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8章:好好珍惜

风天泽在月听灵的安抚下,怒气慢慢消散,虽然还在生气,但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不会气得失去控制,进而狂怒杀人,此时正在细心查看她的伤口,心疼的问:“疼吗?”

在他的温柔之下,即使手臂上的伤再疼,月听灵也觉得不疼,因为心里很暖,暖得她忘记了什么是痛,只想着享受这种难得的温柔。

小风是一个死心眼的人,只要是他认定的,那就一辈子都不会改变,这样的男人,而且是一个不简单的男人,能得到他的『爱』,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所以她要好好珍惜才行。

“小风,你别只顾着我手臂上的伤,你手腕和脚腕上的伤也要多注意点,如果有什么不良反应就要说出来,别忍着,知道吗?”

“百草说过一天换一次『药』就好,今天已经换过『药』,你无需再担心。倒是你,手臂上的伤口一天裂开两次,这一次更加严重,血『肉』都扯出来了,继续这样下去,你这手臂就要废掉了,你知不知道?”他轻柔的训斥她,语气一点都不凶,倒是含着浓浓的关心。

她开心的笑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关系,只要有你就好。”

“我又不是伤『药』,能治好你的手吗?”

“你能让我感觉到手臂上的伤口一点都不疼,这就足够了。”

“你这是什么道理?”

“这是我月听灵的道理。”

他无奈的摇摇头,眼眸里暗含着宠溺,任由她说些俏皮的话。

跟她在一起的感觉是越来越奇妙,有时候甚至到了忘我的境界,不知道是他征服了她,还是她征服了他,总之他就是想随着她走,这样就够了。

风天泽一直都很小心的为月听灵『处』理伤口,重新上『药』、重新包扎,完事之后还给她吹了吹,“还疼吗?”

月听灵摇摇头,温笑的回答,“一点都不疼,只是我的衣服弄脏了,需要更换才行。今天赶得太急,我好像没有带有随行的衣物,怎么办啊?”

明知道要来皇宫住一小段时间,她就该准备好衣服才行,这脑袋,就会把正事给忘了。

“小事一件,让宫『女』去裁衣房给你拿几件合身的衣服就好。这里是清幽宫,『处』于皇宫较为偏僻的地方,鲜少有人会来打扰,你有什么需要吩咐外面的宫『女』就行,知道吗?”

“小风,你要在皇宫里呆多久啊?”她一脸苦闷的问,似乎不怎么想住在这里。

“恐怕需要一段时『日』,可能要到下个月,不过会在十五之前回去,如果你闷的话可以去找语芙。”

“我想回家一趟,可不可以?”

“……”

一听到她说要回家,他眉心立刻浮现出不悦,似乎不想她回去,可又没有好的理由不让她回去。

看到他露出了不悦,她只好可怜巴巴的哀求,“小风,就算我出嫁了,但爹娘还是我的生身父母,我只是想回去看看他们,看看就好,好不好?再说了,我嫁给你到现在已经有月余,连门都没回过,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当初爹娘以为我嫁给你死定了,只怕现在还在伤心呢,我得回去跟他们报个平安。”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这……”他还在犹豫,不怎么想去。

他向来都不喜欢去一些陌生的地方,更不喜欢见陌生的人,就算是岳父岳母也不列外,因为他们对他来说,还是很陌生。

看到他还在犹豫,她只好继续哀求,还带着点撒娇,轻轻的拉着他的手臂,“小风,你就答应我好不好?皇宫离丞相府又不远,回去一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吧,我看看爹娘,报个平安就跟你回来,好不好?”

“好不好?”

“好不好嘛?”

他有点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下来,“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趁热打铁,为了谨防你改变主意,我决定明天就去。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天『色』已晚,我还想今天去呢!”

“你手臂上的伤还没好,不如再晚几天,等伤口愈合了再去。”他不放心她的伤。

“手臂上的伤没有大碍的,有你在我身边,我想出意外的可能『性』是小得可怜,几乎为零。好了,就怎么决定了,明天就去,你也该去见见你的岳父岳母,对吧。”

“你啊!”他捏了一下她的脸,答应了她。

他现在已经无法像以前一样能狠心的拒绝她的一切,她的哀求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强的杀伤力。

不过有件事他却铁了心的要做,那就是绝对不会放过风鸿宇,这个风鸿宇,居然敢打他『女』人的主意,摆明是跟他作对,或许他是一直在跟他作对,以前都是暗着来,现在倒好,准备用明的手段了。uuui。

既然有人想死,那他就成全他。

风鸿宇以作画为名,来到了菊妃的寝宫里,两人在密室里谋划着什么。

菊妃准备了很多佳肴,细心招待,“王爷这些『日』子可很少来找我,不知是在忙着给哪位娘娘作画呢?”

“怎么,吃醋了吗?”风鸿宇挑着菊妃的下巴,邪魅的问。

“当然,您可是有一个月没来我这里了,人家这点心思,您可是懂的。别拿怕被人发现来做借口,我可不会再相信这一套。王爷,您是不是看上别的『女』人了?”菊妃靠进风鸿宇的怀里,撒娇挑逗,不断用手触摸他的『胸』膛,意图非常明显。

风鸿宇不为所动,直直的坐着,无视怀里的人对他做什么,只说自己想要说的事,“本王在安排刺杀的事,自然没空来你这里。最近皇上这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

“除了刺杀的事,皇上还是像以前一样,没什么异常的举动,每天都在『处』理『国』事,很少来后宫。王爷,您这次的刺杀失败,想必下次要刺杀皇上更不可能成功了,而且南冥王已经进宫,只怕刺杀之举不再可行,我们还是另想他法吧。”

“如果我真的想刺杀皇上,他现在早死了,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再说了,杀皇上用不了怎么兴师动众,他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既然不是想要杀皇上,为什么还派刺客来刺杀皇上?”菊妃很惊讶,一头雾水,根本无法理解这件事的玄奥。

风鸿宇笑得更『阴』邪,用修长的在菊妃的脸上轻划,『阴』冷道:“菊妃,本王当初之所以选你进宫当眼线,那是看中了你的才智,你是不是好『日』子过太久,脑子不好使了?”

“我只是一介『女』流,哪里有什么才智,只是王爷看得起我罢了。王爷,您请明示,我好配合您的行动。”菊妃继续娇媚的挑逗眼前的男人,手段火辣熟练,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专门的训练,此时已经自己『脱』下外衫,上身只穿着一件『诱』人的小肚兜,傲人的『胸』部像是要满溢了出来,根本就装不下。

即便眼前春『色』无边,风鸿宇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干坐着不动,先把正事说完,但也不阻止菊妃在他身上乱摸乱亲,“刺杀皇上的目的是为了把南冥王引来,本王的目的已经达到,如今你要做的就是尽快和南明王妃打好关系,想尽一切办法从她的嘴里套出一些关于南冥王的事。”

“想要从南明王妃嘴里套出话来很简单,抓了她,严刑逼供不就行了吗?等问完之后,再灭口,神不知鬼不觉。”

“不准你伤害她。”风鸿宇突然掐住菊妃的脖子,严厉的警告她,眼里全都是杀气。

“咳咳……”菊妃被掐着痛苦难耐,吓怕了,慌张的说道:“我,我不动她就是了。”宇宇宇个。

“记住,不要在背后做跟我作对的事,否则我让你死得很难看。”风鸿宇再一次的警告菊妃,这才松开手,还她脖子自由。

“是,我知道了。”菊妃大口的喘气,脸『色』苍白无比,已经不敢再去『诱』惑这个男人,现在有的只是害怕。

别人也许不知道他有多可怕,但是她知道,别人都说他温文儒雅、待人以礼,但是她知道,他凶狠残暴,杀人如麻。

当他温文儒雅、以礼待人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逃得出他的『诱』惑。

当他凶狠残暴、杀人如麻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活着走出他十步之远。

真实的他,是一个让『女』人又『爱』又怕的男人。

风鸿宇一手将桌子上的佳肴打翻,一手抱住菊妃的细腰,然后将她按在桌子上,压着她,邪笑的在她脸上吹气,“我最喜欢听话的『女』人。”

菊妃由刚才的惊恐转而变成了娇媚,在他身下扭动,动手去解开他身上的衣服,“王爷放心,我会是你身边最听话的『女』人。”

“很好,那本王今天就好好赏赏你。”话一说完,一手将身下『女』人的衣衫扯去,『脱』下自己的裤子,毫无前戏的挺身而进,猛烈的驰骋。

这原本只是一场对他毫无感觉的欢『爱』,突然,身下的人变成了月听灵,让他感觉特别兴奋,从未有过的快感席卷全身,致使他无法停息。

月听灵,就算你是风天泽碰过的『女』人,本王也要。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