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02章 我欲只手补苍天

叶灵絮絮叨叨的话把叶羽拉回了现实,少年丧母的他久违妈妈所能带给他的这种温馨的感觉,他只觉喉头有些哽咽,眼睛不自觉的红了。

泪水?看到叶羽眼角滚下的泪珠,叶灵却感到一阵狂喜——不哭、不闹、不笑、不跳,守着活死人般的儿子挨过了十四年,这突如其来的泪水对她的冲击可想而知,她似乎看到了活蹦乱跳的儿子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

“羽儿,娘就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叶灵注视着**的儿子,饱含着她多年的辛酸与无尽的期待的泪水,大颗大颗滴落到叶羽的脸上、滑进他的嘴里。

叶羽自然体会不到叶灵此时的激动,可嘴里那咸咸的感觉让他清楚的意识到——我能看见东西了,我能听到声音了,我能闻到气味了……

看着儿子脸上自己的泪水,叶灵不好意思的伸手轻轻擦拭着,下意识的,叶羽想抓住这个“新任妈妈”的手,可他悲哀的发现除了那最基本的条件反射,他依旧是个活死人。

知晓了自己的处境,叶羽终于体会到了哭笑不得的感觉——我说老天爷,你故意玩我是不?如果此时有阿拉丁神灯可以让他实现三个愿望,叶羽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冲上凌霄宝殿,劈头盖脸的大骂那个因为和天蓬元帅争风吃醋而逼着人家跳槽,最后把人家赶到猪窝里的衰人一顿……

这一夜,母子二人相依相偎,辗转反侧,叶灵睡不着,那是因为兴奋,她从来没有觉得人生像今天这样有意义过;叶羽也睡不着——沉睡了十四年他要是还能睡着才是怪事。

睁眼、闭眼不受他思维的控制,叶羽在祈祷着眼皮不要阖上的同时通过那有限的空间尽可能多的了解着当下的新环境——这样争分夺秒,在叶羽的人生中还真是头一次。

这绝对不是他所熟悉的现代化社会:屋子里很空旷、很简陋,透过挂在床四周那打着补丁的红色的斗帐,叶羽只看到了一古色古香的瑶琴——这“新妈妈”看来还真是个妙人啊。

能培养出母亲这等有气质的美女,这应该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所能办到的吧?可这屋子咋就一点也不像世家大族那些小姐太太的闺房啊,别的不说,你好歹得配置点像样的家俱不是?

这时候,他脑海中冒出了一个问号——以这个家现在的境况,母亲哪来的钱维持自己这个“药罐子”?还有,老妈絮叨了半天咋没听她提起那便宜老爹啊?

难不成我过了十几年孤儿寡母的生活?即便是开放的二十一世纪,女人有了一定的经济独立性,单亲妈妈都非常不容易,更不要在这个年代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母亲这些年的辛酸可想而知,他彷佛看到了一个无助的小女人十四年如一日,含辛茹苦的抚养着“白痴”般的儿子……

突然间,身边这个女人被他提到了和他父亲同等重要的地位——这就是我的妈妈,如果我能变成正常人,我将用我的一切为她打造一片大大的天下。

枉入红尘若许年,我欲只手补苍天!

从来没有过人生目标的叶羽突然间有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夜色渐深,忙活了一整天的叶灵紧靠在儿子身边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鼻息间萦绕着女人那淡淡的体香,作为一个“过去”的成年人,叶羽心里有了丝丝异样的感觉,突然他意识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母亲如此不避嫌疑,我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

天蓬元帅都能穿越成猪,男人穿没了那话儿也不是什么奇事吧,那数之不尽的同性恋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想到自己身上的把柄变成了漏洞,虽然只是少了那么一小点,叶羽却急出了一身冷汗——头可断、血可流,JJ千万不能丢啊。

内视一番,叶羽终于确定自己还算是男人海洋中的一粒小石子。

放宽了心思,新的问题再上心头:十四岁了还跟妈妈睡在一起,开放的二十一世纪这也不多见,更遑论这年代乎?

我脑袋是不是让驴啃了,怎么变得这么蠢?我合法的身份是“植物人”好不?老妈抱着我跟抱着个枕头有什么区别?更何况她应该是为了更方便的照顾我吧。

殊不知叶羽只猜对了一半,有些事情任他聪明绝顶也是绝对猜想不到的。

叶羽所料不错,他的确出身于一个大家族,至于大到什么程度,只YY着家有良田千顷的他根本无法想象。

既然要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很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时代:

这是中国的封建王朝时代不错,然而却不是唐宋元明清,甚至不是叶羽所熟知的五千年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这是一个“变异”了的大梁王朝。

梁太祖朱桓乃前朝大将,是时天子年幼,朝廷积弱无力维持全国大一统的局面,举国上下烽烟四起,手握重兵的太祖顺时而动,谋国窃位,定国号为梁。

太祖得国不正,可他时机瞅得准,天下初定,各地高门大阀、各路诸侯不管真心归附也好,心存不臣之心也罢,名义上已是大梁的臣子。

以太祖之雄才大略,他又岂能看不出其中的猫腻?可他总不好明目张胆的将这些降将一股脑的全砍了吧?如此不留余地以后谁敢跟你?如果真要杀,满朝上下还能留下几个人?更何况……

朱桓父子,两代皇帝,苦苦经略几十年,太宗皇帝已然垂垂老矣,大梁国歌舞升平的表象之下却是暗流涌动——北有突厥虎视中原,弹丸高丽搅风搅雨,南有蛮荒作乱,瘴气横行,民不聊生。

如果说外侮尚不足惧,那内忧则诚可怕矣。

时有民谚,七姓臣,无冕王。

范阳卢氏,太原王氏,清河崔氏,河东裴氏,赵郡李氏,吴郡陆氏,博陵柳氏。

这七大士族,他们为聚敛财富,大肆兼并土地;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们在朝中网罗党羽,朝廷的清要官职几乎全部由七姓子弟担任。

这是大梁真正的贵族,他们自恃血统高贵,绝少与外姓通婚,皇族朱家除外,时人最大的荣耀乃是娶七姓女或嫁七姓男……

叶羽是幸运的,他攀上了河东裴氏这棵高枝,裴家现任家主、当朝中书令兼太子太师裴嵩是他的亲爷爷;然而他又是不幸的,说的好听些他是庶出,其实他连这个“级别”都够不上啊。

叶灵姿容秀丽、气质高贵,可却是娼妓出身,纵使只卖艺不卖身,贱籍终归是贱籍,像裴家这种高门大阀连一般人家的女儿都瞧不上眼,又怎会待见她?在裴府,她充其量就是二公子裴弘睡过的女人……

年少的裴弘风liu倜傥,放浪形骸,在叶羽还在YY时,他就已经着手领着一群狗奴才调戏良家妇女了。

流连于青楼楚馆,沉醉于那被称为英雄冢的温柔乡,裴弘的日子优哉游哉,羡煞旁人啊。

出道不久,羞羞答答的叶灵脸上那哀婉的神色让二公子惊为天人。

当时恰有一外放官吏,为了自身的前程,他急于攀上裴家这棵大树,苦于没有门路的他看到二公子的神魂颠倒,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花重金为叶灵赎身,亲自送到裴弘的手里……

“灵儿,我一定会纳你为妾的。”**一番剧烈运动,志得意满的裴二公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裴嵩的正牌妻子卢氏,也是响当当大户人家的小姐,她怎么可能允许儿子收一妓女在房?听了儿子的提议,捶床大怒,要不是因为叶灵怀孕的消息传出,她早被扫出了裴府的大门……

有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就在叶灵挺着大肚子抹眼泪时,裴弘迎娶了太原王氏的女儿为妻。

叶灵不知道这雍容华贵的新媳妇进门,才是她真正苦难的开始……

新书上传,各位同仁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