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9章:有何高解

风天泽才刚命令宫『女』到裁衣房给月听灵拿几套新衣服,谁知没多久,宫里的娘娘们立刻差人送来很多衣服,不仅是衣服,就连首饰也有,差点把整个屋子都堆满了。

看着眼前像小山一样的衣服、首饰,月听灵傻眼了,感叹道:“我的天啊,这宫里头的娘娘也太有钱了吧,出手怎么大方,单单是一把金簪子就够一个穷苦人家过上一年的『日』子,真是太奢侈了。”

“你喜欢这些东西吗?”风天泽面无表『情』的问,没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喜欢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呢?”她无所谓的反问,对于这些东西没多大感觉。

“喜欢你就留下,不喜欢就全部退回去。”

“干嘛要退回去?退回去还不如拿去给外面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人,拿去帮助那些没钱上学堂的孩子们,岂不是更好?你别看着皇宫里的人都衣食无缺,其实外面经常有人吃不饱,甚至是饿死的呢!”

“你……”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眼里尽是惊讶。

这等忧『国』忧民之事,该是皇上和朝中大臣该做的事,然而这些人每天就想着过自己的太平『日』子,对于百姓的疾苦视如无睹,当然,他也不例外,因为他从不在乎别人的死活,更别说是去在乎别人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但是她,一个渺小娇弱的『女』人,却心系着老百姓,这样的『女』子,世间恐怕没几个。

“你不要用那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如果我收下了这些东西,以后在那些娘娘面前说话就得软上几分,做事就得短几寸,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呢?”她把玩着手里的珍珠项链,脸上挂着一抹坏笑。

风天泽眼尖的看出了她的坏笑,知道她又在玩小心思,“是的,我是怎么认为,不知道我们月大小姐有何高解吗?”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也是有讲究的,我可是什么事都没做,什么话都没说,她们就往我这里送礼,那就是无名式,一种没有名头的送礼方式,这种礼可以考虑考虑收下。再看看对方的出身,都是娘娘,有钱有势,可想而知,她们不缺钱,如果我把礼全部都退了回去,只怕以后见面会尴尬的,搞不好有些娘娘会误以为我瞧不起她们,所以把礼给退回去。与其怎么麻烦,还不如全部收下,拿出去帮助穷苦的人,岂不是更好吗?我们换个角度来理解这件事,就是把闲置不用的东西,搬到需要的地方去,反正都是天下老百姓的钱,到谁的口袋里都一样,对吧。”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话居然被你解释成这样?”听了她的这番话,他对‘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句话又有了新的见地,原来还可以怎么解释。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她『精』明的问,挑眉的看着他。

QuanbEn5.COM全,本网

“当然是在夸你,那以后只要有人送礼,你都会收下,是不是?”

“看『情』况,如果会有大麻烦的话,不收;不义之财,不收,死人之财,不收;害人之财,不收。”

“看来你还挺明辨是非的,没有被金钱所腐蚀。”

“钱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够用就好,不在于多。那你呢,你对金钱的看法是什么?”

“我……”

就在风天泽想要说的时候,一个太监走了进来,恭敬道:“启禀王爷、王妃,菊妃娘娘求见。”

“都已经怎么晚,我都快要睡觉了,这个菊妃娘娘还来干什么,难道也是来送礼的吗?”月听灵猜测着,想起今天在御膳房的时候那个御厨害怕的样子,所以对这个菊妃的印象不太好。

御厨吓成这样,那表示这个菊妃跟那个香妃差不多吧。

“回王妃的话,菊妃娘娘带来了好几个大箱子,如您所说,像是来送礼的。”太监解释道。

“既然是来送礼的,那就让她进来吧。”

“是。”

风天泽一直都没有说话,太监走了之后,带着排斥,面无表『情』的说道:“灵儿,这个时候我不喜欢见外人,你到前厅去见菊妃吧。”

“我知道,你亥时就要睡觉,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亥时了,我自己去见菊妃就好,等会再点礼物回来,我走咯,嘻嘻!”月听灵轻快的跑出房门,往前厅奔去。

看着她在黑夜中消失的背影,他无奈的摇摇头,原本这个时候已经就寝,但因为她不在,没心思睡觉,所以决定等她回来。

其他妃子都是白天送礼,为什么菊妃却在晚上才来送礼,白天她干什么去了?风风风吧。

后宫里的妃子都清闲得无聊,今天送礼是大事,很多妃子听风立刻赶来,唯『独』少了菊妃,按理她应该早就来送礼才对,却到晚上才来,有何目的?

风天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有些担心,于是也走出了房门,打算暗中盯着,以防止万一。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女』人。

月听灵不知道风天泽在暗中跟着她,所以直接走进了大厅,此时菊妃已经在厅里坐着等候,一看到人来,立刻起身迎接,说话客气热络,“南明王妃,真是对不住,今个有点事耽搁了,所以到现在才来看你,你可别生气哦。”

“菊妃娘娘这话真是折煞我了,应该是我去看菊妃娘娘才对。”月听灵机灵的把话挡回去,没有半点破绽,而且还稍微的观察了一下菊妃,发现她的脖子下面隐隐约约的有一些吻痕,很新鲜,看得出来是刚弄不久。

难道菊妃刚才跟皇上剧烈运动了一番吗?

瞧她,想哪里去了,这种事有什么好稀奇的,菊妃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身上有点吻痕很正常好不好?

“南明王妃果真是与众不同,今个你第一次在宫里来住,本宫该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款待才对,却不料有事未能及时款待,为了表示歉意,特地备了几分薄利,以表歉意。”菊妃指着地上的几个箱子。

太监把箱子打开。

一共有五个箱子,两箱子是衣服,两箱子是金银首饰,一箱子是『黄』金,数目多得吓人。

月听灵看得傻眼了,想不到一个妃子居然能拿出怎么多的东西出来,她白天收到的礼物全部加起来都没这里的多。

这个菊妃不简单啊!

菊妃看到月听灵的反应如此震惊,以为她被这些琳琅满目的东西给吸引了,于是阔绰道:“南明王妃要是喜欢这些,本宫还有很多,若是你不嫌弃,我们可以姐妹相称呼。”

“这似乎不太好吧,你是皇妃,和我姐妹相称岂不是委屈了。”

“本宫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倒是妹妹别嫌弃我才好。这天『色』也不早了,想必妹妹要安歇了吧,那我就不打扰了,往后还有相见的『日』子,我们再好好聊。”没等对方同意,菊妃已经以姐妹相称,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脸上一直挂着友好的笑容。uuui。

就因为太过于友好,月听灵才觉得浑身不自然,总觉得对方不安好意,有点想把礼物给退回去。

可是人已经走远,她想退都没得退了,只好无奈的收下。

收下菊妃送的礼物,是好还是不好呢?

菊妃离开之后,风天泽立刻现身,走进大厅里,看着眼前的五箱厚礼,深感怀疑,“一个小皇妃,居然有如此财力,实在令人费解?”

“小风,你不是在房间里睡觉吗,怎么也跑出来了?”月听灵看到他,有些小惊讶。

“我不放心,所以跟来看看。灵儿,这些东西来路不明,你还是小心点『处』理吧。”他提醒道,对于这个菊妃的怀疑越来越大。

宫里的妃子就算再有财势,也不可能雄厚到这个地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搞不好是皇上赏赐的呢!”她没多在意这个,总之收下了就勇敢的去面对。

“皇上一向提倡勤俭节约,对后宫的赏赐从来不会太多,菊妃背后肯定有人,只是不知是何人?纵观朝野上下,能有如此财力之人,少之又少,难道是民间之士?”

到底是谁,有如此财力?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吧,想太多了也没用,这礼呢我已经收下了,如果真的惹上什么麻烦,你会帮我解决的吧,嘻嘻!”她嘻嘻的笑着,不想去搞太多烦恼的事。

她相信,不管是什么麻烦,这个牛鬼蛇神都怕的南冥王一定能解决。

“你是吃定我了,对吧。”他捏着她的脸,宠笑道。

“对啊,我吃定了你,那你让不让我吃?”

“那就看你有没有怎么大的胃口?”

“有,我的胃口可大了,可以把整头牛吃了。”

风天泽对她幽默可『爱』的样子甚是喜欢,不过此时已经太晚,不想影响她的休息,于是认真道:“好了,既然收下了就收下了吧,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什么……睡……睡觉?”月听灵听到这个词,立刻无限遐想,害羞得脸红了。

难道他想和她圆房了吗?

亲们,今天还有一更,但要到晚上咯,(*^__^*)嘻嘻……,求推荐票啦,求月票啦,依依加更了,亲们就多多支持点啊!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