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25章 一大片“祖宗”

裴氏宗祠乃九间三进的格局,第一进三间房屋的后面是窄长的天井,然后是一道很高的围墙,墙上有三个二道门,分别对应着第二进三个厅的正中央,这三个厅中间是大厅,两侧是东厅和西厅。

进了二道门以后是一片面积很大的院子,它以围墙分隔成三个小天井,第三进中央的正厅就是安放祖宗牌位与商议族中大事的地方;西侧则是孝子楼,对于裴氏子弟来说能进入孝子楼乃无上荣耀的事情;至于东侧则被称之为读书楼,主要用来存放族谱及族中重要史料。

这样的地方能没专人把守?宗祠第一进由裴府一般家丁看守,这些人只能负责门前的扫洒工作,绝对不允许踏足第一进;第二进必须由裴姓家丁看管,同样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第一进和第二进之间的小天井;至于第三进则有裴府天璇卫亲自看守……

如此严密的防卫,若没有族长许可,欲硬闯宗祠实在难比登天,叶灵怎么可能进得了宗祠?

可正所谓一啄一饮自有天定,叶羽的疯狂在先,想到王郑氏的前车之鉴,第一进、第二进的守卫哪敢硬性阻拦?

“叶姨娘,祖训明言女子不可踏足祠堂半步,您不要为难小的。”这些人客客气气的跟叶灵打着商量。

叶灵能不清楚擅闯宗祠的罪过?可她能“干等着”儿子被族规处决?能用自己的死换回儿子的命,她是不会犹豫的。

叶灵本不想让嫣儿陪她送死,可没有嫣儿的搀扶,她站起来都成问题,这种情况嫣儿怎会独善其身?饱含热泪的她搀着叶灵穿过了第二进。

“站住!”

不要说天璇卫没见过叶羽的疯狂,就算见过了也不一定会怕,四名天璇卫齐齐挡在了叶灵二人跟前。

叶灵不知道府上天璇卫的存在,可看着眼前威风凛凛的守卫,她焉能不知道硬闯只有死路一条?可她现在不能死,她还要去为儿子求情,希望老太爷看在羽儿年幼无知的份上能从轻发落。

不能说话的叶灵挣脱嫣儿的手,她突然跪在了地上,额头触地,她不停的磕着响头。

看着叶灵那再度染血的下裳,听着额头碰触青石地板的咚咚声,嫣儿早已泪下如雨,“求求你们,让娘进去吧,求求你们……”她效法叶灵的动作跪到了地上。

铁血无情,天璇卫只认命令,不讲人情,“擅闯宗祠格杀勿论!”

伴随着嫣儿的一声尖叫,其中一名天璇卫手中那冷气森森的宝剑就向叶灵的脖颈斩落……

“站住!宗祠重地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叶羽刚要出门,一个六十岁左右,面色白净、须发略微有些花白的老头站起了身子。

“你是谁?”叶羽微微侧头,眯起眼睛瞅着这位阴柔堪比秦桧的老头儿。

“羽儿,不得对二老太爷无礼!”裴越低声训斥着叶羽,他虽然是武将,可绝不是有勇无谋的那种,作为裴家未来的掌舵人,他能没点大局观?

叶羽就如同一把没有开锋的绝世好剑,运用的好裴家绝对如虎添翼,他又怎肯浪费这等人才?宝剑锋从磨砺出,裴越是想要叶羽吃些苦头,可却不希望他这时得罪二老太爷。

“二老太爷?老大我都不怕,岂会怕你这个老二?”叶羽表情很是不屑,“我要走,你们谁敢拦我?”

鉴于刚刚那俩天璇卫“窝囊”的表现,叶羽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

“天璇卫,给我把这孽畜拿下!”还没等裴忌发火呢,裴嵩就忍不住了——老大我都不怕,你这话什么意思?

“等一下!你少拿天璇卫来唬我,刚刚那俩还不是一个让我拿板砖掀了前脸儿,另一个让我踹了老二。”叶羽不清楚大梁有没有“老二”这个特定的称谓,以防万一,他不遗余力的加以解释,“老二就是你们胯间那玩意儿。”

叶羽够损,他这一解释不要紧,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二老太爷身上——原来他老人家就是我们胯间那话儿啊。

小辈们想笑又不敢笑,裴嵩喜怒难明,只是那一张老脸变成了猪肝色,至于裴琮就没这么多顾及了,他幸灾乐祸的看着脸色发白,须发乱颤的二哥。

“天璇卫,给…给我…拿下!!”

裴忌可是有身份的人,他何曾被人这么耍过?想到上有祖宗在一边“监听”,下有小辈“偷着乐”,他就恨不得把叶羽给千刀万剐了。

就是不用裴忌吩咐,天璇卫也知道该怎么做啊,他们之间虽然有竞争,可遇到事的时候绝对是一致对外——兄弟的兄弟被人踹了,这事换谁谁能忍?

“你们一块上吧,我怕回去晚了我娘着急。”大家都是赤手空拳,叶羽还怕他个鸟啊?

叶羽不知天高地厚,天璇卫更是心高气傲——对付你这怂小子用得着一起上?领头两人齐齐踏步而出,拳影翻飞,毫不留情的向叶羽胸口砸来。

吃一堑长一智,叶羽又怎肯像对战裴影时让人避开自己的双掌?可叶羽只有两只手而敌人却是四个拳头,这还真应了双拳难敌四手这句老话,叶羽只觉双掌和胸口各自传来一股巨力,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

对于叶羽来说,飞起来固然很爽,可掉下去的感觉却很不爽,他嘁哩喀喳的压碎了一大片“祖宗”——没办法,谁让他背对灵位站着呢?

大梁敬鬼神更敬祖先,祖宗的灵位就是他们精神的寄托——破坏祖宗灵位,这罪过跟刨他祖坟差不多。

“给我把这畜生就地格杀!”

“父亲大人息怒!”随着裴嵩的一声令下,裴越、裴弘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可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攻击叶羽的两名天璇卫却没有严格执行命令。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想起了中午裴影的经历——难道这小子会什么妖法?

“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叶羽狼狈的爬了起来,面容依旧,可那肃杀的气息却让人不寒而栗……

今天第一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