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23章 我是一个神人

“小怜,真是太感谢你了。”

问题得到解决,叶羽哪还记得陆小怜这一巴掌?他兴奋的抱住了她。

他又想非礼人家?作为大梁朝的传统女性,陆小怜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她哪能理解叶羽心中所谓的“拥抱”礼节?

“**贼,放开小怜姑娘,否则别怪明空不客气。”

看到明空,想到中午她捅自己的那一剑,叶羽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看你长得这么水灵,心理咋这样阴暗呢?你单亲家庭啊你?”顿了一顿,“你也算半个出家人吧,难道你还没有参悟佛家所谓的见心见性?眼中有什么,心中就有什么,你看我像**贼,也就是说你心中藏着一个**贼?”

叶羽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禅语”,这还得得益于他曾经看过的苏轼和佛印的故事,“尼姑心里藏着个**贼,这可是大事情啊,小怜你说是不是?”

听到叶羽这“恶毒”的话,不要说明空了,就是释迦牟尼估计都得气的二佛升天,看着叶羽追着陆小怜的背影,明空眼中闪过一丝名叫愤怒的火焰……

“小怜姑娘,咱们说的好好的,你怎么就突然不理人了?”叶羽再次抓住了陆小怜的手。

“混蛋,你快放手,你把人家当什么了?”脸上挂着两行清泪,陆小怜奋力甩脱了叶羽的“魔爪”,她冷冷一笑,“中午你非礼人家不算,现在竟然还想意图不轨?”

“小怜,你听我解释,中午的事情我向你道歉,至于刚刚,叶羽实在是无心之举。”叶羽恍然,既然做过一次狼,想要继续让别人当你是善良的小羊,似乎有点难度。

“无心之举?那我现在杀了你也是无心之举了?”小怜一个错步,小拳头已然朝叶羽脸上招呼了过来。

“你也见过我娘,你应该能猜到她这些年在府里的遭遇。”叶羽虽然不会功夫,可他哪能看不出陆小怜的深浅?用一句时髦点的话说就是——比明空那女人差远了,综合考虑一番,叶羽很难得的冒充了一回英雄,他没有闪也没有躲。

“你娘?”陆小怜停下了拳头,叶灵那被鲜血染红的下裳浮现在她的脑海,她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哪能不清楚家法的严酷?

听完叶羽的解释,陆小怜沉默了片刻,她默默的走开了。

咦,她这是什么意思?叶羽再度追上了陆小怜,“小怜姑娘,你先别走,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要我帮忙?陆小怜停下了脚步,她疑惑的看着叶羽。

“我家在哪?”叶羽吭吭哧哧了好半天才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看到小怜的表情,叶羽讪讪的解释道,“其实我不是路痴,只是出来那会儿我一直思考着怎么救治母亲,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我带你过去吧。”

裴府在洛阳的城东,而陆府却在城西,陆小怜想指路,可眼下天色昏黑的她怎么能说的明白?她也知道自己实不该跟叶羽有过多的接触,可不知为什么她拒绝不了叶羽的要求。

“小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有道是投桃报李,自己对待陆小怜的方式称得上禽兽行径,可小姑娘竟然以德报怨,叶羽哪能没点表示?

“你真的在**躺了十七年?”陆小怜突然问道,“那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

“…其实我是一个神人……”

刚走到裴府,叶羽就发现裴管家慌慌张张的迎了出来,“少爷,你可算回来了,老太爷发火了,他要你回来之后马上就去见他。”

“小裴啊,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这成何体统?”叶羽心情不差,他笑嘻嘻的搂着裴管家的肩膀,“我不是说过吗,那老头子想见我让他自己来找我。顺便再告诉你一句话,普天之下,可以命令我的只有我娘,那老头子还嫩点。”

“我回去了。”听到叶羽的话,陆小怜想起自己的爷爷,她就记起了要嫁给裴温的定势,她心情就又不好了。

“小裴,你找几个人把小怜姑娘送回家,要是出了任何人差池,我饶不了你们。”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回去就行。”陆小怜虽然自恃武功高强,可武功高强不代表胆子大,想到一个人走夜路,小姑娘这话底气不是很足。

“什么不用了?我说送就得送!”叶羽转向裴管家,“小裴,你还愣着干嘛?没听到本少爷的话?”

“是…是少爷!”裴管家胆战心惊的看了叶羽一眼,陆小怜可是温少爷未来的媳妇啊,这位爷这是想干什么?他想让天下大乱吗?

“裴温那死贱种配不上小怜姑娘啊。”看着陆小怜离去的背影,叶羽感慨一番之后,迈进了裴府大门。

“少爷,你等一等!”

“你还有事吗?”见裴管家竟然追了上来,叶羽诧异的看着他。

“少爷,您要真不过去,老太爷恐怕要出动天璇卫了。”

天璇卫?叶羽微微一愣,“那是什么东东?”

裴管家没有在意叶羽的“网络术语”,他看了看四下无人,偷偷的解释道……

大梁朝讲究天人相应,天上的星宿与人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大梁著名神棍紫阳真人装神弄鬼的卜了几卦,最终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北辰,天之最尊星也,天运无穷,日月星三光迭耀而极星不移,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因而北极星的运数表征皇室朱家;北斗七星,拱绕北辰,乃富贵之官也,遍览大梁唯有七大士族当得起斗七星——卢氏天枢星,裴氏天璇星,王氏天玑星,崔氏天权星,李氏玉衡星,柳氏开阳星,陆氏摇光星。

身份越是显赫,地位越是尊崇,这样的人也就越迷信,对于老神棍的话他们自然确信无疑。

七大士族能与皇权抗衡,除了关系网庞大,财力雄厚外能没自己的私人武装?就拿裴氏天璇卫来说,规格虽然不及宫廷禁卫,可那八千披坚带甲的精英武士,有哪个敢小觑?

裴氏祖训:不到家族生死存亡之际,切不可动用天璇卫。裴嵩此举亦属万不得已——“裴羽”逆子,对抗家族,其罪当诛。

在长子裴越劝说下,念及家族后继乏人,裴嵩本想饶他一命,只要他当着祖宗灵位焚香请罪,自会让他认祖归宗。可谁曾想这混小子竟然将他这族长的命令当放屁。

怒火中烧,裴嵩当场就要将他绑来,可府上下人惧怕了叶羽的疯狂,有哪个敢去触碰他的虎须?……

“天璇卫?我到真想见识见识。”听完裴管家的介绍,叶羽冷冷一笑,“小裴呀,你今天表现不错,回去告诉那老头子一声,就说老子软硬不吃。”

“少爷……”裴管家战战兢兢,对于天璇卫的事他本想瞒着叶羽,要是他真让老爷子处死对自己难道不是好事?可他又一想,万一老爷不杀他,而他又恰巧知道自己隐瞒了这个情报,他能不拿自己撒气?

“少爷,你可回来了,”就在这时,嫣儿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娘醒了好久了,可她到现在也不肯吃东西。你快去看看吧。”

“嫣儿,怎么回事?”叶羽有些着慌,他急切的看着嫣儿。

“娘醒来看不到你,她以为你出去跟人打架了,心下又担心又着急……”

看着两人边走边说,裴管家急的直跺脚——叶灵和家族,你分得清孰轻孰重吗?就这样回去禀报,又免不了老太爷一顿责骂啊。

“娘,儿子回来了。”

听到叶羽的声音,叶灵惊喜的抬起头来,看到儿子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她跟前,她又不自觉的扭过脸去。

“娘,你怎么又哭了?”叶羽做到床边,他轻轻的拭去叶灵脸上的泪痕,“儿子那会儿就是出去走走,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娘,您要是心里还不痛快,就打儿子两巴掌,好不?”叶羽抓起叶灵的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

叶灵哪舍得打他,她儒慕的看着儿子,嘴角渐渐爬上一丝笑意。

“娘,你身子还疼么?”

叶羽也知道问这话等于废话,无论疼或不疼,娘都是会摇头的。他掀开叶灵身上的被褥,看到那渐渐“干涸”的伤口,他心里松了口气,“娘,晚上儿子再给你换一下药,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感受到母亲的欣喜,叶羽轻轻的将左掌放到了她的后背上——心经气息缓和,虽然不能一蹴而就,可叶羽却清楚这对母亲经脉的疏通,无疑是一件好事。

“娘,你现在身子虚弱,可得多吃点东西才行。”

“少爷,这是裴管家派人送来的莲子粥和八宝糯米团儿,让嫣儿来喂娘吃吧。”嫣儿适时端过了吃食……

“老爷,羽少爷…羽少爷他……”来到裴氏宗祠,看着居中而坐,面相威严的老太爷,裴管家不由得胆颤心惊。

“裴青,你怎么吞吞吐吐的?那逆子还没回来?”老太爷**不算和谐,又因为被叶羽干晾了半日,他火气能不高?

“回…回老太爷的话,羽少爷回来了,只是…只是他听说叶…叶氏没吃东西,就急匆匆的赶了过……”

“混账东西!”裴嵩重重的拍在身边的桌子上,“为了一个贱人竟敢公然抗命?这还有没有家法了?”在裴府,看来不光是女人,就是男人也真没几个瞧得起叶灵的。

裴嵩一发火,裴越兄弟三人有谁敢多话?战战兢兢的裴管家听到裴嵩的话很不以为然——公然抗命算什么,那位爷早就说你还嫩点……

“大哥,裴羽是您的亲孙,小弟本不该多言,可有一句话小弟却不得不说。”裴府二老太爷裴忌突然插言。

裴氏祖训:长房长孙有资格继任家主,如不堪其任,为家族计,可由族中嫡系子弟选有能者居之。

裴嵩孙儿辈是一堆窝囊废,可裴忌的后代却有出类拔萃者,他能不为自己的子孙着想?寿宴上他看到了叶羽的疯狂,他也听到了叶羽所说的话,这样的人岂是平庸之辈?

裴越不停的为叶羽说好话,人精似的裴忌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一旦过继这个儿子,这就是裴嵩的嫡长孙?裴忌怎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家有家规,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辱骂家族已是死罪,大哥宅心仁厚,不计前嫌,可谁曾想他竟能变本加厉,为了那个贱人,竟然弃家族大计于不顾,家族在他心中占据什么分量?如此依旧宽恕他,这传出去旁人怎么看待我们裴氏一族?”

“二叔,裴羽公然抗命是有错,可母亲受伤,他能不心焦?我们裴家不是一直提倡孝道吗?”父亲大人火气本就不小,裴越又怎能看着别人去浇油?

“裴弘,你夫人王氏受伤了么?”裴忌淡淡的看着裴弘。

曾经的风liu二公子是不想那“陌生”的儿子被家族处死,可叶灵的身份摆在那儿,他能说什么?

“裴越,你是长房长子,难道不清楚我裴府的规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王氏才算他母亲吧?”顿了一顿,裴忌脸上现出一丝鄙夷之色,“我们堂堂裴府怎能容许一个妓女进门?”

裴越没词了,这些问题他能不清楚?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年就过继他呢,裴越后悔的直想薅头发。

“够了!”裴嵩怒吼一声,“来人,把那逆子给我绑来!”……

今天更新晚了啊,先码了两千,可惜自己看着不满意,我毫不犹豫的全部删除,自己不满意的东西哪能发给你们看?不是么?

到现在为止才赶出这近四千字。

又一**到来,兄弟们支持一下不?推荐票能到六百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