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10章 驱毒

人是善与恶的矛盾体,无论多么好的人,他骨子里也有恶的一面;再怎么十恶不赦的魔鬼,他也有善良的时刻。

行善还是为恶,关键是看哪个他占据主导地位。

对于叶羽来说,前世的他吊儿郎当,很有随遇而安的潜质,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无论环境如何改变,深入到骨子里的个性是不会变的。

在十七载格物的大环境下,他体内那泊泊然、绵绵然的真气的形成,主导因素就是他的性格——偶尔有那么一点的小坚持,更多的却是随遇而安,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孤注一掷、不惜一切代价的站起来,我们姑且将这股气息称作善。

可看到母亲遭人毒打,想到母亲这些年的苦难,他心底积聚满了愤怒的火焰,为了给母亲劈开一条路,他要疯狂的杀戮,在这充满兽性气息的执念的主导下,为了母亲,他要不计一切后果站起来,我们可以将这股气息称之为恶。

在报亲恩的执念下称之为“恶”的气息占据了上风,叶羽马上就能站起来了,可就在这关键时刻他脱力了,此消彼长,随遇而安的“善”却不愿就此蛰伏,他要重新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

那个为了母亲的“恶”执着,而那个祥和的“善”强大,两股气息势均力敌、难分胜负,这才有了刚才意识的自闭……

王夫人给叶灵道歉,那是绝对的黄鼠狼给鸡拜年,这人参紫米粥虽然很有营养,可王夫人却在里边加了一种极其不营养的东西——午夜夺魂丹

午夜夺魂丹,顾名思义,午夜夺魂,你早上吃,还能活九个时辰,要是中午吃,也就能活六个时辰,可如果你要午夜之前吃,那么恭喜你,你马上就可以挂了。

此药乃太原王氏家族的秘药,没有解药不说,服之必死,王夫人动用这等“灵药”主要是想吃羊肉还不想惹身骚……

叶羽能左右药性,乾坤挪移,他体内的两股真气,均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此刻同仇敌忾,一致对外,他自然恢复了意识。

叶羽绝对不相信叶灵会给他下毒药,当他品出这粥里含有人参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人想陷害自己或老妈。

老妈有这等大补的东西,她肯定舍不得吃,一定会全部喂给我,想到这儿,叶羽突然高兴起来,只要母亲没事就好……

叶羽不知道世间有午夜夺魂丹这等奇药,通过自己经脉中毒性的活跃程度,他理所当然的把它当成了服之即死的烈性药,看到母亲神色如常,加上先入为主的想法,他也就没有太在意。

当晚午夜时分,叶灵突然觉得腹痛如绞,在她还没来得及思考的时候,口鼻已经溢出了鲜血,此刻她如何不知着了王夫人的道?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叶灵绝望了,她呆呆的看着躺在**的叶羽,我可怜的孩儿,要是娘不在了有谁来照顾你?

这时她又想到羽儿也喝了那碗粥,难道羽儿他……

棒伤未愈加上中毒之后的全身无力,叶灵艰难的抬起胳膊,她要看看儿子到底怎么样了,可她手指还没碰触到叶羽的口鼻,整条手臂已经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妈!叶羽不傻,看到叶灵这个样子,他如何不知道这是中毒的先兆?看着母亲那软绵绵的手臂,叶羽在心底生出一声惊天的呐喊。

邪魅!叶羽的眼睛突然变成了血红色,浑身充盈着无穷力量的他毫无征兆的坐起了身子,顾不上叶灵臀部的棒伤,叶羽扳过老妈的身子,双手按在了她的小腹上,雄浑的真气直透胞中。

督、任、冲三脉皆起于胞中,同出于**,然后别道而行,分布于腰背胸腹等处,因此医家称此三脉为“一源而三歧”。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毒药,可从它发作到母亲意识丧失仅仅数息,叶羽哪敢等闲视之?他要让自己的真气在最短的时间内灌注老妈全身。

奇经八脉互相勾连,错综贯穿与十二正经之间,叶羽打算的挺好,可他忽略了一件事——叶灵体内经脉郁结了十之七八。

糟糕!感受到真气的阻塞,叶羽当真急出一身冷汗,夜色昏黑,可叶羽却能看清老妈臀部渗出的黑血,他知道毒素经过近九个时辰的扩散,已然遍布全身。

时间就是生命,叶羽想强行打通老妈受阻的经脉,可他也清楚这样只会有一个结果——老妈全身经脉爆裂,在此间不容发的时刻,叶羽一只手留在老妈的小腹处,另一只手游走于她全身各处穴位……

叶羽很清楚,采取这个笨办法,他真气的利用率也就十之一二,可他有其他的选择吗?就算是拼掉一身功力,也要让母亲活下去,这是叶羽此时唯一的念头……

晨曦中叶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觉到一双手分别按在她的胸口和小腹处,这到底是谁?猝然心惊的叶灵想要站起身来,这时她看到了赤着上身犹似雕像般默默的坐在她身旁的叶羽。

羽儿?看到儿子竟然坐了起来,叶灵感到一阵狂喜,这一刻她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突然觉得她的人生充满了色彩。

冰冷、僵硬,触摸到叶羽的身子,叶灵全身一震,眼泪刹那间淌了下来。

“羽儿,你不能死啊!”叶灵想唤起自己的儿子,可她发现她的喉咙竟然发不出声音,她没有在意这些,她摸索着叶羽的身子,想要搞清楚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羽儿还活着?感受到叶羽那微弱的心跳,狂喜第二次冲击着她的心田,“羽儿,娘就知道你不会丢下为娘的。”

轻轻舒缓着叶羽那僵硬的关节,待他躺下后,叶灵抱住叶羽的同时将被子紧紧的裹在了他们身上——她要为儿子取暖。

昨天晚上的事情渐渐的浮现在叶灵的脑海,她知道是儿子救了她的命,饱含着深情的热泪再次弥漫了她的眼睛……

叶灵哑了,她毫无征兆的哑了,可偌大一个家族又岂会在乎一个贱籍的死活?当然,王夫人是个例外,她听到这个消息久久没有说话,午夜夺魂丹的毒性她太清楚了,不要说一个人,就是十头牛也不能幸免,叶灵是怎么活下来的?

王夫人毕竟是王夫人,眉头一皱,又是一条毒计上心来……

有些女人,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就算是死了也会被别人的唾沫星子喷上一通,更不要说侥幸不死的。

青楼习气不改,不守妇道,意图勾引少爷……不到一天工夫,叶灵的“光荣事迹”已然传遍了裴府的每一个角落。

无语问苍天,苍天不语;俯首向大地,大地沉默,背负着莫大的冤屈,在别人的唾沫星子里,叶灵拖着遍体鳞伤的躯体默默的照顾着她的儿子……

凌云还要说几句,首先还是鸣谢,感谢风liu小猪122同学的打赏,除了更精彩的章节凌云实在无以为报。

第二,就是要说说剧情,第一卷到此为止,猪脚是时候醒过来了,第二卷的卷名已经想好,就叫《枉入红尘十七年,我欲只手补苍天》,也该来一个小**了。

第三,下周登上“二级分类频道推荐”,兄弟们多多支持哈,推荐票、收藏,凌云绝不挑食。

最后就是说说凌云今天考试的问题,就一句话,听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