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7章:不是假的

风天泽突然出现,在白香寒的手掌离月听灵的头还有几寸远的時候截住了她,紧掐着她的手腕,力道之大,掐得她手腕的骨头咔咔响,痛得她整张小脸都邹了起来,“疼……啊……好疼,”

月听灵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对于他的出现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简直不敢相信,

小风不是去见师父了吗,怎么突然跑到这里了?

不管他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总之这下有救了,

魏子明看到来者是风天泽,赶紧为白香寒求『情』,“大师兄,看在同门的份上,饶了师妹这一次吧,”

“本王从来不念同门之谊,你们应该很清楚,敢动本王的人,那就是找死,”风天泽加重了力道,几乎把要白香寒的手骨捏碎了,

白香寒经不起这样的折痛,只好拼命的求饶,“大师兄,好痛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的手快要断了,大师兄,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就放过吧,”

想不到大师兄如此重视月听灵,看来她估错了,

“大师兄……看在师父的份上,就给师妹一次机会吧,好吗?”魏子明继续求『情』,还向月听灵投去求助的眼神,希望她能大人有大量为白香寒求『情』,

月听灵接到了魏子明求助的眼神,虽然很看不惯白香寒的所作所为,但毕竟是同门,以后还有相见的時候,想了想,还是决定为她求『情』,“小风,算了吧,就当是不打不相识,好不好?”

“不好,”风天泽放开了白香寒的手,转而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起来,杀气很重,

“啊……”白香寒用力的去掰开掐着她脖子的手,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掰不开,呼吸越来越困难,差点就要窒息了,

“大师兄,看在师父的份上,饶了师妹这一回吧,好吗?”魏子明见状,着急的求『情』,继续向月听灵投出求助的眼神,

月听灵知道劝不动,只好想办法,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于是两手捂着肚子痛叫,“啊……好痛,”

风天泽一听到她的痛叫声,立刻把白香寒丢掉,赶回来扶着她,着急的问:“灵儿,你怎么了?”知了看灵,

“我……我胃痛,”她撒谎道,心里暗自跟他道歉:小风,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你今天没有按時用膳吗?”他气愤而又心疼的训斥,看到她身上披着的是魏子明的衣服,有点不爽,于是就把衣服给拿下来,『脱』下自己的外衫给她披,

他不喜欢看到她身上其他男人的东西,就连气味也不行,

“我……我早就跑出来玩了,到现在什么都没吃,所以……”她没敢告诉他白香寒打了她一掌的事,如果这个時候说出来,只怕白香寒必死无疑,

她不是同『情』白香寒,只是觉得她罪不至死,

QUaNbEn5.com【全本5】

“好好的,你跑出来干什么?出来也不带些随从,万一遇到危险呢?”他依然愤怒的训斥,但语气中的关心却很浓重,任谁都听得出来,

他回到宫找她,这才知道她『独』自一个人跑出宫了,于是立刻出来寻找,询问了附近的一些人才知道她经常会跑到这里玩,这才找了过来,还好他及時赶来,要不然她这小命恐怕就没了,

“我以前经常自己一个人跑出来玩,也不见得遇到什么危险啊?小风,你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我可以保护自己的,”她稍微的撒娇,像个小鸟依人的『女』人,

“如果刚才我来迟一步,你是不是就该去见阎王了?”风天泽眼神变得很犀利,瞪着一旁只剩半条命的白香寒,浑身都是杀气,眼眸慢慢的冒出红光,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要杀她的人,

魏子明一看到那双如火般的眼神,深知大事不妙,立刻提高警惕,做好应战的准备,这是血煞魔鬼来临的预兆,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白香寒稍微的躲在魏子明的身后,大口大口的喘气,看到那双可怕的眼神,吓得两脚发软,原本对风天泽有的『爱』慕之意,此時此刻全都变成了惧意,生怕他把她给杀了,她一直以为大师兄会顾念一点同门之谊,看来她错了,所谓冷血无『情』的血煞魔鬼,不是假的,

月听灵看到风天泽的眼神不对,立刻投入他的怀抱,温暖的抱着他,轻柔的安抚他的『情』绪,“小风,别生气了好不好,有我在呢,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呀,别生气,你生气的话,我会心疼的,不生气哦,”

轻柔的哄声,让风天泽眼里怒气慢慢消减,最后恢复平和,不但没了刚才的血煞魔气,反而有种温柔的味道,轻声的回应怀里的人,“好,我不生气,”

“……”

魏子明看到这一幕,把警惕给收了回来,满脸的震惊,想不到月听灵可以安抚得了风天泽『体』内的魔血,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白香寒同样也看到了这一幕,虽然有点吃惊,但更多的是嫉妒,嫉妒月听灵可以和风天泽那么亲近的相『处』,更嫉妒她能和温『情』如水的风天泽相『处』,

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待遇相差那么远?

风天泽根本不理会旁边的两个人,只顾月听灵一个,看到她手臂上的衣袖没了,于是拉起她的手,看着她手臂上的伤,发现伤口没有裂开,这才放心,“还好伤口没裂开,不然就麻烦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手上的那颗守宫砂让他看得很是顺眼,看了之后心『情』特别好,

月听灵微微一笑,担心事『情』会有变卦,打算赶紧离开,“小风,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好,”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将她横抱起,直接离去,看都没有看旁边的两个人一眼,当他们是空气,

月听灵对后面的魏子明摆了个ok的手势,再眨了眨眼睛,然后眯着眼睛笑了笑,最后窝在风天泽的怀里,不再乱看,

魏子明虽然不知道那个是什么手势,但他却能读懂她眼神里的意思,她是在跟他说没事了,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安抚得了南冥王身『体』里的魔血,就连师父也不行,但月听灵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可以,

她,不简单,

白香寒怒视着风天泽离去的方向,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她才开始发泄心里的愤怒,“可恶,大师兄怎么可以为了那个『女』人杀我,他怎么可以?”

魏子明依然还在看着月听灵消失的方向,脸上有着很柔和的笑容,看得白香寒更嫉妒了,于是用手把他给拉回来,大骂道:“二师兄,你看够了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师妹,今『日』之事,你可知错?”魏子明收住脸上柔和的笑容,转而严肃的训人,

“我何错之有?”白香寒理直气壮的反问,到现在都还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你到现在还不知错吗?”

“我没错,我刚才所做的事都是为了帮大师兄查清楚月听灵的身份,没想到大师兄不但不感『激』我,还要杀我,真是气死我了,”

“师妹,刚才大师兄在关心南明王妃手臂上的伤,可见这个伤大师兄早已知『情』,大师兄能怎么快的找到此『处』,证明有很多人都知道南明王妃会来这里,把事『情』分析分析,好好想想,你刚才所说的那些可疑之『处』,现在已经完全不可疑了,”

“那守宫砂呢,守宫砂还在呢,大师兄根本就没碰这个『女』人,”

白香寒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风天泽喜欢月听灵的事,心里是嫉妒羡慕恨,恨不得把月听灵千刀万剐,

她从小就喜欢大师兄,喜欢他的威严,喜欢他的气势,喜欢他的强大,可是她又害怕他的冷漠,害怕的残酷,害怕他的无『情』,这种想『爱』又不敢『爱』的滋味,真的好难受,

魏子明听得出来白香寒语气中带着的嫉妒和恨,对她感到有些心寒,该劝的也都劝了,此時已经是无话可说,只好不再多劝,“师妹,该说的道理我已经都跟你说了,受于不受,全在于你,切记,莫在伤南明王妃,否则今天的好运不会再有,”v2fl,

“二师兄,从小你最疼我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你要我帮你什么?”

“你知道我喜欢大师兄,你撮合我跟大师兄好不好?我要取代月听灵,成为大师兄身边的『女』人,”

她一定能像月听灵一样,在大师兄发怒的時候安抚他,

“你取代不了月听灵,”

“为什么?只不过是说几句哄人的话,有什么不可以的,哄人我也会,”

“你当真以为几句哄人的话就能安抚得了大师兄吗?师妹,你别太天真了,就如师父所说的,你心姓不净,嫉妒心强,心高气傲,待在大师兄身边,只会害了他,走吧,我们出来已经够久了,回去吧,”

魏子明把话说得明白一些,说完就走,不再像以前一样随着白香寒的姓子走,

有些人的确不该宠,越宠越坏,所以从今天开始,他不会再随着白香寒的姓子走,

“你不帮我,那我自己想办法,哼,”白香寒还是不放弃,非要取代月听灵不可,

总有一天,她会成为大师兄身边的『女』人,赢得他温『情』如水的宠『爱』,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