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02章 我欲只手补苍天

叶灵絮絮叨叨的话把叶羽拉回了现实,少年丧母的他久违妈妈所能带给他的这种温馨的感觉,他只觉喉头有些哽咽,眼睛不自觉的红了。

泪水?看到叶羽眼角滚下的泪珠,叶灵却感到一阵狂喜——不哭、不闹、不笑、不跳,守着活死人般的儿子挨过了十四年,这突如其来的泪水对她的冲击可想而知,她似乎看到了活蹦乱跳的儿子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

“羽儿,娘就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叶灵注视着**的儿子,饱含着她多年的辛酸与无尽的期待的泪水,大颗大颗滴落到叶羽的脸上、滑进他的嘴里。

叶羽自然体会不到叶灵此时的激动,可嘴里那咸咸的感觉让他清楚的意识到——我能看见东西了,我能听到声音了,我能闻到气味了……

看着儿子脸上自己的泪水,叶灵不好意思的伸手轻轻擦拭着,下意识的,叶羽想抓住这个“新任妈妈”的手,可他悲哀的发现除了那最基本的条件反射,他依旧是个活死人。

知晓了自己的处境,叶羽终于体会到了哭笑不得的感觉——我说老天爷,你故意玩我是不?如果此时有阿拉丁神灯可以让他实现三个愿望,叶羽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冲上凌霄宝殿,劈头盖脸的大骂那个因为和天蓬元帅争风吃醋而逼着人家跳槽,最后把人家赶到猪窝里的衰人一顿……

这一夜,母子二人相依相偎,辗转反侧,叶灵睡不着,那是因为兴奋,她从来没有觉得人生像今天这样有意义过;叶羽也睡不着——沉睡了十四年他要是还能睡着才是怪事。

睁眼、闭眼不受他思维的控制,叶羽在祈祷着眼皮不要阖上的同时通过那有限的空间尽可能多的了解着当下的新环境——这样争分夺秒,在叶羽的人生中还真是头一次。

这绝对不是他所熟悉的现代化社会:屋子里很空旷、很简陋,透过挂在床四周那打着补丁的红色的斗帐,叶羽只看到了一古色古香的瑶琴——这“新妈妈”看来还真是个妙人啊。

能培养出母亲这等有气质的美女,这应该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所能办到的吧?可这屋子咋就一点也不像世家大族那些小姐太太的闺房啊,别的不说,你好歹得配置点像样的家俱不是?

这时候,他脑海中冒出了一个问号——以这个家现在的境况,母亲哪来的钱维持自己这个“药罐子”?还有,老妈絮叨了半天咋没听她提起那便宜老爹啊?

难不成我过了十几年孤儿寡母的生活?即便是开放的二十一世纪,女人有了一定的经济独立性,单亲妈妈都非常不容易,更不要在这个年代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母亲这些年的辛酸可想而知,他彷佛看到了一个无助的小女人十四年如一日,含辛茹苦的抚养着“白痴”般的儿子……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ngliuxieyi/3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