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6章:非礼勿视

魏子明一听到‘南明王妃’,立刻明白为什么觉得她眼熟,于是温和的行礼,“叩见南明王妃。”

“你……你们认识我吗?”月听灵睁大眼睛看着这两个人,怎么看都觉得是陌生人。

说陌生其实也不太陌生,之前她扮乞丐的时候就已经遇见过他们两个,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认出她就是那个乞丐?

要是被认出来,只怕有点惨。

“王妃,我是南冥王的师弟,叫魏子明,这是我的师妹,同样是也南冥王的师妹,叫白香寒,刚才多有得罪,还请王妃见谅。”

“啊……原来你们是小风的师弟师妹,的天啊!”这下有点糟糕了,她今天扮成乞丐的时候把白香寒说了一通,如果真被认出来,那她岂不是很尴尬?

不行,不能让他们知道她就是那个乞丐。

“小风……王妃都是怎么称呼南冥王的吗?”魏子明对于这个称呼很惊讶,不敢相信有人敢如此称呼南冥王。

“是啊,我都是这样叫他的,小风这个人外冷内热,只要用心跟他相『处』,你会发现,其实他是个好人。”月听灵一说到风天泽,脸上立刻浮现出甜甜的笑容。

“看来王妃和南冥王相『处』得不错。”

“还好啦,虽然前面吃点骨头,但是他现在对我很好,经常帮我出头呢!”

白香寒心里的怒气越来越重,尤其是听到月听灵如此亲昵的称呼风天泽时,气得火冒三丈,于是一掌就打过去,直接打到她的『胸』口上。

“啊……”月听灵毫无戒备,就这样白香寒打了一掌,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掉落在几步远的地方,口吐鲜血,一时半刻爬不起来了。

老天,这个『女』人也太狠『毒』了吧,突然的动手打人,真不厚道。

事『情』来得太突然,魏子明想不到白香寒会如此狠心的出手打人,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只好冲的跑过去,扶起倒躺在地上的月听灵,慌张的问:“王妃……王妃……”

“咳咳……”月听灵受到了伤,轻微的咳嗽,『胸』口有些痛。

白香寒『阴』森的笑着,不屑道:“二师兄,你放心吧,她死不了,我只用了两成的功力,她最多是受了点轻微的内伤。”

“师妹,你太过分了,她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你岂能下如此重手?”

“我怎么做也是为了帮大师兄查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要是她命那么软,死了就死了吧。”

“查身份就查身份,你犯不着打人吧,万一她出了什么意外,大师兄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才不相信大师兄会为了这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女』人而伤害我们同门之宜呢!二师兄,难道你不觉得堂堂一个南明王妃出现在这种荒郊野外很奇怪吗?我在怀疑她是趁着大师兄不在,偷偷跑出来跟什么人汇合,好泄露大师兄的消息,她一定是什么人派到大师兄身边的卧底。”

QuanBen5(cOM)全本、网

“你……你胡说。”月听灵受了伤,用手捂着心口,吃力的为自己争辩。

这个『女』人的两层功力就可以把她打成这样,如果用上五层,那岂不是要她的命了吗?

可怕的『女』人。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你是一个正正当当、规规矩矩的南明王妃,一个大家闺秀,那岂会『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呢?你来这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快点说。”

白香寒的分析也颇有道理,魏子明有点怀疑,于是直接问:“王妃,可否告知你来这里的目的?”

“笑话,跑到城郊来玩就是卧底,你们这罪定得也太乌龙了吧?”月听灵推开魏子明,不让他扶,气呼呼的瞪着这两个人。

她还真是后悔今天跑出来,早知道翻看『黄』历先。

“一般普通的老百姓跑到城郊来玩的确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你不是普通人,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没带任何一个随从就自己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不奇怪吗?”白香寒表『情』更为『阴』森,一口咬定了月听灵就是个卧底。

只要月听灵被盖上卧底的罪名,大师兄就不会再喜欢她了。

“我在没有嫁给南冥王之前,经常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玩,不信你可以去丞相府问问,很多人都知道。”

“丞相府的人为了护你,自然会帮你说话。快点说,你到底是谁,故意接近我大师兄有何目的,你是不是魔教的人?”

“我要是魔教的人,还会在这里跟你废话吗?”

原来不止小风一个人怀疑她是魔教的人,悲哀。

“你不说实话是吗,那我就打到你说实话为止。”白香寒又要出手打人,但是这一次却没有成功。

魏子明不给她打,阻止道:“师妹,不可再动手伤人。”

“二师兄,你今天怎么老跟我作对啊?以前我做什么你都依我的,你今天吃错『药』了吗?”

“此事非同小可,万一大师兄知道你打伤了她,而她又不是什么卧底,你怎么跟大师兄『交』代?”

“我敢肯定,她一定是个卧底,我现在就撕下她虚假的面貌。”白香寒根本不听劝,心里有一股劲,只想杀了月听灵,什么都不管。

魏子明护着月听灵,不让白香寒杀她,从不轻易生气的他,这会真的生气了,柔和的眼神瞬间变得很犀利,严肃的命令道:“不准你动她,听到没有?”

“二师兄,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吼我?你不准我动她,那我就偏要动她,我要杀了她。”

“师妹,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就不客气,我今天非杀了她不可。”

“……”

就这样,师兄妹两个人打了起来,魏子明只用一只手,『处』『处』让着白香寒。v08o。

但是白香寒却不然,招招『阴』狠,活像是要至对方于死地不可。

月听灵看了看『情』势,看得出来白香寒不是魏子明的对手,于是不管他们,带着伤悄悄离去。

但是才刚走几步就被发现了。

白香寒眼尖的看到月听灵逃走,于是飞身过来,想拉抓住她,然而因为后面有人拉着,所以只抓到了她的衣袖。

魏子明不让白香寒抓月听灵,快速的从后面拉住她,但还是没有全部阻止,让白香寒扯到了月听灵的袖子。

撕……

因为拉扯,月听灵的袖子被撕了下来,一条如『玉』的手臂立刻暴露在外,手臂上缠着的绷带跟着也露了出来。

白香寒一看到她手臂上有伤,更加强烈的指证她,“二师兄,你看,她手臂上有伤,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受伤吧,她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魏子明也看到了月听灵手臂上的伤,因为非礼勿视的关系,把视线别到一旁,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她,“穿上吧。”

“你……这……谢谢!”月听灵有些惊讶,想了想,明白他此举的用意,于是道谢的将衣服拿过来。

可是还没碰到,衣服却被人拿走了。

白香寒不想看到魏子明对月听灵怎么好,快速的把衣服抢过来,“干嘛给她穿,她可是大师兄的敌人。”

魏子明眼眸里带着犀利的警告,瞪着白香寒,然后把衣服抢了过来,亲自给月听灵披上,这时表『情』恢复了原来的柔和,“王妃,你手臂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被老虎抓伤的。”月听灵感觉到了魏子明的友好,没有把他当成敌人。

“好好的,怎么会被老虎抓伤呢?”

“我看她是在说谎吧,如果她真的是个娇柔的千金大小姐,遇到老虎必死无疑,怎么可能只是被抓伤了手臂。”白香寒又开始说些针对的话,突然眼尖的看到月听灵手臂上的守宫砂,很是兴奋,于是嘲讽道:“还说跟大师兄的感『情』好,守宫砂都还在,简直是可笑,连肌肤之亲都还没有发生,谈什么感『情』?”

太好了,大师兄没有碰这个『女』人,由此可见,大师兄并不是真的喜欢这个『女』人。

“师妹,你今天真的是太过分了。”魏子明再次训斥白香寒,对于她的言行举止非常反感。得的我么。

他第一次对这个师妹有如此剧烈的反感,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师妹,他早就不理会她了。

“我不是过分,我是在说事实,如果她跟大师兄圆房了,为什么手臂上还有守宫砂呢?二师兄,你不要对这个『女』人那么好,她是我们的敌人。”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可给人定罪,单凭一点伤还不能断定她是什么人。”

“二师兄,你就是故意要帮这个『女』人,对不对?”

“不是故意,而是一定要怎么做。你如果杀了她,要是大师兄追究起来,那你必死无疑。”

“不可能,我才不相信大师兄会因为这个『女』人而杀我呢?你没看到她手臂上的守宫砂吗,从这个守宫砂可以看得出来,大师兄并不喜欢她,我杀了她,大师兄一定不会追究的。我不管,今天我非杀她不可。”

白香寒杀意又来了,突然对月听灵出手。

魏子明只好阻止她,但还没动手,有的人速度更快。

“啊……”

亲们,今天还有一更,晚上更新哟,(*^__^*)嘻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