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60章 人工呼吸

在二十一世纪,人工心脏起搏是通过人造脉冲电流刺激心脏,以带动心脏搏动的疗法。叶羽不知道这个方法能不能奏效,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脉冲电流放在前世再普通不过,可今时今地,叶羽要鼓捣出那玩意儿,只有一个可能——他再穿一回,有所谓穷则思变,变则思通,真气的刺激效果应该不会比脉冲电流差吧?

“叶兄弟,你振作点,是卢府的那帮混蛋害了你娘,你难道不想为你娘报仇吗?”看到叶羽守着母亲“尸体”的样子,元成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叶兄弟不会被刺激的傻了吧?哀莫大于心死,仇恨或许能激发他生存的yu望。

“卢府?”听到元成这话,叶羽只觉体内那攒动的邪气又有爆发的征兆,此刻不是杀人时,他扫了扫身后同大梁禁军对峙的卢府诸人,眼中那血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躁动的真气突然间安静下来,福至心灵,这一刻叶羽意外的发现,他竟能控制体内那庞大的邪魅气息。

正邪相交,阴阳相合,富于攻击性的邪魅气息或许会对母亲的肉体造成些微的伤害,可叶羽对于治好母亲却多了几分把握。

眼眸紧闭,双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左手温煦右手寒凉,叶羽四指同时按在了母亲胸口,脑中想象着脉冲电流的特性,真气成束,一停一止的刺激着娘的心脏。

他在干什么?看着叶羽这奇异的动作,四围诸人无不目瞪口呆。

“爹爹,你听过这种治病方法?”钱紫萱小声对父亲说道。

钱衡微微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本已“死去”的叶灵脸上竟然现出痛苦之色,这怎么可能?死人是没有知觉的。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钱衡喃喃自语,叶羽救治如烟已经让他震惊,此刻他竟涌起了拜师的冲动。

“娘…娘没事了?”嫣儿喜极,不敢打扰叶羽二人,她紧紧的抱住了如烟。

“哥哥,你怎么不理南……”小南儿搞不懂为什么嫣儿姨姨又哭又笑的,她更想不明白娘亲为什么张着嘴不说话,想到自打见到哥哥他就没跟自己说话,南儿奶声奶气的问道,可她话没说完就被娘亲捂住了嘴……

内心一片虚静,叶羽触觉分外灵敏,感受到母亲那微弱的心跳,他知道母亲收回了迈进鬼门关的那一只脚。

抢救工作还没有结束,叶羽突然抱起母亲使其仰卧,让她后颈枕在自己膝盖上,松动母亲衣领,一手托住她的下颌,另一只手捏住她的鼻孔,深吸一口气,叶羽将嘴巴凑到母亲唇上用力吹入,如此反复施行,在感觉到母亲口部有气流呼出时,他那托住母亲下颌的手突然移到母亲胸外心脏处,按压的同时不忘人工呼吸……

叶羽对人工呼吸如此娴熟,这还得得益于他曾经的美女搭档——学医的学生哪能不知道点急救常识?叶羽感谢导师的时候不多,可那次看着分配的美女搭档,叶羽将导师的祖宗十八代都感谢了个遍,他吊儿郎当的浑不把“学习”当回事,可那美女搭档却异常看重,为了严格执行导师所说程序,嘴上放置一层纱布不说,只要叶羽有什么过分的“吃豆腐”的行为,人家就是一顿猛掐,赶鸭子上架,叶羽对于人工呼吸倒是练了个滚瓜烂熟。

艺多不压身,这话一点不错,叶羽想不到自己学的“技艺”竟有用得上的一天,他更想不到被他抢救的却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吊儿郎当无所遁形,心无旁骛,叶羽紧张的关注着母亲身体的变化……

他这又是在做什么?钱紫萱咬咬牙又嘟嘟嘴,难道这种方法真能救人?虽然不盼着叶灵死,可她对于叶羽这另类的治病方法着实不怎么信服。

作为一个“小医痴”,钱紫萱似乎比叶羽还紧张。

听到叶灵的那声轻咳,钱大姑娘第一反应就是捉住了叶灵的手腕,脉象虽举之无力,往来不畅,可这绝非将死之人。难道这种方法真的有效?他是从哪学到的这奇怪的治病方法?也得亏病者是你的娘亲,要是别的姑娘恐怕早就一个大耳光打下去了。

看到叶羽母亲无碍,钱紫萱虽然松了口气,可心里却多了些不服气,细细把脉,她突然发觉叶灵的脉象不似康健之人,脉气不畅,血行受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儿啊,娘…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叶灵虽然虚弱,可此话一出,无人不惊。

能让“死人”复活,此等医术必将震彻大梁啊。

“贤侄,请受老夫一拜!”钱衡走上前来深深一揖,女儿能嫁给她绝对不算辱没;叶兄弟能人所不能,皇上当真是慧眼如炬;叶灵没有死,今天总算可以少些杀戮,明空却是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当然,在场也有些人没有关注叶羽的举动,卢陵就是其中之一,看着榆木疙瘩似的赵知平,他是恨得牙痒痒——对方人多势众,一波箭雨射来,自己手下那三百天枢卫就有近百人失去了战斗力,援军没来之前,对方真动手,他的确害怕;可被他这么围着吧,卢大人又觉得窝火,你既然不敢动我卢氏一族,你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赵将军,你难道非要同我七大士族拼个鱼死网破?”卢陵不咸不淡的看着赵知平,可他心里却是不住的打鼓。

赵知平也很郁闷,察言观色,他很清楚太宗皇帝的意思,如果今天就这么放走了卢陵,那皇上能不猜忌自己?更何况卢陵斩杀了自己下属近百将士,若放走他,那些红了眼的将士们有几个还会服从自己?可要说真的留下卢陵和这几百天枢卫吧,一旦皇族抵不住七大士族的压力,那自己很可能就是那政治的牺牲品。

“赵将军,你我同朝为官,难道不能卖本将一个薄面?”

就在赵知平左右为难之际,他听到了大将军裴越的话,放眼望去,赵知平却是唬了一跳——七大士族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全到了。

天子脚下发生大规模械斗,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更何况还涉及到叶羽这个“**问题”,听说卢陵大开杀戒的事情,七大士族那些聪明点的没有一个不跺脚的——太宗皇帝摆明了要对付我们七大士族,你此刻滥杀无辜,皇帝巴不得你背离民心呢,你这是“借寇兵而赀盗粮”啊;他们相信太宗皇帝此刻不敢杀掉卢陵,可就算是将他打入大狱,舆论上的损失,七大士族也担负不起啊。

对于裴越来说,卢陵可是他的亲表兄弟,虽然这哥们办事比较浑,可他能袖手?再有想到表弟的敌人,他更应该来了。

裴越是挺喜欢叶羽这孩子的,可叶羽伤其父残其母,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他竟有点无所适从——杀之不忍,不杀可恨。

赵统领深深的叹了口气,此刻他就是想杀恐怕也杀不了了。

“禁军将士听令,全体放下武器!”

令行禁止,军队才有战斗力,军令如山,一干将士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可却不由自主的放下了弓箭。

“赵老大,你……”想到卢陵这帮混蛋屠杀了自己近百弟兄,元成却是急了。

“慢着!卢府这些杂碎们,你们给我听好了,今天谁也别想走!”就在卢陵想收兵的一刻,他听到了一个令人心寒的声音……

今天第二更了,大家明天阅读的时候别忘了扔点推荐票,明天能到9000吗?

**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