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65章 无心插柳

看着叶羽那青红交替越来越迅速的脸色,德清老和尚表情愈发凝重,所谓养虎遗患,他清楚趁他病取他命的道理,“攻心为上”的策略已然失灵,他想用武力解决问题,可问题是两个“母老虎”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德清圣僧犹豫了——钱紫萱二人是阻止不了他,可这女人要是撒起泼来,他一得道高僧哪能应付的来?江湖以讹传讹,要是万一传出他跟两个女人有染,那他这辈子可就彻底的毁了。

叶羽哪能知道老和尚心中的“龌龊思想”?他费尽心力亦没能融合这两股气息,俗话说一口吃不了个胖子,既然这样,他只有退而求其次,暂时压下其中一股。

叶羽想的挺好,可他却不知道此举等同于山洪爆发时以堵的方法来泄洪,稍有不慎,他小命就得玩完。

痛!撕裂般的剧痛冲击着他全身的经脉,突然间叶羽只觉大脑一阵晕眩,接着他就失去了知觉。有心摘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刻正邪两股真气竟然开始交融……

“爹爹,他是不是好了?”

暮色虽已昏黑,可钱紫萱就站在叶羽身边,加上她一直注视着他,哪能看不出他脸色的变化?

“不要碰他!”看到钱紫萱竟然想去触碰叶羽的肩膀,明空惊呼道。

钱紫萱有些诧异的看着明空,虽然可怜于她此刻的娇弱与无助,可对她的总体印象很不好——好女人有哪个会去“死皮赖脸”的倒贴男人?最令她不能容忍的是那个男人还有可能是她未来的相公,脑瓜里想着这些事情,钱大姑娘的玉手已然按到了叶羽的肩膀上。

“管好你自己……”话没说完,钱紫萱就体会了凌空飞翔的快感,尖叫声起,钱大姑娘那嫩嫩的屁股又与地面有了个亲密接触,感觉屁股好像摔成了四瓣儿,爬又爬不起来,想用手去摸摸那儿又觉得不好意思,看看“一脸得意”的明空,又瞅瞅“若无其事”的叶羽,想想那“狗咬吕洞宾”的委屈,钱紫萱流泪的同时在心里骂起来三字经——大混蛋,臭东西,你欺负人……

七大士族诸人则是面面相觑,“重伤”之下仍有如此威势,加上有大梁禁军在一边压阵,德清圣僧能对付的了他吗?天寒地冻的不回家搂着女人的身体旖ni而留在这儿受罪不就是为了看看“叶羽魔鬼”被圣僧收服的过程,以图个解气吗?可要是圣僧万一不挡呢?联想起卢陵身死的惨状,七大家的这些老爷、少爷们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来日方长,总有一天我们要让你知道什么是邪不压正。

看着这些人纷纷作别德清圣僧,明空很无奈的笑了,恃强凌弱,欺软怕硬,难道七大士族就没有个像样的子弟么?这样也好,叶羽身边无人可屠,总算减少了些不必要的杀戮吧。

“大师,此间已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明空吧!”

想到叶羽那会儿说过的话,明空有一种预感,如果德清圣僧留下来,那等叶羽苏醒,二人必有一场恶斗,可德清大师真能胜他吗?

中午挡下自己“玉石俱焚”的凌厉一击,此刻猝不及防下又吃了大师一掌,可调息了短短一个时辰内伤尽愈不说竟能又有所突破,恐怕就是师傅亲临,也不一定拿得下他吧?既然铲除不了,那何不试着感化他?此子身具慧根,如果真能诚心向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德清老和尚哪能理解明空的好意?虽说出家人四大皆空,绝不可有争强好斗之心,德清是圣僧,是大师,他平素没少约束自己,可今次却不一样了,和尚的卵蛋虽然用处不大,可也不能随便让人捏爆吧?更何况他今天一定要向大伙证明他不是下三滥。

如果老和尚了解了明空的用意,那他就更不能走了,之前的出手偷袭还勉强称得上除魔卫道,可要是临场溜号那就约等于向邪恶势力低头——现在有谁看不出叶羽很强?那他老和尚还怎么在佛、道两界立足?

唯有嫣儿,她看到钱紫萱摔出去的一幕却是会心的笑了,她哪能忘记三年前王夫人要处罚自己时,她拍在少爷身上而倒飞出去的场景?“娘,少爷现在很好,您不要担心。”

这丫头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伴一声长啸,叶羽猛然睁开了眼睛,他还是他,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少…少爷……”

如烟一脸惊喜的望着叶羽,可注意到他的眼睛,这妙龄少妇却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如烟姐,南儿呢?你身子还没痊愈,现在受不得凉的。”叶羽突然抓住了如烟的双手,温煦的真气濡润着她冰冷的肢体——真气既已融合,自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叶羽虽然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可他却能感受到体内真气愈发纯正,控制愈发自如。

“少…少爷,那老和尚要杀你,奴家怕你有危险才走过来的,南儿现在在嫣儿妹妹身边呢。”如烟更是不堪,她只觉全身燥热,身子软绵绵的似乎没一点力气,想到羞涩处,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老和尚?叶羽瞪了德清一眼,邪芒乍现,德清圣僧只觉内心一阵狂跳,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然而,叶羽却没有理会儿,他拉着如烟走到了母亲身边,伸手轻轻顺了顺母亲额前秀发,“嫣儿,你怎么哭了?”

“少爷,嫣儿…嫣儿好担心你!”

“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叶羽微微一笑,他突然捧住了嫣儿的小脸儿,忘情的吻上了那两片冰冷的唇。

混蛋,可恶,色狼,**贼……

钱紫萱哪能想到叶羽不道歉不说竟然当着她的面去亲吻别的女人?你永远别想本姑娘原谅你!

“嫣儿,你再照顾娘一下,等我算完这笔账咱们就回家。”叶羽轻轻的捏着嫣儿的脸蛋儿,那份温馨完全没有要杀人前的觉悟。

虽然明知别人看不清自己脸色,可嫣儿却不好意思抬头,偷瞄了身边的如烟姐一眼,她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德清老秃驴,咱们是不是该有个了断了?”

家里依然没有网络,昨天是既没时间更新又没时间进城,晚上码了两千,加上今天中午又码了两千,赶紧来网吧~~

先上传一章,下一章检查一下错字,立马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