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076章 感冒了

黎明早起,这十几年的时间,叶灵从没有睡过懒觉,这次又如何能例外?天刚蒙蒙亮,她就睁开了眼睛,身子分外轻松,这些年她都没像今夜睡得这么舒坦过;“羽儿……”自打诞下儿子,叶灵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儿子面颊,只要看到儿子睡在身边,生活中所有的苦楚在她心中都是微不足道的。

身旁空空如也,摸着那没有一丝热气的被褥,叶灵心下一凉,她迅速撑起了身子,可**除了睡熟中的南儿哪有儿子的身影?“羽儿,你去哪了?你身上有伤啊!”挣扎着下床,她踉跄着就朝门口迈去。

慌不择路,叶灵哪辨得清方向?身边又无人可问——大冬天的谁起这么早?她走迷宫似的穿行于钱府,误打误撞之下,叶灵来到了大门口,她想找门房的家丁问一下,可却意外的看到了地上的血迹。

羽儿出事了?有所谓关心则乱,叶灵眼泪都急出来了,她顺着血迹摸索到了钱府的药房,“羽儿,你在哪?”她的喊声很压抑、很焦躁,带着哭音一声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

娘在叫我?似睡非睡之际,刚觉有些许的睡意,叶羽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叶灵的声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等一会儿得去跟娘说一声,要不然她又要担心了;死命空,你可害死老子了,睡在你身边简直就是活受罪呀,叶羽呢喃着,眼睛却迷茫的盯着眼前的双峰,于晨光熹微中,他看到了顶峰的那两点嫣红,随着目光进一步迷离,两点变成了四点,他的头渐渐的靠在了明空香肩上……

“砰”的一声,药房的门被推了开来,叶羽猛地坐起了身子,娘?叶羽揉了揉眼睛,他看清了母亲那含泪的双眸以及脸上的焦急,想到她臀部的伤还没有痊愈,叶羽哪还记得自己一丝不挂?他赤着脚就向母亲跑了过去。

随着儿子掀开被子的动作,屋子里光线虽然不好,可叶灵能看不出睡在儿子身边的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这是谁家姑娘?羽儿这是干什么?叶灵突然涌起一股怒意,看着儿子奔到跟前,她想也不想甩手就是一个耳光。

叶羽又蒙了,我这脸到底是遭了哪门子罪了?就算是打了明空两次屁股,可也不应该报复到这儿来吧?这次他不敢发火,刚想低声下气的劝母亲消消气,他却突然打了个哆嗦,“阿嚏”一声,紧接着就是一个喷嚏。

日了,抱着个小妞睡了一宿,老子竟然感冒了,叶羽觉得好生郁闷,这要是让广大**民朋友们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

“羽儿,你身上怎么这么凉?你是不是受了风寒?”摸着儿子那没有一丝体温的胳膊,叶灵大惊;听到儿子的喷嚏声,她又好生担心——药罐子生点小病,伤风感冒什么的,这一点也不会令人惊奇;可在叶灵心中,儿子就从没得过这些小病,他抱着姑娘怎么会抱的这么冰?她睡衣外边虽然只套了一件外衫,可却是毫不犹豫的披在了儿子身上。

“娘,儿子…阿嚏…没事,这屋子里冷,您身子受不住……”火盆里的木炭已然烧尽,没有了热源,屋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大功率的“冰箱”,而且这“冰箱”还是开着门的,屋子里要是不冷才是怪事呢。

“你还说没事?不准脱下给娘,要不然娘可生气了。”叶灵死死的抱住了儿子的身子。

我何必跟娘争论这个问题?三丫头昨天晚上可没少让人往这间屋子里拿棉被啊。抱着母亲坐到床边,叶羽第一个动作就是用棉被盖住了明空的**——关着冰箱总比开着好吧?随即拿起另一床被子裹在了母亲身上。

“羽儿,你快靠在娘身边暖和暖和。”叶灵哪还记得要跟儿子保持距离的想法?她抖开棉被将儿子裹了进来。

周天运转,真气往来不息,方可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之势,可现在他体内真气注入明空任督二脉,那就等同于向汪洋大海里灌水,光进不出,就这几个时辰,他体内真气就消耗了近四成,叶羽能不知道此刻真气的宝贵?自己真气枯竭的一刻就是明空丧命之时啊。

可相对于母亲来说,明空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母亲执意靠在自己身边,叶羽哪能让娘受冻?催动真气,他身体渐渐的暖和起来。

“羽儿,娘刚才打疼你了吗?”轻抚叶羽面颊,叶灵柔声问道。

“哪能呢,打是亲,骂是爱,如果娘不打儿子,儿子才觉得不舒服呢。”虽然这话有点虐得慌,可叶羽也的确就是这么想的——母爱是人间最纯洁的爱,天下人谁都可能会害他,惟独娘不会,永远不会。

“娘知道你是懂事的孩儿,现在咱们寄居在别人家里,咱不能做对不起人家的事情,等这位姑娘醒了,要是她喜欢你,那就让她做咱家媳妇,要是她不乐意,那咱就尽可能的补偿人家。”虽然觉得这姑娘有些眼熟,可她怎么也不能将这一丝不挂的姑娘同缥缈峰明空仙子联系起来,“钱老爷虽然说将女儿许配给你,可如果要是这姑娘愿意的话,咱就得回绝了人家,能娶到钱府的小姐,咱们已经是高攀了,哪能让人家做小?”

想到这儿,叶灵轻声叹了口气,男婚女嫁,谁不讲究个门当户对?自己和儿子现在连个固定的家都没有,还有什么条件追求那些大家族的小姐?

“羽儿,对不起,让你跟着娘受苦了。”

“娘,您瞎说什么呢?儿子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奉养母亲才是天经地义的,哪能让母亲反过来养活儿子?没能让娘你享福,说对不起的应该是儿子才对啊。”

奉养母亲乃是天经地义的,听到儿子这话,叶灵笑了,“什么大人了,你在娘眼里永远都是孩子。娘才没想过要享福呢,只要能看到你平平安安的娘就心满意足了。”

没想到娘还真容易满足啊,“娘,咱家现在可是有钱了,昨天我跟钱叔去给人看病,一不小心给治好了,人家奉送给咱家一万两银子的诊金,现在都在嫣儿身上呢。”

“一万两?”虽然不太懂得行情,可她也知道一万两银子绝对不是小数目,叶灵不由睁大了眼睛。

叶羽点了点头,“娘,等您身上的伤好一点,咱们就买一处合适的房子搬家好不?”

叶灵从没有想过可以拥有自己的家,她高兴的猛点头。

“娘,您现在不用操心儿子媳妇的问题,儿子日后定娶大梁最好看的女人,”想到这最好看的女人,叶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明空,能让缥缈峰的尼姑为自己暖被窝,天下男人有这个待遇的不多吧?“娘,您真不认识这姑娘是谁?她就是缥缈峰的明空啊!”

明空?叶灵骇得忘了一切,缥缈峰的仙子岂容如此亵du?儿子可是闯了大祸了。

见母亲花容失色,叶羽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缥缈峰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非让你反过来孝敬我娘不可。

叶羽耐心的同母亲讲述着今夜发生的事情,可他却不知道洛阳城因为明空的遇刺已然掀起了轩然大波,那不利的天平顺理成章的偏向了他叶大公子……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早恋,可他娘的已经晚了啊!

那天一个女同事说俺的小说这几章好下流,凌云心惊莫名,真的那么下流?