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44章 清河崔氏

循声望去,叶羽只见一个劲装打扮的汉子奔到了他几人跟前,国字脸,浓眉大眼,那小山般健壮的身材让叶羽神往无比,啥年月咱也能健美到这种地步?

纵使一副好皮囊,可看他眼中那不自觉流露出的倨傲,叶羽异常反感,长得壮又能怎样?别看哥们瘦,可哥们全身都是肌肉,扔你出去跟玩似的。

“钱神医,我家老爷有生命之危,请您速去诊治。”肌肉男焦灼万分,他就差扛起钱衡直接走人了。

求医问药虽有先来后到之说,可遇到特殊情况自然得特殊处理,在现代社会不是还有那所谓的急诊么?听到肌肉男口中的生命之危,钱衡歉意的看了叶羽一眼,“贤侄,要是你妹妹的娘亲病症不是很急的话,可否容老朽先去看望他家老爷?”

叶羽不是不讲理的人,他捎带上钱衡也只是为了双保险,更何况听南儿话中的意思,她娘亲也不是什么突发性疾病,自己解决不了再求助于神医也不迟,叶羽想悲天悯人,可肌肉男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啊。

“钱神医,你还犹豫什么?为了几个升斗小民而耽搁了我家老爷的病情,你负得起这个责任?”

或许是不经意,可肌肉男这句话却没少得罪人。

升斗小民?元统领手握刀柄,冷冷的看着他,在洛阳城如此飞扬跋扈,难道他是七大士族的家奴?元成以前不敢惹他们,可想到陛下的决心,他现在可不怕把事情闹大了。

负得起这个责任?钱衡面色变冷,胸中名叫愤怒的火苗渐渐滋生,可想到那有生命之危的老爷,他记起了父亲曾经说过的话——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论怨亲友善,长幼妍媸,一心赴救,勿做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则为苍生大医,反之即是含灵巨贼,“前方带路!”钱衡强压下了窜到心头的火气,抓起了身边的药箱。

“等一下!”叶羽可就没那么好对付了,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己挖坟,我想给你面子可你却不领情,那就怪不得老子了,“我听说有求于人,必礼遇之,就你这态度是病人求医时该说的话?为了几个升斗小民而耽搁了我家老爷的病情?负得起这个责任?我这个升斗小民就偏偏要问一问,你家老爷是谁?我看我能不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看到叶羽那笑无好笑的表情,听到他那带刺的话语,叶灵、嫣儿都是紧张的看着他;元成则是暗中竖起了大拇指,行事肆无忌惮,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如此性情中人方是我辈男儿;唯有南儿面露不解之色,她手捧一只鸡腿,似乎是想快点拿给娘亲。

肌肉男诧异的看了叶羽一眼,作为清河崔氏的高级家仆,他没想到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你还不配问我家老爷的名号,识相的,滚远点!”

“我希望你能收回刚才的话,否则别怪老夫行事不讲原则。”钱衡眉头一皱,老好人露出他那铮铮傲骨,叶羽言语中处处为他抱不平,他能不知好歹?更何况好不容易物色到一个看着顺眼的女婿,他哪能让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了?

“钱神医,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虽然你安排的‘王老虎抢亲’有些雷人,可哥们承你的情。”叶羽笑眯眯的看了钱衡一眼,“我这个人不怎么识相,你能给我演示演示怎么滚吗?我不会啊!”他这话自然是对肌肉男说的。

王老虎抢亲?不要说元成了,就连钱衡都有些发懵,这小子这是扯得什么啊。

“羽儿……”听到儿子的话,叶灵却是惊呼一声,她能不知道儿子要干什么?

“娘,你暂且宽心,儿子行事很有分寸,我就是想告诉他,人不是他那样做的。”叶羽微笑着看了看母亲,他随意的站到了肌肉男跟前;“夫人,您不用担心,元某保证叶兄弟不会有事的。”元成相信叶羽比相信自己还多——缥缈峰曾是他心中永不可超越的存在,可其最优秀的弟子在叶羽手下不也没讨到好?他身上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武学的范畴,虎啸深山,试问天下谁人能敌?

“胆敢招惹清河崔氏的人,报上你的名号。”

在洛阳城,只要挂上七大士族的名号,就是只狗都能横着走,更不要说那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了,听到叶羽的话,肌肉男焉能不怒?可他今天急于将钱神医带回府上,哪有空找叶羽的麻烦?如果他也是七姓之一,那咱们内部解决,要是“无名小卒”的话,那就怪不得爷们秋后算账了。

“在下无名无号,就是尘世中正在寻找出路的迷途小顽童。”清河崔氏?怎么七大家族的人都一个德行?与裴府有解不开的仇怨,今天又惹上了卢氏一族,俗话说债多了不愁,他哪会顾及什么清河崔氏?更何况他约略知道七大士族那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就算自己不惹他们,他们能放过自己吗?“回去告诉你那病危的老爷,就说钱神医有事分不开身,你让他先等会儿。”

“贤侄,清河崔氏你惹不起,还是让老朽先去看一趟吧。”

七大士族的府医有哪个是庸碌之辈?小病小灾的他们用得着请外援?钱衡名满天下,可与他们打交道的机会却不是很多,此刻竟然找上了他就说明必是疑难杂症,醉心医道,老头子能不见猎心喜?他当然也不想他未来的女婿招惹上这样的大敌。

“我惹不起他?”叶羽动作奇快,他毫无征兆的抓住了肌肉男胸口的衣服,一提一扬,他手中拿庞大的身躯以一个完美的弧线飞出了客栈,“钱神医,人家走了,咱们是不是给我南儿的娘看病去?”

这小子是什么来头?钱衡有些哆嗦的看着叶羽的手臂,难道他也是江湖中人?想到那打打杀杀的事情,钱衡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将脑袋别裤腰带上,生命都没有保障,要是女儿将来守活寡,这可是害了萱儿啊。

“叶兄弟,男儿当如是,大哥我真想与你痛饮一番。”

“羽儿,以后不许跟人打架,要不然娘可生气了。”叶灵扫了元成一眼,随即嗔怪的看着儿子——没有被人伤到,她放下一半的心。

听到叶灵的话,元成一脸尴尬的看着叶羽,男儿自当建功立业,女人哪能体会其中的豪情?这时候他想到了自己过世的母亲……

“娘,咱们现在去看看南儿的娘亲好不?”叶羽笑嘻嘻的背起了母亲,惹了那么大的对头,他放心母亲一人留在客栈?“嫣儿,替钱神医背着药箱;元大哥,抱着南儿跟我们走一趟如何?”

“钱神医,走吧……”

凌云以后尽量做到一天两更,兄弟们加把劲收藏一下如何?

三江申请又不通过,凌云感觉火热的**被扑灭了,你们能不能用你们手中的推荐焕发凌云的“青春”?凌云相信你们,在这儿先行谢过了。

下周我还申请,锲而不舍,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