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35章 钱神医

女孩的心事男孩你别猜

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不知道她为什么掉眼泪

也不知她为什么笑开怀

……

自诩“情场高手”的叶大公子被嫣儿哭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哼着从前的小调走出了房间……

“这位客官,这几天过得可好?”曾经接待叶羽的店小二点头哈腰的出现在叶羽身前——明空警告在先,贵人欲暗中赠金在后,这样的男人岂是等闲之辈?想到当日初见叶羽时那“不礼貌”的言语,店小二总想说几句讨好的话,可惜叶大公子神龙见首不见尾,自从进了房间就再没出来过,此刻他可得着机会了。

“我不怎么好,尤其是现在,我好心…疼。”看到店小二,叶羽就想起那够他们母子半年生活费的一百两银子,叶羽不在乎钱——前世的他家里虽然不富裕,可凭着一张能“白话”的嘴,他也能弄几个钱,挥霍这样的“王八蛋”他心安理得——可这些银子是却母亲的血泪钱,敢挥霍这样的钱,那他不是畜生就是败家子。

送出去的“小费”也想着要回来,那这和吃别人吐出来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叶羽自认为也算是个男人,他可不想“趁热吃”。

“爷,您心疼?小的马上给你去请大夫,”店小二曲解了叶羽的意思,他正想着怎么“赎罪”呢,此刻哪还不欣喜若狂?为了听起来亲热些,他对叶羽的称呼也由客官变成了爷,“钱神医在咱们大梁那可是赫赫有名,就算是皇上都请他看过病的,我立马去请他过来。”

看着店小二小跑着没影了,叶羽得意的笑了——难道你还害怕我阻止你?我巴不得你多跑一趟呢,“黑”了老子那么多银子我能不折腾折腾你?赫赫有名的钱神医,你还立马给我请来,你还真拿你当头蒜了?

在叶羽心中,既然是神医吗,哪能没点傲气?那边的病人要去见马克思了,神医还得慢慢腾腾的喝着下午茶,这才叫有谱呢,这在二十一世纪少见么?

殊不知叶羽这次可是真的想岔了——钱神医名钱衡,祖辈世代行医,祖训有二:其一,学医者必博及医源,精勤不倦,不得道听途说,而言医道已了;其二,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做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耳。

钱衡恪守祖训,兢兢业业,他不图名,不图利,姓钱却视钱财如粪土,视名利如过眼云烟,苦钻医道,不图回报,成果却出人意料,赫然已是大梁医道第一大家。

有心摘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话用在钱衡身上实在是太贴切了,太宗皇帝慕其才,欲征召他做宫廷御医,可钱神医心系天下苍生,放弃了高官厚禄……

得亏太宗皇帝不是曹操,否则大梁焉有钱神医之名?

“观兄台气度不凡,过来共饮一杯如何?”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走到叶羽跟前朗声说道。

人生贵相知,何用金与钱?前世的叶羽最爱四处结交朋友,他曾经戏称如果出卖一个朋友可以赚五块钱,那他也能发一笔小财。

“那叶羽恭敬不如从命了。”虽然不知此人姓甚名谁,可叶羽不介意多一个朋友,就算是别人设的局又能怎样?难道他还想毒杀自己?更何况他也饿了,哪还会拒绝?

“酒保,取两只大碗过来。”

听到大汉的话,叶羽唬了一跳,拿大碗喝酒?这还有谱没谱啊?他也知道古代的酒度数较低,可就算低能低过啤酒吗?前世的叶羽可是被两瓶啤酒就能忽悠到桌子底下去的人物。

“叶兄弟,在下元成,哥哥痴长你几岁,叫你一声兄弟不介意吧?”元成俨然一个自来熟。

“四海之内皆兄弟,元大哥你这话可显得生分了。”叶羽虽然说得很豪爽,可他看着面前那满满一大碗白酒却是有些发傻,可男人能在酒桌子上认怂吗?

“好一句四海之内皆兄弟,叶兄弟,为你这话,咱们一醉方休。”

看着元成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酒,叶羽咬了咬牙,他闭着眼睛将这一大海碗白酒灌倒了肚子里。

哪想到古代这酒还能上头?叶羽只觉得如坠云雾,晕晕乎乎的他似乎感觉到酒精已然从胃下口幽门处进入胃经……

这时候他突然感觉体内真气运转起来,携着身体不能承受的酒精涌向了四肢百骸,接着从体表渗出,在真气的熏蒸下化作了气体。

原来内功深厚真可以在喝酒的时候作弊啊,想到自己已然立于不败之地,叶羽哪还记得自己姓什么?

“真是好酒,元大哥,兄弟我再敬你一杯!”叶羽开始把握主动了。

元成没有亲眼见过叶羽发狂时的“狠戾”,看到他瘦瘦弱弱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崇尚“肌肉说事”的他还真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可元成对太宗皇帝忠心耿耿,既然陛下要保叶羽平安,那他就是拼掉性命也要保得叶羽周全。

一碗酒就能倒下,这还叫男人吗?明明不能喝却还一副我很强的架势,元成心下更是不以为然,可看到本来晕晕乎乎的叶羽一眨眼就变得神采奕奕,他方知传言未必是虚。

“兄弟,哥哥服了!”元成端起了眼前的酒碗……

“好心的伯伯,您给点吃的吧,娘生病了,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叶羽刚要喝酒,一个稚嫩的童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放眼望去,只见大堂门口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正祈求的看着正要将他往外哄的跑堂小厮——衣衫褴褛尚不足以蔽体,捧着一只破碗的小手冻得通红,头发乱蓬蓬的看不出男女,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嫣儿。

“去去去,哪来的小要饭的,你在这儿挡着一会儿客人还怎么过来?”眼瞅着就要中午了,跑堂小厮哪会让这小要饭的影响自己的“业绩”?

“混账东西!”叶羽手指发力,酒碗四分五裂,那一大碗白酒洒了一桌,他不理元成大步向门口走去——叶羽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那些许的恻隐之心还是有的,想当年在火车站碰到一对孤儿寡母跟他要钱坐车,虽然知道是骗局的可能性较大,可他却毫不犹豫的掏出了身上仅有的三块钱,最后落得个自己没钱坐车——这种事他都干得出来,更不要说眼前这小女孩已然勾起了他对嫣儿的同情。

“叶兄弟……”看到叶羽愤然离席,元成微微愣了一下,能轻轻松松将碗捏碎,此子手指好大的力道,旋即快步追了过去……

今天第二更,各位兄弟应该是明天看了,本来写到**的地方,凌云灵感那是汩汩的往外冒啊,可现在太困了,凌云实在顶不住了,最悲哀的是明天上课,今天还没有备课,我要疯掉了。

各位兄弟看书可否顺手收藏一下?看到收藏的数据停滞不前,凌云心里郁闷呐~~~~

凌云没有食言吧?虽然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