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4章:心性不净

白香寒意气用事看待事『情』,毫无理智,为人心高自傲,但又没有傲的资本,让风天泽更为厌恶,但却什么都不说,当她不存在,继续喝自己的茶,说自己的事,“师弟,你能否将此人的样貌画下,这样方可更好的寻人。”

“这个恐怕不行,因为她是乔装打扮,谁知道她下次会扮成什么样子?我固然可以画出她今天的摸样,但是明天,她可能会以别的样貌出现,这又说不准了。”魏子明解释道,其实是不想画。

这人不一般,他不想让她的画像贴得满街都是,如果真的有缘,自会相见,要是无缘,那就罢了。

“子明说得有理,看来要找出此人,有点困难。”天遥上人显得有些哀愁,看得出来他在心底叹息。

白香寒倒不是怎么认为,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说道:“师父,这有何难呢?那个小乞丐哟莫十**岁,大师兄是南冥王,让他下令把全城十**岁的人给抓起来,一个一个的瞧,那不就简单多了吗?只要让我看到那个人,不管她乔装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得出来。”

这话一出,不仅是天遥上人怒视着她,就连风天泽也用『阴』寒的眼神看她,但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移开,不想多看。

如果这个『女』人手中有权,那必定是仗势欺人。

魏子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只是淡然的说教,“师妹,这等扰民之事,不可为之,明白吗?”

“二师兄,虽然有点扰民,但可以找到人啊,只要找到我们想要找的人,立刻把那些无辜的人放回去,不就没事了吗?”白香寒还不知道错,依然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风天泽不想再待,于是站起来,只跟天遥上人说话,“师父,我改天再来看您,今『日』还有些事,先回去了。”

“好,我打听得知你师母曾在京都出现过,所以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以后你有事就来这里找我吧。下一次来的时候,把你的王妃也带上,师父想瞧瞧,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我的徒儿如此心系。”

“好,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寻找师母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来通知师父。”风天泽话一说完,转身就走,步伐很快,三两下就没了踪影。

白香寒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依依不舍,但又不敢追上去,只好干站的看着,总觉得大师兄今天对她的态度似乎比以前更冷了。

难道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吗?

“师父,大师兄似乎生气了。”魏子明看出了端倪,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却不明说,有所顾忌。

但天遥上人可不同,震怒的拍桌子训人,“香寒,为师让你下山是帮忙找师母,不是让你来惹是生非,如果你再给为师惹出什么麻烦,为师就打断你的腿,将你逐出师门。”v08y。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师父,徒儿哪里做错了,惹得师父如此生气?”白香寒吓得立刻跪下,但却不认错,而是问个究竟。

她没觉得自己错在哪里。

“把全城十**岁的人都抓起来,白香寒,你的心可真是够狠啊,为师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年也刚满十九岁吧,要不要把你也抓起来?”

“师父,徒儿只是为了找人,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不管你有没有其他的意思,如果你再有这种扰民损人之心,休怪为师无『情』。”

“师父,徒儿知道错了,请师父原谅。”白香寒已经没了刚才的理直气壮,此时有的只是害怕。

想不到师父会因为几句话怎么生气,难道大师兄也是因为这些话生气吗?她真的不明白,她明明说的是事实,为什么大家都生气。

魏子明不想白香寒被训太多,于是一同跪了下来,为她求『情』,“师父,既然师妹已经知道错了,恳请师父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罢了罢了,你们都起来吧。”天遥上人挥挥手,不想再计较,但心里还是做了个谱。

或许收白香寒为入室弟子是个错误的决定,她的心『性』不行。

白香寒得到师父的原谅,立刻起来,撒娇认错,“师父,徒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希望你真的能改过吧。”

“师父,你放心,我一定改。”

天遥上人没有理会她,对魏子明下令,“子明,以后你多出去走动走动,找找那个会飞影追魂的人,从她身上或许能查到你师母的下落。”

“徒儿遵命。”魏子明毫不犹豫的接下命令,但心里有点疑问,忍不住问了问:“师父,真的有『女』人能和大师兄相『处』得来吗?”

他见过那个月听灵一面,但当时站得比较远,看得不是太清楚,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怎么简单。

“或许有吧,你大师兄是个很极端的人,要么就是至寒至冷,要么就是温『情』柔水,只有走进他心门的人,才能看到他温『情』柔水的一面,其实就连为师也没见过他的温『情』柔水,他对为师只是尊敬罢了,然而要走进他的心门,恐怕比登天还难。”

听了这话,白香寒心里很不是滋味,没好气道:“师父,难道那个月听灵就能走进大师兄的心门吗?”

她多么渴望大师兄能用温『情』柔水的一面对待她,那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月听灵已经走进了天泽的心门,只是天泽在抗拒。”

“抗拒,抗拒什么?”

“一个普通的大家闺秀,见了南冥王只怕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怎么可能有胆识去接触?但如果不接触,又岂能有机会走进南冥王的心门?这个『女』人有胆识接近南冥王,可见非一般人,或许天泽是在怀疑她的身份,担心她是另有所图,所以才抗拒。如果月听灵对天泽没有半点伤害之心,只怕天泽会『爱』她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师父,我觉得那个月听灵接近大师兄一定是别有目的,一定是这样的。”白香寒不希望风天泽『爱』月听灵胜过于『爱』自己的生命,于是『硬』是要说成她别有目的。

只要月听灵对大师兄有半点不轨之心,那大师兄就不会喜欢她了。

天遥上人听出了端倪,再次训斥道:“香寒,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得胡说八道,不准你再随意污蔑南明王妃,否则这个后果,你自己负责。我知道你喜欢天泽,但是天泽不喜欢你,你和他无缘,你在他身边,只会加速他『体』内魔血的运行。”

“难道那个月听灵就不会加速大师兄『体』内魔血的运行吗?”

师父一直都说她会加速大师兄『体』内魔血的运行,不准她和大师兄在一起,她好不服。

“你心『性』不净,嫉妒心强,又心高气傲,这等品『性』是加速魔血运行最厉的东西。好在天泽不喜欢你,要不然为师就该担心了。天泽今『日』前来,气息平稳,可见魔血已经被压下,由此判定,月听灵是个不染尘埃之人。”

“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呜呜……”白香寒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哭着跑了出去。

魏子明夹在两边,好是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问师父,“师父,这样说师妹,似乎不大好吧?”

“如果继续随着她的『性』子走,只怕更加不好。香寒的心『性』大致已经定型,想要改变,只怕很难,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今只能看她的造化了。子明,你去看看她,顺便好好劝劝她吧,如果她继续任『性』妄为,他『日』必无好下场。”

“是,师父。”魏子明接下命令,快速的追了出去。

白香寒冲的跑到外面,跑了很久,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累了就停下来,在树林里乱打,以掌力将一些小树打倒,愤怒的大骂,“可恶,为什么都说我的不是,为什么?”

她自认为自己很优秀,可是师父却把她说得一文不值,气死她了。

“啊……”

魏子明追了过来,看到地上倒躺的小树,无奈的摇摇头,走过去,劝说道:“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呢?”

“二师兄,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也是心『性』不净、嫉妒心强、心高气傲的人?”白香寒此时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只顾着发愤。自的有都。

“一个人要勇敢面对自己的缺点,才能有更好的进步。师妹,你知不知道刚才大师兄为什么生气走了?”

“为什么?”

“你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透露出你的心『性』不净。大师兄虽然是个血煞魔鬼,冷血无『情』,但却是个明事理的人,虽然他不会把天下人的生死放在眼里,但也不会去做对不起天下人的事,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只是在想办法帮忙找人而已,我有什么错?二师兄,从小你最疼我了,你说,我没错,对不对?”

“师妹,你错了。”

“魏子明,我恨你。”白香寒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狂怒的往前跑,心里的气更大了。

她不相信月听灵有多好,她白香寒一定不会比月听灵差。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