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54章 他是我的

叶羽反应也不慢,手中“盾牌”焉能不派上用场?

“噗”的一声,羽箭挂着破空声从崔家大少爷的后胸贯入,骨碎声响起,箭头从前胸透出,崔明彻哼都没哼一声,当即毙命。

始料不及,场面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这可不是我干的……”叶羽愣了片刻,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护身符”没了,这可咋整啊?

“放箭!”叶羽的担心不是没有必要,他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冷厉的声音,“天权卫,全力射杀此逆贼,为我大哥雪恨!”

“如果你们想让这混蛋尸骨无存,那就尽管放箭……”

叶羽第一时间挡在了钱衡父女身前,将崔明彻的尸体高高举起的同时,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叶羽是想故技重施,可他怎能忘记刚刚那支羽箭?一剑惊天,此人岂是等闲之辈?更何况还有巴图鲁那大个儿虎视眈眈,虽然没有交过手,可他却知道这“憨货”身怀绝技。

“鬼哭狼嚎”一番,虽能震慑二三流的角色,可碰上真正的高手那就变成了“纸老虎”,反噬自身,叶羽付不起这个代价。

半残的大爷与嗝屁的崔明彻虽然有着本质的区别,可现在四面八方全是弩手,除了这个方法,他能怎么办?虽然不太清楚大梁的某些习俗,可就算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挫骨扬灰、死无全尸也算是最恶毒的诅咒了,大梁人又焉能例外?

果然,严阵以待的天权卫听到叶羽这话不由的犹豫起来,死者为大,有谁敢“糟蹋”大少爷的尸身?

“此子祸乱我崔府,残害我大哥,乃我崔氏一族不共戴天的仇人,射杀他乃大哥固愿,能保我崔氏一族香火鼎盛,就算搅扰大哥英灵,弟明玄日后定当叩头谢罪!”

叶羽这次看清了说话的人,崔明玄脸上虽然挂着两行清泪,可那双眼睛却昭示着他的勃勃野心。

“天权卫,放箭!”寒风声中,崔明玄那冷厉的声音愈显残忍。

此话一出,叶羽三人同时色变,羽箭齐至,焉有活口?积德行善,一辈子没做过一件昧良心的事情,钱衡却想不到竟会是这么一个结局,现在责怪谁又有什么用?他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多岁,看了看身边尚未出阁的女儿,老头子紧紧抱住了她;“爹爹……”看到父亲的动作,钱紫萱眼泪瞬间涌来出来——爹爹虽然没少为她的婚事张罗,可却从没有过分逼迫过她,身为女儿身,她为有这么“开明”的父亲感到骄傲。

“不要……”伴随着钱紫萱的一声惊呼,叶羽大喝一声,他以最快的速度用自己的身体和崔明彻的尸身将钱衡父女护在了中间。

叶羽不想做什么侠义之士,他更不想死,可在他心中,钱衡父女遭此劫难,完全是因自己而起,连累无辜,他心怀愧疚,听到崔明玄放箭的命令,他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害了钱叔父女。

箭雨似蝗,无情的射向了叶羽后背,他身周虽没有佛家所谓护体罡气,可在他庞大的真气鼓荡下,箭头能刺破他的皮肉却不能伤及其要害。

“你……”看到背后插满羽箭刺猬似的叶羽,钱紫萱竟然觉得好生心痛,眼泪顺着脸颊淌下,她突然紧紧的抓住了叶羽。

钱紫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无赖一般的小男人竟有如此大义凛然的一面。

“贤侄,你……”

钱衡话没说完,只见叶羽竟然站直了身子,双拳紧握,兽吼声中,背后羽箭纷纷离体,他突然转过脸来,“小小弩箭就想要叶羽的命,你们不觉得你们太天真了吗?”

听到叶羽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看着他那鲜血涔涔的后背,钱紫萱突然紧紧的捂住了嘴巴;看着女儿的举动,钱衡悲戚中多了一丝轻快——肯为一个男人流泪,萱儿离“沦陷”之日不远矣,能找到自己的归宿,死亦何妨?

“放箭!”崔明玄想不到叶羽竟能不死,放虎归山,遗祸无穷,他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任叶羽三人活着离开。

“他是我的!”就在这时,巴图鲁突然挡在了叶羽跟前,乒乒乓乓,箭矢好像射到了铜墙铁壁之上,纷纷落地。

“该死的!”看到巴图鲁的“倒戈”,帖木尔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巴图鲁,这没你的事,你快让开。”

听到帖木尔的话,巴图鲁这“憨货”却是倔强的摇了摇头——起初他还真没把叶羽放在眼里,可此刻却不得不重视起来,千金易得,对手难求,身为突厥第一勇士,巴图鲁又怎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如果放在平时,听到巴图鲁那句“他是我的”,叶羽肯定要恶心好半天,可此刻他却没了这个心思,看到巴图鲁挡箭时的方式,叶羽知道自己今天踢到硬茬上了。

叶羽不想跟这样的人打,可观眼下的形势,他有的选择吗?想到自己的母亲,叶羽突然后悔了——今天实不该不知天高地厚孤身犯险啊。

“我要跟你决斗!”巴图鲁走到叶羽跟前,他话虽然说得慢吞吞的,可眼神中却满是狂热。

“等一下!”叶羽看了看身后的钱衡父女,他突然对巴图鲁摆了摆手,“跟我打可以,我要先跟钱叔说几句话。”

“天权卫,放箭!”崔明彻哪会将这个傻大个放在眼里?看到叶羽走到钱衡父女跟前,他怎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谁…放…箭,我撕…了谁!”不愧是“他的人”,巴图鲁再次为叶羽说起了“好话”。

见识了这“傻大个”刀枪不入的功夫,天权卫谁有把握杀死他?

崔明玄咬牙切齿的看了看帖木尔,意思很明显,让你们这傻蛋滚一边儿去。

帖木尔明白了崔明玄的意思,可他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巴图鲁强则强矣,可就是他妈的一根筋,这混小子认定的事,不要说他帖木尔了,就算是阿史那公主亲临,也不一定能让他改变主意。可想到巴图鲁手下鲜有活口,帖木尔不由又放下心来,崔氏天权卫能不能拿下叶羽还得两说,此刻由他出手再恰当不过了。

“钱叔,如果你能侥幸活命的话,请将这些银票交到我娘手里,并代为转告她们,离开洛阳城,永远不要回来。”说这话的同时,叶羽眼眶中泛起了泪水,“娘,请恕孩儿不能照顾您了。”

这一万两银子,足够母亲一生无忧,可自己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听说自己殒命,她能挺得住吗?更何况娘体内六条经脉未通……

叶羽不是自暴自弃的人,可这一刻他却感到了一丝绝望,刀枪不入,巴图鲁的强悍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是在自己全盛时刻,叶羽还有信心一战,可中午承受了明空倾尽全力的一掌,脏腑能不受创?为如烟治伤,真气能不损耗?

虽然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说法,可大闹裴府一役让他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他自负的认为天下英雄不过如此,可这一刻他却知道他错了,错的实在太离谱了。

“贤侄……”钱衡焉能听不出叶羽交代后事的意思?对上那样一个怪物,他能理解叶羽的想法,可他心中却有一个问题,看崔府的架势,他们可能让老夫父女活命?

“你…你背上有伤,怎能跟他打?”钱紫萱泪眼朦胧的看着叶羽,“让我替你包扎一下。”

“不用了,那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叶羽这倒不是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他清楚自己身体能自动止血,微微一笑,他刚要转身,却意外的发现钱紫萱紧紧的抱住了他。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钱紫萱跟叶羽绝对算不上一见钟情,可叶羽刚才奋不顾身救她父女性命的一幕却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里,钱大姑娘没有爱过,她也不知道什么是爱,可她却清楚她今生都不可能将叶羽当陌生人看待了。

弓弩在侧,强敌在前,叶羽都不免绝望,更遑论钱紫萱乎?

真正的英雄不是女孩梦里的样子,英雄是从血腥与杀戮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钱紫萱走出了自己编织的梦,可她却结识了这个无赖一般的英雄,敢爱敢恨,她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这令她留恋的人世——大庭广众之下,她突然将红唇印在了叶羽的脸颊……

叶羽想不到大梁的小妞也能这么开放,他更想不到自己当初一语成真,可此刻却没有那会儿吻嫣儿时的旖ni,叶羽感觉到的只是钱紫萱的泪痕,滑落到脸上凉凉的,可他心底却感到了一丝灼热。

好男儿自有担当,叶羽突然想到了一句话,能让爱我的、我爱的人感到幸福,这就是男儿的责任与义务。

钱紫萱的轻轻一吻,沸腾了叶羽的热血,他突然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羞愧,临阵怯敌,不战自溃,这岂是男儿所为?

“放心,我今天绝对会带你跟钱叔毫发无伤的离开这儿。”叶羽在钱紫萱耳边说出了这句话。

钱紫萱惊诧的抬起头来,可她看到的却是叶羽的背影,尽管瘦弱却愈发伟岸……

“开始吧!”

巴图鲁低头看着叶羽,双腿发力,脚下的青石板寸寸龟裂。

好强大的力道,观者无不动容,他们悲悯的看着叶羽……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