所生之子。他会抢回所有属于他的东西,他一定会的。

但想要夺回皇位,那就必须先除掉风天泽,否则动不了皇上。但风天泽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动他比动皇上还要难,这事不好办。

不管多难,他都会想办法除掉这个人,夺回江山。

风天泽,你给我等着。

风天泽将月听灵抱到一『处』较为偏僻幽静的寝宫,将她放到榻上,自己坐在一旁,打算亲自为她治理伤口。

将她的袖子拉起,把绷带解开,发现伤口裂得十分厉害,眼里的怒火又开始冒涨,带着浓烈的杀气,『阴』狠道:“该死,他居然把你伤得怎么重,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月听灵知道他在生气,为了大局着想,于是劝了一下,“小风,算了,皇上都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我们『硬』要追究这件事,岂不是跟皇上对着干?还是算了吧。刚才我就是不想起太多的冲突,所以没有说出真相。”uu1x。

“真相?难道风鸿宇刚才所说的一切都不属实?”他表『情』更加难看,活像是要吃人似的,两眼开始泛红光,浑身上下全是杀气。

过过不只。她不想他这样生气,怕他气急败坏,引发『体』内的魔血,于是握着他的手,温柔的劝着,“小风,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反正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不好。”他厉声的反对,非要把事『情』弄个一清二楚,严肃的质问,“你说,刚才的真相是什么?”

“那个北进王又在套我的话,想从我嘴里知道关于你的事,接着莫名其妙说了些恶心的话,他说什么喜欢我,『爱』我之类,我听了觉得很恶心,所以就想走人,可是他不让我走,拉着我的手不放,不管我怎么用力甩,他都不放手,结果就把我手臂上的伤口给扯裂了。他看到我的手臂在流血,这才放开我,然后我拔腿就跑,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她把事『情』简单的说明,两只眼睛一直看着他,打算在他要狂怒的时候抱着他,不让他失去控制。

经过观察,她发现,他除了月圆之夜会变成血煞魔鬼之外,在愤怒的时候两眼会发红,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当他的愤怒到达一定的境界时,就算不是月圆之夜,他也会变成血煞魔鬼。

所以她要尽量的稳住他,不让他愤怒。

风天泽听了真相之后,双眼更红了,整个人似乎就快要失控,两手想要杀人。

月听灵看到『情』况不妙,于是双手抱着他,用自己的怀抱平息他心里的怒气,温柔的哄着他,“不要生气,我不想你生气,而且为了这种人气坏了身子很不值得。小风,不要生气,好不好?”

听着她柔婉的声音,就好像是一股恬静的水流冲进了他的身『体』里,将里面的大火慢慢的扑灭,制止里面的怒火燃烧,使得他缓缓的平息了下来,伸出手,一同抱着她,呆然的应和,“我不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只想听她的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到他已经不再那么生气,她总算是放心了,轻轻的放开他,直视着他的眼睛,用手描着他的眉『毛』,像是在安抚着他,用更柔的语气说道:“不生气就好,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那个北进王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以后我当心点就好。”

她的手在他的眉『毛』上轻画了几下,他眼眸中的红光渐渐退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有暴怒之像,整个人平静了下来。

有时候他还真像个小孩子,需要哄。

能哄就好,最怕的就是哄都哄不来,无法控制住他『体』内的魔血,让他受到血魔咒的控制,失狂杀人。

更晚了,抱歉,呼呼!求推荐推荐,求月票月票啦,(*^__^*)嘻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