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5章:南明王妃

月听灵『独』自一个人进了山谷,来到里面的小屋子,一进门就兴奋的大喊:“师父,我来看你咯。”

屋里,满头白发的丁水华听到熟悉的声音,震惊得连手中的茶杯都拿不稳,掉了下来,颤抖的看着走进来的人,眼里『激』动的泛起了泪光,忍不住冲上前,紧紧的抱着她,“灵儿,是你吗?”

“师父,是我,我回来看你了。”月听灵伸出手,一同抱着丁水华。这是师父第一次怎么『激』动的拥抱她,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灵儿,对不起,师父不该劝你去嫁给南冥王,对不起,如果你真的有个什么万一,师父一定不能原谅自己。”她一直很后悔让自己唯一的徒弟嫁给南冥王,可是事已成定局,她也没有办。

南冥王怎么可怕,她当初怎么能忍心让灵儿嫁过去呢?

“师父,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而且嫁给南冥王也不错啊,他对我挺好的。”

“他对你挺好的,真的吗?”丁水华有些费解,放开了月听灵,狐疑的看着她。

事『情』似乎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南冥王冷血无『情』,不太可能对什么人好吧?

“师父,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和南冥王相『处』得不错,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你不用替我担心。对了,师父,我给你带来了很多东西,应该够你花上几年咯。”月听灵把包袱从身上解下来,放到桌子上,然后打开,将里面的金银珠宝全部都搬出来,“师父,这些都是宫里那些娘娘送给我的,我有很多,反正也用不着,拿点来给你用,以后有空的话我再拿点出来去救济穷人。本来我是想买点吃的来,可是一路上不怎么方便,所以才没有买。”

丁水华看着桌子上那些价值不菲的珠宝,忍不住感慨,“灵儿,你真有心,师父当初逼你嫁给南冥王,你不但不恨师父,还给师父带来怎么多东西,师父真是对不起你。”

“师父,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和南冥王现在相『处』得真的很好,你不要再为这件事自责了。这些珠宝都是给你的,这套衣服不行哦,一会我还得换呢,不然回不去。”月听灵把珠宝全部拿出来之后,又将包袱里的衣服包好,重新背起来。

看完师父之后她就得换装了,不然回去的时候被那个什么罗俊武逮到,那可不好。

“灵儿,现在就换衣服吧,师父给你梳头,好吗?”

“既然师父喜欢,那我就现在换。”

“好。”

月听灵说做就做,立刻把衣服拿出来换上。

丁水华出去打了一盆水回来,给她洗把脸,然后拿起梳子,为她梳头发,“灵儿,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好好『爱』自己,尤其是要保护自己的心,不要轻易被人拿走了,『女』人的心一旦给了人,就经不起太大的伤害,不然会碎的。”

“师父,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QUaNbEn5.com全本、网

“问吧。”

“师父的年纪其实也不算大,不可能满头白丝,这满头白丝和你脸上的伤疤一定有关系吧,师父,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她一直都想问师父这个问题,可是师父不准问,所以她也没敢再问,但是今天,她又忍不住的想问了。

丁水华手震了一下,停止了梳头,眼里闪过一抹浓烈的怨恨,但很快就被她压制住,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继续梳头,清淡的说道:“灵儿,是谁伤了师父已经不重要了,师父现在只想你能过得幸福。师父无儿无『女』,当初无意中看到你被人推下水,所以才决定收你为徒,授你武艺保身。”

“我知道,推我下水的是姐姐,为了家庭的和睦,而且她后来也没做什么伤害我的事,所以我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师父,你真的不能告诉我是谁伤了你吗?”

“灵儿,等师父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别让师父为难,好吗?”

月听灵转身回来,抱着丁水华,轻柔的说道:“好,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灵儿不让师父为难。”

“灵儿,这些年来多亏有你陪着师父,不然师父这『日』子真的很难过。”丁水华像母亲一样抱着月听灵,用手摸着她的头,心里早已经把她当成『女』儿来看待。

“多亏了这些年有师父的栽培,不然灵儿的『日』子一定很无聊。”

“你这丫头,嘴巴就是甜,说的话像抹了蜜似的。”

“我的嘴甜是要看对象的,如果是我不喜欢的人,我的嘴会像是涂了辣椒,辣死他们。”

“你现在已经身为人妻,做事不能再像以前那么随便,南冥王不是一般人,没事千万不要去惹他,只要你安安分分,规规矩矩的,我相信他一定不会为难你的。如果出了什么事,记住,要真诚以待,定能化险为夷。”

“师父,这一点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回丞相府看爹娘,师父,我先走了。”月听灵站起来,拉着丁水华的手,很是依依不舍。

“好,路上小心点。”

“师父,你就放心吧,你不是说我的轻功很棒吗,如果我想要逃,恐怕没多少个人能追上得上。”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别掉以轻心了。”

“知道,师父,我走了。”月听灵挥挥手,然后往山谷外走去,看到路边有很多漂亮的野花,于是蹲下身子采摘,摘够之后,纵身一跃,身影轻飘的在山谷中飞行,很快就到了上面。

来到山谷上面的时候,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继续飞跃,从树顶上闪过,速度快如风,一般人很难察觉。

这里是城郊,人烟稀少,她自然可以用武功,但是到了离城里不远的地方,就必须得停下,改用双脚走路。

如果不需要隐瞒会武功的事,那该多好,这样一来她就可以随便走人,就连南明王府外面的陡峭山壁都不是问题。

可惜,不行。v08y。

月听灵手里拿着花,欢快的走在路上,突然听到附近传来大吼的骂声,于是停下脚步,仔细的听。

“可恶,可恶,为什么你们都这样说我,为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好了,哪里不如人了?”白香寒在气愤的大骂,边骂边走,看到路边不顺眼的野花,一脚就踩变形。

魏子明跟在后面,看到她如此的践踏花草,于是快速的闪到她前面,拦住她的去路,轻柔的训斥,“香寒,一草一木皆有生命,你何以忍心残害它们?”

听了这话,白香寒更气了,“二师兄,刚才你说我起码还是为了个人,可是现在你居然为了这些花花草草说我,你不觉得很过分吗?难道在你心里,我还不如这些野外长的花草吗?”

“师妹,师父一向热『爱』花草,要是让他知道你如此践踏花草,师父一定会气得罚你。”

“只要你不说,师父就不会知道。”

“师妹,你就不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吗?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犯错并没有什么,只要改过就好。你不要再这样任『性』妄为了,好吗?”

“不好,我今天心『情』非常糟糕,非要做点事才能发泄,你不给我踩花草,那就让我打你。”

“好,我让你打。”魏子明站着不动,让她打。

白香寒举起走,很想一掌劈下去,但又于心不忍,可是不打,她心里的气就发泄不出来,浑身难受。

突然,旁边站着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于是将手掌转向他人,劈了过来,“我不打你,我打她。”

月听灵想不到白香寒会突然出手打她,正想闪避,但有的人速度更快,阻止了白香寒。

魏子明一看到白香寒想打其他人,立刻冲过去,紧握住她的手腕,无奈的说教,“师妹,你怎么可以这样无缘无故的打人,她哪里得罪你了?”

“二师兄,你别拦我,我现在心『情』非常非常不好,你给我让开。”白香寒只想发愤,其余的根本就不在乎。

魏子明有些火大了,狠狠的甩开她,将她甩到一旁,从未严厉的训过人,但是这一次,忍不住严厉的训她,“香寒,你闹够了没有?你心『情』不好就可以无缘无故的打人,那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那是别人的事,于我无关。你越是要救这个人,我就越是要打她。”

“我不准你这样随意伤害无辜。”

“那我就先打你。”

白香寒已经失去了理智,真的动手打魏子明。

但魏子明却不闪躲,『硬』生生的吃了她一掌,闷不吭声。香的一些。

月听灵见状,赶紧跑过来,扶着他,大骂道:“你怎么那么笨啊,被打了不还手也就罢了,为什么不闪开呢?你这样子不怕被她打死了吗?”

“你……”魏子明看清了眼前的人,突然觉得她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过白香寒一眼就认出了月听灵的身份,兴奋的邪笑,“我还正想找南明王妃呢,没想到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南明王妃……”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