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39章 拿屁股说事

都说到这份上了,卢通焉能不知道叶羽是“何方神圣”?想到他在裴府的所作所为,卢公子裤裆里传出了一股骚臭味儿……

叶羽和明空的“风liu韵事”虽已传遍大梁,可由叶羽亲口说出来效果却是大不一样,更可恶的是他把打说成了摸,一字之差,谬以千里,明空似乎看到了别人那“嘲弄”的目光,她面纱后边的脸蛋儿烧起了火,“**贼,我要杀了你!”

“明儿,你说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手快?”看着明空眼中的怒火,叶羽可不敢托大,他迅速提溜起屎尿齐流的卢大少爷挡在了身前——空谈不如实干,为了说明手快还是剑快这个问题,叶羽抓起卢通的手腕,只听“嘎巴”一声,昏死过去的卢通手腕上露出了森森白骨。

“你!”明空没想到叶羽竟然痛下辣手,她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她仇恨的看着叶羽。

“我什么我?你想救这兔崽子也行,只要你把屁股撅过来让我再打一顿,我立马放了他,说实在的我还真挺怀念当时那感觉的,你说我当时为什么不趁机揩点油?”

叶羽对亲情异常看重,以己度人,七大士族能饶得了他——通过跟小裴的谈话,他也大概知道了七大士族那错综复杂的关系,自己是在裴府杀的人,可裴府的老爷、少爷们娶得全是别家的闺女,王氏那婊子、卢氏那**,目前虽然不知死活,可王家与卢家能轻易饶过自己?

既然没有调和的可能性,叶羽又何必畏畏缩缩的?缥缈峰跟七大士族一个鼻孔出去,难道我还不能消遣消遣?

“你敢否放开卢公子跟明空堂堂正正的比斗一场?”明空被叶羽这话气的浑身乱颤,虽然不知道揩点油是什么意思,可上半句话如此下流,下半句又能“上流”到哪去?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拿自己的屁股说事,明空真恨不得咬死他。

“你当我傻呀,你是名师传授,我是自己摸索,咱俩压根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既然你想比武,那我就说一下规则吧,要么你先等我两年,等老子学会了绝世武功,咱们再堂堂正正的比一场,要么咱们现在就跑到**打一场‘妖精架’,男人受累,女人享福……”

你现在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还想学武功?正考虑着怎么阻止叶羽学功夫呢,明空听到了叶羽的后一句话,清心寡欲的她忍不住爆出了粗口,“你混蛋……”

敢如此调侃缥缈峰的人,元成可是真的乐了,同时撼动皇上心头的两座大山,真不枉皇上派人保护你;程觉却是傻了,惹了这么强劲的对手竟然还能活的好好地,你是我祖宗。

“缥缈峰的仙子也会骂人?你既然不同意我的规则,那咱就说说屁股的事吧!”叶羽邪邪一笑,他的手移到了卢通的另一只手腕上——卢大少爷惨叫一声,这回他可是痛醒了,“缥缈峰不是心怀天下吗?看到有人被‘恶魔’如此折磨,你怎么还无动于衷?快点把屁股撅过来啊。”

“玄女救命啊,我知道你剑法高强,可他对你没感情的,求你别跟他打情骂俏……”卢通的思维还停留在叶羽刚刚那声“明儿”那儿呢,明空不加反驳,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更何况卢通是卢府的嫡系,他焉能不知道明空暗中保护叶羽的事?

“我让你说话了没?竟敢挑拨我跟明儿的感情,你难道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吗?”叶羽这下“摸”上了卢通的手肘,可怜卢公子再次昏了过去。

“明儿,你别听他胡说,我对你可是真心的,我知道你喜欢参佛,咱把欢喜佛供到家里好不?”明空越是愤怒,叶羽越觉得开心。

“你住嘴!”明空身周的气息突然变得更加缥缈难测,她眼睛深邃的看着叶羽,“你放不放人?”

叶羽自然感受到了明空的变化,这尼姑也有爆发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直觉——卢通这块破盾牌似乎失去了效用,急思对策的同时,叶羽没忘记跟明空口花花,“动刀动枪多不好啊,亏你还是参佛的人呢,只要你把屁股凑上来让我摸两下就能救一个人的命,这双赢的事你为啥就不肯呢?”

“明儿,你知不知道释迦牟尼割肉伺鹰的故事?他老人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叶羽奉为经典:如果有人想打你的左脸,你应该把右脸一块凑上去,你应该学……”

说到这儿,叶羽说不下去了。

明空毫无征兆的动了,形同鬼魅,身法却是曼妙无比,围观诸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七星莲花步?”虽然没有见过七星莲花步,可看到明空这等速度,元成不由得想到了缥缈峰的轻功绝学,帮不上什么忙,他不由的为叶羽担心起来。

明空所施展的是七星莲花步不错,可却是缥缈峰禁用的招式——它固然可以将人的速度提升到极限,可也能瞬间抽空人体的全部真气,半年之内决不能妄动真气。

明空没有忘记师傅的叮嘱,可此刻她没有退路,她务必要做到一击必杀。

叶羽哪想到明空速度竟然这样快?他只觉眼前一花,已然失去了明空的踪影。

高手过招讲求气机感应,叶羽拳脚功夫虽然不咋地,可内功一途他却是行家中的行家,感受到背后那浓浓的杀意,他想也不想将手中卢通向后掷去,于此同时飞速向前窜出……

明空哪想到叶羽竟然拿“卢公子”当武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长剑已然刺穿了卢通的身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明空此招讲求一往无前,容不得半点犹豫,卢通的尸体在她雄浑的真气下四分五裂。

明空玄女竟能以这样残酷的手法杀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遍地都是的“卢通”。

叶羽也想到明空竟然恐怖如斯?强烈的求生欲让他饥不择食,抓起街对面的大磨盘,嘶吼着撞向了明空。

长剑没入石磨,明空却突然弃剑,双掌无情的拍向了叶羽胸口。

喉头一甜,叶羽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双眼赤红,磨盘滚到地上的同时他抓住了明空的双臂……

顶不住了,真顶不住了,俺要睡觉去了~~~

我盼着明天收藏能到三千一,给为朋友给点面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