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30章 简直女无赖

听到裴嵩这话,叶羽神光一凛,他很清楚如果抓不到人质,绝对挡不住裴府天璇卫的乱箭,可裴府诸人对他如避蛇蝎,他哪有这个机会?

扫见母亲欲用她那孱弱的躯体为自己挡箭的决绝,绝望之中叶羽突然涌起万丈豪情,他一只手抱着母亲,另一只手按在了裴雪的头顶,真气笼罩着几人的同时,仰天一声长吼,与之前的长啸不同,那会儿他只是想震慑,可这次却是为了保命——叶羽不清楚音波能不能伤敌,可此时他却别无选择,直觉告诉他这些箭伤不了他,可母亲她们不一样,他现在就是要用母亲几人的性命做赌注,如果他输了,他要让裴氏全族为母亲陪葬。

雄狮怒吼,猛虎咆哮,叶灵、裴雪只觉浑身一震,而她们身后养尊处优的裴氏族人双手掩耳,面现痛苦之色;至于天璇卫则纷纷抛下武器,同样双手掩耳,面部肌肉抽搐,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这些人先后倒地,不住的扭曲滚动……

明空并没有立即回水月庵,离开裴府,她突然伏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旁痛哭起来。缥缈峰半佛半俗,缥缈心法更是以清心寡欲为主,作为其最优秀的弟子,自打记事起,明空不记得自己哭过,可这一刻她却忍不住了,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是其次,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叶羽这**裸的“羞辱”——缥缈峰地位尊崇,乃世人顶礼膜拜的对象,作为人们心目中的仙子,出道不久却一直顺风顺水的明空哪会想到有这么一天?念及师门的清誉,她又觉得有负师恩。

姑苏寒山寺祩宏圣僧的狮吼功?听到叶羽的吼声,明空全身一震,他是如何学得这高深的佛门功法的?她没有忘记自己肩负的使命,想到狮吼功的可怕,她知道她必须要阻止这个恶魔……

看着“七零八落”的一干人等,叶羽停止了吼声;想到母亲几人差点丧命,他怒气冲冲的来到了裴嵩跟前。

也许是裴嵩身体保养的好,也许是叶羽自己摸索出的“狮吼功”不到家,这老小子虽然大汗瓢泼、身子乱颤、耳朵里嗡嗡作响,可思维却是清醒的。

看着叶羽一步步向自己走进,裴嵩想说什么,可努力张了半天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喊啊?你叫放箭的时候不是叫的挺利索的吗?你怎么不叫了?”叶羽毫无征兆的踹在了裴嵩的左腿膝盖骨上。

这次裴嵩说话了,只不过音调比较简单——其实就是惨叫了一声。

“你们姓裴的不是都欺负我娘吗?现在怎么不欺负了?你再欺负给我看看?你他妈的说啊!”叶羽这次的目标变成了裴嵩的右腿膝盖骨。

看着儿子脚下惨嚎的裴嵩,听着儿子嘴里说的话,叶灵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祈求的看着他,儿子能醒过来,她就觉得老天爷待她不薄,她真的不希望儿子再去杀人了。

“娘,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些年他们欺负你的时候,他们考虑没考虑过您的感受?如果儿子没本事,我们母子又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就算我们不折腾这老混蛋,你觉得他会饶过咱们吗?”

这一切的一切,最终的源头乃裴嵩裤裆里的家伙——一个强悍的跋扈女人,一个风liu的二公子,造就了母亲所有的不幸。

擒贼先擒王,叶羽刚要招呼裴老大他“兄弟”,裴越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我真是瞎了眼,我怎么会对你这种人多加照顾?我为什么要为你这种人求情?你就是禽兽,你必不得好死!”

裴越口中的照顾是从寿宴直到刚才那暗中的维护,那所谓的求情是在家族所有人面前为他说过的好话,叶羽不知道这些事,其实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与嫣儿雪中送炭的行为相比,他这锦上添花的“小人行径”又算得了什么呢?

“照顾有加?你说这话不觉得惭愧吗?这十七年他们欺负我娘的时候你照顾我了?禽兽,你说的没错,今天我就禽兽给你看看!”说完这话,叶羽一脚蹬在了裴越的胸口,这老小子越过裴氏那帮“病老虎”,摔在了裴氏宗祠的牌匾下方。

“住手!你今天杀的人还不够多吗?”就在这时,明空的声音在叶羽耳畔响起。

这女人还好意思回来?叶羽有些讶异,循声望去,凄冷的夜空,面罩轻纱的明空悄然而立,只是她那冰冷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你以为我想杀人吗?难道我不羡慕那红袖添香、佳人相伴的美妙人生?你只是看到我杀人,可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佛家不是讲求因果轮回吗?你更应该清楚,前世种什么因,后世结什么果,我本想带我娘就此离开,可这老混蛋却意欲将我母子乱箭射杀,若不是叶羽有能力阻止,倒在血泊中的就是我们四人,难道我现在还有必要装孙子吗?”叶羽指着昏死过去的裴嵩说道,“我知道你功夫不错,可你觉得你能阻止我吗?”

缥缈峰高高在上,明空虽然口口声声为天下苍生着想,可她们真的考虑过那些小人物的命运?听到叶羽的话,她微微一愣,“我承认你很强,我也知道我打不赢你,可我是不会坐视你滥杀无辜的。”

明空之前是没有把叶羽的“野兽行径”放在眼里,可见识了他那雄浑的与紫阳真人一脉相承的“浩然正气”,领教了他那刚猛的“佛门狮吼功”,再加上被他爆打了一顿屁股,明空真的没了信心。

殊不知明空却是高估了叶羽。

叶羽是人,是人就会累,中午寿宴上的发狂、刚刚的连番发泄,叶羽体内真气不足平时两成,这种情况下他哪敢跟明空再斗一场?要是万一让她也打自己一顿屁股,那可真的威风扫地了,更何况他还要为嫣儿治伤、为母亲治病,考虑到自身的状况,他已然萌生退意,可在女人面前服软,这不是男儿所为,叶羽也不过嘴硬罢了。

“你不觉得你这话特像个无赖?”叶羽被气笑了,“这难道就是你们缥缈峰的传统?难不成你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被人打了屁股,然后在脸上挂着屁帘就可以无视别人的指摘?你信不信下次落到我的手里,我扒掉你的裤子打?”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叶羽打了人家另一张“脸”不说,在人家伤口撒盐就撒盐吧,他偏偏还上升到缥缈峰的高度,这真正触动了明空心底的痛,委屈无限加之面对叶羽时那无可奈何的挫败感,让她情不自禁的抹起了眼泪,“我就是不让你杀,我就是不让你杀……”

叶羽看过母亲太多的眼泪,他不觉得女人流眼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可明空呢?她是世人眼中的仙子,她是佛门的修行者,叶羽没见过仙子,更没见过尼姑,他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掉眼泪。可明空这“撒泼”的行为,却让他产生了这么一个想法——这尼姑也算是人间极品了。

“娘,儿子带您离开这儿。”和一个撒泼的女人撒泼,这有意思吗?他看了看母亲,环视四周朗声说道,“叶羽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想报复,叶羽随时奉陪,可如果我母亲她们三人有什么三长两短,叶羽必要你们裴氏全族陪葬!”

依旧七荤八素的裴氏一族还好些,明空却是一惊——叶灵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女人,却牵动着无数人的命运,她突然打定主意,在不能彻底制服叶羽之前,她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叶灵。

“姐,你是要走还是想继续留在这儿?”叶羽走到裴雪跟前,他轻轻摸了摸嫣儿的脸蛋儿。

“这里是我家,”裴雪扫了叶灵一眼,“可不可以让嫣儿留下来……”

“这不可能,你是大小姐,裴府的这些杂碎们不会动你,可他们能不拿嫣儿出气?更何况我还要为她治伤。”顿了一顿,“叶羽说过的话永远算话,如果有人让你受什么委屈,你记住,叶羽永远会站在你的身后。”叶羽这话依旧是说给裴府的人听的,可惜能听清楚的却只有明空一人。

看到母亲脸上那欣慰的表情,叶羽淡淡一笑,他背起嫣儿,抱着母亲离开了这令他毫无留恋的地方……

看到书评里竟然有人说凌云昨晚是“停电遁”,俺可真的是好怨那,我本来想不发那个请假条的,可我不想那些喜欢这书的朋友等到最后却是失望而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凌云有过这种感受~~~

对于有事不能更新,凌云要养成请假的好习惯。

我知道我这书更新不快,可我码完之后就尽快传给各位朋友,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