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47章 捧其臀而吻其唇

“嫣儿,还在生我气呢?”回到客栈,将母亲抱到**,想到回来的时候要嫣儿扶着如烟时,她那生分的应诺,叶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她谈谈。

“少爷是主子,嫣儿是下人,嫣儿怎敢生少爷的气?”嫣儿说话的时候虽然低眉顺眼的,可她言语间不自觉流露出的怨怼就是傻子也能看的出来。

“还说不敢?咱们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你也一直称呼我少爷,可我却知道咱们姐弟间那亲厚的感情绝不像现在这样。”叶羽佯怒的看着嫣儿。

“姐弟?”嫣儿喃喃自语,既然明知跟少爷不可能发生什么,难道做姐弟不好吗?心里很清楚,可她却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

看着嫣儿的眼泪,想想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曾经称得上万花丛中过的叶大公子哪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你这小妮子既然暗恋老子,那我要给你验伤时你干嘛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害的我还以为我魅力不足呢!

“少爷,你要干什么…唔…”

众目睽睽之下,叶羽突然贴到了嫣儿身前,捧其臀而吻其唇——经历了这许多事情,叶羽对某些事情看得很淡,可对某些人却看得很重,嫣儿心底善良,我见犹怜,这样的女孩儿难道不值得他去爱?

叶灵、元成、钱衡以及如烟母女,看到叶羽这“突兀”的举动,他们纷纷瞪大了眼睛,这也太随意了吧?你到底是爱中君子还是色中**魔?

作为“故事”的女主角,嫣儿只觉大脑“嗡”的一声,旋即一片空白,她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心跳的好快,似乎要窜出胸腔一般,双股之间被叶羽抚弄过的地方传来阵阵热流,那醉心的感觉让她觉得全身都酥了,这时她觉得少爷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让她彷佛忘记了身在何方,贝齿轻咬,舌尖触到叶羽的舌头,旋即闪电般逃逸开来,不想少爷却是紧追不舍……

“嫣儿,这下不生气了吧?”良久唇分,叶羽笑眯眯的看着脸颊绯红,身子软绵绵的靠在自己怀里的嫣儿。

“少爷……”后知后觉,嫣儿这才想到娘他们就在身边,又羞又喜,她双手捂着小脸,扭头跑了出去。

“娘,那个…那个嫣儿脸皮还是太嫩了。”叶羽面皮是不薄,可看到母亲那玩味的目光,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尴尬的看着母亲。

“哥哥,南儿娘亲也要你亲……”听到南儿的声音,叶羽如蒙大赦,可他刚转过头来,就见如烟双手捂住了女儿的小嘴。

“恩公……”惶恐之至,如烟突然跪在了叶羽跟前。

“你这是干什么?快点起来,你身子不能着凉的。”叶羽郁闷的看着如烟,这女人下跪有瘾怎么的?他不由分说的拉起了如烟,“如烟姐,你先去洗个澡,一会儿我让人给你准备一套冬衣。”

对于如何称呼如烟,叶羽着实斟酌了一番——人家虽然说了为奴为婢,可他叶大公子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哪能如此趁人之危?人家孩子都快五岁了,叫一声姐应该不算亏吧?至于南儿称呼他哥哥的问题,咱各论各的不成?

“恩公宽厚,奴家先行谢过,就算是做牛……”

“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你以后也别恩公恩公的叫我,我听着好生别扭,如果你愿意,就像嫣儿一样就我一声少爷,要是不愿意,那就叫我的名字,我对这些事情不是很在乎的。”

叶羽可以无视上下尊卑,可如烟又怎能做到这般洒脱,不过能由恩公改口少爷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嫣儿,你先带如烟姐去洗浴一下。”以叶羽的功力,他哪能听不出嫣儿此刻就躲在门口?

“如烟姐,你跟我过来一下。”脸蛋儿依旧红红,嫣儿不敢看叶灵更不敢看叶羽,从进门起到扶着如烟出门,她始终看着地板……

“叶兄弟,哥哥是个粗人,行事风格往往为那些士人君子所不屑,可看了兄弟今天的表现,哥哥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肆无忌惮,我真想与你痛饮一番。”

“元大哥,你这话我爱听,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人生短暂,我们要是在这些事情上浪费太多的精力,你不觉得吃亏吗?我就信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叶灵可是不折不扣的才女,她焉能体会不到其中的洒脱与豪情?儿子怎么会懂这么多东西?这是叶灵第一次想这个问题,羽儿是自己的孩儿,他懂得多难道自己不该高兴吗?

钱衡既为医者,他岂能目不识丁?规行矩步几十年,可听到叶羽这几句话亦不免心潮澎湃,精绝的医术,率真的性情,真不知道这小子将来会取得何等成就。

“贤侄,老夫欲去崔府瞧病,不知贤侄有没有兴趣同往?”

同往?叶羽虽不怎么关心崔府那“病老爷”的死活,可他却需要银子——自己母子三人就快无以为继了,更何况现在又多了两张嘴。

“钱叔,你先等我一下。”顿了一顿,“元大哥,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说罢,他拉着元成来到了门外。

“元大哥,我将母亲留在客栈,你能否保证她的安全?”叶羽也不跟元成废话,他开门见山的说道。

“叶兄弟,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夫人的一根头发。”皇帝欲保叶羽平安,他可是动用了禁军中的精锐,更何况还有缥缈峰的明空,纵使恨叶羽,缥缈峰也不可能坐视无辜妇孺受戮吧?只是,元成却不知道明空此刻已然功力尽失……

“元大哥,如此拜托了,等叶羽从崔府归来,你我兄弟必定不醉不归。”

叶羽没有怀疑元成的话,如果真有人要杀母亲,他们能不趁自己昏睡的那几日动手?这必定是被元大哥的人挡下了——若没有元大哥,想到那几日的凶险,叶羽不免阵阵后怕,自己实在是太鲁莽了。

“叶兄弟,你要去崔府?还是让哥哥陪你同去吧!”保护叶羽安全是皇上的命令,元成岂敢大意?

“元大哥,想杀我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母亲就拜托你了。”

想到叶羽的“可怕”,元成点了点头……

学校又停电了,从昨天下午到现在还没来电,我现在是在网吧码的,在这种环境下总没有宿舍那种感觉——周围乱糟糟的,我根本就码不进去,马上就要**了,这种心里有话却没有机会倾吐的感觉真的很郁闷。我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存稿,码好的东西传不了岂不是更郁闷?

两块钱一个小时,我现在坐了近四个小时才码出这些东西,先不说赚钱,这章还没发就花了八块钱了,心疼啊,兄弟姐妹们,你们给点推荐票,多几个收藏才是对凌云最大的慰藉啊。

凌云自己都很期待这次的**,朋友们咱们共勉好不?等来电我一定补上所欠的章节,你们相信凌云。

最后呼吁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