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3章:非一般人

白香寒四『处』搜寻月听灵的身影,不管她怎么努力看,可就是找不到,心里的气没『处』发泄,只好找魏子明出气,“都是你,非要跟我吵,你看,人给吵没了吧?这个可恶的臭乞丐,下次见到她,我一定要她好看【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第093章:非一般人章节】。”

魏子明淡雅的笑了笑,轻和的解释,“是我故意放她走的。”

他当然知道这个小乞丐是什么時候走的,为了不让事『情』更糟糕,他只好装作不看见。

“二师兄,你居然帮一个乞丐不帮我,我……我不理你了……哼。”

“师妹,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刚才那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小乞丐,她的谈吐、胆识还有气质,都能判断得出来她绝非池中物,只是她刻意把自己扮成一个乞丐罢了,看人看事,不能只是看表面,要看本质,这样才不会被自己的眼睛给骗了。”

其实刚才那个小乞丐说的话都很在理,只是他不好怎么说,免得让香寒会更生气。不是他心里不公,而且他很清楚,这个人比他的师妹要有内涵,有气质,非一般人。

“就算她不是乞丐那又怎么样,你没听到她刚才侮辱我吗?”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样说她,这件事她无法原谅。

“你何必跟一个陌生人计较这些呢?”

“就因为她是陌生人,所以我才不能容忍她这样对我品头论足,她凭什么?二师兄,你忘了吗,我们是要问那个小乞丐的来历,问她为什么会飞影追魂,结果什么都没问到。都怪你,如果你不跟我吵,我早就从她的嘴里问出什么来了。”

“好了好,事『情』都过去了,而且她人也走了,你再气也没用,如果有缘,我们会再相见的。走吧,大师兄应该就快到了,我们赶紧去吧,要不然你就见不到大师兄了。”

“对哦,大师兄快到了,我们赶紧去回去,走。”白香寒一想到所谓的大师兄,立刻将所有的事抛到脑后,快速的走人。

好多年没能见到大师兄了,上次在大街上,她只能在暗『处』看,连句话都没能说上,这一次要好好的跟大师兄聚聚才行。

魏子明清雅的笑了笑,温文有礼的在后面跟着走,脚步虽然快,但形却不乱,依然保持着俊雅的姿态,整个人看起来很稳重,但心里却想着刚才那个小乞丐。

她到底是谁,跟逍遥宫有什么关系?

一个别致的小屋院外,一个穿着白衣长衫的中年男子正在细心的照料院子里的花草,似乎将它们当成自己的子『女』一样来看待,男子头发略显斑白,脸上有些疲『色』,还有淡淡的哀愁,虽然强『硬』欢笑,但却没能完全掩盖他的哀愁。

“师父……”风天泽推门而入,一看到院子了的人,带着敬意叫了一声。

天遥上人看到他,慢慢的将手里的瓢放下,清然的走到一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亲自倒茶,“天泽,你来啦,坐吧。”

QUAbEn5.COm全,本网

风天泽没有犹豫,坐了下来,神行自若泰然,平和的说道:“师父,您在这里住多久了,怎么都不告诉我,我好派人来侍候您。”

“我能自己照顾自己,不用什么人伺候,前几天我已经让子明和香寒来这里陪我,有他们照顾就好,你无需担心。天泽,为师已经得知你娶了新王妃,据闻你和她相『处』得还不错,她……”

然样一走。天遥上人的话还没问完,外面就传来了轻快的叫声,“师父,我回来啦,师父。”

白香寒人还在外面就大声的叫喊,打断了里面的人谈话,这让风天泽有点不悦,邹起了眉头,原本平和的表『情』附上了冰冷的气息。

他不喜欢这样被打扰。

除了师父之外,他不会和任何人如此平和的说话,或许以后还可能增加一个吧。

白香寒不知道风天泽来了,推开门之后才发现他已经坐在里面,脸上欢喜的笑容瞬间全无,显得很尴尬,很紧张,慢慢的走进来,诺诺的说道:“原来大师兄来了啊,大师兄。”

魏子明一同走了进来,温雅的打招呼,“师父,大师兄【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093章节】。”

风天泽不理他们两个,慢悠的喝自己的茶,身上的寒气尤为逼人。

“你们两个刚才去哪里了,不是叫你们不要乱跑的吗?”天遥上人轻微的训斥,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师父,徒儿和师妹到市集买了些菜,顺便给师父添加一些生活用品。”魏子明沉稳的解释,毫无半点急乱之意。

“是啊,我和二师兄出去买东西……对了师父,我们刚才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她居然会我们逍遥宫的飞影追魂,你说是不是很奇怪?”白香寒眼角的视线一直放在风天泽的身上,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好几年没有怎么近距离的看大师兄了,他还是那么有气魄,还是那么的威武。只可惜他太过于冰冷,時時刻刻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她不敢多靠近,但又忍不住的想靠近。

什么時候大师兄才可以打开心门,让她走进去呢?师父说过,谁如果能走进大师兄的心门,就可以和真正的他在一起,这是她从小就渴望的,可是大师兄太冷,每次靠近他,她都会很紧张,紧张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风天泽知道白香寒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她那点眼角的视线,但却当做没看见,不去理会。这『女』人永远都走不进他的心里,何必浪费時间去理会她,而且他根本就不想理她,甚至有点讨厌她。

天遥上人一听到有人使用飞影追魂,有些惊讶,怀疑道:“香寒,你是不是看错了,或者只是类似于飞影追魂的武功罢了?”

“师父,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二师兄吧,二师兄也看到了。”白香寒故意找话说,虽然不是直接跟风天泽说话,但总算在他面前有所表现,让他注意到她的存在。

“子明,这件事你来说。”天遥上人知道白香寒的心思,但暂時不想理会,只想弄清楚这件事。

“师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徒儿一定没看错,是飞影追魂。”魏子明恭敬的回答,说话认真拘谨。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了?”

“她一副乞丐装扮,看得出来是刻意伪装,个子娇小,大概是四尺八寸,大概十岁,为人率真坦直,个姓爽朗,有一副侠义心肠,而且看人看事颇有『独』特的见解,看得出来,此人并非池中物。”

“二师兄,她不就是那张嘴厉害点吗,你怎么把她说得那么好?”白香寒有些不快,不喜欢魏子明如此称赞那个乞丐。

“师妹,我只是实话实说,你别意气用事?”uv8l。

“哼……”

天遥上人看出了端倪,随意问了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师父,你知不知那个臭乞丐怎么说我?她把我说得一文不值,气死我了。”白香寒跟天遥上人撒娇,气得是火冒三丈。

“哦,你倒是说说,那个乞丐怎么说你?”

“她,她说我没有内涵,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什么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还说什么要我回来多看点书,把自己弄成一个有内涵的『女』人。师父,你说这个臭乞丐说话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香寒,为师平『日』教你要以诚待人,不可以貌取人,你是不是犯了这个错误?”

“我……”

白香寒无言以对,只好低着头,什么都不说,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她不说,天遥上人也看得出来,于是当场教育她,“香寒,做人不能太自傲了,你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断不可以貌取人,更不能目中无人。如果你以此态待人在先,那就怪不得别人如此说你,因为这是事实。”

“师父……我……”

“你的姓子是什么样的,为师很清楚,如果你不能改变这种心态,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这个人的确不一般,又会逍遥宫的武功,会是谁呢?”

“……”

魏子明保持沉默,猜不到这人是谁。

白香寒虽然也保持沉默,但心里却很生气,充满了怒火,恨不得把那个骂她的乞丐碎尸万段。这个该死的臭乞丐,让她在大师兄面前丢那么大的脸,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风天泽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也大概听了他们说的事,心里不屑一笑,说重点,“师父,此人会不会是师母收的徒弟?”

“为师也是这样猜测,天底下除了我们之外,就只有你师母会飞影追魂,此人极有可能是你们师母的弟子。”天遥上人『情』绪有些『激』动,脸上浮现出了喜悦之『色』。

“师父,其实徒儿一路上也是这样猜测,只是没有证据,不敢妄下断论。”魏子明微笑着,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只有一个人,鼓着一张脸,没好气的说道:“师母怎么可能会收这种人做弟子?”

如果这个臭乞丐真的是师母的弟子,那她以后岂不是要跟她同门?

不要,她不要跟这个可恶的乞丐同门。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