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12章 睡狮初醒

看到抓着王副管家胳膊的人,叶灵彻底呆住了,她哆嗦着嘴唇任由眼泪汹涌而出。

寒风凛冽,眼前的俊秀青年却只穿了一条睡裤,光着上身,赤着双脚,长发披肩,更雷人的是他随着王副管家的动作,弱柳扶风般左右摇摆着,可他那双邪魅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王五。

这人不是叶羽是谁?

“叶灵,你够本事啊,勾引少爷不算,竟然在屋里养起了小白脸。”王副管家虽然知道叶灵有一个儿子,可那是全族公认的白痴,他怎么可能醒过来?王五理所当然的把叶羽当成了叶灵的奸夫。

人怎么能长这么帅呢?看着叶灵那深情款款的样子,王副管家好似喝了几十升陈年老醋,羞怒交加之下,他抡起那刚被叶灵咬过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叶羽的胸口。

嫣儿依稀认出了叶羽,看着他那“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想到王副管家拳头上的力道,小妮子突然闭上了眼睛;至于叶灵,到现在为止,她依旧痴痴呆呆的,那双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叶羽的脸庞。

似乎听到了王副管家的惨叫声,嫣儿惊诧的睁开了眼睛,这怎么可能?看着倒飞出去倒在地上呻吟的王副管家,她心底充满了疑惑,接着她看到了更令她难以置信的一幕——叶羽虽然摇摇晃晃的跟个不倒翁似的,可他走起路来却异常迅捷,眨眼间他就骑到了王副管家的身上。

想到这个混蛋调戏老妈,叶羽双拳灌注着雄厚的真气毫无章法的擂在王五的身上、脸上……

不要说王五不懂内功,就算是一流高手,也不一定承受得住叶羽这庞大的真气,第一拳,叶羽就打废了王副管家的内脏,口鼻溢出鲜血眼瞅着是活不成了。

叶羽没有虐尸的癖好,可看到老妈受人欺负,睡狮初醒的他本来就有三分邪气,王副管家口鼻溢出的鲜血勾起了他对以前的回忆,他渐渐的失去了理智,这一刻,他不是人而是野兽,他要疯狂的杀戮,他要把欺负他们母子的杂碎全部撕成碎片。

可怜王副管家,没泡到妞不说,死了都不得安宁——尸体都快被叶羽**成“橡皮泥”了……

嫣儿何曾见到过这种景象?看着欺负自己的恶人“伏法”,她纵使有些快意,可看到叶羽身下那“乱糟糟”的尸体,她更多的是恐惧;叶灵回过神来,看到如颠如狂的叶羽,想到那日被他抓烂的床单,叶灵却充满了担忧,她忍痛爬起来扑到了儿子的身上。

叶灵清楚叶羽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她,可作为一个母亲,她只希望儿子能平平安安的,她紧紧的抱住叶羽希望能唤回他的理智。

叶羽太熟悉叶灵的气息了,他扭过头来看到的却是老妈那布满泪痕的俏脸,叶羽只感觉内心一颤,柔情压下了邪魅,他那血红色的眼睛渐渐褪色。

“羽儿,你的眼睛怎么了?”叶灵轻轻的抚mo着叶羽的脸庞,她想表达这个意思。

“妈……”

ma这个音,是人声带构成最容易发出的音之一,十七年的时间虽然没有说过一句话,可他这话倒也说得字正腔圆。

在大梁朝虽然有妈妈这个叫法,可它却不是母亲的意思,叶羽是按照从前的习惯叫的,而叶灵却是没有在意叶羽的称呼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紧张的关注着儿子的眼睛,恢复正常的叶羽那儒慕的眼神让她喜极而泣。

“妈,你…冷…吗?我…抱…着…你!”叶羽紧紧的将叶灵抱在怀里,他话虽然说得很不利索,可对真气的操控却是异常“麻利”。叶羽清楚老妈身体的状况,他的真气气囊般将叶灵包裹起来。

听到叶羽这话,叶灵才注意到叶羽的“扮相”,还没等她有什么表示,那春天般暖洋洋的温煦感已经遍布了她的身周,这祥和的气息让她想起了从前的日子,看到自己的儿子终于醒了,叶灵不自觉的笑了。

作为一个母亲,她的爱是最无私的,她对儿女的要求实在少得可怜。

这时候,叶灵看到了不远处瑟瑟发抖的嫣儿,这妮子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她正望着王副管家化作的肉泥发呆……

“你是…嫣儿?”叶羽将叶灵抱到**,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嫣儿跟前,这女孩前后的变化太大了,直到叶羽撩起她那乱蓬蓬的头发,他才依稀认出了曾经那张可爱的娃娃脸。

嫣儿没有说话,面露恐惧之色的她不由自主的躲避着叶羽。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叶羽说话渐渐变得流畅,他突然抓住了嫣儿的小手,真气缓缓的渡入她的体内。

“你…你是羽少爷?”那祥和宁静的感觉让嫣儿恐惧之心渐消,她没话找话的说了这么一句。

“恩!”叶羽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叶羽那俊逸的微笑,想到自己此刻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嫣儿突然悲从中来,“羽少爷,嫣儿现在好丑,你不要管我,你让我自生自灭好了。”小妮子挣扎着就要跑开。

“嫣儿,你…不丑,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顿了一顿,叶羽续道:“在这个世上,锦上添花容易,要做到雪中送炭可就难了,我这些年虽然不能说话,可却是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府人所有的人都瞧不起母亲,只有嫣儿你同情她,照顾她,这份恩情比天高、比海深,叶羽不是白眼狼,滴水之恩都当涌泉想报,嫣儿你对母亲的大恩,叶羽又怎能忘记?”

“羽少爷,嫣儿…嫣儿没想过要什么回报,看到姨娘我就想起我过世的娘亲,我就好想帮助姨娘。”说到这儿,嫣儿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

“嫣儿,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娘就是你的娘,我不会再让你们受任何委屈的。”这时候叶羽想起了自己那未曾谋面的姐姐,从叶灵的只言片语他就能猜到这个姐姐对母亲的态度,乌鸦有反哺之情,羊羔有跪乳之恩,作为高等生灵的人类在母亲挨打之后竟然不陪在身边,叶羽对她很不耻。

“羽少爷,嫣儿只是个丫鬟,嫣儿不配……”

前世的叶羽算不上什么好学生,这辈子他也不打算做什么好人,恨我所恨、爱我所爱,叶羽又怎能让封建社会的尊卑思想束缚他的灵魂?他打断了嫣儿的话,“嫣儿,你觉得我像个少爷吗?”

叶羽这话问的不无道理,你见过哪个少爷冰天雪地里是他这么个“卖相”?你见过哪个少爷她母亲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人打的皮开肉绽?除了嫣儿,整个府上估计也没人拿他当少爷吧。

嫣儿还想说什么,叶羽却突然将她抱了起来。

“少爷,让嫣儿搀着你走。”这会儿身上暖洋洋的,嫣儿恢复了不少气力,看着叶羽走路的姿势,她着实有几分害怕。

叶羽没理她,径直走到了屋里——他摇摇晃晃是因为做了十七年标准的“床男”,胳膊腿不是很搭配,可就体力而言,他有那雄浑的真气支撑,想要找一个比他力气更大的人,恐怕不是很容易呀。

“妈……娘,你认嫣儿做干女儿好不?”

叶羽想继续称呼妈,可想到嫣儿称呼她老妈的时候叫娘亲,而自己老妈也一直自称为娘,他又想到以前看的古装电视剧,妓女称呼老鸨时才叫妈妈,这种事还是入乡随俗的好啊。

叶灵没有说话,她也说不了话,她紧紧的将坐在身边的嫣儿抱在了怀里。

“嫣儿,还不快叫娘。”

嫣儿看看叶羽,又看看叶灵,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嫣儿,你知道哪有吃的东西?”看着母亲和嫣儿在自己真气濡润下渐渐红润的脸蛋儿,心情放松了不少的叶羽再次体会到了挨饿的感觉——饿了六七天,他要是不饿才是怪事呢。

以前挨饿是迫不得已,现在的叶羽又岂会坐以待毙?

“少爷,厨房有吃的东西,今天是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厨子们都被临时调到寿园那边了,我们现在可以偷偷去厨房拿点东西。”

老夫人六十大寿?冷眼旁观也有一段日子,叶羽自然知道裴府这个老夫人不怎么待见老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样的大日子我能不给你添点料?

前世的叶羽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更何况此时乎?他在母亲和嫣儿面前保持着平和不代表他忘记了过去母亲所受的屈辱。我今天要是不把你这寿宴给搅黄了,我他妈的跟你姓。

“娘,您先在这儿歇息一下,儿子去给您找点吃的。”叶羽帮叶灵盖好薄被,“嫣儿,你照顾一下娘,我一会儿就回来。”

看到叶羽要出门,叶灵突然从床里边拿出一套衣服,她这些年过的虽然很拮据,可她每年都会为儿子缝一身新衣——这是她对儿子醒过来变相的寄托。

“娘,我真不冷的,您就不要担心了。”叶羽微微一笑,摇晃着走了出去——他只穿一条睡裤自然有他的用意——老夫人六十大寿,能没点宾客?既然想要裴府丢脸,那咱就丢的彻底点……

新书榜换榜,各位兄弟姐妹们,你们手中的推荐才是冲榜最有力的工具,如果您觉得好,给两票如何?咱打个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