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31章 灭你全族

一轮古时月,凄凉伴君行,寒风飒飒,近乎**的叶羽背着半昏迷的嫣儿,抱着身上有伤的母亲默默的行走在清冷的大街上,身无分文,难道任由母亲露宿街头?心怀愧疚,叶羽情不自禁的看了母亲一眼。

有爱的地方就有家,对于叶灵来说,儿子在哪,哪就是她的家,她没想过要享福,她也不怕吃苦,她此刻正专心致志的擦拭着儿子身上的血迹。

叶灵越是如此,叶羽就越不想她受任何委屈,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作为一个“文明人”,叶羽虽然有时候也挺禽兽的,可对于打家劫舍的宵小行为他还真的不屑为之。

然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候叶羽想到了嫣儿,自己身上的银票随着自己的发狂而化作了片片飞絮,可嫣儿应该还留在身上吧?

裴管家为了讨好叶羽,在布置完叶灵的房间后,他很“大方”的孝敬了他三百两银票,叶羽当时也没多想,随手拿出一张百两的银票就塞进了嫣儿的手里。

在大梁国,一两银子就是一贯钱,也就是一千个铜钱,一百两就是十万个铜钱,作为一个丫鬟,嫣儿哪见过这么多银子?见她死活不肯要,叶羽硬逼着她塞进了怀里。

“娘,你摸摸嫣儿身上有没有银票,咱们看看能不能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叶羽很宝贵现在的时间,嫣儿的伤不能耽搁是一方面,母亲经历了大惊大恐,此刻正是为她打通筋脉的大好时刻。他单手抱着母亲,另一只手拖着嫣儿的屁股把她抱到了胸前……

“哪来的小乞丐?去去去,捣什么乱啊!”绕了好几条大街,叶羽敲开了一家客栈的门,哪成想还没等他说话呢,睡眼朦胧的店小二就打着哈欠把他往外轰。

妈的,你还真狗眼看人低呢,叶羽怒了,他扬了扬手里的银票,“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其实这也怪不得店小二,他们三人也就嫣儿身上的衣服体面些,可惜她被叶羽背在身后;叶灵衣衫单薄,臀部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一看就知被人打过板子,洛阳城里达官显贵多了去了,她指不定是哪家逃出来的家奴,店小二哪想惹这个麻烦?更何况还有叶羽那“另类”的卖相,叶灵虽然擦干净了他身上的血迹,可大冬天的身上就挂几根布条,这不是乞丐是什么?

看到叶羽手里的银票,店小二微微有些发愣,这几个私奔的家奴不会顺带着偷盗主人家的财物了吧?

“一百两,够不够?”

看到叶羽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店小二唬了一跳,他唯唯诺诺的应着叶羽的问话。

“给我安排一间上房,我这几天要住在这儿,一日三餐你捡最好的上,你现在立马给我准备金疮药、烈酒……”叶羽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看着店小二惶恐不安的样子,“我说的这些,你若办的不好,小心我打断你的腿,若办得好,剩下的银子都归你了。”

*,千金散尽还复来,叶羽可没想这么多,他这么大方,主要是因为他不清楚一百两银子到底是什么概念,在他的记忆中,古时候的纨绔们随便逛一趟窑子就得花个万儿八千的银子,咱就住趟旅馆,一百两应该不少了吧?

看到店小二的表情,叶羽知道自己还是吃了点亏,可他现在哪有心思跟他墨迹?更何况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要让店小二尽快的将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好。

叶羽虽然生性洒脱,可如果他了解大梁真正的行情,他也绝不会这么大方——在大梁朝一个铜板可以买一个馒头,按后世的标准一个馒头算三角钱,那一千个铜板就是三百块,一百两银票这可是三万块钱,再有大梁小麦的亩产量绝对及不上后世,那馒头肯定会贵一些,这也就意味着一百两银票甚至可以达到四万或是五万。

找家旅馆,吃点饭,买点衣服,这能花一万块钱?这也就意味着叶羽最少拿两万块钱给人做小费。

看着儿子“施舍银子”,叶灵没有反对——对于这些东西,她知道的比叶羽多不到哪去,昔作女儿时,在妓院老鸨的逼迫下,她堪称两耳不闻窗外事,被送入裴府,她又好似住进了监狱。有裴管家这老吸血鬼暗中使坏,叶灵一直是用别人十倍甚至百倍的价钱给儿子买药,他对大梁的“行情”,自打一开始就有错误的认识……

嫣儿或许清楚,可她现在昏迷不醒的,哪能指点什么?

“你愣什么神?还不快带路!”

听到叶羽的吼声,店小二小跑着走在了叶羽的前边,战战兢兢的他心里打定主意,等明天天一亮就去报官。

叶羽上楼的一刻,明空悄然出现在这家客栈,看着叶羽那“一拖三”的背影,她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

现代社会提倡顾客就是上帝,可你住酒店的时候,你敢打人家服务员吗?在古代那些有钱有势的大爷们可是稍有不如意就动手不动口了,店小二可得把他们当上帝加如来佛祖供着,叶羽不就是一个冒充的大爷么?

奔上跑下,忙了个满头大汗,店小二这才准备好了叶羽所需要的东西,此刻他才发现了伫立大堂的明空,大梁朝和尚多,尼姑也不少,可这半佛半俗乃缥缈峰特有的标志,能和缥缈峰的仙子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店小二的疲劳不翼而飞,他既紧张又激动的看着明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刚刚那个人你惹不起,他住在这儿的事你不要惊动任何人。”明空语气淡然,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

“刚刚那个人?他不知是哪个官家的逃奴,我明天要去报官的。”听明空提到叶羽,店小二终于组织好了语言。

“你不能报官,否则会死很多人,希望你能记住缥缈峰的忠告!”明空虽然不是很了解叶羽,可她却知道叶羽对母亲的敬重,他母亲有伤,这种情况下,他肯乖乖的束手就擒?洛阳城的捕快,能及得上裴府天璇卫?他不想再次看到这家客栈血流成河的场面。

“不能报官?缥缈峰的忠告?”店小二呆呆的看着飘然而去的仙子,心里突然没了主意……

“娘,我先给嫣儿治伤,您先休息一下,等下儿子给您换药。”事有轻重缓急,叶羽虽然心焦母亲的外伤,可他却知道嫣儿的伤势更是耽误不得。

就算嫣儿不是因为她受伤,叶灵也不想看着这么好的女孩有事,她略显焦急的点了点头。

叶羽冲母亲作出一个宽心的表情,随即缓缓的褪下了嫣儿的上衣,这是叶羽第一次看到嫣儿的身体,没有想象中乍见女孩胴体的口干舌燥兼鼻血上涌,叶羽感觉到的只有触目惊心。

如果说母亲的生活是悲惨的,那嫣儿可以称得上活在十八层地狱,这完全超出了叶羽的认知——她那瘦骨嶙峋的躯体用皮包骨头来形容似乎更确切一些,更令叶羽感到愤怒的却是嫣儿的脊背上竟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鞭伤、棒伤以及烫伤的痕迹,相比之下她身上那淤青的掌印简直称得上仁慈。

怒火再次燃烧起来,叶羽迅速扯下了嫣儿的下裳,上半身惨遭虐待,她下半shen又能好到哪去?大腿、小腿上一片一片的乌青淤紫,尤其是屁股上,竟然布满了被利器扎伤的痕迹……

看到嫣儿的身体,叶灵忍不住哭将起来,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了嫣儿昏迷前那话的意思——娘,嫣儿不怕死也不后悔……

试问一个从十八层地狱中轮回过的人,她焉能畏惧死亡?

叶羽一句话没说,他双手握拳,骨节被他捏的发白,那微微颤抖的身体昭示着他心中的愤怒,他天真的以为他发泄的够多了,可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做的远远不够——裴嵩,若不能亡你裴氏全族,老子誓不为人。

感到母亲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叶羽回过神来,他知道此刻他就是母亲的主心骨,他现在必须要镇定,轻轻拭去叶灵脸上的泪花,他抱着嫣儿侧坐到他的腿上,双掌分别印在了嫣儿的胸口和背心。

闭目凝神,那祥和的真气涌入嫣儿的体内,经脉阻滞,脏腑受创,如果换成一般的医生,嫣儿若要完全康复至少需要十日,可叶羽不同,他对人体了解最深的就是经络穴位,再有,他那祥和的真气乃濡养经脉、脏腑的良药,时间不长,嫣儿猛地吐出一口淤血,呼吸随之顺畅了许多……

亲吻最能表达爱心,将嫣儿抱到床里边,为她盖好被子,叶羽不由得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看到叶羽的动作,叶灵没说什么,嫣儿长相可爱,心地善良,叶灵本就想撮合她跟儿子——大梁朝虽然讲究门当户对,嫣儿是丫鬟,可叶灵却清楚自己的出身还不如丫鬟呢,人家不嫌弃自己的儿子她就觉得很满足了;更何况嫣儿的身体都被羽儿看过了,她还能嫁给别人么?

叶灵这么想也无可厚非,大梁对女性的束缚虽没有中国宋明时代那般严苛,可对于贞操问题却异常看重——等级婚姻最讲究血统、出身、门第,在大梁七大士族通婚最频繁,可哪就正好赶上年龄相当的未婚男女?七大士族又瞧不起别的家族,他们只能在年龄上打折扣,这就必然造成了早婚现象,女孩十三四岁嫁人的越来越普遍,这么点的孩子她怎么可能去跟别的男人XXOO?大家族的少爷们娶得可都是标准的清白女儿身。

上位者带动举国舆论的发展,加上前朝文化的遗韵,大梁渐渐有了这么一个习俗——新婚次日展示染有血迹的床单,以证明新娘子乃处子之身。

作为一个恶性循环,越是如此,女性对自己的贞操越看重,当然,一些有经验的女性在这方面也能作假,她们只需用一小团染有鸽子血迹的棉布塞在自己秘处,抑或在枕头底下暗藏一小瓶动物血……

晚上还有更新,下一章可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今天早上差点又迟到了,闹钟想的时候我是醒了,可我就想再睡一小会儿,结果稍微一迷糊,就还有五分钟上课,急急匆匆的往教室赶那。

以前做学生时,逃课是家常便饭,可现在身份不同了,班里没老师可是一眼就能瞅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