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27章 一声长啸

家事、国事、天下事,作为一族之长,这些事情都是裴嵩需要考虑的。久经官场,他很清楚目前的形势,财大压主,势大欺主,哪个皇帝希望看到国内出现所谓的“无冕王”?太宗皇帝没有大刀阔斧的铲除他们七大士族,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是其一,再有就是受制于以缥缈峰为首的儒释道三派所代表的庞大势力。

以七大士族庞大的财力,他们随便撒点钱就能养活十几万人的军队,这样的家族能不想取朱氏天下而代之?可缥缈峰一方势力却是一把双刃剑,当他们窝在“家里”当病猫时,缥缈峰可以做他们的保护伞;可一旦他们露出虎牙,在江湖有无上威望的缥缈峰登高一呼,他们就必定成为人人喊打的不义之师,七大士族没有哪一家敢冒这个险。

就大梁目前的局势,七大士族进不可能,退亦非他们所愿。已过耳顺之年,裴嵩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家族稳步发展,不负列祖列宗重托。

自从寿宴上知晓了叶羽的存在,裴嵩就一直思索着怎么处置他,恐怖的力量、不凡的谈吐、桀骜不驯的性格,无不昭示着他绝非庸才,虎毒尚不食子,他怎么舍得放弃这样的孙儿?可叶羽对裴府那浓浓的敌意也是最令他头疼的问题。

天璇卫还可以说是误伤,可他此时对待老二的方式呢?有哪个孙子敢把二爷爷踩在脚底下?裴嵩太清楚裴忌的脾性了——忌惮自己又心生不服,他对叶羽认祖归宗这事本就有成见,此刻叶羽又如此待他,就算是叶羽服软,他们以后能和平共处吗?他能不拿此事大做文章?

有道是祸起萧墙,内部乱则外部不宁,正愁怎样把江山放心的交到独子手里的太宗皇帝能不抓住这样的机会?希望家族能长盛不衰的裴嵩也绝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叶羽与家族,就这个选择题而言,裴嵩能找不出合适的答案?

“弓弩手!”随着裴嵩的一声低喝,分散在四周的天璇卫纷纷将手中弩箭对准了叶羽三人,他们只等老太爷一声令下,就可为死去的弟兄报仇雪恨。

“裴嵩,我想问你一句,是你的箭快还是我的脚快?”

看到周围的弓弩手,叶灵和嫣儿脸色同时变得惨白,弩箭之下焉有活口?叶羽心中也是一凛,自己能不能躲开都不好说,更不要说母亲和嫣儿了。

这时候他看到了“脚里”的人质,有这强大无匹的盾牌岂能不用?叶羽脚下微一发力,裴忌便发出一声高昂的惨嚎,“大哥,不要放箭,他一定会杀死我的。”

“父亲大人息怒,求您收回成命!”裴越、裴弘兄弟俩适时跪到了裴嵩跟前。

看着裴嵩那阴晴不定的神色,叶羽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在他所看过的电视剧里边,甲方势弱为求自保,他们扣留了乙方的人质,乙方老大一般会很惊慌的说只要你不伤害人质,我一定保你离开,可这老头子低头沉吟是什么意思?

权势可以使人丧心病狂,父子相残、兄弟相隙,纵观历史这样的事例少吗?想到阴人裴老二刚刚对裴嵩的话,叶羽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兄弟相争的画面。

难道裴嵩想借自己的手除去裴忌?为了成就他手足情深的美名,这老小子再把老子就地格杀……

这些念头在叶羽脑海闪过,一石三鸟,你老小子可打的如意算盘啊!

“裴嵩,你不会是忌惮裴老二威胁你的地位,想借刀杀人吧?”

有些事情虽然外人都看的很通透,可有那一层窗户纸就没人好说什么,可一旦捅破,那性质就真的不一样了。

听到叶羽的话,裴氏诸人齐齐盯着裴嵩,至于窝在叶羽的脚底下装“虾米”的裴忌,他眼中却闪过一丝阴光——这种混球干正事不一定在行,可搞内斗最拿手了。

久居上位,裴嵩早就达到了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的至高境界,他眼中的愠怒一闪而逝,“孽子,裴府已容不下你,只要你放开二老太爷,我可以放你离开。”

“放开二老太爷?你当我傻啊,我要真放开这头猪,你老小子说话不算话,就地将我们射杀,那老子死的岂不是忒冤了?”叶羽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高级知识分子,他能没这点智商?

“你想怎样?”听到叶羽这话,裴嵩彻底割断了心中那仅有的一缕亲情。

“我不想怎样,先让你手下那些狗把手里的家伙全部扔在地下,我看着眼晕。”这时叶羽想到了以前看警匪片时的经典台词,“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天璇卫心高气傲,就算是叶羽好商好量的他们都不会听,更遑论以狗呼之了,如果说怒火可以烧死人的话,叶羽母子三人已然被火化了。

“羽儿,你想闹到什么地步?还不快给父亲大人叩头请罪?”风liu二公子低声训斥着叶羽,虽然没有感情,可这毕竟是他的儿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他哪能想象儿子被赶出家门的生活?更何况他还带着一个身受重伤的母亲。

想到这儿,裴弘不由自主的看了叶灵一眼,这个为自己生了一对儿女却没有享受过任何妻妾待遇的可怜女人紧紧的依偎在儿子怀里,她似乎想用身体为儿子挡下四周的弩箭。

好马不吃回头草,叶羽虽然算不上什么好马,可他绝对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事——向这一帮子杂碎们叩头,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叶羽没理会裴弘,脚下加劲,裴忌传来一声更为高昂的尖叫,“怎么?裴嵩,难道你真想杀死裴老二?”

“放下弩箭,照他说的去做!”裴嵩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堂堂裴氏一族之主,却被自己的不肖孙子如此要挟,裴嵩心里的怒火可想而知。

“裴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现在就想怎么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听到叶羽的话,叶灵浑身一震,裴府的势力她清楚,如果他们想要杀一个人的话,那羽儿?想到可怕的地方,叶灵挣扎着要从叶羽怀里下来,她要去给老太爷磕头,求老太爷高抬贵手。

叶羽看了叶灵一眼,他抱着她的手臂不由的紧了紧,“我不妨给你一个忠告,你想找人杀我,叶羽随时奉陪,可如果你敢对我娘她们动手,我保证让你后悔做人!”

说完这话,叶羽鼓足中气,仰天一声长啸,声震九霄,传遍洛阳城的每一个角落……

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有卢氏六十大寿作媒介,洛阳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不知道叶羽的存在?

听到这半夜的一声长啸,他们纷纷想到了裴府卢老夫人寿宴上的那头“野兽”,堂堂裴府怎么会有这么另类的存在?

心有挂碍,躺在闺房的牙**,陆小怜却是辗转反侧,裴温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人?叶羽母子因为他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难道他能无愧于心?叶羽和裴温,一个豪气干云、**不羁,一个遇事后退,瑟缩不前,同时裴叔的儿子,做人的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想到爷爷听说裴温的事迹后,略一沉吟就定下了无论如何也要嫁给裴温的的决定,陆小怜就想掉眼泪——陆小怜不怕事,可惟独在爷爷面前,她什么也不敢说。想到自己将来要和一个“色鬼”同床共枕,陆小怜就觉得像吃了只苍蝇般难受,这时她又想到了叶羽那混蛋非礼她时的情景——那种感觉好羞人……

小怜,你姑娘家家的,怎么能想这么不知羞耻的事?脸蛋通红的陆小怜低声训斥着自己,就在这时,她听到了那一声长啸,陆小怜陡然坐起,这一定是那混蛋发出的,可他又怎么了?陆小怜想探个究竟,可迈下床来,她才突然想到那混蛋和自己有关系吗?……

皇宫御书房内,太宗皇帝端坐案前,凝神不语——七大士族,咄咄逼人,难道我真的要狠心将女儿远嫁突厥?想到娇俏可人的小公主直到临睡前都泪眼汪汪的,老皇帝就觉得于心不忍。

可就算是把女儿嫁到突厥,能换取真正的和平吗?内忧外患,难道我就把这样的江山交到儿子手里?太子年幼能驾驭那班老臣吗?

我姓叶不姓裴,太宗皇帝想到了心腹大臣的回报,竟有人敢于斥骂裴氏一族,这也许是一个契机,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那隐隐的啸声……

洛阳城国师府内,紫阳老神棍屹立观星台,仰望苍穹——斗七星黯淡无光,北辰之星却突放异彩,难道大梁要发生重大变动?

好雄浑的真气,纵使比不上自己浩然正气的雄浑纯正,恐怕也所差无几吧,耳边响彻着叶羽的啸声,紫阳真人面色愈发凝重,大梁何时出现如此高手?

借宿洛阳水月庵,明空玄女美目寒光一闪,看来今夜要妄动杀戒了,行事如风,她抓起新配长剑,悄然出门……

叶羽的啸声能惊动整个洛阳城,更遑论首当其中的裴氏族人了,面色发白,耳朵嗡嗡作响,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叶羽背起叶灵,“提溜”着裴忌,领着嫣儿迈出了裴氏宗祠。

甫一出门,叶羽就看打了一个最想看到的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我想说两句,我看有评论说主角拿板砖拍人是无厘头的情节,可凌云却不这么想,叶羽他功力是深厚,可功力深厚的他却没学过武功,现代人打架,你当然想找一个趁手点的家伙了,再说我后边也提过,叶羽他自己也没有开启他身体这座宝藏的钥匙,我是想把他塑造成英雄,可是你让一个现在社会吊儿郎当的半调子转变成严谨到一丝不苟的英雄,这样有意思么?他可能么?

再有,关于陆小怜的问题,他当众非礼陆小怜只是想告诉人们,他母亲曾经受过的冤屈,他想问一下这些“高干子弟”,为什么裴温做那事和他做那事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是他间接的控诉裴府的黑暗。

至于大街上跟陆小怜表演闹剧,叶羽想的做多的就是弄清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对人体的影响,作为一个现代人,难道他可能会去考虑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么?

至于杀王夫人,叶羽当然想,可在众多高手环绕下,他有机会么?叶灵会允许他那么做吗?就故事情节而言,如果叶羽现在就能把裴氏灭了,那我觉得这个故事就可以结束了。

至于依旧留在裴家的问题,叶羽复苏也不过半天,况且他性子也不是那么严谨的人,一下午的时间他就是考虑着如何救治母亲,你们说他能想到那么多的问题?

今天说的可能有点多,各位朋友们见谅,当然凌云欢迎大家提意见,但希望别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