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18章 大闹寿宴(六)

都说双胞胎之间有一种奇特的心灵感应,殊不知母之于子,也会有这种感受,叶灵虽然不是很熟悉叶羽的声音,可她却知道回荡在耳旁的啸声正是儿子的。

羽儿到底怎么了?猜到叶羽可能做的事,她生气;想到儿子可能面临的境况,她担忧,叶灵挣扎着爬下床来。

“…娘,您干什么?”嫣儿慌乱的扶起了叶灵。

叶灵没法解释,她看了嫣儿一眼,半拉半扶着她走出了家门……

“施主,你已入魔障,请听贫僧一言!”

“你是谁?”叶羽那狂乱的眼神渐渐清明,他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老和尚——卢氏六十大寿,请一个老和尚干啥?这时候他看清了眼前的断臂,再瞅瞅躺在血泊中昏死过去的裴影,虽然于心不忍,可不代表他会后悔,他能感受到裴影那强烈的杀意,如果今天我死在这儿,娘怎么办?

“阿弥陀佛,贫僧憨山德清。”老和尚双手合什,道一声佛儿,最后才报出了自己的法号。

“憨山德清?和尚的法号有四个字的?我只知道有个释迦牟尼。”

叶羽此话一出,在座诸人无不目瞪口呆,德清禅师乃大梁四大圣僧之一,地位尊崇仅次于缥缈峰,这小子竟敢如此无礼?裴府的人清楚叶羽底细,他不知道德清禅师倒也情有可原,外人可就不这么想了,这小子能硬生生扯掉活人的手臂,言语上的无礼算什么?

“老衲法号德清,在洛阳城外憨山寺修行,阿弥……”

跟和尚说话其实挺郁闷的,说话前叫一声阿弥陀佛,说完这话还得补一句佛号,叶羽打断了他,“我敬你是方外之人,有什么话快点说,不过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干预我的事情。”

老和尚涵养不错,他没有因为叶羽的无理而妄动嗔念,依旧慢条斯理的说道,“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叶羽嗤笑一声,“苦海无边?从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苦海的彼岸近在眼前,回首前尘,你觉得我有可能游回去吗?放下屠刀?我的双手就是我人生的屠刀,前途渺茫,荆棘林立,恶魔丛生,我如果放下了,你说我拿什么劈荆斩魔?”

德清老和尚实在没想到叶羽会这样曲解这四句话,可作为禅宗的忠实信徒,德清顽固的认同禅宗识心见性的佛理——六道众生,皆可成佛,天下无不可渡之人。

他相信叶羽本性不坏,佛法广大,一定可以助他弃恶从善。

看着寿园中央随风飘动的旗幡,德清想到了师傅曾经说过的话,他遥指旗幡,“施主,请看那面旗幡,是风动,还是幡动?”

叶羽不信佛,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这种耳熟能详的故事他能不知道?

“不要跟我玩什么风动幡动,仁者心动的文字游戏,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从十四岁开始,我便心如磐石,岿然不动,有恩必报,有仇必偿,神佛不渡又有何妨?我自成魔便了。”

听到叶羽的话,老和尚虽然有些诧异,可更多的却是郁闷——就算你身具慧根,也不能如此不给老衲面子啊,听到叶羽的最后一句话,德清神色一凛,“施主此言差矣,我佛慈悲,普度众生……”

“普度众生?”叶羽扫视全场,他冷冷的看着这些所谓的上位者,“不知大师听没听过这么几句话:守法朝朝郁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饥饿,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在老和尚那充满禅定的声音里,叶羽那邪魅的气息渐渐收敛,可当他说到这几句话,想到这些年的经历,他眼中戾气渐渐生发。

“你心中那无所不能的佛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你还指望他普度众生?他除了告诉那些受苦的人,你这辈子安于现状,等下辈子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还能做什么?”

听到叶羽的反问,大脑反应不够灵光,德清老和尚竟然卡壳了,一肚子佛经竟然不知道该用哪一句驳斥他了。

看到德清大师的样子,站在陆直身边的陆小怜不由得轻笑出声——她实在没想到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竟然这么能说。

他是我的弟弟?雪儿脑中现出这样一个问号,其实不光是她,裴府的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叶灵是怎么教育她这白痴儿子的?

“狮虎靠捕食猎物为生,你能说它比他口中的猎物恶吗?按照你们佛家所谓众生平等的说法,如果让老虎狮子跟你们一样吃素,你觉得是好事吗?”

叶羽思维是跳跃式的,不要说老和尚了,就是凝立一旁的明空玄女都有些跟不上,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当然是好事了,老虎不吃肉,那些小动物们不就安全了!”陆小怜忍不住插口道。

“小怜,不要胡说。”陆直训斥着妹妹,如果说之前他没把叶羽放在眼里,可看到他杀人的手法,陆直感到了恐惧,他可不想妹妹招惹这样的人。

“好事?”叶羽轻笑一下,“有一句话叫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没有了天敌就没有了生存压力,太安逸的生活反倒会促进它们的绝种。”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战争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原动力,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做这样的一个恶人,将人世间那些渣滓、败类,一一肃清。”

这话说完,叶羽大踏步的走向了裴温——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小施主,请留步!”德清老和尚身形一闪已然挡到了叶羽跟前,“出家人慈悲为怀,老衲怎能容许你继续为恶?”

我刚才的吐沫他妈的白费了?这老和尚怎么就这么冥顽不化呢?叶羽眼中邪茫一闪,“老和尚,我与此二人不共戴天,如果你执意阻止,叶羽只好得罪了。”

看得出老和尚功夫不错,叶羽哪敢公平决斗?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握紧拳头毫无征兆的击在了德清的胸口。

敢跟德清圣僧动手,看到叶羽这不知死活的动作,全场哗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拳头好似击在了海绵上,那软绵绵无处着力的感觉让叶羽大惊,难道老和尚内功已然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施主,邪不压正,及时收手吧。”叶羽不明白,德清老和尚可清楚,他的伏魔功恰恰是叶羽那邪魅气息的克星,这种情况下叶羽有可能赢吗?

真气完全被压制,叶羽拳脚没力气不说,武技更是烂的连一泡屎都不如,不过两招,他就被老和尚绞住了胳膊。

“一切有为法,犹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悟此法者,即是无念,无忆无著,不起诳妄,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观照。于一切法,不取不舍,即是见性成佛……”老和尚可得着说话的机会了,他目视叶羽叽里咕噜的念起了经。

叶羽哪能知道老和尚说的是啥?他拼命想挣脱德清的控制,可惜却是徒劳无功:他体内虽然交织着正邪两股真气,以正对正,他绝对不会输于德清老和尚,可此种情况下,暴戾之气占据上风,他越是想挣脱,对体内祥和之气的压制就越强,可邪气越纯,受老和尚伏魔功的克制也就越厉害。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

说明一下:第一,今天是周四,一整天没课,本想多更,可谁曾想天要亡我?从早晨八点,停电一直停到晚上九点,来电了竟然还没网,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堪堪连上网络。幸亏昨天凌云比较明智,上传完毕之后,迅速码字,要不然今天可就真断更了。

第二,明天停不停电,谣传不一,有说停,有说不停,也不知道昭通电力局到底搞什么鬼。

第三,给大家说一件事,明天学生考试,咱也有幸做一回监考,这感觉真爽。

第四,一会儿咱接着码,今夜奋战到两点。

第五,明天就周五了,兄弟们再支持下,凌云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