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0章:真正的你

风天泽知道她会错意了,但还是故意逗她,就是有那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心『情』开玩笑,“对啊,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呢?”

在他的世界里,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玩’,小的时候只知道练功,鲜少跟人说话,也不喜欢和师兄弟妹们一起玩,慢慢的也没人喜欢靠近他,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做什么事都是一个人,根本不知道‘玩’是什么味道,也不知道怎么玩。

但是现在,他却有一种想和她嬉闹的劲,就是喜欢跟她闹,喜欢逗她,喜欢看她生气或者笑,有一种冲动,想把小时候失去的东西全部都找回来。

“你……我……我们睡觉?”月听灵脑子里全都是红『色』画面,心里越来越紧张,慌张无措,浑身不对劲,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好。

明明已经是夫妻,为什么她还那么紧张呢?

看到她紧张得红痛的小脸,他上前走了一步,一手抱住她的小腰,将她搂入怀中,邪魅的盯着她看,“对,我们睡觉。”

他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什么,她害羞的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你……你不是说要我给你时间吗?”她急促的呼吸着,心跳得很快,连她自己都能听到砰砰的声音,震得她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

老天,他该不会怎么快就想通了吧?

“对啊,我是说过让你给我时间,这个时间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半年,还有可能是一个月,甚至是一天,一个时辰。怎么,还没决定好做我的『女』人吗?”他越说越露骨,玩上劲了。

瞧她平『日』里风风火火、干干脆脆的样子,现在却变成一个害害羞羞、扭扭捏捏的『女』人,不过也挺有味道的。

“也……也就是说,你……你已经想通了,要和我……”接下来的话,她说不出口,脸更红了,低着头,根本不敢直视他那双眼睛。

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勇敢、很坚强的『女』人,可是在面对这种事的时候,还是会像别的『女』人一样,软掉了。

“要和你什么呢?”他用另外一只手触划着她的脸,像个『诱』惑人的魔鬼,让人禁不起『诱』惑,但又害怕靠近他。

“你……我……”她已经羞得说不出半句话,心里翻腾得像一锅热腾腾的开水。

“你我干什么呢?”他继续邪魅的『诱』惑她,故意把脸凑到她面前,冰唇几乎贴上她『诱』人的小嘴,勾起了一条绝美的弧线。

这样的他,让她看得痴『迷』,完全被征服了,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睛,等着他亲下来,低声道:“我……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既然嫁给了他,她也喜欢他,成为他的『女』人是迟早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天泽有些小窃喜,想不到自己这个血煞魔鬼的魅力比北进王还厉害,居然可以把这个连北进王都征服不了的『女』人给征服了,忍不住的大笑出来,“哈哈……”

QUAbEn5.COm全,本网

听到大笑声,月听灵睁开了眼睛,看到狂笑的人,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于是推开他,气呼呼的大骂,“风天泽,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

“是你自己把我的意思想歪了,能怨我吗?”他停下大笑,带着一种得意之『色』,挑眉的看着她。

“你说那么露骨的词,任谁都会想歪的好不好?”uwjo。

“我也没说错什么啊,难道我们不是要回去睡觉吗?”

“你……”月听灵原本还想继续大骂,话才刚想说出来,忽然觉得事『情』不对劲,怒气的脸孔立刻换成甜蜜的笑容,俏皮道:“小风,你现在是越来越喜欢笑了,而且比以前幽默很多,懂得跟人开玩笑,最重要的是说话风趣,身上那股冷冰冰的味道越来越淡了,简直就像是个『脱』胎换骨的人,现在的你,可是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哦。”

“……”但以心事。

风天泽原本还想继续兴奋兴奋,但是听到这些话,致使他瞬间恢复原来冷冰的样子,表『情』严寒得可怕,态度也变了,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气,就连语气也一样,“灵儿,天『色』不早了,歇息吧。”

看到他瞬间变回原来的样子,她心里很难受,拉住他的手,深沉的问:“小风,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很开心吗,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冰冷冰冷的样子了?”

她还是比较喜欢刚才那个逗她、耍她,和她一起开心大笑的风天泽。

“没什么,只是想做回真正的自己。”他淡漠的回答,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但却掩盖不了他身上的冰冷。

遇到她,他已经把自己改变得太多,在他还不能完全确定了解她的时候,不想把自己全部都变了,变得太多,只怕以后伤得更多。

“你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吗?”她更加紧握着他的手,不想他再披着冷漠的外衣做人。

“哪一个是真正的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知道真正的你。灵儿,还是原来那个意思,给我时间,好吗?”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明白了他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什么,调节了一下,不让自己太难过,温笑的说道:“好,我给你时间,总有一天,我让你飞不住我的手掌心。”

原来他还没能完全的相信她,明明说好了给他时间,但为什么她心里有点点的苦涩呢,因为他的不相信而感到难过?

这不该是她有的感觉才对,她是个理智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难过。

她不生气,她不难过,她要有耐心,给他时间,慢慢融化他那颗千年寒冰一样的心。

风天泽轻漠的笑了笑,严肃认真的说道:“灵儿,今晚我们得同塌而眠,不然明『日』宫里会流言四起。”

其实他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让风鸿宇打消对月听灵的歪念。

月听灵放开他的手,两手叉腰,装出一副凶悍的样子,警告道:“同塌而眠就同塌而眠,但是要画下三八线,谁如果跃过了三八线,谁就是小狗?”

“三八线,什么是三八线?”他一头雾水,根本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这个『女』人,脑袋里的新鲜词也太多了吧。

“你就当是楚河汉界来理解吧,不要跃过界,否则就是小狗。”她昂首挺『胸』的走出大厅的门,一副占尽优势的样子。

“……”他摇摇头,没有反驳她的话,随后跟上。

原来三八线就是楚河汉界,他记下了。

一个晚上,风天泽都平躺着不动,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睡觉,刚开始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不过慢慢的就放松了,所以这一个觉睡得还挺香的。

但是有人却不然。

月听灵没睡着之前还能规规矩矩的待在自己的三八线内睡觉,可是一睡着之后,手脚有些不规矩了,一个翻身就将旁边的人抱住,还不断的往他身边挤,因为过于舒服,时不时的还发出一点嘤咛声。

“嗯……”

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恐怕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哪里还能睡得怎么香?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她能毫无惧意的跟他同塌而眠,为什么她能用平常的心态对待他?

她的世界单纯又复杂,他捉摸不透,他想完完全全的接纳她,但是却不敢完完全全的接纳她,因为她对他来说,还是一个『迷』,一个很奇妙的『迷』,很深奥的『迷』。

风天泽身『体』里一股燥热在流串,但他却极力的压制着,忍不住伸出手,抱着怀里的『女』人睡觉,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顿时浑身清爽,整个人有些飘然了,慢慢的进入了犹如仙界一般的梦境,梦里的世界好美,好纯净,他从来都没见过怎么纯净的地方,似乎将他身『体』里的魔血都净化了。

窗外,一个娇小的人儿轻灵的闪过,瞬间消失得不见踪影,然后潜入到皇后的寝宫中,下跪行礼,“属下叩见皇后娘娘。”

“起来吧,本宫要你办的事,办得怎么样了?”皇后端正的坐着,威严气势尤为逼人。

“回皇后娘娘的话,南冥王和南明王妃同塌而眠,而且还相拥一起,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属下担心会被发现,所以只看了一小会,没敢逗留多久。但三更半夜的,他们已然入睡。”

“看来这个月听灵果真有点本事,居然真的敢跟南冥王同塌而眠,这个人如果与本宫为敌,必定是个厉害的对手。这一次送礼给南明王妃,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吗?”

“除了菊妃娘娘是夜里去送礼,没什么奇怪的事。”

“没你的事了,你退下吧。”

“是。”

一个老宫『女』走了过来,『精』明的分析,“皇后娘娘,如今各宫娘娘都在试图拉拢南明王妃,好稳固自己在宫里的地位。如果南明王妃被菊妃和香妃给拉拢走了,只怕对娘娘是大大的不利。”

皇后冷冷的笑着,『阴』邪的说道:“南冥王实力固然强大,但他无心争权,更不会管后宫之事,所以拉拢南明王妃没多大用『处』,挺多有个名头靠山罢了。再说了,南冥王这个人高深莫测、『阴』晴不定,更是冷血无『情』,谁能肯定他是真的喜欢南明王妃呢?所以对待南明王妃,我们应该采取适中的手段,不去惹她,也不去拉拢她,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那是最好的。不过样子我们还是得做做,让菊妃和香妃误以为我们在拉拢南明王妃。”

“娘娘,既然你无心拉拢南明王妃,为何还要做样子呢?”

“这样做才不会哗众取宠,让人有起闲话的苗头。如今各宫娘娘都在努力拉拢南冥王妃,要是咱们不干,万一某些有心人在背后说本宫瞧不起南明王妃,然后这话又不小心的传到南冥王的耳朵里,那本宫这后宫之主的位置岂不是不保了吗?”

“娘娘高明。”

“本宫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影响到本宫的位置,东宫太子之位,本宫势必要为自己的儿子拿到。”

谁要敢做她的绊脚石,她就除掉谁。

亲们,昨天欠下一更,依依以后会补上的,呜呜呜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