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19章 大闹寿宴(七)

冬日天寒,伤口结痂本就不易,叶灵又没能及时就医,虽然已逾六日,可叶灵的棒伤却丝毫没有转好的迹象。

儿子是母亲心中永远的牵挂,凭借叶羽残留在她体内真气的支撑,叶灵强忍臀部的剧痛,在嫣儿的扶持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行进着,任由鲜血染红了外衣。

“娘,您慢点走!”嫣儿泪眼婆娑,为了减轻叶灵的痛苦,她用她那娇弱的躯体支撑着叶灵的全部重量……

寿宴被扰,宾也好,主也罢,此刻都紧张的关注着叶羽的“精彩表演”,又有谁会在意叶灵二人?她们很顺利的走进了寿园。迈进寿园本没有错,可千不该万不该,她们不该走到王郑氏的身边。

小人们蝇营狗苟,他们拼命钻营,无时无刻不在考虑着怎样踩着别的奴才得到主子进一步的赏识,从而做一个更风光的奴才,王郑氏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

欺软怕硬乃人之常情,叶羽的疯狂,震慑人心,王郑氏没有理由不怕,可看到他受制于德清圣僧,想到圣僧在大梁人心中的地位,她不怕了——一个贱人生的儿子能翻起多大的风浪?

王郑氏距离王夫人不远,她看到了叶灵,王夫人又岂能看不到?

王夫人爱面子,虽然恨不得立马把叶灵给剁了,可她却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今天府里扬起的丑够多了,她要是再去添一把灰,老太爷估计就饶不了她;要说违心去讨好那个贱人吧,又不免欲盖弥彰。

这时候,她看到了王郑氏——恶名别人担,好人我来做,王夫人这一招早就玩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察言观色,王郑氏读懂了夫人的意思,“小贱人,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快点给我滚出去!”个人的名声与夫人的器重比起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她嚣张且娴熟的拧住了嫣儿的脸蛋儿……

叶灵的站立完全依赖于嫣儿的扶持,嫣儿一个踉跄,她也跟着扑到了地上。

自打一进园子,看到儿子被老和尚制住的怪异姿势,叶灵只觉心里的痛比身体的痛强烈百倍,爱子情深,她吃力的向叶羽爬去,血水和着眼泪,在她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印记……

人世间最炙热的,除了鲜血就是热泪,看着遥遥相对的母亲,叶羽感觉血液在沸腾。不在压抑中爆发,就在压抑中灭亡,叶羽不会服软,他更不能死,为了母亲,这一刻,他把人体的潜力发挥到了极限,双目赤红,邪气大凛,一声狮吼,身上的衣服片片碎裂,天女散花般飘荡在他和德清老和尚身周……

明空玄女悄立一旁,注视着渐渐趋于癫狂的叶羽,她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少年到底是谁?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即使不学武技,他也能在大梁掀起血雨腥风。

除恶即是为善,想到师门的使命,明空玄女紧紧的握住了手中长剑。

“大师小心!”

气机交感之下,感受到叶羽真气的剧变,明空玄女大惊失色。

在她的示警声中,叶羽挣脱了德清的束缚,迅若闪电,他的双拳重重的击在了老和尚的前胸。

错愕、惊诧,在观者的目瞪口呆中,佛法神通的德清圣僧滑出三步之遥才堪堪站定,脸色煞白的他随之喷出一口鲜血……

缥缈峰七星莲花步乃天下轻功之冠,步步生莲花,明空玄女引以为傲的步法竟然输给了叶羽。

看着叶羽转到王郑氏的跟前,明空玄女长剑出鞘,锋芒毕露,“少侠,明空做你的对手!”

除了叶灵,天下间有谁可以命令叶羽?

“死!!”

王郑氏不是德清老和尚,她没有所谓的护体真气,在她惊惧的目光中,叶羽的拳头透入了她的胸腔,兽性嗜血,在叶羽的大喝声中,王郑氏的尸体四分五裂,血肉飞溅……

嫣儿呆住了,叶灵呆住了,裴府的每一个人都情不自禁的縠秫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老和尚的超度声中,明空玄女一声娇叱,寒光一闪,长剑毫不留情的刺向了叶羽左胸——如果说之前她还有一丝怜悯,可看到叶羽杀人的方式,她没了任何犹豫。

缥缈峰缥缈剑诀玄妙莫测,明空实在想不到叶羽竟然抓住了她志在必得的一剑,入肉七分,长剑再难有寸进。

看着鲜血从叶羽指缝涌出,欣慰者有之,邪不胜正,明空玄女不愧缥缈峰最优秀的传人;叹息者有之,少年英才却误入歧途,可悲可叹;幸灾乐祸者更有之……

然而,最痛苦的却莫过于叶灵,天崩地陷,叶灵彻底的绝望了。

就在这时,叶灵听到了儿子的一声长啸,接着她看到了明空手中的长剑寸寸断裂,叶灵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径直扑到了叶羽的身上。

没有想象中的血流如注,看着儿子那渐渐止血的伤口,叶灵的眼泪却是汹涌而出。

在叶羽兽性爆发的时刻,能唤回他理智的除了叶灵,再无他人。叶羽眼神渐渐清明,邪魅气息渐渐收敛,体内祥和之气渐渐生发……

“紫阳真人的浩然正气?”感受到叶羽那祥和的真气,明空玄女更是惊诧,正邪同体,这怎么可能?

“娘,您莫哭,儿子没事。”叶羽轻轻的抹去了叶灵的泪珠,“我不想看到娘整日以泪洗面,我要娘做一个快乐的小女人。”

“娘,您不要怪孩儿滥杀无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行天下事,利字当头,在这强权即是公理的时代,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说理,娘你根本就不用受这些年的苦。”

叶羽扫视着诸人,却没人敢与他对视,“每个人都有他的一片天,而娘你的头顶却是一片破损的黑天,儿子所要做的就是打散您头顶的阴云,我要用肩膀为您扛起一片青天。”

“你又是谁?”叶羽目光最终落到了明空玄女的脸上,人的情感都是一副有色眼镜,明空纵使绝美,在此刻的叶羽看来不过是一具红粉骷髅。

“缥缈峰明空。”明空玄女不嗔不怒。

“缥缈峰?难道这个暗中偷袭的行径就是你缥缈峰的风格?多管闲事的小人,你敢否与我一战?”明空长剑都没了,叶羽哪会怕她?

听到叶羽的话,七大士族的公子哥们个个都急得脸红脖子粗,可他们都怕了叶羽,哪个敢招惹这等煞星?

“缥缈峰的行事不用你来评说,如果你继续为恶,明空绝不会心慈手软。”

这时候,叶羽感觉叶灵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臂紧了紧,心有灵犀,叶羽看着叶灵,“娘,这女人满口仁义道德,其实与裴府这帮王八蛋全是一丘之貉,男儿自有男儿行,我们的生命不需要她来怜悯,她既然不会心慈手软,儿子为什么不能先下手为强?……”

叶羽说的越多,叶灵抱他抱的越紧……

“这一剑叶羽暂且记下了,他日叶羽必踏平缥缈峰,让你匍匐在老子脚下摇首乞怜,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无缘无故被人捅了一剑,释迦牟尼能割肉伺鹰,叶羽却没这么高尚,他哪能咽下这口气?可他也清楚,有母亲在身边,他想继续跟人动手是不可能的了。

叶灵听到儿子这话全身一颤,纵使不了解世事,她也听过缥缈峰的名头,羽儿这话无异于把自己置身于风口浪尖。

风口浪尖?叶灵还是太天真了,江湖这潭水很深,她所知道的不过是缥缈峰的冰山一角,殊不知叶羽重伤德清,挑衅明空,以儒释道三教为正统的所谓正道已然没了他的容身之处。

明空虽然半尼半俗,可她毕竟是人,尤其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听到叶羽这话,眼中不由得寒光一闪……

“你可不要这样说,缥缈峰是人人敬仰的圣地,惩恶除奸,天下事她们都可以管。”叶羽的行为带给了陆小怜太多的震撼,她想不到男人原来可以这样大气磅礴,可听到叶羽诋毁缥缈峰的话,她还是忍不住插口道。

“惩恶除奸?那我和我娘受奸人迫害,那缥缈峰怎么不惩一下恶,除一下奸?这种忽悠鬼的话也只有你们这些傻帽才会信;天下事她们都可以管?你让她管管我看看?我只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缥缈峰难道能高于皇权?除非她心存不轨,意图谋反。”

叶羽这话一出,七大士族的子弟脸上很不好看;明空更是咬牙切齿,可她不喜辩解,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小怜姑娘,我告诉你一句话,花要半开,酒要半醉,凡是鲜花盛开最娇艳的时刻,不是立即被人摘去,就是衰败的开始,人也是这样,枪打出头鸟,所以永远不要把自己看的太了不起,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更不要把自己看成是救国救民的圣人君子,要知道装逼是要遭雷劈的。”

装逼?这是他第二次提这个词了,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知为什么,陆小怜一点也不觉得叶羽可怕,她刚想问清楚,就被哥哥捂住了嘴巴。

“裴府的男男女女们,你们给我听清楚了,叶羽身无长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们如果谁想找不自在,叶羽随时恭候,”顿了一顿,叶羽续道,“裴大少爷,这些天你最好别出门,否则……”

说完这话,叶羽抱起了叶灵,“嫣儿,我们走。”

刚走到寿园的门口,叶羽彷佛想起了什么,“小裴,你跟我过来……”

继续报告几件事情:

第一,第二卷到此结束,第三卷卷名初定《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伤身也治病》,凌云相信以后更精彩。

第二,下周上分类强推,各位兄弟们继续支持一把,凌云感激不尽。

第三,具体说一下昨天断更的问题,写书有一个状态的问题,对着电脑一个字也码不出来,那种感觉真能把人逼疯,想写个请假条吧,都不知该怎么动笔,最终勉强凑出了那么几句不伦不类的东西,如果写的东西自己都不满意,凌云又怎能发给各位书友?

第四,凌云当然知道天道酬勤,我也想保留大量的存稿,可在上一周,恰逢考试,凌云心有羁绊,哪能以最好的状态来码字?状态既然不好,又能写出什么好东西?

第五,今天看到一句话: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凌云好羡慕这样的生活情趣啊!

最后说一句,这周马上就要结束了,朋友们可不可以让凌云**一把?我需要你们票票的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