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11章 龟息与胎息

羽儿,你到底怎么了?看着躺在**的叶羽,叶灵不知道淌下了多少眼泪……

如果说叶羽死了,叶灵却能感觉到他那微弱的心跳以及比平时略低的体温,可说他活着吧,他却不似之前那般时不时的睁开眼睛,静静的躺在**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叶灵自然不知道叶羽是因为真气损耗过剧而进入了一种介于龟息和胎息之间的无意识状态——若叶羽体力充沛,精神健硕,他完全可以进入龟息的状态,炼精化气,达到内家高手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可由于他没有任何运动,肤柔骨脆,体内精血严重不足,他必须借助自然之气才能保持身体精、气、血的平衡。

也得亏如此,要不然看到儿子气息全无,叶灵还不得哭死?

六天了,整整六天了,没有人知道叶灵是怎么熬下来的,叶羽能暂时压下她体内午夜夺魂丹的毒性,却不能迅速治愈她的外伤。没有了那祥和气息的濡润,寒冷成了叶灵最大的敌人——她那本就没有结痂的伤处冻裂了……

叶灵想给儿子找大夫,可在有心人谣言的蛊惑下,下人们避她唯恐不及,又有谁敢堂而皇之的同情她?没出过家门、走不了路又讲不了话的叶灵只能以泪洗面,然而她无时无刻不在为儿子祈祷着。

满天神佛不开眼,每天早晨她都期盼着儿子能睁开眼睛,可迎接她的每次都是失望——叶羽只能喝水而吃不下任何东西却没有丝毫生命消亡的迹象,这恐怕是叶灵最大的慰藉,在执着的相信儿子一定不会有事的同时,她匍匐着喂儿子喝水、照顾他的起居……

“羽儿,你冷吗?”叶灵抚mo着盖在叶羽身上的薄被,不能说话的她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滚,“你放心,有娘抱着你,你不会冷的。”尽管自己身上冰冷冰冷的,可叶灵还是情不自禁的抱紧了叶羽。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难道是好心人给自己送饭来了?这几天叶灵身子不方便,可天无绝人之路,每当她听到敲门声总能在门口看到数量不多的饭菜,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给自己送饭的人。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像叶灵这样的女人更容易记住别人对她的好,她艰难的爬下床,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了房门。

“叶美人,受这么重的伤还能爬这么快,你是不是想本大爷了?”王副管家一脸**笑的站在门口,看着叶灵臀部渗出的鲜血,他那张老脸笑的更**荡了。

叶灵一脸愤怒的看着王副管家,她想快速关上房门,可惜却被王副管家挡住了。

“小美人,勾引少爷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跟本大爷还见外什么?”王五挤进门来,他不怀好意的蹲下了身子。

叶灵被王副管家这话激的泪眼婆娑,她想甩他一个耳光,可都说吃一堑长一智,王副管家这么精明的人,他怎么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呦,叶美人,你的手怎么都冻烂了?你知不知道本大爷好生心疼?”王五抓住了叶灵那长满冻疮的手,他故作惊讶的说道。

不能说话又抽不回自己的手,叶灵“咿咿呀呀”的尖叫起来。

“叶美人,不要白费力气了,今天是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府里的家丁、丫鬟们都在寿园那边伺候着呢,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王副管家得意洋洋的看着惊恐万分的叶灵,他太感谢自己那张脸了——裴家可是响当当的大户人家,此刻更是高朋满座,宾客云集,管事的主子哪敢让王五这“上不得厅堂”的老脸去给裴府抹黑?

叶灵绝望了,她另一只手毫无章法的胡乱拍打着,王五这狗娘养的似乎是抱着猫戏耗子的心态任由叶灵的巴掌落到他的手臂上,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她。

“姨娘!”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叶灵和王副管家下意识的转过脸去。

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瘦骨嶙峋,狼狈不堪,她那满是裂口的冻得馒头似的小手捧着一只小碗。

嫣儿?叶灵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穿着跟叫花子似的女孩,原来那每天给自己送饭的好心人就是嫣儿,自从那日的“诽谤”事件过后,叶灵虽然见不着嫣儿,可却知道她被王夫人逼着去做苦工了。

看到嫣儿那瘦削的脸庞,叶灵就能猜到她这几年的生活——她恐怕比自己更苦吧?在这种情况下,她却还不忘给自己送吃的东西,叶灵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

看到姨娘流泪,嫣儿抛下手中的小碗,她扑上前来,疯狂的厮打着王副管家。

“臭不要脸的,你竟然敢打大爷我?”

王副管家哪能不认识嫣儿?由雪儿小姐的贴身丫鬟被“贬到”厨房做苦力,在王夫人的授意下,他们夫妇可没少折磨她——挨打挨骂不说,脏活累活全是她一个人做了。嫣儿年轻貌美,楚楚动人,王副管家这等“上好**民”能不怜香惜玉?可王郑氏她也不是吃素的啊,每天“贴身”虐待着嫣儿,王副管家找不着机会。

在王郑氏的**下,没过多长时间嫣儿就变成了一个小乞丐,王副管家自诩裴府的半个主子,此时的嫣儿哪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然而王五这老混蛋却没忘记夫人的嘱托,他自然而然的和妻子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

嫣儿性子倔强,宁折不弯,她不是没想过逃走,可裴府势力庞大,又有谁敢收留裴府的逃奴?被人抓回来就是往死里打……

此刻王副管家正欲火高涨,见脏了吧唧的嫣儿竟然敢破坏他的“好事”,焉能不怒?他甩手一个耳光就把嫣儿打了一个跟头。

看了倒在地上的嫣儿一眼,叶灵低头狠狠的咬在了王副管家的手背上——心里积聚了太多的委屈与怨恨,此刻王副管家的手臂似乎成了她发泄的突破口。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臭娘们,你他妈的找死!”看着手背上涌出的鲜血,王五彻底的怒了,他抡圆了巴掌就向叶灵的脸上抽来。

“滚开!”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胳膊,王副管家头也不抬的骂道……

第一,还是鸣谢,感谢风liu小猪122同学的再次打赏~~

第二,登上了“二级分类频道推荐”,凌云心里很高兴啊。

第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