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68章 钱宝儿?

“嫣儿妹妹,你怕他干什么?这样自以为是的男人有什么好的?日后我让爹爹托人给你找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老实男人……”钱大姑娘虽为气叶羽而发言,可也不能说没有点儿私心,要是嫣儿嫁给别人,那她的竞争对手不就少了一位?

“钱丫头,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自以为是了?嫣儿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把她从我身边抢走,你要是敢乱搭线,我非娶了你不可。”

这叫什么威胁啊?众人无不面面相觑。

非娶我不可?钱紫萱小脸儿微红,嫣儿妹妹也算老实,与她共效娥皇女英之举也不是不可以,当然,她钱大姑娘必须做大。

美梦还没做完,钱大姑娘又流眼泪了。

“我娶了你以后,立马休了你,我看谁还敢要你。”

好“恶毒”的威胁,钱紫萱心下气苦,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岂会开这种玩笑?自己无时无刻不为他着想,原来他只当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玩物。

“少爷,你不要这样说……”听到叶羽那霸道的话语,嫣儿心下着实有几分欢喜,可看到钱紫萱流泪,她又有所不忍。嫣儿知道钱紫萱就是钱神医的女儿,她也能感觉到钱姑娘喜欢少爷,自己又不能给少爷什么,她又如何不盼着有个真心爱着少爷的女人?

“嫣儿妹妹,你不要求他,他就是彻彻底底的自以为是。”钱紫萱那不肯服输的脾性一起来,她算是跟叶羽卯上了,“嫣儿妹妹,咱们俩扶着夫人走。”

大梁最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打懂事以来,她对这八个字很不感冒,可这一刻她却觉得分外亲切,你不是想娶了我再休了我吗?我要是能把未来的婆婆哄高兴了,我看你还找什么由头休我——钱大姑娘想赌一把,可她却没意识到这个赌法叶羽可是稳立于不败之地的。

“还是我来抱着娘吧,娘身上有伤,不能做剧烈运动。”关系到母亲的身体,叶羽自然不敢大意,他“强横”的从钱紫萱的手里抱过了母亲,“钱丫头,我给你提个醒儿,我家嫣儿年长你一岁,你应该叫嫣儿姐姐。”

叶羽可没忘记钱叔曾经说过他的女儿年方十七,虽然自诩怜香惜玉,可在大梁朝能有如此一个“志同道合”的整日价跟自己斗嘴的女孩儿,他能不好好敲打敲打?

嫣儿姐姐?听到叶羽的话,钱紫萱好生尴尬,看着他向元成走去,钱姑娘悄声对嫣儿说道,“我今年十…十七岁,你…你今年多大?”

“人家真的长你一岁的。”嫣儿笑了,她没忘记当初少爷知道自己是姐姐时那好笑的样子。

“嫣儿…嫣儿姐姐,夫人身子怎么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钱大姑娘又怎能不弄清楚叶羽家的事情?

嫣儿:“……”

“元大哥,你也一块过来吧,你身上的伤让钱叔帮你看看也好?”

元成摆了摆手,他身上主要是皮外伤,包扎一下自无大碍,可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能不进宫复命?再耽搁一番的话,宫门可是真要关闭了,“叶兄弟,哥哥我先去面圣,日后再与你详谈。”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还有隐瞒的必要吗?

叶羽点了点头,“元大哥,你多保重,叶羽先行告辞了。”

“钱叔,叶羽先在你家借宿两日,等日后找到合适的居所自会搬走,不知方便可否?”

钱衡点了点头,女儿早就许下了承诺,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更何况他也想跟叶羽探讨探讨有关医术的问题;钱大小姐余怒未消,她拿白眼球“杀”了叶羽几眼,抱起南儿当先领路。

如此有性格,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叶羽坏坏的想着,他突然看到了依旧坐在德清身边的明空。

“明儿啊,像你这样长时间坐在地上,要是万一着凉了那可是要拉肚子的,你还是先起来吧。”

“我爱怎样就怎样,就算是死了也不关你的事!”听到叶羽的话,明空的眼泪立马出来报道了。

说起胖你还喘上了?

“这怎么不关我的事啊?我可是听你的话没杀这老贼秃的,别忘了你可是承诺了为奴为婢的,换句话说,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贼,你除了女人还懂什么?”看到叶羽那“色迷迷”的笑容,钱大姑娘又没忍住,她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是明空真没脸没皮的跟过来,她绝对不会让她迈进家门半步。

看着叶羽一行人离去的背影,瞅瞅神色复杂的明空,元成突然想起来什么,他吩咐手下禁军一部分秘密保护着叶羽,另一部分则照料着明空——就她现在这“寻死觅活”的样子,哪有半分自保的能力?

“羽…羽儿,你不要跟人打架。”叶灵悠悠醒转,她迷迷糊糊的看着儿子。

“娘,我可是最听您的话了,您不想我打架,我怎会打架呢?”叶羽编起瞎话来那叫一个溜啊,他都不带眨眼的,“嫣儿,你说是不是?”

嫣儿哪会圆谎?她不敢看娘的眼睛,心虚的低下了头;如烟更不敢跟主母信口开河,她很庆幸少爷没有问到她,唯有钱大姑娘,她在心底把叶羽鄙视了一遍又一遍,那本就不怎么好的信誉值又被加上了“不诚实”的污点。

叶灵哪想到儿子竟会跟她玩一手“善意的谎言”?她并没有深究,“为娘怎么就给睡着了呢?”

“娘,你现在本就需要好好休息,这样对你伤势的恢复有好处,现在儿子抱着你,你再好好的睡一会儿吧。”

听到叶羽的话,叶灵彷佛想起了什么,她心焦的看着儿子,“羽儿,你身上有伤,让娘自己走吧,娘能行的!”

能行的?叶羽哪能不知道母亲的臀部又有血迹渗出?经过这一番折腾,恐怕又得多将养几日了,“娘,您要是真的心疼儿子,那就让儿子抱着您走。”

叶灵沉默了,她紧紧的抓住了儿子的肩膀,眼泪淌了出来……

“来人啊,快开门!”穿过两条街,叶羽一行人看到了一处红墙青瓦的院落,钱紫萱当先走到了那黑色大门前。

“姐,你怎么才回来?他们找到爹爹没?”一个十五六岁,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迎了出来。

“你们是?”大男孩走到了叶羽几人跟前,看到嫣儿,他眼神竟然有些发直,“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知可否有了婆家?”

“宝儿!”钱紫萱怒了,男人怎么都一个德行?她揪起弟弟的耳朵就要把他塞回家里。

宝儿?钱宝儿?听到这名字叶羽乐了……

两更完毕,学校短期内是联不上网了,据说是因为以前没有账号,而且负责的那人走了,现在想要重新申请,必须补上以前的两万多块钱,双方达不成一致协议,学校趁早将总控室网线扯了,现在我电脑显示的是网线没有插好,悲哀啊。

我唯有每天来网吧上传,看到凌云如此辛苦的份上,赏点推荐票咋样?这周推荐票目前是五百五,如果到明天能涨三百,继续两更,咋样?

另,看书的大大们,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