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28章 无须再忍

世上总有卖不完的后悔药,被叶羽这一搅合,王夫人总觉得别人看待他们母子不似之前那般恭敬,她暗恨当年为什么没将叶灵轰出去。

人家有一个强悍的儿,王夫人哪敢继续对叶灵下手?越是不敢,恨得越炽烈,族规在上,借天璇卫之手弄死自己的眼中钉,她又怎能错过这样的好戏?

看戏得看全套,王夫人主婢尾随着叶灵母女来到了裴氏宗祠,为图个解气,她哪还会惧怕天气的严寒?身娇肉贵的她就这样侯在了宗祠的门口。

难道那贱人已然丧命?听到叶羽的那一声长啸,王夫人精神头倍增,叶灵啊叶灵,贱人生了条贱命,你享不起这荣华富贵啊。

天璇卫以保卫裴府为己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能无动于衷?裴氏族人、家丁、丫鬟,哪个不想一探究竟?看着涌向宗祠的诸人,王夫人心里多了些安全感——这种情况下,她对发狂的叶羽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就算你是野兽,你能同时应付近百号天璇卫?

这怎么可能?看到叶羽背上的叶灵,王夫人心里咯噔一下,裴氏立族多年,还没听说哪个擅入宗祠的女人可以活着出来,这个贱人焉能开此等先例?

就在王夫人咬牙切齿的一刻,她看到了叶羽那阴冷的目光。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夫人看叶羽母子不顺眼,叶羽看她又能好到哪去?可现在他能一雪前耻吗?天璇卫看到他手里的“鸡仔”裴老二,哪能当他是朋友?弩箭早把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稍有异动就会被乱箭穿心。

古语有云,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叶羽不想忍,也不想退,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和嫣儿送命。

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叶羽算不上龙,他充其量也就是一条虫,可他不自卑,活着就是最大的财富,鱼跃龙门,早晚有一天他要把裴氏一族狠狠的踩在脚下。

忍字心头一把刀,叶羽不想用那颗对王夫人“仇恨”的心迎接利刃,他要将那种痛苦转移,手劲加大,可怜裴老二再次惨嚎起来——老大都说饶你不死了,你还折腾我这把老骨头干嘛?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一口一口咬死这让自己颜面尽失的小混蛋……

树欲静而风不止,王夫人清楚她和叶羽绝没有任何调和的可能,此刻天璇卫环视,有恃无恐的她虽然杀不了叶羽母子,可能不好好的羞辱他们一番?

“大胆叶羽,还不快放开二老太爷?”相隔三步之遥,王夫人义正词严的“训斥”着叶羽。

“放开他?你当我像你一样白痴吗?”叶羽嗤笑一声,裴忌可是他此刻的护身符,他很庆幸没有相信裴嵩那老东西的话。

被叶羽这一挤兑,王夫人气的脸色发白,可她知道她现在要注意夫人的形象,“好没教养的孽子,孝悌忠信,礼义廉耻,难道那贱人没教过你吗?”

叶羽越是愤怒,王夫人就越是兴奋,她似是自言自语,可叶灵却能听清她的话,“还是老夫人明智啊,婊子就是婊子,能教出什么好孩子?”

叶灵不在乎名声,可被人如此不留情面的辱骂,她又怎能心平气和?双臂微微颤抖着,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滴落到儿子那**的后背上。

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叶灵那委屈的泪水移去了叶羽心头的那把刀,他迅速跨前一步,飞起右脚狠狠的踹在了王夫人的小腹上,这女人哼都没哼一声,身不由己的飞上了半空……

“不要!!”就在王夫人落地的一刻,裴氏一行人恰巧走出了宗祠,看着不知死活的王夫人,裴越惊叫出声——太原王氏岂是易与之辈?图一时痛快,惹上王氏这等庞然大物,你何苦呢?

天璇卫实在没想到叶羽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有胆伤人,可就在他们欲发弩箭的一刻,叶羽用裴忌挡在了身前,“谁敢放箭,我立马掐死他!”

强敌环视,叶羽顾得了身前却顾不了身后,在裴嵩示意下,天璇卫第一高手裴元受悄无声息的袭向了叶羽的后背。

看着首当其冲的叶灵,嫣儿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她的身前……

感受到身后的敌袭,叶羽真气迅速鼓荡,纵使被他挡下了裴元受大部分的掌力,可身娇体弱的嫣儿又如何承受的住?檀口轻张,一股血箭喷到了叶灵的后背上。

突生此变,就连裴嵩都始料未及,一干人等呆呆的看着萎靡在叶灵身上的嫣儿。

嫣儿代她受死,叶灵哪还忍受的住?她挣扎着从儿子背上下来,紧紧的抱住了嫣儿,眼泪大颗大颗的滴到她的脸上。

“娘,你不要伤心,嫣儿不怕死也不后悔,只是以后不能再伺候……”这话没说完,面似金纸,气若游丝的嫣儿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嫣儿!”叶羽悲嚎一声,以手中的裴老二当武器,狠狠的砸在了暗施偷袭的裴元受身上,肌肉的碰撞,骨骼的碎裂声相继传出,鲜血四溅,这两个姓裴的滚地葫芦一般被远远的抛了出去……

没有了裴忌这块“护身符”,天璇卫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他们想放箭可叶羽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双目赤红,煞气惊人,叶羽虎入羊群般扑向了天璇卫——没有飘逸的动作,也没有绚丽的招式,有的只是兽性最本能的厮杀,断肢残臂,血肉横飞,裴氏宗祠的门前已化作人间之修罗地狱。

“金刚不坏体?”

就武学而言,内功达到极致,护体罡气刀剑不破,纵观大梁国,能达到此种境界的只有四大圣僧的授业恩师神僧道衍、缥缈峰见性神尼、道家紫阳真人。

羽儿年纪轻轻,他怎么能达到这至高境界?看着人群中厮杀的叶羽,不能置信的裴越喃喃自语。

天璇卫悍不畏死,可这一刻他们感到了害怕,弓弩等远程攻击武器没了用武之地,唯有以刀枪剑戟近身肉搏。

叶羽虽然不懂武技,天璇卫却越打越心惊——这“禽兽”瘦瘦弱弱的,可刀剑及体,入肉三分就再难有寸进,他们也听过金刚不坏体之说,可有他这样的吗?

近百号人对战一人,他们想累死他,可这头野兽体力好似无穷无尽;他们想让他失血过多而死,可这混球哪有一点失血的迹象?叶羽速度惊人,一旦被他抓住,必将死无全尸,看着那么多同伴纷纷丧命,天璇卫虽然目眦欲裂,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裴氏一族,惶惶心惊,看着眼前的“屠宰场”,裴嵩似乎瞬间苍老了十多岁,这时候他注意到趴在嫣儿身边的叶灵,贱人无良,坏我裴氏根基,他岂能饶过这罪魁祸首?

“给我射杀这贱人!”

裴影被叶羽废了一条手臂,此刻还躺在**养伤呢,老太爷身边能没有贴身保护的人?随着他一声令下,数十支弩箭同时对准了叶灵二人。

嫣儿生死未卜,儿子浴血厮杀,叶灵感觉自己的心彷佛撕成了两半,她哪有心思考虑别人怎么对她?

“不要!”就在这时候,裴雪突然挡在了叶灵身前。

雪儿是大小姐,她也是卢老夫人最宠爱的孙女,天璇卫哪敢自作主张射杀她?他们迟疑的看着老太爷。

裴嵩知道夫人异常宠爱这个孙女,可他也知道裴雪是叶灵的女儿,被叶羽逼得有些丧心病狂的他对于和叶灵挂上钩的人都觉得厌恶异常,他哪还记得什么祖孙情?

可就在此时,卢氏哆哆嗦嗦的出现在裴雪的跟前——卢氏年纪大了,寿宴上看了叶羽的表现,她是又气又怒,肠胃本就不怎么利索的她一不小心又停食了,遵府医嘱托,临睡前让丫鬟伴着四处溜达溜达,可谁曾想这一溜达就碰到叶羽这档子事?

“掌舵”裴府二十多年,卢氏岂是心慈手软之辈?一句“家法伺候”,不知有多少家丁、丫鬟在她面前皮开肉绽,打残、打死也决不在少数啊。

自诩不怕“血腥暴力”的卢老夫人此刻真的怕了叶羽无意营造的“修罗道”,嘴唇乌青,额头虚寒涔涔直冒,若不是丫鬟扶持,她恐怕早就躺地上了。

裴雪虽然是她的孙女,可更多时候却像她的女儿,虽然恼火她替叶灵求情,可又怎能忍心看着“女儿”被天璇卫乱箭射杀?

“老爷,雪儿没有娘,行事未免偏颇,求老爷法外开恩,饶过她这一次吧!”……

雪儿不怕死,死对她来说不过是一种解脱,她没有在意祖母和祖父“交涉”的结果,她看看依旧厮杀的弟弟,想想自身的遭遇,她知道他们都是可怜人,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这个叫叶灵的女人。

雪儿不想叶灵被杀死,不是想原谅她,可她知道弟弟对这个女人异常看重,就为中午叶羽的一句话,雪儿就不想看到他伤心欲绝,更何况,她也不想看着嫣儿“死无全尸”。

“雪…雪儿……”叶灵呆呆的看着裴雪,她哆嗦着嘴唇想表达这个意思。

裴雪没有理会叶灵的表情,她轻轻的抱过嫣儿,双手婆娑着她那瘦削的脸颊,愧疚、疼惜、恋爱,泪水从眼眶里滚了出来,滑在脸上,流在手里,最后滴到嫣儿的脸上……

“小…小姐,嫣儿……”

嫣儿还活着,嫣儿没死?裴雪突然紧紧的抱住了这陪伴了她近五年的女孩儿。

“把小姐给我拉开,全力射杀此二人!”

就在这时,裴嵩耳边传来叶羽的一声长吼,身边已无人可屠的他猎豹般朝裴嵩扑了过来……

这可是这周上传的第一章啊,同志们给点票不?能到二百么?在新书榜最后一周了,怎么也得冲进前二十吧!

凌云接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