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66章 “兼职”

走到德清面前,叶羽似乎变了一个人,那份冰冷、那种肃杀,真让人不敢直视。

我到底该如何制止他呢?时而温情脉脉,时而凶残狠戾,明空突然明了叶羽这个样子完全是被人一步一步给逼出来的。

“叶兄弟……”

“元大哥,等兄弟解决了眼前的秃驴,你我兄弟再把酒言欢!”

“阿弥陀佛,施主既然如此执迷不悟,那老衲只能以暴制暴……”

“说这么多废话干嘛?你出手偷袭之前可没这么多话吧?”叶羽打断了德清老和尚的“战前对话”,“我娘教育我要尊老爱幼,看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叶羽不想一拳就把你打废掉,你先出手吧!”

这叫什么理由?周围的看客们无不目瞪口呆,钱大姑娘虽然气鼓鼓的,可还是忍不住笑了,扫了叶羽一眼又撅起了嘴。

德清非但没有笑,他脸色反而愈显凝重——如果说之前还有把握制服叶羽,可现在他才发觉他根本看不透眼前的少年。

心虚又怎么样?作为神僧道衍的得意弟子,德清能没两下子?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德清已然出现在叶羽跟前,拳头相撞,两人同时后退了两步,叶羽知道这只是德清试探性的一拳,人家没尽全力他自然也不可能尽全力。

夜色朦胧,人影朦胧,乍分又合,众人只觉眼前两道虚影腾移闪挪,闷哼声夹杂着拳头撞击的声音时不时传出——就功夫而言,老和尚绝对不差,上次受伤呕血是输在猝不及防,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德清圣僧这次又怎能不提防点?他身上的袈裟扑腾来,扑腾去,舞起来虎虎生风。

相比德清圣僧的眼花缭乱,叶羽的动作就显得单调多了,他力量虽强,速度虽快,可反反复复就是不停地砸拳头。

激战良久,叶羽不免有些焦躁,牙关紧咬,他毫不犹豫的迎上了德清的袈裟。

布匹破裂声起,德清那身烫金袈裟化作片片飞絮,他身不由主的后退了两步,双臂微微颤抖,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

叶羽眼力不错,看到老贼秃那“呲牙咧嘴”的样子,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虽然也觉气血翻腾,可他却是不退反进,双拳齐出,毫不留情的砸在了老和尚的胸前。

老和尚这次是真的忘了那句“阿弥陀佛”,喉头一阵腥甜,鲜血从嘴角涌出,他那身着灰色僧衣的庞大躯体远远的摔了出去。

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叶羽如影附形,他单膝跪在了老秃驴的胸膛之上,噼里啪啦一通“狗刨拳”,可怜老和尚一句话没说,就做了猪八戒的亲戚。

“住手!”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明空跌跌撞撞的扑到叶羽身前,“大师已然身受重伤,求你饶过他吧。”

“饶过他?”叶羽满脸不屑,“天做孽,犹可生,自作孽,不可活,我早就跟他说过我不想打架,可这老秃驴非他妈的招我烦,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他在出手偷袭之前就该有这个觉悟。”

“得饶人处且饶人,看在大师没有杀你的份上,求你高抬贵手吧!”明空似乎也知道理亏,她再次跪在了叶羽跟前。

“什么大师没有杀他?你没听这老和尚说什么除恶务尽吗?”叶羽还没说话,躲在父亲身边掉眼泪的钱紫萱忍不住插口了。

“听到我媳妇的话没?这老秃驴不是不想杀我而是没能力杀我,你说叶羽要是没这点本事,那会是怎么一个结局?”

女人是从来不会讲究什么说话算话的,钱大姑娘打定主意不原谅叶羽,可因为他这句“媳妇”,脸上竟然露出些许的羞赧。

“我……”

“明儿啊,你没话说了吧?我就纳了闷了,为什么七大家族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偏偏来搅我的局?按照你的想法,别人打了我,我还得忍着?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如果你今次能饶大师不死,明空还是那句话,为奴为婢……”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不要以为你有几分姿色,全天下的男人就会喜欢你,叶公子可是有内涵的男人,他怎会如此浅薄?”明空话没说完,钱紫萱脸上因叶羽那句“媳妇儿”而带来的羞涩还没褪尽,她就开始因喝醋而大发雌威了。

“我说媳妇儿,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叶羽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对劲,这丫头说话阴阳怪气的我怎么总觉得她是在损我啊。

“哼!”钱紫萱愤愤的哼了一声,迅速扭过脸儿去。

“明儿啊,你还是起来吧,有些事情不要说是你了,就算是缥缈峰也不能改变的。”叶羽在钱紫萱这儿碰了个老大没趣,他以一种语重深长的口气“劝慰”着明空。

明儿?也不嫌肉麻,见一个爱一个,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钱紫萱再次把对叶羽的“恨意”转嫁到全天下的男人身上。

“我就是要改变,我就是要改变,你凭什么这么说明空?难道你欺负明空还不够吗?”明空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

“明儿啊,以你的性子还真不适合呆在缥缈峰,我建议你还是还俗吧,相夫教子比较适合你。”哪有尼姑动不动就开始抹眼泪的?叶羽觉得自己给明空指明了道路,人生短短几十载,你又何必在这条没有终点的道路上苦苦挣扎?

明空沉默了片刻,“叶公子,你听明空一句劝,德清圣僧不能杀,要不然大梁再没你的容身之地啊。”

“你这是在威胁我了?你觉得我现在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吗?”叶羽眼神募得变冷,他右掌灌注真气毫不留情的印在了德清老秃驴的丹田之上,“噗”的一声,本已渐趋昏阙的老和尚惨叫一声,再没了只觉。

“你……”明空又惊又怒。

“我怎么了?我可是听你的话没有杀他啊,你现在是想当奴呢还是想当婢?”

“可你彻底破了大师的丹田,他这一辈子算是彻底的废了,你这样做还不如杀了他呢?”明空刚要站起来,不由又坐到了地上。

“我想没这么严重吧?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天下不会武功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几个自杀啊。和尚嘛,就该多呆在寺庙里念念经,参禅打坐才是正道,老做这些‘兼职’没有前途的,自此勤修佛法,万一日后他成佛了,还指不定会感谢我呢!”

看了看喃喃自语的明空,叶羽大步走到了嫣儿身边,他抱起母亲,“嫣儿,咱们回家了!”

“少…少爷,我们去哪儿?”

嫣儿痴痴的看着叶羽,那无助的声音在凄凉的夜色中分外萧索……

两更已了,拉下票票,凌云明天争取更多……

明天还得来网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